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陆谦


小说:电影世界大夺宝  作者:拍拍可乐
  第十七章求助
  北宋一朝皇帝,除了宋徽宗外,其他皇帝都信奉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理念。
  由这些士大夫的看管,历代皇帝都比较节俭,北宋的皇宫宫室,也因此建造的特别狭小。
  今天是春节之后的第一个大朝,照例在紫宸殿举行会见,小皇帝在蔡太后的陪同下,召见群臣。
  依照旧例,小皇帝还是一一慰问众大臣的不辞辛苦,然后让大家同心协力,共创美好的明天。
  说是依照旧例,其实是小皇帝听了林冲的话,不过是前年开始,今年才第三次而已。
  小皇帝今年十三岁,在民间,这样的少年郎已经有结婚生子的了。
  此刻的小皇帝坐在宽大的龙椅上,面如冠玉,凝眉看向御阶台下众臣,嘴里款款而谈,历说众位大臣,往年功绩,然后一一赏赐财物,这些财货非常丰厚,都是从小皇帝的内帑中那出来的。
  等赏赐大臣结束,然后赏赐边关将士。
  总的来说,小皇帝这种不惜金钱的态度,获得了群臣的爱戴。
  一场大朝,皆大欢喜。
  等小皇帝退朝后,去垂拱殿,陪着蔡太后,与三公九卿,开始再一次商定今年的计划。
  比如说,再遭到旱涝灾害,大宋朝该怎么应付,等等。
  孙子兵法有云:“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
  子曾经也曰过:“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言前定则不跲,事前定则不困,行前定则不疚,道前定则不穷。”
  林冲在小皇帝询问自己,如何才能做好一个皇帝时,林冲给他说:“在选择做好皇帝之前,我们先定下一个小目标,比如说,您先做一位真正的皇帝!”
  “皇帝也被称为天子,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小皇帝虽然尊贵如同皇帝一样,但是在他上面不仅有蔡太后看管着,还有文臣士大夫监视着。
  可以说,小皇帝想要做一名能‘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的真正皇帝,还任重而道远。
  林冲对小皇帝制定了一个小目标,而这个小目标又分为十多个小项目。
  比如说,如果太后不还政,小皇帝应该怎么样悄悄取代太后。
  这就需要先建立属于小皇帝自己的班底:士、兵、农、工、牧、商。
  比如说,如果太后还政,面对众位士大夫,小皇帝又该拿什么方阵,来治理国家,来保证国家权力交接,不出现动荡。
  比如说,小皇帝当政之后,邻国来袭,该怎么办?出现灾害,又该怎么办?
  比如说,小皇帝的政治理念,与士大夫的执政理念不同,士大夫联合对抗该怎么办?
  想做一名真正的皇帝,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治大国若烹小鲜!”
  在治理国家之前,林冲先用了一些手段,来锻炼小皇帝,比如说,在禁军之中,重新建立了一支新军。
  以大宋目前最顶峰的火器技术,超现代化的军队管理手段,以忠君报国思想为核心,三年如一日,小皇帝默默的训练着自己的新军。
  依照林冲的说法,这些新军就是保证未来自己的说话,能传遍五湖四海,能通达全国的保证。
  第二步,拉拢朝廷勋贵。
  目前汴梁城外,建立了一所新的国学——皇家书苑,号称与太学能相抗衡,由于是勋贵子弟,不需要进行科考,只需要学习一些有用知识,和忠君报国思想。
  所以这些课程,都是由小皇帝、诸葛正我、林冲三人编撰,经过短短三年培训,这批勋贵后人,已经脱离了纨绔子弟的行列,虽然还不至于成为国家顶梁柱,但是已经进入朝堂之上。
  仿照六部二十四司,在少府四监之外,设立少府九曹。
  少府是三公九卿之一,掌山、海、地、泽收入,和皇室手工业制造,是皇帝的私府,也算是皇帝内帑的来源。
  小皇帝不去参与国家大政,全力抓取少府,算是名正言顺,就连蔡太后和各位大臣,都没办法反驳。
  有了一个少府后,下设九曹,设立曹正,新军、国学、崇政殿内的小尚书房,被时人成为‘小皇帝的十二衙门’。
  崇政殿内的小尚书房就是小皇帝完全当家做主。
  新军被小皇帝直接统领。
