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敢做不敢当?【2更】


小说:电影世界大盗  作者:七只跳蚤
推荐阅读:朕的完美妻面瘫后 异界种田物语 终极锋狂  十灵 一路彩虹 重生娱乐天后 时空武圣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龙套的自我修养 
  客厅之中的气氛越发的紧张起来,站在镇元子一旁的清风明月两名童子用一种敌视的目光看着对面的佛祖。
  清风不禁冲着佛祖道:“好个释迦牟尼佛,你们被人算计也就罢了,自己找不到人,竟然将此事怪到我家老爷头上来,你们这是觉得我们老爷老好人一个,很好欺负是吗?”
  如果说是平时清风敢在他同客人叙话的时候擅自开口对客人如此无礼的话,就算是镇元子再怎么的看重清风明月两人也绝对会惩处一番。
  但是现在镇元子只是轻咳一声向着清风道:“清风,休得无礼,怎么能够这么同佛祖说话,还不给我退下。”
  这哪里是呵斥啊,根本就是对清风的一种爱护。
  清风一脸委屈的应了一声,退到了镇元子的身后。
  镇元子深吸一口气,看着佛祖道:“道友既然坚持认为那人是吾之弟子,那么贫道也是无话可说,不知道道友此番前来是问罪呢,还是要怎么样。”
  佛祖皱眉道:“镇元子道友,吾此番前来并非是问罪之意,只是希望道友能够交出你那弟子,然后将降龙罗汉转世的消息告知,那么这次的事情,便就此作罢,吾佛门绝对不会在做追究。”
  镇元子听了佛祖的话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大笑一边拍着桌子道:“好笑,真是好笑啊,莫说是那人并非是我之弟子,就算真的是我的弟子,你们认为我镇元子是那种出卖弟子息事宁人的人吗?”
  说话之间,一股澎湃的气势自镇元子身上升腾而起。
  却说在佛祖进入了五庄观之后,外界那些一直关注着佛祖此行的诸多大能都无比好奇佛祖在进入了五庄观后到底同镇元子说了什么,两人会不会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呢。
  像佛祖还有镇元子这样的存在对上,这可是非常罕见的大事件,数万乃至十多万年都没有发生过这么刺激的事情了。
  可以说三界当中,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投向了五庄观所在。
  只可惜五庄观有护山大阵存在,就算是这些大能也不敢将神念探入五庄观去,真要是被镇元子给发现了的话,搞不好就会成为镇元子恼羞成怒之下发泄的对象啊。
  他们相信此番佛祖带人亲自前来五庄观问罪,镇元子要是不恼羞成怒才怪,所以说大家都不敢接近五庄观。
  突兀之间,一股磅礴的气息冲天而起,这一股气息大家并不陌生,不正是镇元子的气息吗。
  随之另外一股气息也随之冲天而起,两股气势对峙,正是释迦牟尼佛与镇元子二人。
  “天啊,打起来了,这是要打起来的节奏啊。”
  不少人见到这般的情形心中不禁高呼起来,实在是如此高端的冲突已经许多年都没有发生过了,大家都抱着几分期冀,非常期待镇元子能够同佛门战上一场。
  这会儿释迦牟尼佛祖心中虽然一样的恼怒,但是他恼怒的是镇元子竟然不按照他的预料出牌,在他想来,镇元子只要聪明的话,肯定不会同他撕破脸面,大家私底下了解这件事情,也不至于闹腾的太大,毕竟闹大的了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
  然而释迦牟尼佛却是做梦都没有想到镇元子竟然如此之强势,根本就没有管他递出去的下台的阶梯,直接就以最强硬的姿态同他硬怼。
  说实话,佛祖真的是不想同镇元子这么一尊大能撕破脸面,一点撕破了脸面的话,也就意味着到时候他们佛门就多了一个强敌。
  镇元子的厉害别人不清楚,佛祖可是心中清楚,真的交手起来的话,就算是佛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胜过镇元子一丝一毫,所以两人就算是真的动手了,那么结果也最多就是两败俱伤或者是平手之局。
  就在观世音菩萨回返灵山的时候,方孝玉饶了诸多圈子,最后总算是摆脱了那些关注他的大能的注意力回到了天台县。
  方孝玉相信那些大能既然发现了他,虽然说一时之间被他给甩开,那么凭借那些大能的实力,找到天台县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所以他必须要先下手为强。
