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 恶战(六)


小说:踏天无痕  作者:更俗
  大道易求,雷劫难渡,但也不是绝对没有借化之法。
  要不然的话,每一个修炼到道胎境圆满的强者也就无需再去准备什么,直接渡劫、一赌命程就是了。
  在两次新雁城之战,陈海就想到借用杀伐兵气渡劫的问题,也曾跟左耳深入请教、探讨过此事。
  流阳宫早在十数万前就掌握借用杀伐兵气的秘密,渡劫又几乎是所有玄修强者前半生所必然关注的事情,左耳以及其他流阳宫的大能们,怎么可能没有想过,或深入研究过借杀伐兵气的可能?
  理论上是有这个可能的,但是渡劫之时,无尽劫云所透漏出来的煌煌大道天威,即便是天位真君级的存在都惶惶难安,万千将卒又怎么可能保持旺盛的斗志跟战意,成功凝聚杀伐兵气?
  不过,当前魔劫汹汹,个体的修为强弱,能发挥的作用实在有限,陈海也曾想过迫不得已之时,他或许要亲自率部攻入血云荒地,所以有些想法,他也只是想想,他并无意此时就尝试去渡大道雷劫。
  一直到姜寅冤死,陈海悲愤之极,在燕关城楼许下大宏愿,感悟天道,清晰感知到众生愿力的存在,并能借天地山河意,凝聚众生愿力,当时不仅使龙帝苍禹归于龙鼎的残魂受天道共鸣而重生,神魂得以恢复到道胎境修为,陈海当时就想到,他或能借众生愿力渡劫。
  太虚龙魂鼎虽然是上古大能循天道所造的神物,虽然龙帝苍禹是龙鼎所留上古残魂滋生出来的灵体,也曾一度修炼到天位中三境的强悍修为,天然就是龙鼎的器灵,但龙帝苍禹对天道的参悟实在有限。
  毕竟长期以来,龙帝苍禹都不过是前朝商氏皇族控御龙鼎的工具而已,不历世情,不识苍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心志甚至都不及左耳等人,因而他早年并没能真正参悟到天道的真谛,对如何借用众生愿力,所知也是有限。
  流阳宫统治海东大陆以来,虽然并没有人成功借杀伐兵气渡过劫,但对这方面的研究不少。
  众生愿力本质上与杀伐兵气并没有区别,只是比杀伐兵气更纯粹、更宏大的众念力,比起渡劫时,将卒的心志会被煌煌大道天威所夺,难以聚集杀伐兵气,众生愿力因众生感念而生,却没有这样的弊端。
  姜寅死后,余苍等人逃归,陈海当时就担心塔山防线随时有可能崩溃。
  而即便暴帝秦世民率雍京兵马最终守住塔山防线,平息魔劫,北陵镇在魔獐岭随时都会面临雍京兵马的进袭。
  所以就当时而言,陈海、左耳、苍禹研究借用众生愿力之法,实际上也是想从中探索应对魔劫或抵抗暴帝的法门。
  或许众生愿力过于玄妙莫测,看似能与杀伐兵气归为一类,却要比杀伐兵气的层次高得多,以致阅遍流阳宫流存下来的典籍,陈海不要说找到将众生愿力化入他所修真法玄诀的法门了,连个具体的思路都没有。
  这就使得他明明知道有一种比天地灵元、诸煞罡元不同类、甚至层次更高的灵力存在,甚至这种灵力就大量聚集在他的周身,但除了用龙鼎凝聚化为真龙涎息外,却没有办法直接借用,陈海也是异常的焦躁不堪。