  国学交由诸葛正我协助管理,小皇帝每月回过去检查课业、每学期进行一次大训等等。
  而少府九曹,则是小皇帝真正锻炼的地方,分别设有衣、食、住、行、江、泽、山、林、海等九曹。
  依照林冲当初给小皇帝指定的小游戏,这九曹曹正每年都要在年初设定发展规划,以及实施方案,月度考核,季度考核,年度考核等等。
  一旦时间跟不上进度,小皇帝就会派人跟进,检查是否有贪污、渎职等行为,然后依照之前定好的奖惩制度,进行惩处。
  去年,小皇帝的九曹为小皇帝的内帑带去六千万两白银的收入,支持着小皇帝,大肆建设新军、国学和小尚书房。
  要知道,去年北宋一朝税赋也不过一亿六千万两白银而已,这还是林冲这些年,鼓动小皇帝,与邻国进行贸易的结果。
  结果小皇帝一个少府,一年收入就抵得上国库三分之一的收入,立刻就让群臣眼红了。
  所以,林冲让小皇帝过完年后,给大家分些果果,奖赏也好,赏赐也罢,总之就要利益均沾,不能让某些人眼红。
  也正因为,手里有钱,有权,有人,小皇帝今年才十三岁,连老婆都没娶呢,就能与太后,以及众位大臣,商议国事,并且说出来的话,所有人都要仔细斟酌一番,不敢疏忽怠慢。
  可以说,历朝历代,幼帝登基,亲政时间之最,小皇帝绝对可以拔个头筹。
  也正因为得益于林冲的教导,小皇帝对林冲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程度。
  小皇帝陪着蔡太后,以及三公九卿,定下了今年的发展规划,以及灾害预防等等问题,迈着小步慢慢回到了崇政殿,就见到了林冲、狄恒、王进、杨志、呼延灼、韩煜、司马玉和、曹真、高希等人。
  这些人的父辈、祖辈全部都做过大宋朝的三公。
  比如说,狄恒的祖父狄青,做过枢密使,这就是全国军事最高长官。
  王进,他的祖父做过太尉。
  杨志,祖辈做过枢密使。
  呼延灼,祖辈做过太尉和枢密使。
  韩煜,祖辈曾经出现过三代宰相。
  司马玉和,司马光的孙子。
  曹真,祖辈做过宰相。
  高希,祖辈做过枢密使,宰相。
  这些人不但祖辈荣耀过,就连这些人,也是小皇帝从皇家书苑中挑选出来,并且曾经担任过少府九曹之一,能力出众,如今算是小皇帝小尚书房中的中坚力量。
  “恭请陛下圣安!”
  十多人,唰的一声,向着小皇帝躬身行礼。
  小皇帝看着面前诸多英才,不由得面露得色,也只有在自己的崇政殿,小皇帝才能感觉到,做皇帝的真正乐趣。
  “恐怕,这才是林冲给朕讲的,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吧?”
  小皇帝心中虽然得意,但是面上却十分温和,落座之后,让众人平身、落座。
  不久诸葛正我出现,开始给众人讲。
  孔子作春秋,就是要讲述‘春秋大义’。
  目前小皇帝权柄日盛,诸葛正我唯恐小皇帝走向邪路,就每日里教导‘仁义之道’。
  除了教授,还喜欢教授。
  甚至是‘黄老之学’中的无为而治治国方针,也是经常传授。
  可惜的是,诸葛正我教得认真,小皇帝却正是血气上涌的,英武少年,怎么可能就像一个老者那样,讷讷而过。
  林冲进献的,曾经言道:“欲言国之老少,请先言人之老少。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惟留恋也,故保守;惟希望也,故进取。惟保守也,故永旧;惟进取也,故日新。惟思既往也,事事皆其所已经者,故惟知照例;惟思将来也,事事皆其所未经者,故常敢破格。”
  这些道理,与王安石‘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都是教唆皇帝,进行改革,变法的思想。
  小皇帝在林冲数年教导下,确实已经变成了,坚定地改革派,不过小皇帝吸收林冲的建议。
  ‘想改革、变法,就必须有自己的人。用旧人,行新法,难免重蹈王安石的覆辙。’
  这些也是,林冲劝小皇帝开办皇家书苑的初衷。
  “陛下,今日课就讲到这里吧,老臣告退!”
  诸葛神侯今年已经五十了,五十而知天命,在皇帝面前,也可以自称‘老臣’了。
  “师父留步!”
  林冲忽然从自己的坐席上走出来,朝着小皇帝鞠躬行礼,又向着诸葛神侯鞠躬行礼,面色郁郁,求告道:“冲有一事,想请陛下和师父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