第1321章 一段闲书


小说:大唐之绝版马官  作者:东风暗刻
推荐阅读:爱海重生  战国雪 吸血鬼骑士之轮回之殇 十剑啸九天 
  武媚娘却微微表示了不愿意,因为她也想出席这次盛会,“殿下,我是有资格参加的吧?你说过,我已在命妇院挂了名——是晋王从六品媵。”
  晋王有些惊讶,问道,“怎么……你不愿意陪本王?”
  武媚娘娇滴滴的说道,“不是,去朝见皇后一年也没几次机会嘛,而臣妾与殿下在一起的日子则多的是,这是命妇的礼仪,杨立贞她们都要去,我不能落单,怕让人说。”
  晋王说,“那好吧,我们来日方长。再说这是你入晋王府以来头一次公开露面,去去也好。”
  武媚娘心愿达成,便不在寝室中久留,很快退了出去。
  只要明日不在王府中,那么府中上到王妃、下到孺人、媵侍们便不会恼她一个人吃独食。
  更重要的是,赵国公暗示的、有关吴王的事不管是什么,也与她没瓜葛。
  她猜出赵国公有自己的不便、这才打算让晋王出头,她才不露这个尖嘴。
  在一时分辨不清事理的时候,谁会妄动?
  万一晋王因为这件事惹到陛下或吴王不悦,陛下当然不会过分为难晋王,陛下也不一定瞧的着她一个媵侍,但晋王怎么看自己?
  而去朝见皇后的话,则什么麻烦都不会有。
  ……
  外命妇朝见皇后,元旦,冬至各应有一次。冬至那次免了,因为皇帝正操办屯田、撤府之事,回来后又摊上了徐惠和谢金莲的事情。
  这次,皇帝初一大朝已接受了群臣朝贺,皇后本该在同一天召集命妇,但她不想在百官面前露面,这才改在了初二。
  左千牛大将军府在永宁坊,命妇入朝的事高尧也很期待。
  丈夫是从三品,她可以以郡夫人的身份见到皇后,于是跑过来与崔夫人说这件大事。
  崔夫人马上便要生产了,也说不好应在哪天。
  高尧惋惜地说,“婶娘,你是国夫人本来也该去,刘青萍也是国夫人,她肚子尚小,这次一定会去的。”
  册封国夫人要够一定资格,国公的母亲或夫人才能册封这个爵位。但高尧说的两人都是个例外——高审行不是国公,而郭孝恪更不用说了。
  对于不能参加女儿以皇后身份主持的外命妇盛大朝会,崔夫人有些遗憾,自女儿们入主大明宫,她要想见一面也难。
  但想想肚子里的孩子,再想想高府夫人们几乎都要入宫,那她不去、不见这些人也好。
  尤其是刘青萍,崔颖更不便与她站在同一个班列中。
  有些事真是说不清楚,和延州刺史高审行有过瓜葛的三个女人——崔颖、刘清萍、杨立贞,居然分处三府,里面就有两位国夫人和一位亲王媵侍——因而都有资格参加命妇朝会。
  如果再加上另两人呢?青若英在大慈恩寺修行,吕氏差点成了翰海夫人,此刻在柳中牧场烧水。
  但这些话只能等高尧走后,崔夫人自己想想了。
  这两日她被鞭炮声扰得睡不好,只想休息,此时便柔声劝着丈夫道,“你不必总守着我呀,我们母子又飞不了,过个年你也该出去走走,散散心。”
  放生侯谢广的娘在府中严阵以待,也劝,“有婆子看住夫人,郭大人你自管放心的出去散逛,不会有事。”
  就这么,郭孝恪骑了匹马,只带两名公主府护卫上街。
  初一午饭后出去、天黑看过东市焰火才回来。初二一大早,看夫人还在睡着,郭孝恪再带人出来。
  郭孝恪特意让两个护卫换了便装,他们扮作主仆三人,顺着大街往城西溜哒,慢慢的过了漕渠。
  因为有半个月赐酺,今日外命妇入朝,街上的人更多。
  在休祥坊街边,郭孝恪看到搭着一架席棚,棚内有桌案,案上摆着醒木、手巾、一只大肚子酒壶,后边站着一位长衫老者,此时正在讲书。
  席棚两边的门柱上挂着两盏灯笼,预备晚间照亮,看来这是要说个通宵夜场。棚子前边围满了人,前边坐着后头站着。
  看来故事很吸引听客,偶尔便在凝听中暴发出一阵叫好声。两边搭帮卖茶水、干果,点心的,一边照顾买卖一边也在听。
  郭孝恪身材挺拔,虽然着便装,依旧气宇轩昂。
  讲书的老者早看到了,待说完一段,便停了书喊道,“杨二妮儿,还不快给那位站着的老爷搬个凳子来!”
