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傲视群雄


小说:我家古井通武林  作者:晴风
推荐阅读:蜀山异闻录 我是男人我怕谁 岂知情深不浅 夏至余温 梦魔世界之奇幻 极品小白脸 首席老公有秘密  少年医仙 
  滚滚尘烟,在呼啸的狂风吹拂下逐渐消散沉淀了下来,顿时露出了场中央的情形。
  但见龟裂的大地正中央赫然站着一位青袍短发青年,这青年年约二十来岁,不到三十,非常的年轻。背后背负着一柄漆黑的乌鞘古剑,一对剑眉凌厉无比,周身更是如山似岳透着恐怖雄浑的强大气息。
  后方赶来的十数万武者大军纷纷停下的脚步,那摔倒在地上的上万武者更是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骇然地望着前方那青衣青年。
  仅仅一个落地便能令大地龟裂,还未出手,那恐怖的气浪已然掀飞上万人马,此刻实力简直骇人听闻,当场便将十数万武者大军齐齐震住了。
  “顶……顶尖至尊,此人绝对是天榜上最强大的顶尖至尊!”虬髯大汉赵威龙眼中透着惊惧之色,握刀的右手颤抖个不停,当即连忙将宝刀重新归鞘,慌忙上前拱手道:“敢问尊上是天榜上的哪位至尊前辈,为何拦住我们?”
  “呵呵,你问我是谁?”叶星嘴角弯起一丝戏虐般的弧度,冰冷的目光扫视全场,负手而立,淡淡道:“尔等攻打我白云城,居然不知本城主是谁,这可就有意思了!”
  叶星话语刚落,在场十数万武者顿时脸色齐齐大变,许多人纷纷吓的缩了缩身子,连连往后退了数步不止。神色既惊恐又痛恨的望向场中央的青衣青年。
  “你……你是白云城叶星?”虬髯大汉赵威龙脸色瞬间紧绷,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锵’的一声,慌忙拔出腰间的九环金龙刀,哆嗦着双手,颤声道:“原来你就是白云城主叶星,是了,如此年轻的天榜至尊,除了你,也没有别人了。叶星你这叛徒,你不是已经死在轮回谷中了吗?”
  “叛徒?死在轮回谷?”叶星一双剑眉微微蹙了起来,沉声道:“谁告诉你我死在轮回谷中的?叛徒?这莫名其妙的帽子有点大,我叶某人可不敢接!”
  “你还敢狡辩!”虬髯大汉赵威龙怒声道:“若非你野心勃勃,勾结拜月教,背叛联盟。以武林同盟数倍于拜月教的实力又岂会全军覆没!”
  “勾结拜月教者另有其人,这其中怕是有些误会!”
  “误会?”另一名准霸主级强者王志鸣冷笑道:“旭日教主、皇甫帝君他们几位亲口所言,还能有假不成!而且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不但献上假地图,在轮回谷中更是用卑鄙手段暗算杀害了空云方丈——”
  “空云方丈乃是武林泰斗,一向慈悲为怀,这白云城主还真是心肠歹毒!”
  “岂止歹毒,简直罪该万死,武林联盟数万精英皆因此人一己之私而埋骨于轮回谷之中。”
  “我就说这白云城主一介散修,怎么可能崛起如此迅速,原来是勾结邪教,背后有圣地拜月教在暗中支持。”
  “该死,这白云城主真是该死。对了,旭日教主和皇甫帝君他们不是说白云城主已经被他们联手杀死了吗,怎么现在还活着?”
  “谁知道呢,可能出现了什么变故了,兴许是拜月教主出手,两人狼狈为奸!”
  人群中不断传来阵阵喝骂声,在怒气的感染下,许多也都不在畏惧了。
  “原来如此,还真是恶人先告状!”叶星目光闪动,大致扫了四周一眼,便已经隐约猜出了事件的脉络,当即沉声道:“诸位,凡事都要讲究证据,旭日东胜、皇甫雄图等人野心勃勃,仅凭他们的片面之语——”
  “旭日教主的话,我们确实未必全信,但青云剑派青杨道长也同样公布了真相,叶城主你还有何狡辩?”
  “青杨道长?”叶星微微一愣,紧接着眼中浮现一丝悲悯,心情沉重,叹息道:“真正的青杨道长恐怕已经死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青杨道长他活生生地返回冲天峰,很多人都看到了,你就这么希望他死?哼,你大概没想到吧,你勾结拜月教虽然暗害了空云方丈,导致武林联盟近乎全军覆没,但圣火教主、青杨道长他们毕竟是实力强大的天榜至尊,即便遭到暗算偷袭,他们依旧能负伤逃出轮回谷!将你的卑鄙行径公布于天下,东华皇朝和白云城勾结拜月教,如今东华皇朝已经被西周和南明两大皇朝夹攻,今日你白云城也休想幸免于难!”
  有句话叫做百口莫辩,叶星此刻的耐心已经开始渐渐消失。诚然,他不想杀害无辜,若能解释,叶星也尽量会解释清楚。然而,如今这些人却完全昏了脑袋,执意要攻破白云城,甚至扬言要屠城。
  一缕恐怖的杀气开始逸散开来,以叶星为中心,温度嗖嗖狂降,空气仿佛被冻结了,冰冷彻骨的寒流朝着四周迅速蔓延开来。
  瞬间周围的武者大军顿觉遍体生寒,一个个都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他们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便是眼前的这位白云城主乃是一位强大无比的顶尖至尊,其实力足以挤入当世前三。也就是说在场的没有一个人可以是白云城主的对手,现场最强的也就是联军首领龙虎城的大城主赵威龙,然而赵威龙也仅仅只是霸主级层次的战力,面对天榜排名靠后的上等至尊或许还能自保,然而面对顶尖至尊层次的白云城主,那绝对是性命难保。要对付白云城主,只能靠人海战术,靠人命来填,也就是说前面出头的数千人甚至上万人都休想活命,将成为牺牲品。
  在强者面前,人人都会心生畏惧;当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很多先前义愤填膺的人像是被泼了盆冷水似的,不禁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退身子。人人都希望其他人当炮灰先冲上去送死,而后自己在出场。
  于是乎,场面一时间竟然僵持住了,无数双惊惧的眼睛紧紧盯着前方那青袍青年。
  城外黑风岭风声呼啸,吹动着叶星一身青袍随风鼓荡猎猎作响,那漠然的目光俯视苍生,形成了可怕的震慑,场面陷入了诡秘的寂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