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秘议


小说:踏天无痕  作者:更俗
  从建兴三十一年魔劫之后,崇国举步维艰,一度几乎陷入全面崩溃的地步。
  在太上天尊秦世民出关,以玄元上殿内门弟子为骨干,从诸郡抽调精锐战力组玄元天军之后,这一境况才有好转。
  三宗在魔獐岭防线也苦苦支撑了八年,上千万精锐将卒殒落,使得屏马山防线上的后备兵马人数虽多,但基层武官、精锐战将已经是严重溃乏。
  在这种情况下,塔山防线的崩溃,对三宗将卒的士气打击是毁灭性的,姬江野、元周、桓荣等一干站在芸芸众生之上的天位真君们,已经绝望,只巴望魔獐岭防线还能支撑一线,以便他们能将一部分有生力量、火种,转移到横断山脉去。
  其实他们心里对魔獐岭能守住一年,是不抱太多希望的。
  人心不用,士气不在,就算三宗在魔獐岭还有二百万精锐未损,又能如何?
  谁想到陈海率北陵镇兵所有能战之精壮,有如钢铁洪流一般,将三百万魔族精锐杀得落花流水?
  姬江野、桓荣在白熊岭与元周、吴澄恩会合,除了坚守白熊岭的大小隘道,又不断通过浮空战舰,从中北麓运送精锐过来增援,一方面将大量的溃魔挡在白熊岭以西,一方面拦截东翼的魔兵试图过来救援。
  北陵镇兵,除一部精锐在姜晋、余苍的统领下,在白熊岭以西的战场上迂回穿插、扫荡溃魔外,另一部精锐在渡过雷劫的陈海亲领,以最快的一路北上,越过北陵城、越过新雁城、越过黑岩城,直抵天罗谷南翼一座叫斩仙峰的魔寨,在斩灭数千魔族守兵、拿下斩仙峰之后,才停下步伐,使兵马沿天罗谷南翼布开,一方面拦截溃魔,一方面也做出狙击白熊岭以东两百万精锐魔兵的势力。
  而在白熊岭以西溃魔差不多荡平之后,除了将一部分伤卒,就近送回腾溪岭,姜晋、余苍也率部北上,跟陈海会合。
  四月二十一日,白熊岭以西的战场,差不多彻底平息下来,姬江野苦战三天三夜,杀得浑身被鲜血浸染,护身灵甲、法袍,则早就在与屠乌等魔的搏杀毁掉。
  当然,姬江野在阵前斩两樽魔君,也是大显神威。
  白熊岭以东的魔兵,到底是没敢全军杀出,看到西翼败局已经,之前变散于两千里防线上的两百万魔兵,开始往海阳城聚集。
  姬江野使吴澄思率厉牙镇兵守白熊岭,使桓荣率崇岳城增援过来的兵马,协助厉牙镇,贴近盯住往海阳城聚集的魔兵,他与元周、吴云湖二人,乘蹈虚凌云舰,赶到天罗谷南侧的斩仙峰去见陈海。
  除了一些重伤重残将卒撤入腾溪岭外,北陵镇所剩的精锐,都在斩仙峰以西四五百里纵深,此时还有溃魔往这边逃来,在天罗谷的南翼,还不时爆发一些零星的战斗。
  蹈虚凌云舰抵近斩仙峰之前,姬江野没有直接闯进云,而是先派一名弟子前去通禀,他们停在斩仙峰三十里外的高空中,看着斩仙峰前后都是席地或坐或卧的伤卒、疲卒。
  姬江野慨叹了一声,与元周、吴云湖以及其他随行的弟子说道:“北陵镇兵这一个个将卒单独拎出来,实力都是要稍逊于我西北域弟子的,但陈海将他们凝聚在一起,却又是一支无敌之师。只可惜,这一战伤亡实在是太过惨烈了。”
  场中所有人都默然。
  伤亡大体已经估算出来,北陵镇此时所剩余的兵马也就一百万左右,而在陈海在进行最后一战的军事动员之前,可是率领二百三四十万的人马杀出腾溪岭啊。
  然而也恰是如此,元周、吴云湖更能理解姬江野为何说眼前的北陵镇兵,已成无敌之精锐。
  一般在战阵之上,兵员损耗到三成之后,依旧能保持一定战斗力的部队已经可以绝对称得上精锐战力、虎狼之师。
  然而在陈海引发雷劫,又将闫莨大魔君拖入雷劫之时,北陵镇当时的伤亡就已经将近一半,在那种情况之下,北陵镇竟然没有崩溃,竟然在闫莨大魔君被陈海拖入雷劫之后,竟然迅速打出上百万人的大反攻,最终将魔兵一举击溃,如此强悍的战争意志,普天之下,有几支强军拥有?