  杨二妮是老者的女儿,白天给爹拉拉听客,晚上照顾灯火,听客们有赏时接接大钱,眼利自然不错。
  等她将凳子搬过来放好,笑吟吟的说声“老爷请。”郭孝恪才意识到是给自己准备的。
  他本来是要到城外走走,此时便有了一瞬的迟疑。
  老者像是看到了,隔着人冲这边说道,“一看这位老爷便是有些身份的人物,老爷只管请坐!听的好呢便多坐一刻,赏多、赏少凭老爷意,听着不好呢起身便走。”
  并对众人道,“不瞒诸位,皇帝陛下与淑妃娘娘,可都听过我的书。”
  一听这个,郭孝恪就坐下了。
  老者又吩咐,“杨二妮儿,怎不给这位老爷倒上茶?”
  他这才“啪!”地一拍醒木,说道,“桑麻无恙,四海升平,街坊邻居,达官贵人,今日散坐休祥坊,听我说一段……”
  有人道,“不能说太远的,子虚乌有的也没个意思,”
  老者一愣,为难地说道,“这位老兄你不讲理,说书说书,可不就是说些子虚乌有的故事,又要与国无害、还要与家无损,顶多夹带些见闻了不得了,老兄你让我说近的,万一犯了忌讳可就不好了!”
  有人起哄道,“那你还吹牛——陛下和淑妃娘娘都来听你的书,这回怎么却怕官差来找你了!”
  说书人指天发誓道,“陛下和淑妃娘娘听我说书这个事绝对是真的,我家杨二妮亦可作证!”
  有人怂恿道,“既然如此你有什么可怕的!我看仍是吹牛!”
  有个年轻人说,“今日皇后娘娘见外命妇,淑妃娘娘注定也要到场,反正也没个对证,我便听你吹。”
  说书老者像是极为看重这件事,如同护着名誉似的,书也先不说了,直着脖子喊,“杨二妮儿,你说说爹可是胡扯?”
  他女儿刚给郭孝恪倒了碗茶,此时便站在郭孝恪身边应道,“那还有假!陛下那时还是尚书令呢,有一日早上,我骑着自家的马在大街上冲撞了陛下的马,陛下带了淑妃娘娘一起到我家里来的,不但赔了我的马,还给了不少钱……我小侄子也知道。”
  为防人不信,姑娘还道,“那客官你又要问了,是你冲撞了陛下的马,怎么反倒陛下赔你马呢?”
  郭孝恪暗道,这对父子女,说话也像说书一般卖着关子!但他也有些好奇起来,于是笑着问道,“怎么呢?”
  姑娘这才道,“只因我的马不如陛下的马厉害,我的马撞了陛下的马,反倒我的马瘸了!”
  众人一顿哄笑,姑娘说,“不信可问问街坊,谁都知道我们又换了匹马,那便是淑妃给的钱。”
  有人还不信,“切,我家买了匹马,也说是陛下给的钱……”
  姑娘道,“自由你去说!但我却知道陛下的马浑身赤红,只有四只蹄子是炭黑色的。你若说也知道,我又知道淑妃的马是毛色雪白。你若也这么说,我又知道马鞍子、镫子、辔头上镶着纯金的饰头……”
  这两匹马的样子,郭孝恪十分清楚,看来姑娘说的话多半是真的了。
  听客们于是不再纠缠于这个,“既有这样硬的来头,为什么不敢说些近的?”
  女儿一边送着茶,便铺垫了这么多,而听客们聚的越发多了。
  老者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拍着胸脯子道,“也罢!天底下说书的,敢在陛下和淑妃面前说小矬子侯君集的,只此一份!难得陛下赐酺……”
  有人不干,“这一段儿你早说落套了,不要听!”
  郭孝恪又是一惊,敢在皇帝面前这么贬损侯君集的,还真是没有。
  老者道,“哼哼,今日要说一段,乃是本朝高祖皇帝年轻时一件……”
  郭孝恪提醒道,“老哥哥,这个不能乱讲。”
  老者道,“这位贵人你且放宽心,我要说的,正是高祖皇帝英明神武,年轻时不畏强权,藐视暴隋的一件雅事。”
  听客位来了兴致,纷纷催促道,“这个没听过,请快些说吧!”
