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3章


小说:超强小农民  作者:田农
推荐阅读:地球计划 罂粟为谁妖娆 神魔天下 大小姐的护花保镖 
  过了好一会、药仙老祖才缓过神来,无比郑重地道“致远,凡事要稳重起见呀。”
  “太祖放心,我有分寸。”李致远说着站起,道“太祖,我现在便去找兵仙老祖。”
  药仙老祖道“致远,我助你一臂之力。”
  李致远道“不用,太祖,您只需向我提供兵仙老祖所居地址便可。”
  药仙老祖知道李致远有把握斩杀兵仙老祖,便也没有坚持,指了指正南方,道“你一直向南行,约摸千里之地,有一个兵峰山,兵峰山炼兵洞府,便是那兵仙老祖的老巢。”
  “兵峰山炼兵洞府。好,我这就去会那兵仙老祖。”李致远说着便出了药香院,径往南飞,他速度极快,眨眼工夫便已到了兵峰山,
  兵峰山,山峰峭立,尖锐如兵,故名兵峰山,兵峰山上有许多种稀有金属,这些金属是炼制神兵的好材料,当年兵仙老祖见这是一块宝山,便在此开洞建府,久居于此,并且建立了几座炼兵作坊。每年都炼制出大量的神兵,不过这些神兵,他主要是出售给天仙和九天之上的阳神们。
  因为有天目方便查找,所以李致远一眼便查到了炼兵洞府。他将体内的灵泉放出一小半,伪装成一个地仙七盘的修者,然后直接在炼兵洞府外飞落,
  炼兵洞府前,站着两个守卫,这两个守卫。俱是地仙七盘修为,手中各执一把神兵,见一个陌生人飞落,立即警惕戒备。
  二人将神识放开,扫了李致远一眼,见李致远修为与他们相当。两个守卫轻松了不少,如果真是不速之客,打起来的话,他们二对一也不会吃亏,其一个冲李致远断喝道“嘿,小子,干什么的?”
  李致远走到他们身前,道“速速叫兵仙老祖出来见我……”
  李致远的口气把两个守卫给震了一下,心道你一个地仙小修。口气竟如此之大,居然敢直呼兵仙老祖的名讳,不过在看不透对方身份前,他们也不敢造次,其中一个道“你,你所来何事??”
  “半年前,你们兵仙老祖求我拜师,现在我来收徒。叫他出来拜师。”李致远说着背负起双手,一脸傲然之色。仿佛是九天仙人。
  “我呸。”两个守卫见李致远口气如此大还以为他是有身份背景的人,不敢轻易得罪,却不料他是来让兵仙老祖拜他为师的,堂堂一个天仙五冠强者,拜一个地仙七盘的小修为师,这不是扯淡嘛。
  二人终于忍不住。立即动手教训李致远,只是还没有出击,李致远袖子一挥,血气爆发,将二人直接给扇飞而起。
  两个守卫于跌飞中。震骇莫名,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一个与他们同等阶的修者,居然甩袖便将他们扇飞出去。
  扇飞出去倒还罢了,必竟只是两个守门的人员,却不料这二人直接被王小强扇进了洞府之中,最终重重地跌落在兵仙老祖的面前,双双摔了个狗啃泥,好不狼狈。
  兵仙老祖正在和一位天仙级的修者交流修行经验,眼前的情形让他极没面子,他霍地站起,爆喝一声,“什么人如此大胆,居然敢动我兵仙老祖的人?!”
  他以力逼音之下,声音隆隆传开,传出很远。
  立身于洞外的李致远听到这声音后,便也以力逼音,笑道“哈哈,兵仙老祖,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来了,你怎么也不出来迎接一下?”
  “李,李致远……”兵仙老祖立即听出了是李致远的声音,顿时便有一种冲出洞府捉他的冲动,只是一想到李致远主动上门并打飞他的两个守卫,便知他现在的实力,绝非从前,应该是修为有了很大的飞跃,有了足够把握。故而没敢轻举妄动。
  因为李致远手下留了情,那两名守卫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只是样子比较狼狈而已。
  他们慌乱地从地上爬起,一脸羞窘与惭愧之色,躬身行礼,其中一个道“老祖,这来人十分嚣张,他,他说……”
  “他说什么?再吞吞吐吐的我把你舌头割下来。”兵仙老祖怒吼一声。
  “他说是来收您为徒……”那守卫还没说完,与兵仙老祖交流修行心得的天仙脸上便露出古怪之色。
  兵仙老祖脸色瞬间涨红,爆吼一声,“放屁。”
  说着袖子一挥,将两名守卫又给扇飞出去,原路返回,最终又重重地摔回了洞府门外,
  李致远拥有天目,洞府内的情形他看的一清二楚,见两个守卫又给兵仙老祖扇飞了回来,便又一甩袖子,将二人又扇飞回了洞府,最终又重重地摔了个狗啃泥。好不狼狈。
  羞辱两个守卫,等于是羞辱兵仙老祖,兵仙老祖老脸涨红,爆怒已极,立即飞出了洞府,落在了李致远的面前,神识一扫、发现李致远才地仙七盘,脸上露出怪异,心中暗道,“这李致远才地仙七盘、便敢来此挑衅于我,依仗的必是那燃血大`法……”
  “如果他的燃血大`法达到第三层血气如兵,还真有与我一战之力。炼体强者近战得利,燃血大`法瞬间的爆发力更是强悍,我可不能着了他的道……”兵仙老祖想到这里时便立即飞起,身形后退一丈,哈哈笑道“哈哈,李致远,徒儿,别来无恙呀,怎么?想通了,想到要拜老祖我为师了,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
  “我呸。兵仙老匹夫,你耳朵有问题吗?我是来收你为徒的,”李致远见兵仙老祖作出戒备之态,不由得露出玩味笑意,半年前,他李致远还要戒备兵仙老祖,而现在,兵仙老祖却要戒备他了。半年前,兵仙老祖要收他为徒,现在,他要收兵仙老祖为徒。
  便在这时,兵仙老祖的徒弟们都飞了过来,呈环形将李致远围困,围了一圈,蠢蠢欲动,
  那个与兵仙老祖交流修炼心得的修者,也从洞府中步出瞧热闹,包括那两个守卫,也灰头土脸地出业了。
  兵仙老祖这人极要面子,这时越是人多,他越没面子,脸色便越是羞窘,指着李致远喝骂,“李致远,你发什么羊羔疯,就凭你,一个地仙,收我这个天仙为徒,你脑子有病吗?”
  “兵仙老匹夫,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跪倒在我面前磕头拜师,另一条路是……死!!”
  “狂妄,无知,愚蠢……”兵仙老祖只能以怒骂来掩饰自已的羞窘,同时将手一挥,喝令道“给我上,灭杀此子。”
  轰地一下,兵仙老祖的弟子齐齐而动,向李致远扑杀而上。这一众弟子怕有四十多人,俱是地仙五盘以上的强者,如果利用炼气修为应对,不免有些吃力,当机立断,李致远双臂一震,血气爆发、轰轰冲出,呈环形向外震出,狂暴如涛,将几十人震飞出去。修为弱的嘴里喷出鲜血,显已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