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身心交瘁


小说:凡川之旅  作者:烟叶神
推荐阅读: 
  很快,众仙在苏沅的催促下,成群列队的离开了秋曳宫,而守在秋曳宫之外的初仙们,更是随着众仙各自分散开来了,刚刚还热闹非凡的仙界,瞬间又变得略显冷清了起来。.。
  而此时的秋曳宫内,只剩下苏沅苏卿,琼姬和青墨,以及齐亢和霄项。
  苏沅牵住了苏卿的手,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既然如此,你好好休息,我带着卿儿先下去了?”
  “恩,好。”凡川淡淡的点了点头。
  苏卿似乎还有话说,但在苏沅的扼制下,终究还是鼓着嘴离开了秋曳宫。
  凡川继而看向琼姬,出声道:“琼姐姐,这一路奔‘波’,你也辛苦了,快些去休息吧。”
  琼姬会意道:“好的,少君,我去休息可以,只是接下来你去往冥界送元真灵神之时,务必喊我一起。”
  凡川没有说话,一旁的青墨和齐亢以及霄项却疑‘惑’道:“还要去冥界?送什么元真灵神?”
  凡川苦涩的笑了笑道:“没什么,你们都先回去吧,我想静一静。”
  琼姬率先离开了秋曳宫,只留下了一脸不解的青墨三人。
  凡川见状,也没有刻意的隐瞒,而是实事求是的说了关于樱白之事,三人听完凡川的复述,大为惊叹,更为了这一段旷世缘而感到欣慰。
  “少君,这么说,您很快要走了?去妖界?”齐亢发问道。
  “是啊,怎么了?”
  齐亢斟酌了一瞬,继而出声道:“那少君先前说的去……去接来师尊的仙魄之事……”
  “噢!我记得。”凡川忽而想起来了绝殃之事,便连忙回声道:“既然这样,那此行你随我一起,我们从冥界离开后,还需要将小白送回修真界,我们刚好可以去一趟夜月‘门’,如何?”
  “那实在是太好不过了!”齐亢‘激’动道。
  一旁的霄项连忙附声道:“少君,属下也想跟随前去看看冥界是什么样子的!”
  凡川笑了笑,点头道:“好,想去去!”
  “哇,属下谢谢少君!”霄项同样‘激’动道。
  然而尴尬的青墨似乎有话想说,但没等开口,凡川率先出声道:“青墨姐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仙界‘交’给你了。”
  “呃,少君,我……”
  “怎么了?”
  青墨深呼吸了一口道:“那好吧,请少君放心。”
  凡川似乎看出了青墨的情绪失落,但无可奈何,只不过凡川忽然想起来先前在冥界之时,自己的修为境界突飞猛进,多是因为自己父君所赐,而在这传承的过程,凡川还悟到了一些修炼的窍‘门’,凡川便想将这窍‘门’告知青墨,以慰其的辛苦之劳。
  “既然如此,齐亢兄,霄项兄,你们先退下吧,我有些话想跟北仙尊说说。”
  “好的,少君,属下这便退下!”
  待齐亢和霄项离开之后,凡川看着一脸茫然的青墨,缓缓的出声道:“青墨姐姐,我知道你很辛苦,我……”
  “少君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没事,不辛苦。”青墨打断道。
  “仙界的和平共处,你的功劳很大,我都记在心里了。”凡川顿了顿,接着出声道:“先前在冥界,我很荣幸传承了父君遗留下来的修为,如今已突破了净仙之境,在这期间,我曾悟到了一些修炼窍‘门’,今日我便告知于你。”
  “什么?少君,你……你已经突破净仙之境了?”青墨显得是极其的震撼。
  “恩,是的。”
  “这……这怎么可能呢?我在隐仙之境已经修炼了几千年了,还未曾有突破的迹象,你……这才刚刚步入隐仙之境,怎么可能这么快突破了净仙之境呢?”青墨一脸的不可思议。
  凡川再次苦涩的笑了一声道:“刚刚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在我师尊临走的那一刻,他告诉我让我打开父君留下的灵石,我也不知用意何为,但后来的的确确因为灵石内的仙力而获救。”
  “真是恭喜少君了!”青墨还处在震惊之。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恭喜什么,我何德何能,哎……”
  “少君怎么能这么说呢!若不是少君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如今的仙界还不知会是怎么样呢!”
