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7章 突闻内幕


小说:大唐之绝版马官  作者:东风暗刻
推荐阅读:爱海重生  战国雪 吸血鬼骑士之轮回之殇 十剑啸九天 
  只要这件事出现反复、再令许敬宗不能裁断清楚,那么大过年的,大明宫墙外长乐坊出现的、这件践踏民生的恶劣事件,迟则两天、快则明日,便会奏报到含元殿去。
  等到那个时候,房遗爱再缺心少肺也得考虑自保,蜀王李愔藏得再深也得让房遗爱翻出来——他同房少卿在一起说了什么?
  赵国公才不信,失了任职地、被皇帝不闻不问的蜀王殿下,会老实到一点坏水都不冒!因为房黑炭在归林居的表现太反常!
  赵国公和褚遂良的话很少,行大事无须像在朝堂上那般侃侃而谈,此时更多的内容,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关键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此时促膝议事的两人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他们面色平和、却内心焦灼地等待茶楼的消息。
  很快,赵国公安排去茶楼的家丁赶回来了,回禀说延州刺史和房驸马的私谈看起来好像极为不美。
  家丁只须对茶楼老板悄悄亮一下身份,再扮个跑茶的伙计没有多难。
  “伙计”给高刺史和房少卿上过了茶,掩在门后听里面的话音,原来谈话已经进入实质性的阶段。
  驸马房遗爱的一些要求、和刺史高审行的答复,居然都是十分的明确而且直接,为此只有两个人的对坐品茗,气氛却有些僵。
  “那你怎么不稳住了再听一听!”褚遂良忘了那是人家赵国公府的家丁,有些促急地问道。
  家丁道,“褚大人,我还带了位兄弟,此时仍在茶楼里应茶!”
  ……
  通善坊香远茶楼,是一座高三层的木质楼阁,这样的建筑在高楼比比皆是的长安,虽然算不上鹤立鸡群,但大业、通善坊一带不算黄金地段,它在这一片矗立着,却好似矬子里拔将军。
  坐在顶层雅阁里凭窗而眺,可以从曹王府外进进出出的人群,俯瞰着北去的大街,看到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一直看到隔着三座坊区的永宁公主府。
  高审行是熟悉那里的,稍加辨认,便认得出公主府大门之内同样三层之高的前厅,那里的热闹又不是曹王府一带能够比拟的。
  一开始,房遗爱客气而委婉地提出他的困难,以及手头的紧涩,他居然也提到了永宁坊。
  高审行不但从房遗爱的话中听说了刚刚发生于归林居的打砸,而且还听说了休祥坊江安王李元祥、痛殴波充闹剧的上一场——两个公主府的群殴——居然同郭孝恪有关。
  高审行忍着不表示出对房遗爱的不耻之意,毕竟茶钱是人家出的,而且自己对他好像还有点短处。
  但他知道,谁同这块黑炭沾边儿,谁身上干净不了。
  高审行说,“房少卿你不知高某,高某身上从不带那些铜臭气熏天的玩艺儿,但楼下高某的随行人可能带了几个,房少卿你如不嫌弃的话,高某可叫他们上来凑凑。”
  房遗爱知道对方没有一丝相助的诚意,语气像打发要饭的。他示意高审行能否回兴禄坊府中周转一下,高审行道,
  “高某一向内外有别,不像房少卿还有自己的私房体已,府内所有的钱物都归夫人刘氏掌握——高某又无什么背人的花销,整那个没意义。”
  房遗爱暗道,“你他娘的干点啥有人管饭,还给端上来,当然不必自己开销了!老子在高阳那里都没这样的福份。”
  两人之间关于借钱与不借钱的商量其实很快便结束了,高审行绝不会给他一文,如果是高阳公主出面来找,他将兴禄坊都搬给公主也不眨一眨眼睛。
  而房遗爱认为高审行一毛不拔,是将自己当成了天然的情敌了,毕竟自己越惨、麻烦越大,在高阳公主那里越无好脸色可看。
  但他一个堂堂的延州刺史,在家中注定是说一不二,绝不同自己似的没有一点地位,哪会挤不出区区几千吊钱来!
