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2章 赌一赌


小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陈阳一抬手,后之人都停了下来。
  此刻他是一副络腮胡子的模样,对方并不知道他的份,他拱了拱手,正色道:“阳辰路过此地,见北斗圣府各位朋友似乎遇到了麻烦,特来相助,不知可有帮得上忙的地方。”
  “阳辰?”
  对方那名至尊境六重修者,脸上露出不屑之色,冷声道:“没听说过,这里你们帮不忙,立刻离开此地。”
  见对方如此态度,陈阳皱了下眉头。
  这时,为首的北斗圣府少府主贺贤,却开口道:“木师弟,这些朋友前来相助,你何必如此严厉。”
  那木师弟连忙让到一旁,对贺贤恭敬道:“贺师兄,是我莽撞了。”
  贺贤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扫了眼陈阳众人,眼中闪过疑惑之色,道:“阳兄弟,你这队伍倒是奇怪,灵龙、万法道宗、霸武帝国、虞家的人,竟然都有。而且,据我所知,这些势力可是互相为敌的。”
  梁若寒站出来,恭敬行了一礼,道:“贺公子,我们已经归顺阳公子了。”
  闻言,北斗圣府的人,都面露意外之色。
  能让互相为敌的势力,化干戈为玉帛点了点头,在归顺到麾下,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且,陈阳的境界只是至尊境二重,为何连至尊境五重的梁若寒也臣服了?
  贺贤眼中明显透着疑惑之色,但他并没有追问,对陈阳拱手道:“阳辰兄弟真是好手段,竟然把这几个势力收服,除了三大圣府,只怕你们就是整个星桥界最强的势力了。”
  “贺贤兄过誉了,我们可担当不起。”
  陈阳对贺贤的观感极好,没有恃才傲物,也没有仗势欺人,对人也很友好平和,颇有大家风范。
  如果所料不差,他肯定是被北斗圣府的府主重点培养,后是要继承府主之位的。
  贺贤没有嫌弃陈阳境界低,指着下方茫茫山脉,对陈阳道:“这片山脉之中,有紫荆王剑花,我们已经勘测多,甚至能透过密林,看到紫荆王剑花,可是只要一下去,就会遭到强烈的风暴、烈焰、冰雹等自然力量的阻碍,无法进入山脉中。”
  刚才被贺贤称为木师弟的修者,见贺贤对陈阳说起缘由,冷声道:“就连我们北斗圣府都没办法,其他人有怎么可能解决眼前的问题。”
  轰隆。
  没等别人反驳木师弟的话,突然天空中一道雷霆闪过,威力恐怖,让人不寒而栗。
  众人仰头看去,只见空中的雷霆不知有多宽,仿佛是天空中裂开一道缝隙。
  过了几秒钟,雷霆才消失。
  众人陷入沉默,都在思索刚才的雷霆,到底是谁发出的,威力恐怖,只怕是尊域境的修者,也挡不住。
  而贺贤已是回过神来,对木师弟道:“呵呵,木师弟,你刚才的话,就连天都在反驳。这位阳兄弟虽然境界不如你我,但必然有过人之处,不然的话,怎么会收服他后那些人。”
  木师弟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不再多言。
  贺贤看向陈阳,笑问道:“阳兄弟,你且看下这片山脉,想想有没有办法,可以进入其中。”
  办法,陈阳当然有。
  他只要把地图拿出来一看,就知道怎么进去了。
  不过,出手相助之前,他得谈谈条件才行。
  紫荆王剑花,那可是好东西,可以帮助陈阳炼制不少紫荆冠灵丹,能辅助他迅速进阶。
  他对贺贤一拱手,问道:“贺兄,不知紫荆王剑花在哪里?”
  “那边。”
  贺贤给陈阳一指,陈阳顺着方向看去,果然从茂密的丛林缝隙中,看到了一片紫荆王剑花,数量至少上百。
  要知道,在整个星桥界,紫荆王剑花十分难寻找,一株也是珍宝。
  这里竟然有上百之数,若是得到,可谓是巨大的收获。
  陈阳看向贺贤,笑道:“贺兄,这些紫荆王剑花,都是宝物,若是我能有办法得到,我们对半分,如何?”
  “对半分,你以为……”
  那个木师弟张开便呵斥,但在此被贺贤打断,冷声道:“木师弟,你再说话,休怪我不客气了。”
  显然,贺贤对木师弟已是有些不爽。
  木师弟对陈阳冷哼一声,虽然闭嘴,但却冷冷地盯着陈阳,目光不善。
  贺贤脸上露出笑意,对陈阳道:“如果得到紫荆王剑花,对半分自然是理所应当的。不过……”
  顿了下,贺贤眼神中透着兴奋之意,对陈阳道:“不过,不知阳兄弟,敢不敢拿紫荆王剑花,我和赌一赌?”
  从贺贤的目光中,陈阳看出来,这是个真正的赌徒,十分好赌。
  而贺贤话音一落,他后方一名老成持重的至尊境六重修者,皱眉道;“少府主,你好赌之事,府主已经多次叮嘱,你……”
  “我知道怎么做。”
  贺贤打断了那人的话,笑着对陈阳道:“怎么样,赌不赌。对半分之后,我拿我的一半和你赌,你赢了,那一半就是你的。如果你输了,你得到部分的一半,就是我的。”
  陈阳看着贺贤期待的样子,并没有立刻答应,笑着道:“不知贺兄以什么方式赌博,总不能打一场。至于别的,骰子、牌九等,我们也能看透,似乎没有比的必要。”
  “简单。”
  一说起赌,贺贤哪里还有半点稳重的样子,言语中透着急切,眼神中透着兴奋,道:“我们把所有的力量封闭,全凭自己的运气,来赌骰子的大小。”
  说完,贺贤已是从自己的纳戒中,取出了一个骰子,和一个小碗。
  好家伙,竟然还随携带赌具。
  陈阳目光一亮,毫不犹豫答应下来:“好,大家全凭运气,我和贺兄赌了。”
  “哈哈。”
  贺贤笑了起来,对陈阳道:“我好久没遇到阳兄弟这样的爽快人,别人若是拿到这些珍贵的紫荆王剑花,根本不敢拿出来赌。”
  “贺兄倒是有意思。”
  陈阳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不过,不知贺兄,若是拿到紫荆王剑花,敢不敢把所有的,都拿出来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