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6 土著首领】


小说:甲午崛起  作者:轩樟
推荐阅读:忽如一夜病娇来 至尊神戒 
  高谊通大叹一口气,“早知道这么费事,这次我就不抢着来了,还弄得我们几个团长争的面红耳赤的,大家都想来呢。”
  张浩波没有说什么,看着战士们将几名死者就地掩埋了,怕土著来掘坟,大家只是用石头在附近做了个记号,预备将来再修建墓地。
  “高团长,你也是老同志了,不要将这些负面的想法传给大家。”张浩波轻声的开导了一下高谊通。
  高谊通听张浩波这么说,顿时警醒了,这是跟统计局的人一起行动,不是自己的团部,随便跟手下发牢骚,“是,张处长说的是。那我们现在是不是按照弗拉基米尔格拉纳特站长说的,找一处适合扎营的地方先防御,设法找到这个部落的头领解释一下?”
  “嗯,肯定要按照弗拉基米尔格拉纳特站长的要求办,走吧。”张浩波道。
  有了刚才那么一下子,现在大家走的更慢,更加注意警戒,倒也没有再遇到土著,整整五个小时,才走出不到30里路,在天黑之前,终于走出了林子最密的部分,找到了一片山涧边上的开阔地。
  因为只带了半个月的口粮,加上行踪已经暴露了,所以大家要到附近打猎来吃,以节约部队的口粮,谁都不知道半个月之内能不能走完本来只要三天就能完成的行程。
  野物不少,加上华军各个是神枪手,附近的两个山头扫下来,食物就充足了,甚至连第二天的肉食都有了,大家用火,加上盐巴,烤来吃,倒也香的很。
  “今天的责任在我。”张浩波一边吃着东西,一边主动检讨道:“刚才发现前面有敌情,就不该再强行走的。应该设法先联系他们的部族。”
  “不怪你,我们已经喊话了,他们又不是没有听见,这帮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干,真特么不是东西。”高谊通气愤道。
  “可能是我说我们是华军,刺激到了他们,在他们眼里,我们华军和英军,沙俄的军队,并没有分别。”马哈茂迪道。
  张浩波赞同道:“是这样的,马上设法联系他们的头领,有什么办法吗?知道这一带的头领是谁吗?”
  “是一个叫沙里亚尔的人,是逊尼派。”马哈茂迪道,“其实不难联系,只是直接表露身份去见他们,会有生命危险。”
  张浩波明白马哈茂迪的意思,找到村民,告诉自己是华国的人,就能见到头领,不过,很有可能像刚才一样,人家根本不对话,直接杀人。
  “高团长,这里你带队吧,多和马哈茂迪沟通,我去见一下这个沙里亚尔。”张浩波很平静的道。
  高谊通震惊的看着张浩波,能做到统计局中的少校军衔,等于是军队中的中校了,这是很高的职位,但是张浩波似乎完全没有惧怕过死亡,“不行,你是我们这里的主官,派别人去吧?”
  马哈茂迪也道:“是啊,处长,我们这里的几个特勤人员都是通晓阿富汗话的,您不能亲自去。”
  张浩波摆摆手,淡然一笑:“我能做到的事情,你们都能做到,华国的军官,就是冲在最前面的,不然,要官员做什么?都别说了,你们在这里等我。”
  张浩波说着就开始脱身上的军装,换上便服,连手枪也没有戴。
  在总裁1878式枪型系列中,不仅有步枪,也有手枪,总裁1878式手枪现在是华国军官和地方警察的配枪。
  总裁1878式手枪让华军的手枪直接从左轮手枪时代过渡到了封闭式手枪。
  总裁1878式手枪的自动方式为枪管短后坐式,闭锁方式为枪管偏移式,也称为枪管摆动式或枪管起落式。
  枪弹发射后在火药气体压力作用下,套筒和枪管一起后坐,由于绞链的下端固定在套筒座上,因此其上端向后转动,越过死点后便逐渐拉枪管尾端向下摆而开锁。
  当套筒复进推弹入膛时,推动枪管复进到位,因为枪管后下端与套筒座为绞链连接,所以枪管向前运动时,使绞链向前回转,顶起枪管尾端,使枪管后上方的两条闭锁凸筋正好进入套筒内壁相应的闭锁槽中。
  总裁1878式手枪采用单动发射机构,只能单发射击。它的击发与发射机构由击针、击针簧、击锤、击锤簧、阻铁、阻铁簧、单发杆、扳机连杆、扳机组成。其中,单发杆是一个杆状件,与阻铁装配在一起,它既可上下做直线运动,也可与阻铁一起绕轴回转。其下部有一凸耳。套筒复进到位后,单发杆上移进入套筒的缺口内,凸耳与阻铁啮合在一起,这时如果压紧握把保险并扣扳机,则可释放处于待击位的击锤。
  如果套筒未复进到位,单发杆被套筒压下,凸耳则处于阻铁下方,与阻铁脱开,此时虽压紧握把保险并扣动扳机,则不能释放击锤。单发杆除有上述作用外,还可避免扣一次扳机形成连发。保险机构正是作用于击发与发射机构,才能实现全枪的保险。
  总裁1878式手枪有多种保险机构,能防止该枪意外走火。保险机构包括手动保险、握把保险、半待击保险。