  回到天台县,方孝玉立刻回到了住处,然后向着辛十四娘道:“十四娘,等下你为我护法,我要施展入梦之法,悄无声息的篡改所有知晓李修缘出生之人的记忆。”
  大梦心经绝对可以在悄无声息之间改变一个人的记忆,而且这种改变除非是精通入梦之法的强者亲自出面仔细查看才有可能发现,不然的话哪怕是那些大能也发现不了什么。
  李修缘的出生时间本身就有着一定被发现的嫌疑,所以方孝玉未雨绸缪之下,决定施展神通篡改一部分的记忆,完美的将李修缘给遮掩起来。
  很快方孝玉便施展入梦之法,李府之中,所有知晓李修缘存在的人的记忆开始在梦中悄无声息的发生着改变。
  本来李修缘是刚刚出生没有多久,但是在方孝玉篡改过后的记忆当中,李修缘其实已经出生了有近一年时间。
  也就是说方孝玉将李修缘出生之日生生的提前到了降龙罗汉转生之前,如此一来,佛门之中就算是有人前来天台县也绝对不可能会认为李修缘会是降龙罗汉的转世之身。
  一众人的记忆在悄无声息之间发生着改变,方孝玉施展这般的瞒天过海之法,除非是被揭穿,不然绝对能够成功瞒过佛门中人的探查。
  差不多是一个多时辰的时间,方孝玉双目睁开,带着几分疲倦之色,入梦之法还是方孝玉首次施展,加之要悄无声息篡改这么多人的记忆,所以方孝玉显得非常之疲倦。
  不过方孝玉却是将收尾做好,不管是任何人,就算是发现了李修缘也只会认为李修缘是一年前降生的。
  为此方孝玉甚至不惜将一股精纯的天地元气打入李修缘的体内,然后施展手段催动李修缘身体发育生长,愣是让其在短短时间内达到一周岁婴孩的程度。
  稍作歇息,方孝玉不禁分出一缕神念向着万寿山而去,说实话,方孝玉也好奇观世音菩萨回返灵山之后,佛门怀疑自己同镇元子之间的关系,佛门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方孝玉的一缕神念就在万寿山附近,就同那些暗中的大能一样,无比好奇佛祖进入五庄观会发生什么。
  不过方孝玉的心态很是古怪,他没想到就因为自己施展了袖里乾坤这一门神通,结果就让佛门怀疑到了镇元子的身上,甚至认为庄周的一缕分神是镇元子所变幻而成。
  方孝玉感觉镇元子真是有些冤枉,不明不白的就替自己背了黑锅,不过心中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可是让方孝玉跳出去的话,方孝玉可不会那么干。
  如果说方孝玉真的站出去,证明自己同镇元子没有关系的话,那么方孝玉敢保证,只要他敢站出来,到时候对付他的不只是佛门,镇元子只怕也不会放过他。
  就算是镇元子再如何的好脾气,也不可能坐视袖里乾坤这门神通外泄,到时候镇元子绝对会搞清楚方孝玉为何能够施展袖里乾坤这门神通。
  所以说方孝玉那是绝对不能够站出去的,至于说这一口黑锅,也只能委屈镇元子去背了,谁让镇元子体格够强,一般的黑锅背了也就背了。
  从袖里乾坤,方孝玉不禁想到了太清一脉最为知名的一气化三清之法,这一门神通手段绝对可以说是太清道祖的独门神通了,可以说太清道祖门下没有谁能够学到,但是方孝玉却自宝莲灯世界当中得了太清道祖三千年讲道。
  太清道祖当时不止是传了他几门太清一脉的神通,更是将一气化三清之法传给了方孝玉。
  一气化三清之法可是相当之难,方孝玉至今也不过是刚刚碰触到一点皮毛而已,不过倒是勉强可以施展一气化三清之法。
  方孝玉想着如果说自己遇到了佛门中人,再将一气化三清这门神通施展出来的话,佛门那些人会不会就会认为他是太清道祖的嫡传弟子呢。
  正在方孝玉走神之间,猛地从万寿山传来一声轰响,紧接着就听得释迦牟尼佛恼火的声音道:“镇元子,你敢做不敢当,算什么地仙之祖,今日吾便揭穿你的真面目。”
  “释迦牟尼,你少血口喷人,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如此妩媚本君,当某真的好欺负吗?”
  镇元子一指点在释迦牟尼佛的手掌之间,二人身形微微一晃,显然在方才的交手当中二人拼了个旗鼓相当。
  不过以二人为中心,方圆十几里内就像是遭受到了十二级飓风的肆虐一样,亏得万寿山五庄观被镇元子打造的如同乌龟壳一样,防御阵法众多,在二人交手的瞬间,阵法便被激活,不然只是一击,那余波就能够将五庄观给扫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