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1章 天机之术


小说:最强小农民  作者:西瓜星人
推荐阅读:雷血战神 罂粟为谁妖娆 大小姐的护花保镖 冥妻,上仙有请 
  仓颉氏,位于龙荒大地。
  此族一向低调,属于半隐世的宗族,这一次因为那下界小子,八荒大地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所有宗族都派人参与其中,但这仓颉族一直没有动作。
  但如今,这仓颉族却一下子成为了八荒的焦点所在,连日来,无数宗族派出人马,赶赴这仓颉族。
  仓颉古城外,那片荒野之上,不时有光华掠来,落下之后,现出一道道身影来。
  个个仙辉惊世,气度非凡,清一色都是六劫的大能。
  “北荒,拓拔族前来拜会!”
  “西荒,血族前来拜会!”
  他们都是恭恭敬敬的,朝着古城方向鞠了一躬。
  接着,便是立在原地,安静地等待起来。
  这仓颉族一向超然物外,自然不会轻易答应动用天机之术,搜寻那下界小子的踪迹,但他们相信,只要等人来得够多,这仓颉族终究会答应的。
  只要仓颉族一出手,那小子便无所遁形,到时候能否得到那两件至尊器,就看各族的本事了。
  在更远一些的地方,还有许多好事之人涌来,远远围观。
  消息早就传开,世人皆闻风而动,跟着来到这里。
  随着时间推移,人越来越多,荒野之上密密麻麻地立了数万道身影,也就代表了数万个宗族。
  没有人喧哗,所有人都在安静地等待。
  又是半日,接连有不少宗族到来。
  终于,在前方那古城中,有动静传了出来。
  “铛!”
  一声钟响,震动天地。
  接着,便见那古城之中,有十数道光华冲天,飞驰而来。
  “来了!”
  人群沸腾了。
  “诸位久等了!老朽仓颉山,见过诸位道友!”来人到了近前,停了下来,当先一人是个白须白发的老者,仙风道骨,气质出尘。
  “见过道友!”
  众人齐齐躬身,恭敬地喊了一声。
  来的这位可是仓颉族的大长老,不光修为高深,在天机之术上的造诣,也是炉火纯青。
  仓颉山环视一圈,抚须笑道:“诸位的来意,我族早已知晓,不过,你们也知道,此事我族不好插手啊!”
  说着,他便露出了为难之色。
  “诶!仓颉道友,虽然你们仓颉族有祖训,甚少插手外界之事,但是,这事可不一样!那小子可是下界来的,不属于咱们盘古大陆,你们出手的话,也没什么可担忧的。”
  “对对!这小子还很可恶,非常的嚣张,数次羞辱我们盘古大陆的英杰,这可是耻辱啊!怎么也得把这仇给报回来!”
  人群登时炸开了锅。
  各族长老七嘴八舌,个个都是一脸义愤填膺之色,就好似那下界小子,乃是个十恶不赦的魔头,做出过什么人神共愤的恶事一般。
  “这……”
  那仓颉山有些迟疑了,他也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按照族中规矩,的确是不好插手的。
  但是,这事影响太大了,这么多宗族上门,他仓颉族也承受不住这等压力。
  “也罢!”
  沉吟良久,他终于有了决断。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区区一个下界小子而已!”他嘀咕道,神色有些不屑。
  区区一个下界来的小子,在他这仓颉族大长老看来,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就算天赋再高,也不过是个小辈,而且还没什么背景,没什么可顾忌的。
  而且,就是推演一下,寻找那小子的下落而已,对他来说就是举手之劳,轻松就可办到。
  “既然诸位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好推辞!”
  他颔首道,“我也听说了,那姓唐的小子着实有点过分,仗着有点实力,废了我们盘古大陆很多英杰,心性相当凶残,这等人物一旦成长起来,必是一代凶魔,我仓颉族岂可坐视不管!”
  说着,他面上透出几分正气凛然之色来。
  “道友!说的好啊!”
  “对!这等下界蛮夷,就该早早铲除,免得成为祸患!”
  众人登时喝彩,欢呼起来。
  同时,他们也是松了口气。
  这位都答应了,那事情就成了。
  “仓颉族要出手了!”
  远处围观的人群中,也是沸腾了。
  “诸位,事不宜迟,老朽这就出手,帮你们算出那小子的下落!”仓颉山道。
  “多谢道友!”
  诸族长老纷纷拜谢。
  “诶!你们太客气了!就是举手之劳而已!”仓颉山摆摆手,淡然笑道,“区区一个四劫,断然是逃不过老朽这对法眼的,想要寻他的下落,太简单了!”
  “是啊!道友神通广大,区区一个小子,怎么会逃得过道友的法眼!”
  “仓颉族天机之术举世无双,拿下一个四劫小子,自然不在话下!”
  众人立刻吹捧起来。
  远方的人群中,气氛也是高涨,众人都有些兴奋,期待。
  这仓颉族的天机之术,名闻天下,他们仰慕已久,但从来都没见识过,今日总算能开开眼界了。
  “诸位,这就开始吧!”
  那仓颉山冲四方一拱手,再探出手,掌心登时有一抹金芒跃起,猛地涨大,化作一金色罗盘,横亘在空中。
  罗盘嗡嗡旋转,其上刻着无数符篆,皆绽出璀璨金光。
  “此乃天机盘!我仓颉族秘宝,此宝上通天机,可推演世间万物,配合上我这对天机神瞳,便可勘破世间一切天机!”
  仓颉山喃喃着,一对眼瞳眨动一下,登时变成了银白之色。
  他一扬手,那罗盘便冲天而起,再度涨大,其上的符篆透盘而出,化作无数金色字符,漂浮在了空中。
  咔擦!咔擦!
  这罗盘高速旋转了起来,中间处猛地冲出一道金光,直入云端。
  霎时,以那罗盘为中心点,一股深沉的气息弥漫了开来,就连那些六劫大能也是为之一震。
  那仓颉山当空踏立,衣袍猎猎。
  他抬头望天,瞳中绽出两束神光,照射在那罗盘之上。
  “那小子……藏在什么地方?”
  他喃喃着,双指掐动法诀,不住地推演着。
  他神色相当轻松,这天机之术甚为神奇,可凭空推断,那小子乃下界之人,而且,身负重宝,推演起来应该就更简单了。
  四方众人都有些激动,屏住了呼吸,就等结果出来。
  但是,等啊等……
  半刻钟过去了……
  一刻钟也过去了……
  那大长老还在推演。
  “怎么了?”
  “怎么还没出结果?”
  人群中,起了一阵骚动,众人都有些疑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