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推波助澜


小说:大唐之绝版马官  作者:东风暗刻
推荐阅读:爱海重生  战国雪 吸血鬼骑士之轮回之殇 十剑啸九天 
  归林居老板有御史大夫褚遂良的来头,如果他想学坏,那也是跺跺脚、整片坊区都乱颤的人物。
  不要说他背后靠着朝中御史台的正三品首官,即便靠着个万年县不入品的捕头,如果老板要打砸普通的坊民,会有事吗?现在让别人砸了。
  只不过人家是做正经生意的,开着个幽静、典雅、上层次的小酒店,来的又都是有身份的贵客,上至老板、老板娘,下到掌柜、跑堂,见了人客客气气的,和气生财嘛。
  但若是有人敢在店中大打出手,砸东西跟不花钱似的,别说老板了,连伙计们都不干。
  也只能说,没见过世面的好汉,碰到了见过世面的好汉,总得有一方吃点亏。蜀王李愔、太府房少卿的跟班哪个不是精挑细选、身负着把式?
  归林居不但家什毁了,几个能上手的伙计也都毁了!房驸马酒喝多了,口中叫着,“老子是高阳公主的人,敢将老子怎样?”
  衙役们恭恭敬敬,“房大爷既然肯报家门,这就好办了,接下来便要计算归林居店中毁损、以及伙计们的医药,到时许太爷自会去找公主回禀。”
  此时,房二酒也差不多醒了,自家的身份在那儿搁着,也不容驸马放赖。
  再说还有一干亲见者、还有蜀王李愔在一边作证,万年县当堂记了详细案情,两方面都看过没有异议,许敬宗从中调停。
  许县令说,“无风不起浪,房少卿的臭虫……是个有力的物证,它可以证明房少卿没有无理取闹。但此时它也不知在纷乱中踩到谁鞋上去了,兴许逃掉了。”
  李愔说,“确有这东西。”
  许县令,“既然蜀王殿下亲眼所见,那便不会有差。本县的主意是,你们三七开——归林居自担三成损失,高阳公主府担负七成。买卖成了仁义也在,以后谁用不着谁?归林居和公主府?”
  归林居老板不干,“少卿又怎么了?比少卿大的官儿,他也须琢磨琢磨御史台的弹劾!我们有理走遍天下。要不你将汤碗里的那只臭虫给我摆出来。”
  许敬宗可不打算将这件案子闹到褚遂良那里去,此时褚大夫正在曹王府的喜宴上,弄不好,连满朝的大臣、和主持曹王大婚的皇帝陛下都知道了。
  许敬宗说,“二八开!不能再差了!别逼着本县这就带人去你的归林居捉臭虫,真捉到了,那便一开也不给你开了!”
  又对归林居老板私语道,“和气生财!”
  又对房驸马低语道,“褚大夫因为一个乞丐好悬没有丢官,少卿你可不要因为一只臭虫……”
  蜀王李愔针对归林居的暗气也出的差不多了,能够全身而退,亦是上策。因而也两边相劝。合解。
  大笔钱,双方立了字据,房驸马限期给付的话,县令也就不往上报了。
  但这大笔的钱怎么与高阳公主开口?
  在大街上,房遗爱看李愔,上次到永宁坊给郭孝恪赔罪,钱可也没少花,高阳公主一文未掏。
  可李愔说,“唉!本王连个正经的职事都没了!不然也就帮你几文。若是本王摊上此事,即便不敢让高阳伸手,那本王便去私底下找她认得的人……”
  说罢,蜀王殿下一身轻松的,说要赶场去曹王府给兄弟道个喜,走了。
  高阳公主认识的人,绝不会是那些租房子住的酸人……还须拿得出几千吊私房钱来,还得须无怨无悔的肯往外拿,拿了还不好意思急着往回要,这个人是谁呢……
  看把这个房驸马愁的!