  经过此战之后,北陵镇兵马规模虽然再度被压缩到一百万以下,姜氏北迁所带来的军事潜力也消耗一尽,但北陵镇只要稍加休息,便可以说已经跻身天下最强战兵之列,麾下皆是百战悍卒、百战悍将。
  三宗跟魔族一直都有交锋,姬江野他们心里清楚,同样修为境界的将领,敢不敢战、会不会战,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这些也还罢了,陈海临阵渡劫,而北陵镇同时有五名道胎圆满境强者竟然在战场之上一起渡劫,竟然还都成功了!
  不要说西北域三宗,不要说大崇帝国有史一万年以来了,便是再往前推,流阳宫统治海东大陆十数万年,也绝没有出现在这样的奇迹。
  倘若将周晚晴计算在内,北陵镇正式拥有十一名天位真君了,而玄皇殿也才不过十位天位真君。
  这也就意味着,北陵镇如今已经正式成为西北域能与万仙山、元阳宗、玄皇殿分庭抗礼的势力了。
  若要硬要说有所缺憾的话,那也只能是北陵镇所掌控的区域太小,没有足够的凡民百姓作为补充……
  派去见陈海的弟子一时没有归来,吴云湖沉吟片晌,脸色凝重的问姬江野:“此战过后,魔獐岭前虽然还剩下两百万罗刹魔兵,但合三宗与北陵镇精锐之力,已不难解决,只是解决这两百万魔兵之后,三宗何去何从?”
  当初盗胎案爆发之后,吴氏为求自保,被弃脱离万仙山,退到蒙城山自保,而吴氏一族在蒙城山之外的势力,都被其他大姓瓜分掉。
  吴氏一度想投靠烈王秦冉,重新奠定基业,谁想魔劫汹汹而至,塔山防线崩溃,也就意味着东线战场随时都会彻底的糜烂掉。
  这时候,吴云湖也没有想太多,就指望能三宗一同退往横断山脉,或能残喘延息。
  北陵镇的爆发,是谁都没有能预想得到的事情,而只要他们接下来,能与北陵镇合兵,一起将白熊岭以东的两百万魔族解决掉,那魔獐岭以北,也就是西北域的北线,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无惧魔族的威胁,那形势跟这一战之前,又完全不一样了?
  这时候三宗是不是还要继续选择抛弃亿万凡民西撤?
