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 劫


小说:踏天无痕  作者:更俗
  天雷煌煌,万众辟易。
  此时不过方圆数十里的战场之上,六团劫云接连在一起,声势更加骇人。可以说,这种场面哪怕在流阳宫最为强盛的时候,也不曾出现过六人同时渡劫的盛况,何况还是在数百万兵马生死搏杀的血腥战场之上!
  魔族对前锋线的溃败毫无防备,甚至压根就没有想过这种可能会发生!
  闫莨不惜自损百年修为,以万魔聚阵秘法吸附万千魔兵躯体、神魂化为血肉巨兽,与十樽魔君级的存在,与成百上千的魔将魔侯组成的前锋线,在持续血战四个多时辰、伤亡近半的北陵镇兵面前,怎么可能会不胜而败?
  魔族对前锋线的溃败毫无防备,集结二百多万魔兵的中路魔族战阵,太过密集,一队队魔兵之间没有留出多少空间,在此之前都拼了命往前冲,想着像潮水一般将人族吞没掉,一旦前锋线三四十万的魔兵,猝然间由进转退,像黑色洪潮般往后扑来,后面的战阵,顿时就从密集变得拥挤,混乱就像涟漪一般,迅速往后传递,自相践踏起来。
  般度、屠乌等魔君自然不会被卷入混乱之中,但它们飞入云端,看到这一幕心透凉透凉,由在上百万的北陵镇精锐,还要疯狂的从前往后疯狂的进攻,除非他们有能力将北陵镇的攻势遏制下来,要不然它们没有能力令两百多万魔兵魔将从自相践踏的混乱中摆脱出来。
  它们又有什么能力,将上百万杀红眼、在煌煌大道天威面前战意依旧澎湃的北陵镇兵拦截下来。
  眼见着陈海引发的第二重雷劫已经开始,而闫莨大魔君被拖入第二重雷劫不多,外围还有上千人族剑修严阵以待,纵然闫莨大魔君能扛过第二重雷劫,第二重雷劫一停,也将在劫难逃了。
  般度、屠乌它们这一刻已经清楚,桃源江的战事,他们已经一败涂地了。
  它们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魔君,此时也保能再在乱军之中,竭力纠集各自的扈从精锐避免被乱军冲散,一点点往向东边杀去。
  这些魔君当然可以纵身飞腾而逃,但它们并不甘心败得这么惨,败得这么彻底,在桃源江以东,四大魔殿还有两百万精锐,只要能稳住阵脚,等黑炎大魔尊率东线主力西进后,他们不是没有翻本的机会,但首先还是要尽量带着多的精英魔兵魔将逃出去。
  只是罗刹魔族的魔躯都极为笨重,魔将一级的魔物倘若不能化形,又没有天生巨翼或驾雾腾云的天赋神通,则不能飞行,就不要说更低一级的魔校、魔卫了。
  要将更多的精英魔兵魔将带出去,诸多魔君也只能尝试从地面乱军阵中往东|突围。
  这一刻,元周已经率部乘浮空飞舰拖着长长的焰尾,最快的速度往北面桃源江的战场赶过来。
  元周心里清楚,这一战过后,无论陈海的结果如何,无论陈海能不能渡过大道雷劫,西北域及三宗所面临的局面,就要比之前从容多了。
  当然,这个时候,要能更多的剿杀魔族精锐,甚至能将魔侯、魔君级的存在多斩杀一些,对后续从魔獐岭将天呈山魔族彻底驱逐出去,将变得更有利。
  而一旦北面的威胁解决掉,西北域不需要腹背受敌,倘若能说服北廷兵马及时撤入西北域,他们未必没有一线机会守住西北域!
  姬江野、桓荣等人,自然也是瞬时就看明白这一切,当下丝毫不做耽搁,便传令诸镇关塞的守将,严守大阵关防,他们在崇岳城的十数真君,当下就带着手下最精锐的道丹、道胎一级的扈从,六百多人,化作诸色光华,往北面遁去。
  吴澄思、吴云湖在西桥塞,一度近乎崩溃绝望,几乎都要率精英弟子弃西桥塞而逃,没有想到桃源江中游战场竟然会出现这样的转机。
  悲喜切换,吴澄思、吴云湖道心荡,待元周传令过来,才醒悟过来要率兵出西桥塞,直接北上,拦截魔族溃兵。
  桃源江中游战场,在西桥塞的西北方向,相距三百里,但厉牙镇三十万精锐直接往北奔袭,绕过此时不到五万魔兵驻守的神女峰魔寨,只需要奔行二百里,就能拦截住魔族往东奔逃的溃兵!