  手动保险钮位于枪身左侧后上方。将保险钮推到上方,保险钮进入套筒的缺口内,限制套筒的前后移动。同时,保险机的内凸轮面与阻铁啮合,限制阻铁向前回转,这样,虽扣扳机却不能释放处于待击位的击锤。手动保险能确实锁定套筒和待击的击锤,保证手枪待击携行的安全。
  总裁1878式手枪的手动保险钮设计得大小适中,利于隐蔽携带或战术应用,拔手枪时不易于钩挂衣物。
  握把保险位于握把持握虎口处。在簧力作用下,握把保险自动处于保险位置,此时握把保险凸齿抵在扳机连杆上,限制扳机连杆后移,使扳机扣不到位。只有虎口压紧握把保险,使握把保险凸齿与扳机连杆脱开,此时扳机连杆可自由向后移动,才能将扳机扣到位。
  华皇很喜欢勃朗宁设计的这款手枪,在今后的很多年中,华国的步枪一直在寻求改进,但是手枪已经提前定型了。
  射击是华皇最喜欢的运动之一,总裁秘书处每年光是花在射击上的费用都要上百万华元,这是很恐怖的一个数字,不光是总裁身边的秘书,总裁卫队的军官到华皇身边来镀金,也能享受到高密度的射击训练。
  几名特工还在劝说张浩波,每个人都自愿去与阿富汗当地的头领接触,在他们看来,让处长亲自去,这对于他们是一种耻辱。
  张浩波换好了一副,微微一笑,“都干什么?我又不是去送死?这一路上,又不是光就这一次与对方接触的机会了,这样,我们轮换,等我走了之后,你们自己抓阄确定顺序,下次再有这种事,就轮到第二个人去。”
  众人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每个人心中都是暖暖的,也让高谊通受到了触动,他一直觉得华军已经是全世界的组织和信仰最好的军队了,但是华国的统计局,似乎比军队更像是一支军队,难怪统计局总是创造出一些军队都无法比拟的战绩。
  张浩波越过了一座山头,一路上举着手喊要和对方的首领见面,让人不要紧张,他就一个人。
  很顺利的遇到了几个村民,村民将他带回了部落,张浩波见到了首领沙里亚尔,将华军这支小股部队的意图说了。
  沙里亚尔六十多岁,满是褶皱的老脸,深邃的目光,一直盯着张浩波看,判断着张浩波话中的真伪。
  “你说你们是要到坎大哈去保护你们的大使馆?我们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华国的间谍?听说华国已经派了很多间谍到我们的土地上来,你们跟英国人一样,都是我们的敌人!”沙里亚尔一个字一个字,带着无比的怨愤。
  “华军的实力远在英军之上,我们多次击败英军,华军建军之后从无败绩,相信这些事情,你应该都知道吧?我们来的目的,一方面是保护我们的商人和大使馆,一方面是要和你们的默罕默德雅库布汗接触,好方便华国对你们施行保护,我们不是要将你们发展成我们的殖民地,只是要保护你们!你应该知道,中亚的原住民,现在都丰衣足食,不会再为了生活担忧,他们可以自由的生活,可以选择到富饶的华国去,或者在原地生活。”张浩波平静的说着华国的对外政策。
  沙里亚尔沉默了几分钟,然后道:“可是,乌兹别克,土库曼,吉尔吉斯,塔吉克,哈萨克,这些地方,不是都已经成为了华国的行省了吗?这样,还谈什么保护?你们跟英国人有什么分别?”
  “是我们将他们从沙俄人的手中解救出来,自然有义务帮助他们度过危险,这世上没有只收获,不付出的事情,至于未来会怎么样,这不是我们底下人该关心的事情,我们只负责将好意传达给你们。接不接受,是不是应该由默罕默德雅库布汗来决定?还是你们愿意让阿布杜尔拉赫曼汗带着英国人来,像是印度人一样,彻底成为英国人统治下的奴隶?”张浩波正色道。
  “好吧,你说服了我,没有打招呼就直接向你们动手,那是我们的不对,不过我们比你们死的人多上百倍,这事扯平了,我会让人在前面带路,带你们去坎大哈。”沙里亚尔道。
  “谢谢你,首领。”张浩波对于这个结果非常满意,这样,就少了一路上再同阿富汗当地人发生冲突了。
  “但是如果让我们的人发现你们和英国人一样,是要来统治我们的话,我们将不会手下留情。”沙里亚尔恶狠狠道。
  四周都是熊熊燃烧的火堆,似乎,这些火堆也让沙里亚尔的话更狠。
  “你放心,如果我们和英国人一样,今天来的就不是200人,而是20万人!”张浩波并不惧怕,平静的就像是在闲谈。
  沙里亚尔叹口气,心中对张浩波很是敬佩,都说阿富汗人骁勇,他认为张浩波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骁勇,在他的部族中,没有人敢看着他的眼睛说话,没有人在他的盛威面前敢不低头。但张浩波既不惧怕,也不倨傲,这让沙里亚尔对他产生了一点好感。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