  姬江野袖着手说道:
  “塔山防线已经崩溃,七八百万魔兵魔将仿佛洪潮往,越过塔山南下,不时就将与困守大燕山的四百万精锐魔兵最终会合到一起,东线战场除在能出一个陈海,不然已不可能逆转。太上帝君率四百万人族精锐,深入大燕山,想撤也行速缓慢,何况数千年不曾现世的黑炎大魔君,又哪里会让他如意?或许最终能逃三五十万精锐出来,与留守雍京以及烈王秦冉所率的征魔大军南路主力成功会合,已经是最乐观的局面。我之前想着,东线崩溃,西线独木难支,迁入横断山乃我们迫不得已的选择,但倘若真能将白熊岭以东的魔兵都顺利解决掉,三宗不是没有其他选择……”
  吴澄思点了点头,说道:“吴氏虽然犯过大错,一度无脸去见故人,但魔劫未消,吴氏一切唯三宗、唯万仙山马首是瞻。”
  姬江野看了元周一眼,点点头,算是默认吴族重归万仙山、重归三宗——倘若三宗真要留下来,那面对东线随时会汹涌杀来的魔兵,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才是正途。
  而且更关键的一点,他们要先确认陈海及北陵镇兵的动向。
  北陵镇这一战打得非常的惨烈,伤亡也非常的惨烈,但在解除白熊岭以西溃魔之后,北陵镇所剩百万精锐没有休整,一路以最快的速度北进,然而在天罗谷以南摆开拦截之势。
  虽然双方仓促间都没有交流,但很显然陈海是要跟三宗配合全歼白熊岭以东二百万魔兵的。
  “桓温见过掌教真人!”桓温这时候都没有来得及将一身浴血染透的战袍,飞出斩仙峰来见姬江野。
  看到成韵,姬江野心猛然一沉。
  他在白熊岭与诸魔厮杀,整个战场气息混乱一片,他也根本顾及不到成韵身在何处,安不安全,此时看到桓温独自出斩仙峰迎来,姬江野心头仿佛被狠狠扎了一下,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道心失守,要从云头载落下去。
  元周、吴云湖对望一眼,北陵镇伤亡逾半,精英战将的损伤也极其惨淡,姬成韵要是不幸战亡,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成韵师姐性命无碍,只是伤势颇重,其他真君都腾不出手,陈海亲自出手给成韵师姐疗伤,不能出来迎接掌教、元真人、吴真人!”桓温说道。
  姬江野恨不得踹大喘气的恒温一脚,但想到北陵镇将领伤亡如此惨烈,也没有多言语什么,着桓温在前面带路,他们往斩仙峰南坡的主寨飞去。
  这时候姬江野先由桓温陪同,前往一栋独宅去见伤势极重、左臂被斩断的女儿,但姬成韵好在性命无碍,此时用过灵药正入寂潜修疗伤——战前随桓温、姬成韵投北陵镇的百余弟子,此时剩不到五十人还活着,他们战后便在这里休整。
  这些人算是与桓温、成韵他们一起,替三宗争回了一点颜面,姬江野看到他们也是心感惭愧。
  姬江野也不能在女儿身上花太多的心思,匆匆看了两眼,就又与桓温赶到正殿见陈海。
  陈海渡过雷劫后,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好生静修,还要承担指挥、调度全军的重担起来,此时的他,目若朗星,看上去还是相当的疲惫,完全是一副精神念力过度透支的样子,但气息与这山这岭相融,与其忽远忽近、忽强忽弱之感,要不是走进大殿看到,姬江野都无法准备把握陈海在大殿内的具体方位。
  姬江野与元周对望一眼,看得出元周跟他的感受是一样的,暗感并不能简单以境界评判陈海此时的实力,心想陈海在战后好好参悟吸引渡劫及此战的诸多所得,战力之强或许能堪比天位下三境巅峰、距离他与元周也就差一两步之遥了吧?
  “北陵镇在天罗谷以南,摆开阵势,是要彻底将南面所剩二百万魔兵歼灭了?”姬江野坐下后,开门见山的问道。
  “天呈山在魔獐岭与天罗谷之间的二百万魔兵,无险可守、进退失据,此时不歼灭之,更侍何时?”陈海对一目了然的事情不愿意多费口舌,说道,“北陵镇伤亡过度惨烈,但不管如何,魔族倘若北逃到天罗谷,我们也是不惜一切代价予以狙击,但强攻海阳城一战,主要担子便拜托给三宗了……”
  姬江野拉着元周、吴云湖过来,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如何配合好歼灭白熊岭以东二百万魔兵的问题,说道:“北陵镇兵伤亡如此惨重,还抱着必死的决心北上,在天罗谷一线部署拦截阵势,三宗汗颜——倘若这二百万魔兵不出海阳城,三宗就有足够的时间,从屏马山调兵遣将,将其歼灭,但倘若这二百万魔兵这一两天就出海阳城北逃,北陵镇可有更有把握的战略?”