  元周将率部乘六艘浮空战舰,先进入这个区域拦截魔族溃兵,但后续需要厉牙镇三十万精锐及时赶过去,跟他们会合,才有可能建立一座拦截魔兵溃潮的大坝!
  此时,无尽的劫雷像撕裂天地轰劈下来。
  陈海此时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团紫金色的太阳,在半空中熊熊燃烧,那紫金色气芒,实是众生愿力受劫雷道力感应后自动生成的护身罡元。
  落雷纵然是密集无比,但是此刻陈海所能凝聚的众生愿力比刚才一刻变得更强,还没有更弱。
  数百万精锐将卒,这一刻人心沸腾。
  只是修行之人心里有为己救长生的执念,心志又相当的坚定,通常情况下是无法提供众生愿力的,然而他们一旦心境赤诚的感念某人,所能提供的众念力,却不知比凡民强出多少倍。
  众生愿力,无穷无尽,除非劫雷的强度能一举突破极限,将众生愿力所化的护身罡元一下子击穿,要不然陈海就不需要担心会有生命之忧。
  然而被陈海拖入雷劫之中的闫莨大魔君,就没有这么好命了。
  纵然他是天魔中三境的存在,纵然他在之前施展万魔聚阵秘术,身化的血肉巨兽有着天魔上三境的实力,但第二重劫雷强出数筹不说,密集程度比刚才更有胜之,在无尽劫雷之中,闫莨除了被动的调动一切力量去抵挡劫雷的轰劈,完全不能去做多余的事情,哪怕陈海距离它只有咫尺,它也没有办法将第二拳轰出去。
  万千魔兵魔将所化的血肉魔身,仿佛血肉铠甲将闫莨的本体护住,但最外层的护身血煞都没有扛过第一重劫雷就被彻底破了,这时候血肉魔身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一道道劫雷轰碎、轰飞、轰灭……
  陈海位于众生愿力所化的紫金气芒之中,却没有丝毫的欣喜,看着远处被翼魔赤军从半空抱住的宁蝉儿,直觉心都快要被撕裂开,他身在众生愿力所化的紫色气芒之中,已经感受不到宁蝉儿体内还有半分的生机残存。
  第一重劫雷停息之时,闫莨虽然受到重创,但还有余力出手,当时它也是拼却全力,向陈海轰出一拳,希望抢在第二重劫雷开始之前,将陈海灭杀,那样的话,大道雷劫将失去感应而停息,它未必没有活命的机会。
  当时陈海想要以更快的速度引发第二重劫雷,同时闫莨出手之时,一道黑煞玄光先往陈海眉心冲击过来,令陈海心神一恍,手下慢了一瞬——而劫雷一息,失去感应,众生愿力所化的紫金气芒就不复存在,却是宁婵儿飘身而上,硬生生地替陈海受了这一拳。
  宁婵儿虽然也早就踏入道胎境,虽然祭炼束越魔君九阴邪刃多年,令她的实力更为诡谲,更令人捉磨不透,但她面对的却是天魔中三境的存在。
  即便闫莨大魔君受第一重劫雷轰击后仓促出手,都未必能发挥平常两成的实力,但却不是宁婵儿能够抵御的,当场就被轰出百余丈。
  只是即便翼魔赤军及时将宁婵儿接住,但宁婵儿受这一切,不仅全身筋骨俱碎、魅魔之躯残破,魔躯之内那仿佛纯真少女的道胎,也没有一线机会逃出,这时候从残破的魔躯里暴露出来,布满蛛网状的痕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明灭的灵芒,幻灭于空气之中。