  只听醒木一响,老者开讲。
  “话说前隋荒暴,民谣日起,起初只是喧哗于市巷,后来竟然传入宫中。说的是正是,‘木子李,有天下’,又说的是:‘杨氏将灭,李氏将兴’。”
  “这话当初看是民谣,而如今看却真是天意。但在当时,天下姓李者多的是,谁知道哪一个才是真命天子?”
  众人伸着脖子听,鸦雀无声。
  老者道,“蒲山公李宽之子李密,曾因余萌入朝为官,做着个左亲侍,炀帝见李密额角方正,气质不俗,便想起那句民谣来,心说,难道是他要谋我江山?”
  “炀帝即令罢了李密之职。结果,李密真的亡入瓦岗举了义旗,连他也自以为民传的两句箴言,便是指的他自己了。”
  老者话锋一转,“岂不知凡是有雄才大略者,都有通天纬地之能,众人皆醉而唯我独醒。那个李密乃是事到临头、走投无路才上的瓦岗,哪里有半点王者之风!”
  “今日本书要说的是,我大唐高祖皇帝陛下,其实早就看出大隋必然要亡,那个李密与高祖比起来,眼光就有天地之差、云泥之别!真是不能同日而语!”
  郭孝恪暗道,这个说书老者也就是故弄玄虚招揽些听客。
  皇帝和淑妃或许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也被他父女一唱一合的拿来作噱头。其实不就是要想借着赐酺之机多挣些大钱?听客要听近的,他马上便编了近的,投人所好。
  再说高祖起兵难道不要借助天下大势?还能比李密看出多远去!
  此时,正有人如郭孝恪所想,在人群里问道,“口说无凭,李密与高祖差别在哪里?”
  说书老者反而不急,举起案上的酒壶,咂了一口才道:“高祖出身名门,西凉武昭王后人,祖上也是簪缨世家!岂是李密那个暴发户能比的!”
  有人道,“你不要一边说一边饮酒,就为耽误功夫,再这么没紧没慢,我就不给你大钱了!你且说说,连炀帝都看出李密额角方正,气质不俗,但他比高祖差在哪里?”
  说书人道,“高祖之母,与隋文帝的独孤皇后乃是同胞姊妹,独孤姊妹俱是贵命,姊姊都生得出炀帝来,另一个岂会生不出真命天子?”
  听客们大眼瞪小眼,意思是让他快讲,老者再啜了口酒,说道,“此时我们再看看那个李密,额角方正还算个什么出奇!”
  他用醒木敲着自己的额头道,“小老儿的额角比他还方正!”
  有人哄笑,“你那是醒木当然方正的,快说高祖相貌,是如何的出奇?”
  说书人偏偏不急,端起壶来慢饮,郭孝恪暗乐,这人可真精。
  有人等不及了,手里举着两只大钱对老者女儿晃道,“杨二妮,钱就在这里,让你爹快讲,不然不但钱没有,我也走了!”
  姑娘端个盘子在场下绕了一圈儿,叮叮当当收了钱,老者这才撇着嘴道,“贵人有贵相,天子当然有天子相!高祖皇帝生得,那是日角龙庭,体具三乳!!”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也没有人敢反驳他。连郭孝恪都倒抽一口冷气。
  日角龙庭还好说,笼统知道那是相貌堂堂的意思,但他说高祖皇帝体有三乳,太活灵活现了!仿佛就是真的!
  此等事连一般的皇族中人,只要与高祖不是最亲近的都不会知道,以老者的机灵劲,就算酒灌多了,也绝不会为了哗众取宠而无中生有。
  酒真多的话,怎么偏偏说到乳上来?酒后吐真言?
  郭孝恪重生后来到长安一直行事低调,此时也禁不住一下子站起来道,“老哥莫再胡说!怎么拿着高祖来调侃!当真以为金徽陛下与老哥相熟?”
  老者早晨上场前便喝了不少酒,见了钱说得兴起时再喝,此时被人厉声喝问,这才发现走了嘴,心中后悔不迭。
  眼前这个贵人也说不清是什么身份,这让老汉更不敢认错,慌忙解释道,“大人莫怒,小人说的重点可不是这个!小人方才讲的明白——要说高祖他老人家年轻时便目光如炬、胆识过人、有先见之明……”
  郭孝恪因着自己的身份,更是沉声问道,“那老哥就敢胡编?”
  老者道,“大人,我,我能找出亲眼所见之人来,此人我认得,便住在……”
  郭孝恪道,“老哥还是莫在这里讲了,我带你去见个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