  那便是踩的还不够。
  房少卿十分有风度的示意高审行品茶,说,“在下刚刚听闻高刺史是个讲究人,与长安知名的文人墨客都有交往,但你可知这类人自比管仲百无一用,惯好争风和捕风捉影,有些时候忌妒、刻薄之心不弱于妇人……”
  高审行冷笑一声,猜到房黑炭一定是被几文钱逼到死巷子里去了,那他更不能沾上这人一点边儿,就连与高阳公主的那次萍水之逢,也须让它尽快随波逝去吧。
  刺史道,“人无完人,驸马若持这般想法,那你也就没有朋友了。”
  他想尽快离开此地,举目往窗外的大街上看,忽然看到有一个青衫之人骑马往北去了,刺史从那匹与众不同的红马上一下子认出它的主人,虽然行头已换下去了,但腰间悬挂的青鳄皮鞘的乌刀,更证实了他的身份。
  刺史不知道,皇帝从曹王府出来要微服去何处,但这份好奇足以令他对房遗爱接下来的话充耳不闻。
  皇帝去的方向正是大明宫,炭火不急不缓,极通人性地离着老远、便避开推车挑担的行人,那种小碎步的踮跳敏捷轻快,看得出它的心情也不错。
  这是整个大唐帝国身价最高的马匹。
  刺史想,世间什么东西都是分档的,物以类聚,但高阳公主那样冰清玉洁的美貌尤物,和房遗爱怎么会聚到一起去了!自己同房遗爱也坐在了一起喝起茶来!
  这是为什么?
  房遗爱对高审行的陌视不以为然,越是看重自己身份的人,越是这副恼人的德性,驸马说道,“刺史你得知道,高阳公主那是皇帝陛下的妹妹,因而你与房某正经说……我们算两个辈份的人。”
  刺史从思绪中猛然惊回,惊愕地看向房遗爱,听他道,“在下刚提到的那些文人墨客……他们的肚中是存不住事情的,设若陛下知道了代抚侯同他的妹妹在公主府夜宴后单独留下、天明方离的话……就算刺史清者自清,但陛下对高刺史会是个什么看法?”
  高审行保持着镇定,冷冷地问道,“什么看法?”
  房遗爱道,“看法注定是一个,但高刺史的结局可能是两个。”
  高审行不说话,脸上还带出一丝占了便宜的微笑来,他紧闭双唇一言不发,听房遗爱说道,
  “陛下对高刺史注定厌恶,但如此事不为外人所知的话,陛下可能不会声张——此事事关皇家人的脸面;如果坊间传得沸扬起来、甚至成为休祥坊书场上的戏说、官面上私底下的谈资,以陛下那样的脾气,怕是判上个车裂也有可能!”
  高审行垂下眼皮,用手指专注地轻弹着眼前的茶杯,“叮叮”之声没有失了节奏,半天说道,
  “陛下同家尊的情谊,恐怕一般人猜不大透,兴许驸马猜对了前一半,却没能猜出后一半来。”
  房遗爱面露凌厉之色,一闪而逝,匆匆问道,“哪一半?”
  高审行扭头看向窗外,模糊地认出,红马一拐,隐入了永宁坊的街口。
  即便他出了茶楼、找条黑巷子一头栽倒、人事不醒,此刻也不能让房黑炭吓住。他知道自己同高阳公主的这件短处若是让姓房的握实,就不是今日的几千吊大钱的事了。
  房遗爱就没有刺史的深沉,追问道,“哪一半?”
  刺史和气地说道,“你可知在下长兄高履行的正妻是哪个?对,是东阳公主!那是陛下的姊姊,高某的长嫂。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对陛下来说?一个巢王妃的归属,本是先皇的旨意,但让金徽陛下一句话推翻了!一个武才人被陛下一句话成了晋王媵侍!”
  房遗爱听得心中连连狂跳,一时张口结舌无法应对。
  高审行暗道,老子走南闯北,东去西来,除了在陛下那里好赖使不出去,再换个谁来试试!你姓房的还差着远!
  他说,“你再看一看大明宫里的皇后娘娘和贤妃娘娘,姐妹两个一个老大一个老五,两人同侍一夫其乐融融!房驸马焉知高阳这件传闻闹大了,陛下不会大手一挥,再于高府中来一出老大、老五的裁断?高阳会乐意呢、还是不乐意?你还是少想些歪的、自将无影之事办成真的。先抹一抹归林居的烂事。”
  房遗爱连羞带气,被高审行柔中带刺的话扎得体无完肤。
  再顺着高审行的话往下一想,以皇帝行事不拘章法来看,连赵国公新认的义女都敢一句话分出一个去,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定的!