  第二重劫雷说是劈下四五千道,数量之多、之密集,令渡过劫的姜晋、周晚晴等人都瞪目结舌,但实际就持续了半盏茶的时间。
  在劫雷感应区之外,十把巨大的诛神紫剑闪着幽幽的紫色光华,当空悬着,早就在第一重劫雷时,等待着劫雷的结束,只可惜第一重劫雷平息,闫莨大魔君的出手速度太快,保存的实力还是太强,他们都没有机会出手,陈海就被迫以最快的速度引发第二重劫雷。
  在闫莨大魔君的惨嚎嘶吼声中,第二重劫雷终于结束了,但苍穹之上的红彤劫云依旧聚集着,随时会降下第三、第四重的雷劫,一直到陈海扛过九重劫雷,完全渡过雷劫之后,才会消失。
  当然,陈海不主动去引发第三重雷劫,在理论上他还能获得片晌的喘息机会。
  陈海还是安然无然,但闫莨大魔君身上的由万魔聚阵秘术所构成的血肉铠甲已经完全被轰灭、消失,露出了焦黑的本体,半跪在地上。
  闫莨的魔瞳虽然还是血芒毕现,但陈海实力完全没有消耗,十组剑修经过更充分的准备,十把诛神紫剑在闫莨大魔君作出反应之前,就呼啸斩落下来,将闫莨三十多米高的狰狞魔躯,斩成一团肉泥,在劫雷中受创严重的魔元胎,也是毫无还手之力,被斩落灰飞烟灭。
  “给我!”陈海来不及感慨闫莨老魔的灰飞烟灭,朝赤军怒吼,将他将宁婵儿的身骸送过来。
  宁婵儿的这具魔身已经坏得不能再坏,道胎仿佛随时会彻底湮灭,唯有一丝微弱残魂存在,还能令陈海感受到宁婵儿尚存的气息。
  陈海直想放声大哭一场,他这辈子亏欠宁婵儿实在是太多、太多。
  就在此时,劫雷再度轰劈下来。
  闫莨大魔君已经灰飞烟灭,第三重劫雷的威势顿时就减灭许多,仅仅比第一重的第一道劫雷强出五成而已。
  众生愿力自劫化为紫金气芒护体。
  陈海只是呆呆地盯着宁婵儿残破的脸庞,想着他这半世来跟宁婵儿的恩爱纠缠,不知何时,这“妖女”与董宁一样,在他心里已经是情根深种,早已经彻底替代掉前世周倩所残存于他心间的情愫。
  只是这一刻,老天要他亲眼看着宁婵儿的魂飞魄灭,这是待他何等的残忍!
  陈海跌坐在地,不去管劫雷无尽轰劈下来,也不去管左耳、姜晋、周晚晴、雷阳子、余苍等人率北陵镇兵如狂龙卷起,斩杀溃魔,不去管苍遗、谢觉源、苗凤山、墨翟、姜沛也各自在战场上渡劫,不去管元周、姬江野、吴澄思率部正飞速驰援过来,想要斩灭更多的溃魔,陈海只想着静静的陪伴宁婵儿短暂而绚烂此生的最后一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劫雷还在滚滚落下,陈海发现宁婵儿似少女一般的元胎,崩解得都近乎透明,崩解得已经不要说维持道胎的形态,连元神都算不上,就剩最后一道神魂虚影,仿佛一口气就能吹灭,但就在这一刻,宁婵儿的元胎崩解过来停了下来。
  宁婵儿的元胎非但不再崩解,陈海还能感觉到有一缕微弱的生机,在宁婵儿神魂深处萌生!
  怎么回事?