  还得说许敬宗办案子麻利,一下子抓住了当事双方的心理。
  别看都气势汹汹,但一方是靠着远房亲戚,吓唬走卒还行,真惹到了公主府,这位远房亲戚会不会撒手不管?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别鸡飞蛋打什么都捞不着。
  另一方是因酒失了理,在家里又不怎么冲气,万一闹大了不但失了脸面,让陛下知道了,那便一个向着自己说话的都没有。
  钱也要掏,回了府兴许还要挨公主的收拾。
  这是两头心虚,因而这个二八开的案子,被许敬宗断得干净利落。等房驸马从县衙里出来、站在大街上发愁的时候,日头还老高的呢。
  ……
  在曹王府的喜宴上,皇帝看着赵国公、江夏王、以及御史大夫褚遂良的人走马灯似地进来出去,猜不出什么事。
  后来兴禄坊高府的家人居然也跑进来,趴到延州刺史的肩上耳语。
  不同的是,赵国公、江夏王、褚遂良三人,听了下人的回禀,虽然神色各异,但依然安坐着不动,而延州刺史却匆匆告退了。
  皇帝今日处置韩瑗和柳爽,只罚了两人的俸,他觉着不错。
  首先,韩瑗跟赵国公有扯不断的关系,拐来拐去的、同妹子新城公主将来也算实在的亲戚。
  柳爽又算晋王的舅子,晋王夫妇今日跑前跑后,居然谁都没替柳爽说过一句求情的话。
  皇帝也是有私心的,他自初二、与谢金莲发现韩瑗后花园的错处之后,选择一直隐忍不发,又不令王仁佑当着人回禀此事,当时便将此事中的所有关节都想到了。
  有时候,有些事想的好,可结果不一定好,按着皇帝极重军旅的作派,不将韩瑗和柳爽罢了官不能算完。
  这样倒是能严肃军纪,杀一儆百。但接下来,与韩瑗贴近的赵国公、同柳爽扯不开的晋王,他们嘴上不说,心里会怎么想?
  真要拿到桌面上来处置的话,皇帝和贵妃大年初二、便装跑到韩府去挣那三文大钱的事也是说不过去的。
  这绝对是失仪,谢贵妃弄的满身泥水,对皇帝的威严有损。
  而有人会问,柳爽的戴州司马不是你刚刚委任的?
  在这类事情上,金微皇帝更钦服于他的父亲,贞观皇帝。
  先皇就像一条扯不断的带子,将品性各异、目的各异、本事各异的文臣、武将,像串金刚钻儿一样串到了一起来为我所用,这才是真本事。
  而杨广动兵百万,数伐高丽,既削弱敌国、又削弱门阀的设想是不错。他的大运河想法不可谓不妙,沟联着南北,通畅着漕运。但此刻享受着运河好处的大部分人,当时还不是怨声载道!
  还有始皇帝建长城的壮举,谁敢说这不是个好想法呢?但百姓首先想到的是自家碗里的一日三餐,小媳妇天天晚上搂着丈夫,老爹、老娘一早一晚能见着儿子。
  还是那句话,想法儿好不一定收效好啊。
  皇帝宁愿慢慢来,不要让谁都适着自己,对百姓如此,对重臣亦如此。
  总之他没有走大砍大杀的路子,但目的同样已经达到了——让所有的人都意识到重军的必要。
  而皇帝此举,料想晋王和赵国公同样会记在心里的,居住在承香殿里的新城公主,也会领情的。
  君恩万重,要给的人知道才行。不然哪怕恩重如山,亦会有人心生不足。
  皇帝喝着酒,想到了郭孝恪,这人更是颗金刚钻儿。
  既然晋王殿下两次都请他不动,那么皇帝想再亲自去试试,但绝不会妄下诏命、强行委任。
  如果崔夫人在产前动了胎气,就连皇后和贤妃那关也过不去了。
  金徽皇帝出马,一个顶俩,如能让郭孝恪、尤其是崔夫人心甘情愿地同意复出,又不惹毛了皇后和贤妃,那才叫大本事。
  然后,郭孝恪出任夏州都督,皇帝这些日子的一篇大文章,才算有个最圆满的终章了。
  看了看时间,离着天黑也快了,皇帝打算去一趟永宁坊。
  不要大张旗鼓,那是以势压人、而且招人眼目。看来仍得是微服,即便说不下来,出府时亦不丢人。
  但这身行头——皇帝悄悄对谢金莲道,“一会儿,你和徐惠回大明宫时,将朕这顶金冠、黄袍包回去,莫叫人知道了!”
  谢贵妃同样低声问,“陛下!你这是又要去哪里?”