  一个月前,陈海坐在静密之中,观想天地真意凝聚众生愿力所化的苍古气息,苦苦参悟不得,当时冲动着就想,或许直接引来雷劫,在滚滚劫雷之下,或有可能顿悟出借用众生愿力的法门。
  然而就在陈海作势要使出那一刺去证道时,之前只能凝聚却无法借用的苍古气息,在那一瞬间自动化为护身罡元……
  那一刻,陈海才知道众生愿力实是与大道本源力量同属一个层次的无上灵力,以他此时的修为境界,或者即便他以后踏入天位境,都无法直接借用,实在是再正常不用。
  毕竟就算是天位第九境的强者,也没有能力直接借用大道本源力量。
  除了龙鼎能化众生愿力为真龙涎息之外,陈海平时理论上不能直接借用众生愿力,但也不是绝对不行。
  陈海证道渡劫之时,蕴藏大道本源力量的无尽劫雷轰劈下来,那些本就是众生感念陈海而生成的众生愿力,就会在大道天威的压迫或感应下,自动化为护身罡元。
  陈海明悟这一切,没有仓促渡劫,而是将这当成他与北陵镇手里唯数不多的底牌藏了下来。
  ************************
  真正知道陈海在极端条件之下,有可能直接借用到众生愿力的,仅有姜晋、雷阳子、左耳、余苍、周晚晴及宁蝉儿数人——宁蝉儿知道魔族刺杀的手段,以陈海的修为以及陈海对北陵镇的重要性,他无论是在燕台关,还是在战场上最有可能成为魔族刺杀的目标,特别是战场之上,宁蝉儿对陈海更是寸步不离,希望真有魔族强者潜伏行刺,她能替陈海挡住一击。
  只是这一切,都还停留在猜测上。
  陈海也不可能提前去渡劫,以验证劫雷将自动激活众生愿力的推测。
  塔山防线崩溃后,姬江野派桓温过来邀请北陵镇一起西撤,姜晋当时是主张撤入与三宗一起撤入横断山脉,但陈海却决意将自己的性命押上去,为西北域三十亿凡民生死存亡放手一搏。
  而陈海也必须放手一搏。
  塔山崩溃,三宗在魔獐岭的守军士气就濒临崩溃,绝对不可能为三宗的西逃争取到一年时间;在魔族如此近身的逼迫下,北陵镇在魔獐岭西麓的数百万军民,也根本就没有可能撤出去多少。
  所谓随三宗将有生力量撤到横断山脉组织防御的设想,太过一厢情愿,与其自欺欺人的逃走,陈海此时更愿意放手一搏,即便赌输了,也能重创魔獐岭北面的魔族,为三宗的西撤多争取一些时间。
  这也是他与北陵镇的真正使命所在。
  当然,为了安抚姜晋,让姜晋压制姜氏子弟不躁动,陈海同意在他战死之后,由姜晋与周晚晴等人护送太虚龙魂鼎、玉虚琉璃灯等重宝撤往扶桑海。
  这样的条件下,姜晋也不得不同意跟着陈海放手一搏。
  决死一战的前半段,陈海拼尽一切力量,种种战术动作、手段,所有的目的就是要尽可能将更多的魔兵魔将、更密集的压缩到中路;这也令杀得精疲力歇、伤亡惨重的北陵镇兵处于随时会崩溃的边缘。
  姜晋数千年的修行,道心也是坚如磐石,但在第一道劫雷轰下,看到陈海体内透出金紫气芒挡住劫雷之时,他的心脏紧张得都差点要爆掉。
  当陈海将闫莨老魔所身化的血肉巨兽拖入雷劫,看到紫色劫雷瞬时转变为金紫色劫雷,劫雷之威暴增二三十倍之时,姜晋不知道陈海最终能不能借众生愿力扛住劫雷活下来,但他知道北陵镇终于看到陈海拿命拼出来的一线胜机!