  陈海经历大悲又历大喜,心智也是混乱一片。
  “痴儿、痴儿!大道雷劫对渡劫者是一种考验,又何尝不是一种馈赠?”左耳这时候退回来,代陈海居中协调北陵镇兵已经扩散百里方圆的战场上的进退攻伐,看到这一幕自然瞬时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劫雷凝聚大道本源的力量,跟众生愿力一样,都是比天地间的灵气、元煞,更高层次的力量,是星衡域此界无人无魔能驾驭的力量,因此哪怕是凝聚少许,劫雷的威力就非同小可,证道人稍有不慎,就会被轰得灰飞烟灭,但要是扛过雷劫,就会有一部分随劫雷带出来的大道本源力量,转化为最精纯的生命纯阳精元,洗炼渡劫者的神魂、肉身……
  这生命纯阳精元,说玄也不玄,男女交|媾,受孕的那一瞬时,天地所赋之纯阳,便是生命纯阳精元。
  只是证道者成功渡劫,大道本源力量所转化的生命纯阳精元,要比先天受孕所得的生命纯阳精元磅礴得多——这也是踏入天位者,寿元能一下子增加到三千年,肉身及神魂比以往倍加强大的关键。
  而且渡劫前所悟、所证之道越强,引发的劫雷越强,所凝聚的大道本源力量越强,而能转化的生命纯阳精元越磅礴——陈海本身所能引发的劫雷就极强,又将闫莨大魔君拖入雷劫之中,使得第一、第二重雷劫更是强到逆天,所能转化生命纯阳精元磅礴到难以想象。
  不过,陈海是关心则乱,没有想到这一节,刚才只是被动的接受生命纯阳精元的洗炼;而左耳他们没有想到陈海渡劫,大道本源力量所转换的生命纯阳精元竟然能为他人所用……
  得左耳提醒,陈海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生命纯阳精元依旧是超越星衡域玄修掌握的一种更高层次的力量,陈海恨不能将这次渡劫所得的全部生命纯阳精元都给宁婵儿,只望保住她一命,但他却没有办法分更多的生命纯阳精元给宁婵儿更多。
  “宁婵儿生命无忧,而此番大机缘将使她以后无需渡劫就能踏入天位境,你且安心收获你的这番机缘吧!”见陈海焦急想给宁婵儿更多,左耳又传音提醒他道。
  宁婵儿的元胎没有彻底崩溃就重新燃起生机,说明她的神魂本源没有伤到根本,而从大道本源滋生的生命纯阳精元,强大到难以想象,这种情形下保住宁婵儿的性命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最终宁婵儿能从中得到多大机缘,左耳此时也看不出来,毕竟他对生命纯阳精元的理解也很有限,不知道宁婵儿最终能分得多少。
  不过,宁婵儿有一项机缘,是其他人怎么羡慕而得不到的,那就是宁婵儿眼前这种情况,也算是渡过劫了,修行的潜力、实力提升的空间以及寿元都打破了道胎境的极限。
  常言证道而应劫,但修行之事,千变万化。
  宁婵儿修行没有到道胎境圆满,没有到证道的层次,但她的神魂根本得到大道本源力量所化的生命纯阳精元洗炼,就算是已经渡过劫。
  不过,宁婵儿此时到底算踏入天位,还是不算踏入天位,左耳也无法说清楚,不过绝对不是坏事就是了——流阳宫历史上也出现过这么一位渡劫者,可能在天位一重之时,要弥补一下短板,但最终的成就,却是不比其他天位真君稍弱就是了。
  听左耳所言,陈海安下心来,暂时也没有办法静心潜修,将神识散发出去,感知苍遗、苗凤山、墨翟、谢觉源、姜沛五个所引发的劫雷已经停息,这时候就直接在战场之上入寂潜修,感受生命纯阳精元洗炼道胎、肉身百骸的过程,身边都有充足的将卒守护;而此时的追溃战已经扩大到两百里方圆,北陵镇兵分成两大部,分别在姜晋、余苍以及周晚晴、雷阳子的统领下,一部往北追杀溃魔,一部往东追杀溃魔;而元周已经率一万余精锐在东面两百里外的白熊岭,简单的建立一道拦截溃魔的防线,将成千上万的溃魔拦在白熊岭以西。
  另外,厉牙镇兵也已经毫无保留的杀出,只留少许兵马驻守营城,其他三十多万精锐,分成两股,一股十万人马左右,已经逼迫到神女峰魔寨近前,正准备强攻守兵不足五万的神女峰魔寨,另一股近二十万,绕过神女峰,往更北面的白熊岭驰骋而去,应该是赶过去跟元周会合,以便能将更多的溃魔拦截在白熊岭以西进行剿灭。
  而姬江野、桓荣等真君,也进入白熊岭东面的荒原,在那里截杀越过白熊岭意欲继续东逃的魔族强者……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