  华灯初上,曹王府贺喜宾客尽欢而散,大明宫禁卫们护送着两位贵妃离开了。大街上人流如潮,帝都长安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永宁坊公主府,府中卫士飞报家令高白,郭孝恪、高白及两位夫人脚不沾地地跑出来迎接,对金徽皇帝的这身行头大为惊讶。
  皇帝身着一袭青袍,头上匝巾,唯一显示他身份的,便是形影不离的那柄乌刀,而皇帝身边一个卫士都不带。
  在曹王府,皇帝要换这么一身行头也不算什么难事,在人流和夜色的掩护下、骑马从大业坊赶到永宁坊,只经过两个坊区亦不算难事。
  但皇帝的举动仍将郭孝恪惊到了,街上人多眼杂,皇帝怎么一个护卫也不带呢?但看皇帝却跟没事人一样。
  ……
  赵国公长孙无忌从曹王府散场回到府中后,马上找来报信的家丁询问,当他得知打砸归林居的人是房遗爱和蜀王李愔之后,微微皱了皱眉,问道,“知道此时两人在何处么?”
  伶俐的家丁回道,“知道,蜀王已回了吴王府,房少卿在通善坊的一间茶楼里与人见面。”
  “和谁见面?”赵国公问。
  家丁说,“老爷,是延州刺史高审行。”
  赵国公想到,方才高审行也是接到什么消息,这才匆匆起身告退的。
  他吩咐此人,“悄悄去茶楼,不要暴露形迹……”家丁无须国公再说,会意而去。
  通善坊,就在曹王府的十字街对过,这么说,房遗爱是有急事,想的也够周全,高审行只要出了曹王府的喜宴,迈几步过街也就到了。
  又有家人回禀,“老爷,万年县许县令求见。”
  赵国公想了想,许敬宗这个时候赶过来,一定是回禀归林居的事情,他不想见,涉及到一位亲王和一位太府少卿的烂事,他不知道才好置身事外。
  长孙无忌吩咐,“就说老夫不胜酒力,已然躺下了。你等许县令走后,再去请褚大夫过府来叙话。你便说,老夫请他品茶,醒酒,大约还有件趣事,要等他来听听……”
  只可惜呀,让个李愔这么轻易脱离了一件闹剧。
  赵国公想,这件事可不可以让它大发一点,把许敬宗平息下来的归林居漩涡搅起来、再将李愔卷进来呢?
  那你李恪救不救自己兄弟?
  不一会儿,御史大夫褚遂良匆匆赶到,两人凑头私语。原来褚遂良知道归林居这件事,一点都不比赵国公晚。
  御史大夫坐在曹王府的酒席上未动,早就将这件事的得失掂量过一遍。
  大过年的,褚遂良也看出皇帝陛下要图个喜兴,只要自己离着归林居的亲戚远一点,不靠前,那么他们也就懂了自己的态度,不会刻意将事闹大。
  而许敬宗也一定会考虑周圆,归林居亏也没多少好吃的。
  但御史大夫好像听出了赵国公的、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想法——这件事得褚遂良出面,也没啥难度,只要暗示归林居老板到万年县反悔便成了。
  此事也不难操作,归林居重新估算一下被房遗爱、当然还有李愔——砸烂的家俱也就可以了,如果再加上些古懂呢?
  皇帝在这件事中尚没有什么态度,也许都还不知道呢。但他当初在算计英国公时,许敬宗也用过此法。
  褚遂良当然会同赵国公保持一致,大唐除了金徽皇帝还有谁呢?
  赵国公要算计一下房遗爱和李愔,褚遂良悄悄搭把手还是义不容辞的。
  但褚大夫打定主意,在此事件中不现身。万一哪一日被许敬宗奏禀到朝会上去的话,褚大夫还可推说不知。
  而且他还想到,归林居的那块招牌得换一换了,随便找个人写一块,再歪挂上去。那么,万一陛下派人去归林居时,也不致于让人从招牌上一眼看出这里面的关系。
  两人又详细地推敲了一番,觉着可行,赵国公说,“褚大夫你不必露面,在举国同庆的大喜日子里,安份守法的小店遭到这样的无理打砸,陛下知道了也不会饶过的。”
  褚大夫也道,“国公的推断不错!谁又相信在春寒料峭的喜庆日子里,一家久负盛名的、素洁的小店中会有臭虫!这不开玩笑么!”
  他们只等派去通善坊茶楼的家丁带回最新消息来,那么这件推波助澜的小小算计,也就可以最终敲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