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4 大结局16】


小说:甲午崛起  作者:轩樟
推荐阅读:忽如一夜病娇来 至尊神戒 
  法军总指挥特雷弗克莱夫诺特此时无比落寞,当初带着5万虎狼之势的法军过来,没有想到今天会落得如此局面。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汗——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更是惶恐无助,都不敢抬头看一眼华皇。
  “没事,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如果这里的人将来投票拥戴你,你还可以继续成为这里的管理者,只是华国的被保护国中,没有王爵和任何爵位,你不再是苏丹了。”华皇的声音很平静。
  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却紧张的一边擦汗,一边点头称是。
  华皇和卡特丽娜卡芙公主手拉着手,表情一片轻松,到了这个阶段,所有的战争目标都已经完成,只剩下善后工作了。
  伊斯坦布尔是土耳其经济、文化、金融、新闻、贸易、交通中心,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繁华的国际大都市之一。位于巴尔干半岛东端,博斯普鲁斯海峡南口西岸。扼黑海入口,当欧、亚交通要冲,战略地位极为重要。面积5343平方公里,人口上百万。
  公元前658年始建在金角湾与马尔马拉海之间的地岬上,称拜占庭。公元330年改建为东罗马帝国首都,改名为君士坦丁堡。别称新罗马。1453年成为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之名在奥斯曼帝国征服之前至少存在百余年历史了,如1403年西班牙国王遣使觐见帖木儿大帝,使臣途径君士坦丁堡,在回忆录中提到,希腊人也称此地为伊斯坦布尔。
  但西方国家认为奥斯曼帝国是此地的侵略者,所以依然坚持称此地为君士坦丁堡。
  华皇当天将伊斯坦布尔更名为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城,并且住进了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城中的托普卡帕宫。
  托普卡帕宫自年一直都是奥斯曼帝国苏丹在城内的官邸及主要居所。托普卡帕宫是举行国家仪式及皇室娱乐的场所。
  把托普卡帕宫翻译过来就是“大炮之门”。昔日碉堡内曾放置大炮,故以此命名。
  征服拜占庭帝国君士坦丁堡的苏丹穆罕默德二世在1459年下令动工兴建托普卡帕宫。
  皇宫由四个庭院及其他矮小的建筑物组成,有大约四千人居住,以往的皇宫覆盖著一个广大的海岸地区。
  华皇望着这座童话宫殿一般的宫殿,将它的名字也改成了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宫。
  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娇羞道:“陛下,要改就改你的名字,改我的干什么?我有什么值得纪念的地方?”
  “当然有,就这么定了,这是你应该获得的荣耀。”华皇微微一笑,“还有一点,可以让全世界看见华国的兼容性,我们发动战争都是有原因的,都是正义的,而且,我愿意接纳任何一个从内心中认同华国的人。”
  卡特丽娜卡芙公主点头道:“好,陛下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只是怕洁格格和其他的贵妃会有想法。”
  华皇笑道:“这能有什么想法?洁格格和李泰熙她们才没有你想的这么小气。”
  “呵,陛下欺负我。”卡特丽娜卡芙公主撒娇的摇晃着华皇的胳膊,两个人的心情极好。
  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和法国总理茹费理的心情就好不起来了,华军拿下伊斯坦布尔,战争告一段落的消息传回,茹费理内阁当天就倒台了。
  伦敦,白厅,唐宁街10号,英国首相府内,本杰明迪斯雷利木呆呆的看着华粹晚报上的图片,华皇和卡特丽娜卡芙公主郎才女貌,在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宫前举行记者发布会的照片,像是锥子一般扎入老头的心脏。
  最近本杰明迪斯雷利一直处于失眠中,大选保不住,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现在华军获胜,很有可能会让他的内阁像法国的茹费理内阁一样提前倒台。
  他现在已经不是在考虑怎么挽回局面,而是想着该如何善后,免得他因为这件事情而成为历史的罪人,对于每一个政治家,尤其是到了最高层的政治家,更加看重的是身后的荣誉。
  本杰明迪斯雷利也不例外。
  华军全面占据了非洲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消息,迅速的向全世界传播,引起了各国的震动。
  不是大英帝国和法兰西衰落的厉害,而是他们被经济危机给缠住了,同时也能证明,华国真正的崛起了,所有国家的执政者都很好奇一个问题,为什么华国似乎完全没事?就凭着没有炮兵的陆军,而且是跨越大洲长途奔袭,就能以少胜多?