  闫莨乃天呈山四大魔殿之首,不惜自损百年修为,用万魔聚阵秘术,吸附万千魔兵魔将的尸骸神魂身化血肉巨兽,将战力临时提升到天魔上三境,要是这时候的闫莨老魔,竟然都被陈海拼死掉,对魔族的士气打击有多大,实在不难想象。
  而北陵镇将卒本来就抱着决死之心而来,陈海倘若战死,只能将他们的斗志、战意彻彻底底的激发出来。
  姜晋都活了这一把年纪,这些年一直都在安排身后事,他不是畏死,只是不想在没有多大胜机的时间去送死,不想死得没有价值,不想他死后姜氏沦陷、破落,但真正看到一线生机,他不是不能拼命。
  “向北而死!”姜晋身在左翼,发出令左翼全军突进的怒吼之后,袍袖怒张,十二柄苍劫灵剑从中激|射而出,首尾相接,仿佛剑之蛟龙一般,往阵前倒卷而去,这一刻才将他身为玉皇峰宗主的实力真正的发挥出来……
  劫雷威力骤然提高二三十倍,闫莨大魔君身化的血肉巨兽不是不能承受,第一道紫金雷霆也只能在血肉巨兽的身上轰出一道一米多厚、焦糊的肉坑而已,这样的伤势远谈不上致命,但劫雷轰劈的速度太快、太间不容发了。
  眨眼间,闫莨就生生受到三十多道紫金雷霆的轰劈,令他退无可退、逃无可逃,甚至都没有办法腾出手来,将近在咫尺的陈海先给灭了。
  而这一刻陈海身上紫金气芒大作,差不多也瞬时抵挡住三十多道紫金雷霆,但紫金气芒却丝毫没有稍些的黯淡,甚至天地间传响龙吟虎啸之音,隐隐震动起来。
  陈海这时候是泪流满面,他知道这是天道在震鸣,是苍生意志在震鸣,是绝死之境那不灭的生机在震鸣。
  “渡劫!”
  陈海虽然借众生愿力扛住一道道紫金雷霆,情形甚至比闫莨老魔稍好一些,但想移动也很艰难,但不妨碍他传音出去。
  苍遗、谢觉源、苗凤山、以及墨翟、姜沛对望一眼,下一刻也施展真意境界圆满的最强一式以证大道。
  他们没有参悟天道,都无法凝聚众生愿力,更不要说奢望借众生愿力渡劫,他们在理论上,也是极难借杀伐兵气渡劫的。
  毕竟万千将卒,在煌煌大道天威之前,有几人能保持胸臆间的斗志不崩灭?
  然而事事没有绝对,陈海引发雷劫,北陵镇上百万的将卒,在煌煌大道天威之前,心志非但没有受到丝毫的压制,胸臆间的战意、杀伐意志,反倒比任何一刻都要旺盛。
  这一刻,在桃源江畔,形成一个流阳宗上古大能都无法想象的极端渡劫环境,就是杀伐兵气与煌煌大道天威并存。
  苍遗、谢觉源、苗凤山、墨翟、姜沛五个都已经触碰到大道本源,他们不能借用众生愿力渡劫,但借助杀伐兵气,在不额外提升劫雷的威力前提下,却能使他们实际生扛劫雷的实力提升两三倍——要是这样,他们都渡不过大道雷劫,他们再做其他的准备,也不会有渡劫成功的希望。
  苍遗、谢觉源、苗凤山、墨翟、姜沛自然不会躲到己方阵中引发大道雷劫,而是纷纷从两翼杀入前阵,引发雷劫。
  这一刻,要是有魔君或者魔侯级的存在,强行对他们进攻,气机感应之下,大道雷劫的威力将骤然提升一倍甚至数倍,他们多半难以幸免,但陈海在比重锋箭雨还密集的劫雷中竟然能移动,竟能将闫莨大魔君拖入雷劫,其他魔君、魔侯压根都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看到苍遗、谢觉源、苗凤山、墨翟、姜沛五个纷纷杀到前阵来引发雷劫,它们除了仓惶避退,还能干什么?