  三宗在魔獐岭以北有二百万兵马,在南面的屏马山防线的后备兵马,战斗力是要差一些,但兵力则是多达五百万。
  要是二百万魔兵不从海阳城突围,给姬江野充足的时间调兵遣将,他怎么都能将海阳城啃下来——毕竟魔族并不擅于守城,而他们只要围困海阳城两三个月,等海阳城内的杂魔消耗光,魔族连血炼魔阵都摆出来,攻城就更容易。
  不过,要是这二百万魔兵,这时候决意悍然突围,战力还是不容小窥,三宗与北陵镇加起来虽然有三百万兵马,但最终可能还是惨胜。
  现在东线什么崩溃成什么样子,还不清楚,姬江野还是不希望打得太惨烈。
  “天呈山魔族士气被夺,不足为虐,它们倘若敢与海阳城,请三宗与北陵镇南北夹击之,”陈海说道,“而能将这二百万魔兵解决掉,即便后续仍有魔族往天呈山聚集,但三五年内难成大患,到时候我北陵镇镇守天罗谷,三宗无需担心北线会有丝毫的不稳……”
  姬江野点点头,陈海这是在向他及三宗表态,此战过后,北陵镇要独镇北部,当然这也是他与元周、吴云湖过来的初衷,北陵镇守住北线之后,三宗在北线大多数的军事力就能抽出来,压在西北域苍穹之上的魔云,未必就能将曙光完全遮住了!
  “行,我即便回崇岳城安排一切!”姬江野说道,“但愿此战能顺利结束,到时候屏马山以北,都无需三宗忧虑!”
  北陵镇与姜氏还是逆党,雍京形势到底会怎么样,姬江野此时还不能断定,所以他也没有办法邀请陈海回归三宗,更不可能将西北域柱国将军之职直接让给陈海,但此时也没有其他人,有些事还是能私下里说清楚:那就是这战过后,三宗会将屏马山以北的所有土地都让出来。
  以魔獐岭为核心,往东、往西、往南差不多各一万里,才到屏马山防线,往北四千余里,则是天罗谷,这一战要是能顺利歼灭两百万魔兵,短时间内又无惧北面还能形成威胁北陵镇的魔族势力,实际上是相当于北陵镇获得一块纵深两万里左右的广袤地域扎根。
  姬江野、元周、吴云湖离开之后,陈海请桓温先去照看姬成韵,他在墨翟等随同下,往东侧的大营飞去。
  殛天玄雷战舰此时已经整备待发,三千修为在辟灵境以上的精锐,即将在姚文瑾、葛玄乔等人的率领下,穿过天罗谷杀入血云荒地。
  董良亲率的燕州兵马,通过黑山魔渊进入血云荒地,但由于燕州进入血云荒地的出口,位于圆陀山的深山断峡之中,地形极险,摆不开兵马,天机战械也无法发力,被五十万精锐魔兵堵得死死的,强攻了三四天时,都没能将杀出圆陀山。
  不过魔族压根就没有想到它们会在魔獐岭前面败得这么惨,从北陵镇到天罗谷,所有的魔城魔寨都没有太多的兵力相守,天罗谷深处也是如此,而天罗谷的另一侧神殿谷内,更是只有怕被误伤、退过去的姚老根麾下万余魔兵守着往生骨塔。
  有姚老根配合,陈海就想让姚文瑾、葛玄乔率一部精锐杀入血云荒地,然后从后面进攻将燕州兵马困在圆陀山出来的魔兵。
  魔族是清楚知道这一刻有多少燕州兵马正进攻血云荒地的,陈海这一刻都怀疑往海阳城聚集的两百万魔兵,有没有勇气往北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