  不管怎么说,现在华军的国际地位,一下子就达到了第一梯队,在世人的心中,至少是和大英帝国,和法兰西,同等高度。
  法国人很自觉的全部撤出了亚洲地区的法军,法国商人们也纷纷返回,除非是以前和华国商人建立了友谊的,没有做过什么违法勾当的商人才敢留下来,只是,要满足这两个条件,尤其是最后一个条件的这种人,微乎其微,少的可怜。
  英国著名报纸随后的几天,全文报道了英法土联军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重大失利,整个英国都震动了各地开始集会,游行,反对本杰明迪斯雷利的政府,工资收入锐减,海外战场还被华军打的连战连败,反对呼声日益高涨。
  就在本杰明迪斯雷利焦头烂额之际,威廉优尔特格莱斯顿先生则借机会四处发表演讲,驳斥本杰明迪斯雷利的施政政策,让英国遭到了严重的失败,成为了世界的笑柄。
  上议院的贵族还是下议院的议员们,对于这些年来英国国力的不断削弱非常不满,尤其是不认可本杰明迪斯雷利几次在亚洲用兵的对外政策。
  在上下两院的表决之中,都通过了对本杰明迪斯雷利的下台议案。
  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女王不得不让本杰明迪斯雷利提前倒台。
  华皇一战就让英国和法国的内阁都完蛋了,这让华皇觉得好笑。
  亚非各地的建设如火如荼,现在对于华皇来说,有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是让各国承认华国现在取得的胜利果实,避免短期内再开战!二是如何收复印尼和菲律宾,完成亚洲全部驱逐殖民者的事业。
  华皇非常反感殖民这两个字,跟奴隶主和奴隶没有什么区别!
  每个人都应该有自由安稳的生活,至于说为什么华国本土是资本主义往社会主义迈进的模式,而华国之外的那些保护国还停留在封建主义的模式,那是因为作为一个整体,肯定要有先后顺序,华国不可能让所有的被保护国一步到位的共同发展,那不切实际,如果是那样的话,整体的衰落,跟以前有什么分别?
  印尼在荷兰人手里,菲律宾在西班牙人手里,这两个国家在华国同英法土联军交战期间,一度冷落华国。
  华皇这些天倒是过的很潇洒,暂时不想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任其发展,连日邀请那些在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城的各国大使馆的大使们,还有文官,武官,和家眷,每次舞会的场面都盛大奢华。
  华皇这么做有两个目的,一方面是让各国看见,他并不是一个战争狂人,他的主要心思放在玩乐上面,第二个方面是要笼络和安抚各国大使,华国来了,这里仍然欢迎各国。
  不过,在华皇的计划中,今后全世界同华国的贸易往来是这样的,只能经过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城,或者是直接和华国本土做生意,而不准同华国下面的各个保护国做生意,因为所有的保护国的外交权,贸易权,军事权,都控制在华国的手中。
  各个被保护国的贸易,则也是通过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城和华国本土的各个港口城市来完成。
  这么一来,华国的经济发展就更加集中了,除了华国本土的十几个沿海港口城市,海外便只剩下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城这一处。
  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已经提前被倒阁,现在的英国新任首相是华皇之前见过的威廉优尔特格莱斯顿,来参加华皇舞会的还有法国总统弗朗索瓦。