  双方在接战的锋线上,兵力实在是太密集了。
  陈海不引发雷劫拼命,闫莨老魔率魔兵魔将再往进逼二三百步,北陵镇兵就有可能因为阵型太密集,太拥挤,没有一丝调整的空间跟余地而崩溃掉。
  魔族这一刻的情况,跟北陵镇兵的情形相似,在北面聚集的魔兵魔将,阵形也实在太密集了。
  这时候北陵镇兵成数股,绕过引发大道雷劫的陈海往前杀出时,己方阵型拉开空隙,而将中路魔兵的阵型压得更密不透风。
  苍遗、谢觉源、苗凤山、墨翟、姜沛进入前阵引发雷劫,令前阵的魔君、魔侯往后惊惶避退,普通魔兵魔将在雷劫所带来的大道天威的压制下,士气处于崩溃的边缘,魔兵阵列里就难以遏制的引起仿佛湍流般的混乱……
  **************************
  这一刻,崇岳城议事大殿里,盯着流云照影镜的姬江野泪流满面,激动得手足都颤抖起来,他没有想到陈海竟然用这种方式,硬生生的为北陵镇、为整个西北域抓住一线胜机。
  陈海能不能最终扛过九重雷劫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姬江野从流云照影镜里清楚的看到在第一重劫雷劈完之后,闫莨虽然没有死,甚至还有余力在十分之一瞬的短时间内,以快得超乎想象的速度,朝陈海的面门轰出一拳,但由陈海身后如影随形的那头魅魔舍命挡下这一掌,陈海又毫不犹豫的引发第二重劫雷。
  九重劫雷,一重强过一重,这闫莨即便能扛过第二重劫雷,也没有用了。
  北陵镇已经组织千余剑修,合成十柄紫色诛神剑阵,只等第二重劫雷劈完,就将可能残剩一命的闫莨绞成粉碎——没有其他的魔君闯进北陵镇军的战阵相救,闫莨唯一的机会,大概是趁第二重劫雷劈完时,跟陈海同归于尽吧。
  只是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甚至在中路战场上,魔兵聚集的兵力要比北陵镇的残兵高过近一倍,也不再重要。
  差不多有二百二三十万魔兵都聚集到中路,原以为闫莨魔君与十一名魔君、成百上千的魔将魔侯联手冲峰,必然能将北陵镇的前锋线在眨眼打崩溃后,所以后阵魔兵压根就没有稍作停留的意图,就一骨脑的往前冲。
  这时候魔族的前锋线不仅没有更往前展开,甚至还被拼死决杀的北陵镇杀得士气崩溃、不断往后倒退,魔族的前锋线已经出现湍流般的混乱,混乱下一刻必然会往纵深传导,集结魔族绝大部分兵力的中路魔兵崩溃,并不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虽然桃源江中游战场之上的魔族强者,数量要远多于北陵镇,但在战场之上,个体的强者并不代表绝对的实力,一头刚刚踏入天魔境的魔君,就能抵挡住千余辟灵境剑修的怒斩?
  要知道辟灵境剑修再弱,就算没有诛神剑阵等,千余人集结到一起眨眼间斩剑四五千次,在十里方圆内也有崩山裂地之威。
  而魔兵阵形乱象既起,魔兵魔将没有斗志,重型天机战车的威力也将发挥到极致。
  在没有有效的防御跟压制手段之前,一百辆重型天机战车,装载一百具六膛重装膛,每一息能怒射六千箭,在两千步方圆内,相当于千名辟灵境剑修聚集……
  “出战吧!”桓氏老祖桓荣霍然立起。
  这时候元周在燕台关,已经率部乘六艘浮空战舰北上了。
  元周所率一万五千修为在辟灵境以上的精锐,相距桃源江中游战场仅五百里,浮空战舰的速度又是绝快,大约在半个时辰后就能进入战场。
  魔獐岭中北麓、东麓的兵马,相距桃源江中游战场,最少还有一千七八百里,远者更在四千里左右,中间还有两百万魔兵据塞坚守,他们没有办法率大军杀过去,但他们十数真君率领百余道胎境强者,以最快的速度飞过去,也只需要一个时辰。
  不用桓荣说,大家心里都清楚,将腾溪岭北面聚集的三百万魔兵魔将,尽可能多的歼灭掉,意义是何等的重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