  高审行轻描淡写说出的这个设想,几乎又是一件出人意料的、又很有些可能的大事。
  如果归林居的事再传到陛下耳朵里的话,房府二公子也就真的成了烂泥一团了!房遗爱语无伦次,抢着道,“房府也不是可有可无的!”
  高审行略带轻蔑地道,“是啊,房相在世之时,那个勤勉公正人人赞扬,而房府那时的台阶也不是一般人敢迈上去的,也没什么当下这样的的乱事。”
  说罢,高审行朗声招呼道,“伙计,再添一壶茶来,今日的茶真令高某回味不尽,本官要再品一品!”
  但好半晌才上来一位管事,有些歉意地说,“大人不好意思,方才那个伙计吃坏了肚子,跑下去也不吱一声,大人勿怪。”
  说着再奉茶,恭敬地退下去了。
  高审行喝过茶,起身道,“多谢驸马招呼,茶钱高某都付不出,有劳驸马了!”
  房遗爱硬撑着问,“刺史是回府么?”
  高审行道,“在下看到陛下微服去了永宁坊,估计是去看他女儿,当然还有郭孝恪和崔颖。在下这便赶过去见一见永宁公主,大过年的,递她些玩耍的钱,兴许还能同陛下说些事,再讨一顿不花钱的宵夜。”
  直到高审行举步下楼,房遗爱都坐着未动,设想着高审行胡说出来的那个“老大老五”的结果——
  高府老大娶的是东阳公主,老五后续上高阳公主……这个想法不要说成为事实,此时只是想一想,便已经让他心如一团乱麻,一点主张都没有。
  那将是奇耻大辱,房府从此再都别想挺胸抬头。
  后来他起身,隔着窗子望向大街上,看到高审行带着两个随从,头也不回地上马而去,最终果然漫不经意的拐去了永宁坊。
  他揪着头发,心中大骂高阳公主,怎么沾上了吃喝不想花钱的高审行。
  接下来,在自己这里憋着气离去的高审行,到永宁坊会怎么说话?难道皇帝真的在永宁坊?
  此时他才意识到,好像高审行在这里说的每句话都不算胡说,连高俭同皇帝的情谊都不为虚——皇帝不久前,还率着文武高官去子午峪祭拜过高俭。
  而自己这个可有可无的太府少卿与延州刺史,在陛下的眼里,孰重孰轻?
  眼下的大事已经排不上归林居了,也许此时归林居的事情只算是高审行掷向自己的一块见楞见角的石头。
  然后他又大骂蜀王李愔,这一切本可不发生,全凭了李愔!而且在归林居李愔砸的一点也不比自己少,却一点麻烦都没有。
  ……
  第二个“伙计”也跑回赵国公府报告,那么赵国公同褚大夫的谈话也就无须修改了。
  恰逢黄门侍郎韩瑗入府,一见面开口欲言,忽见赵国公的眼色,韩瑗灵机一动咽下了本来要说的,改口道,
  “国公,今日见了曹王殿下的大婚排场,下官真有些羡慕,看来内弟长孙诠同新城公主的大事,将来怎么也要比照一番的!下官无事,这是来同国公闲扯几句。”
  褚遂良没有听出异样,长孙诠既是韩瑗内弟,也是长孙无忌族弟,人家这是想谈家事了。一见赵国公举茶送客,御史大夫连忙起身告辞。
  褚遂良出府后,赵国公方问,“有什么事?”
  黄门侍郎低声道,“国公,下官从柳爽处听到了一件天大的内幕。”
  赵国公问,“柳爽能有什么天大的内幕!难道是从晋王府听来的?”
  韩瑗道,“正是啊,国公你可知陛下下一步的大规划么?要在夏州设中都督府,总都督灵、夏、延、庆等州军政屯垦诸事,而都督便是……”
  这可真算一件大事,而长孙无忌已然断定,夏州都督的人选注定不会是自己或江夏王任何一方的人,他沉声问道,“可是高审行?”
  “不,是郭孝恪。”
  突闻内幕,赵国公惊骇莫名,他可一直不闻郭孝恪复出的消息,认为皇帝在操作这件事时难度极大,可以说还有些风险。
  而皇帝一向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脾气。
  皇帝同濮、晋二王的关系人人可见,身为吏部尚书的李治如果有话暗示了柳爽,那多半是真的了!
  以郭孝恪的威望和能力,只要这个人往夏州一坐,那么他赵国公和江夏郡王,恐怕就要同时被挑上天了!
  赵国公后悔过早地放走了御史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