  弗朗索瓦是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总统,律师出身,1848年在制宪议会工作时,惧于路易-拿破仑·波拿巴的崛起,反对建立强有力的总统制,1851-1868年操律师业,1868年选入立法团,迅速成为自由主义反对派领导人,第二帝国垮台后,任国民议会议长和众议院议长(年接替帕特里斯·麦克马洪任共和国总统,任内极力降低总统职权,扩大立法机构权限。
  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对外政策取谨慎态度,阻止民族复仇主义,反对殖民扩张。
  华皇此前没有想到英国首相和法国总统会到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城来见面,这和一个多月之前,他在英国和法国受到的冷遇比起来,真的是天壤之别了,原来别说是见到政府高层,就连行动都不自由,还要面对刺杀的威胁呢。
  弗朗索瓦的个子不高,方肩宽胸,一头棕发,两颗眼珠深黑发亮,炯炯有神;眼窝深陷,前额又宽又高,高高的面颊,被篱笆一样的胡子围了半圈。
  在胡子从中突出那只略显古怪的鹰钩鼻,他的嘴巴似乎有点过小,禁闭的嘴唇薄的就像刀片。身材彪壮魁梧,但脑袋显得十分雅致,完全是一副传教士的模样。
  华皇觉得弗朗索瓦是典型的19世纪学者,深有教养,学识渊博、崇尚伏尔泰哲学,是一个坚定不移的共和主义者。但是他对社会问题知之甚浅,特别对工人问题一无所知。他为人刻板,死守纪律,反对和怀疑一切改革。
  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对华皇道:“在公共生活中,不应该别出心裁,人家有说话的权利,我们有实干的权利。人类的事情会按自然法则水到渠成办成的。”
  华皇笑眯眯的对这家伙的话大加赞赏,而华皇本人则似懂非懂,其实并不知道这句似乎带着哲理的话,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这位资产阶级的总统身上不时露出农民气味,他博览群书,能大段大段背诵古代法国诗人的诗歌,这样,在遇到难以回答的问题或无法辩驳的证据时,他就可以背诵一段富有哲理的诗歌来争取时间以深入思考,或者冠冕堂皇的回避过去,甚至可以借此巧妙的改换话题。
  弗朗索瓦说话的时候很少做手势,他的措词是慎重的,语气是沉着的,仪态是冷静的。他并不想哗众取宠,力图用事实说服别人,他从不夸夸其谈,给人以亲切的印象。
  一旁的英国新首相威廉优尔特格莱斯顿有些不悦,看着华皇和弗朗索瓦两个人谈的热火朝天,却半天插不上嘴,本来这种三方见面的会谈,他这个自认为是世界第一工业国家的首相,应该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的,但是华皇似乎并不买他的帐。
  当然,威廉优尔特格莱斯顿也绝对不敢在华皇面前放肆,他来是有两个目的,一点是希望华军归还所有的俘虏,另外一点,希望华皇能够归还苏伊士运河,如果说还有第三点的话,就是希望华国和英国之间的不愉快能赶紧过去,能够像是过去一样,友好的贸易,尽快的进入双方交往的新篇章。
  只是前两条,威廉优尔特格莱斯顿本人也知道,难如登天,尤其是让华皇归还苏伊士运河。
  威廉优尔特格莱斯顿对于上一任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最气愤的地方就是,本杰明迪斯雷利拿到了苏伊士运河这么重要的地方,为什么又不派出军队驻防?
  全世界都明白苏伊士运河的作用,这是亚欧交流的海上必经之路啊!
  法国总统弗朗索瓦相对于英国首相威廉优尔特格莱斯顿来说,就要稍微轻松一点,英国首相有三件事情,他只有两件,这次来就是希望华国归还俘虏的法军,此外,也同样希望能够和华国进行正常的贸易合作,华国已经不是原先的华国了,不管华国是否能够拿稳非洲和整个亚洲,占有庞大土地的华国,都有足够的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