  “好啦好啦,青墨姐姐,咱不说这个了,我来告知你一些修炼的窍‘门’,但愿能帮到你。”
  “多谢少君指点!”青墨作势想要躬身施礼,不过被凡川给及时拦住了。
  “眼下无人,不用拘泥于礼数。”
  紧接着,凡川便带着青墨走进了秋曳宫的内室,开始仔细耐心的传授给青墨修炼的窍‘门’,这一传授便‘花’去了半天的时间。
  直到两人再次从内室里走出来时,天‘色’已然渐入黑夜,只不过远处的一缕缕晚霞还在苦苦的支撑着,这才让仙界的冷清看起来不再那么明显。
  凡川略显疲惫,双眼无神,此刻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青墨看出来了凡川的疲惫,便连忙出声道:“多谢少君的指点,属下受益匪浅!日后自然会潜心修炼!少君不如……早些去休息吧?”
  “恩,好,青墨姐姐,你能记住那些窍‘门’好,等你熟练于心了,便可传授给众仙友。”
  “属下一定不辜负少君的厚望!少君……你还是快些去休息吧?”
  “我知道了,会去休息的,青墨姐姐,你先回去吧,我等一等在这里休息了。”凡川说着话,再次指了指刚刚那一间秋曳宫里的内室。
  “好的,少君,那我先走了!”
  看着青墨远去的身影,凡川不知为何,顿时涌心头一种无力感,甚是疲惫,且有一种压抑情绪,致使自己有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凡川继而活动了一下筋骨,便想着走出秋曳宫,在秋曳宫‘门’外呼吸一下清凉的空气,也可以使得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时下一道晚霞刚好便照进了秋曳宫内,落在了凡川的脚边。
  凡川便踩着这朦胧的晚霞,向着秋曳宫主‘门’处走去。
  四下里静悄悄的,先前喧嚣的气氛寻之不见,凡川伸开了双臂,扭动了一下懒腰,打了个哈欠,准备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之后,便转身走回秋曳宫内休息,可在凡川转身的瞬间,却在秋曳宫的主‘门’旁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那是一位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子,躲在角落,却掩盖不住其雅致的气息。
  凡川正‘欲’前靠近,却只听对方轻声道:“凡川……”
  是熟悉的声音,令凡川不自觉的颤动了一番身体,那‘女’子正是烟紫。
  “紫儿!你……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不进去?”凡川惊呼道。
  烟紫随即缓缓的走近凡川身前,轻轻的伸出手挽了一下凡川的白‘色’长发,继而出声道:“我看到你跟北仙尊大人在内室,我……我不便进去。”
  “啊?紫儿,你可别误会,我是在跟青墨姐姐传授修……”
  “不,我不误会,只是不想打扰你。”烟紫打断道:“凡川,你何时回来的?”
  “我……我今日,我本想去找你……”
  “我知道,没事,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烟紫体贴的出声道。
  凡川忍不住爱怜的抱住了烟紫,一口深深的‘吻’在了烟紫的额头。
  烟紫的身躯颤抖了一下,凡川继而紧紧的抱住对方,将嘴巴依附在烟紫的耳边,喃喃的出声道:“紫儿,我很想你。”
  烟紫则是羞涩的不敢直视凡川的双眼,只温柔的出声道:“我也想你,你去冥界,一切都还顺利吗?”
  “唉……”凡川叹息了一声,并不想对烟紫隐瞒,便实事求是的出声道:“不算顺利,师尊仙逝了。”
  “什么?言……言老!”烟紫的身躯再次颤动了一番,这次凡川明显的感受到了对方的惊恐和紧张。
  “是的,师尊走了,为了救我。”凡川自然也难过,只是较之前不同的是,如今可以压制住自己的难过。
  “凡川,你别太难过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你。”烟紫的语气很平和,让人听了很舒服。
  凡川苦涩的干笑了两声,继而松开了怀的烟紫,接着勾了勾对方的鼻尖,出声道:“还好,我已经缓过来了,我想,我该为了师尊的大义而好好的活下去。”
  “那是自然。”烟紫点头道。
  “只是回想起来,还是很感伤,同是出自孤真派,师尊为了救我而仙逝,孤景然前辈却自杀了,我……”
  “好啦,凡川,别想这个了,你跟我说说,你多久没有回孤真派了?”烟紫懂得及时转换话题,化解悲伤,这是得体的‘女’人的智慧。
  “很久了吧?”凡川自问了一句,接着反问道:“紫儿,那你想仙云魅了吗?”
  烟紫连忙点头道:“那是自然,每日每夜都想,我觉得……”
  “觉得什么?”凡川追问着低下头的烟紫。
  烟紫抿了抿嘴,小声道:“我觉得仙界很冷清,我……我不太喜欢。”
  “哈哈哈……”凡川不免笑出了声,笑的烟紫愣在了原地,继而凡川便将双手搭在烟紫的双肩,笑道:“我的傻紫儿,你和我初来仙界之时一样,总感觉这里不是人住的地方,太冷清了。”
  “那你还要在这里?”烟紫反问道,但还没等凡川回话,烟紫却继续出声道:“对了,我知道了,你身为仙君,自然不能离开。”……
  …………
  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