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5章 从天而降


小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好,我这就去找明皇。”
  陈阳眼中闪过冷芒,然后道:“对了,乔院长,你帮帮忙,帮我找几个人。”
  “谁?”
  乔穆楠问道。
  陈阳道:“从西蒙城来的连斯、阮谢、阮志杰等人。”
  这时,王甫烈走了过来,陈阳接着道:“这是王甫烈,具体的情况,你们二人商议一下,我先走了。”
  说完,陈阳身形一动,往赵府而去。
  他对帝都的情况还是颇为了解,那位赵武将军作为不灭境修者,他自然知道府邸在哪里,也知道赵武好女色的名声,祸害了不少漂亮女子。
  见陈阳离开,乔穆楠深吸了口气,叹道:“明皇这次做了个错误的选择,陈阳不会再放过他的性命了。”
  摇了摇头,乔穆楠不再多想,对王甫烈问道:“对了,陈阳为何带着这些百姓而来?”
  王甫烈把情况给乔穆楠讲了一遍,乔穆楠对陈阳更是敬佩,然后道:“走吧,我们去找连斯等人。”
  当即两人也行动起来。
  ……
  赵府。
  婚典还在继续,礼仪没有结束,突然宴席中,有人低声道:“咦,帝都的守护大阵开启,那龙武船进来了。”
  闻言,众人都不由自主地,朝着南城门看去,只见龙武船进入帝都,直接降落在了南城门。
  因为有房屋阻隔,龙武船降落,接下来的景象,众人却是看不见了。
  虽然众人好奇,但赵武正在举行婚礼,大家也不好离席。
  可大家心里,却充满了疑惑。
  因为刚才大家都听见明皇下令,不开启阵法,不让龙武船进入帝都。
  甚至当发现龙武船上有普通百姓,明皇的态度也十分坚决,认为其中必然有龙武学院的人,不愿开启守护大阵。
  可以说,经过龙武学院之战后,明皇对龙武学院是恨之入骨,只有涉及到龙武学院的事情,都就希望别人死。
  但过了半个时辰,为何最终龙武船还是进了帝都?
  如今虽然明皇不是皇室最强者,但也是实权者之一,排得进前三,他下达的命令,有人居然敢违抗吗?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明皇眼中闪过冷芒,对身旁随从道:“田山,怎么回事,你的命令没下达吗?”
  田山皱了下眉头,面色难看,躬身道;“明皇大人,我的确把你的命令,原原本本的转达给了左诫。可不知为何,他……居然开启了阵法。”
  “左诫这混蛋,居然不听我的命令!”
  明皇面露怒容,对田山道:“你立刻去南城门,把左诫给我带过来,另外龙武船的掌舵人也带来。我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竟敢和我作对!”
  “是。”
  田山领命,转身便欲去执行命令。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了婚礼举行仪式的台上,站在赵武身旁不远,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今天这婚礼,接连出现状况,赵武已经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发,此刻居然还有人敢踏上自己的礼台,他胸中的怒火,立刻就爆发了。
  他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身影,喝道:“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敢来打扰老子……啊!陈阳!”
  当赵武看清楚出现的人是陈阳,他的愤怒变成了意外,瞪大的眼睛中,满是惊惧之色。
  他暗暗庆幸,还好没有立刻出手。
  不然的话,以陈阳的性子,他就算不死,也会被打伤。
  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为何陈阳在帝都之中,之前却没有任何的消息?
  不止是赵武疑惑,整个婚宴上的几千号人,全部都茫然了。
  “居然是陈阳,他为何在这里?”
  “难道,他是在刚才那艘龙武船上,是刚进入帝都的。”
  “肯定是这样。”
  “他到这里来是干什么?”
  众人低声议论,对于陈阳的出现感到十分好奇。
  紧接着,众人想通了,不由自主地朝着明皇看去,皆是心惊肉跳。
  明皇下令封锁帝都,不开启大阵,陈阳险些就没能进来,他此刻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已是十分明了。
  “竟……竟然是他,赵武不是说,他已经死在西蒙城了吗?”
  明皇身体一颤,心彻底地悬起来,只觉口干舌燥,一双眼眸中满是畏惧之色,对陈阳害怕到了极点。
  不过,此刻众人都以为,陈阳是为明皇而来。
  但却有几个人,以为是冲着他们来的。
  这几个人,正是连斯、阮谢、阮志杰等人。
  他们都以为陈阳死了,却没想到,陈阳此刻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难道陈阳面对妖族大军,也战胜了吗?
  这简直不可思议啊。
  “快……快躲起来。”
  连斯赶紧移动脚步,躲到了人群的后方,但又不敢离开会场,那样动静太大,很可能引起陈阳的注意。
  不过好在赵武邀请的人多,足有几千人,连斯几个人在后面藏着,倒也不引人注目。
  可即使如此,他们依旧不安稳,被陈阳吓得心脏砰砰砰地直跳,希望赵武或者明皇能够吸引陈阳的火力,给他们争取逃命的机会。
  在一片震惊、恐惧的目光中,陈阳转头看了眼盖着盖头的新娘,微微皱眉,又看向赵武,沉声道:“抱歉,打扰你结婚了,我很快就会离开,你见谅。”
  赵武嘴角抽搐了下,虽然他有一肚子的火气,但却不敢对陈阳发。
  他没有说话,等陈阳转头慢慢步下礼台,他这才对一名站在礼台旁的亲信使了个眼色。
  那亲信会意,点了点头,快步从礼台旁离开。
  “哼,陈阳,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
  赵武看着陈阳的背影,面露冷笑。
  陈阳走下了礼台,走到明皇的桌前,那桌人都吓得连忙让开,只有明皇一个人还坐在那里,面色难看之极。
  砰。
  陈阳一掌打在了桌子上,那桌子以及上面的菜肴杯盘,瞬间化为齑粉,犹如流沙般落在明皇的面前,让明皇一个人空荡荡地坐着,更显尴尬。
  “是你下令,不让龙武船进入帝都吗?”
  陈阳俯视明皇,沉声问道。
  他的语气很平静,但却带着一股无形的气势,压迫得整个宴席上的人,都透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