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4章 输的是人心


小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陈阳心头一跳,没想到陆昌平知道庆王殿的事情,居然是因为狂澜。
  狂澜心思细密,出手狠辣,当时在庆王殿,的确是把陈阳骗了。
  最后如果不是骨族出手,陈阳可能就栽在了狂澜的手上。
  当时狂澜损失一条手臂,陈阳早已料到,狂澜总有一天回来报仇,但没想到对方会来得这么快。
  不过还好陆昌平贪图宝物,不然真把陈阳引到狂澜的面前,就算陈阳使出浑身解数,也别想活命。
  “怎么,想好了吗,把东西交给我?”
  见陈阳陷入思索中,陆昌平笑着道。
  陈阳收回思绪,摇了摇头,道:“陆师兄,你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就是单独面对我。”
  “陈师弟的意思是说,我不是你的对手?”陆昌平笑着道:“你虽然天赋很高,但尊域境三重的修为,要想击败尊域境九重的我,根本不可能。再说了,我既然是弑剑宫的大弟子,实力在尊域境中,也是首屈一指的,被你打败,岂不是很没面子。”
  陈阳没有和陆昌平争论,到底谁更强,而是问道:“陆师兄,你确定要与我为敌?”
  陆昌平眼中闪过狠色,然后笑道:“陈师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我不过今日才相识,毫无感情,你又身怀重宝,我不杀你,杀谁?”
  “你和修师妹的关系很好,难道也是装出来的?”陈阳又问道。
  “我和修师妹从小一起长大,我把她当成妹妹,怎么可能是装出来的感情。”
  陆昌平笑容收敛,眼中闪过一抹怨恨之色,沉声道:“可是我各方面都出色,浩气剑阁阁主那老糊涂,却不愿收我为徒。那时候,我就已经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我只能靠自己。资源、宝物,全凭自己的本事。”
  “你这种心性,阁主不收你为徒,实在做的太对了。”
  陈阳笑了笑,转身朝着浩气剑阁的方向飞去,道:“念在你帮我传话的份上,我放你一马,你若是冥顽不灵,休怪我下手无情。”
  “你放我一马?陈师弟,你未免太自大了。”
  陆昌平杀意纵横,右手一掌朝着陈阳打去。
  他自视甚高,并未把陈阳放在眼里,此时领域未放,星能也为达到极致,只是简单的一掌轰向陈阳。
  他不愧是弑剑宫的大弟子,掌影轰出,力量凝练,威力恐怖。
  “陆师兄,是你自寻死路。”
  陈阳停下来,眼中闪过杀意,星能涌动,尊域境六重的境界爆发出来,顿时令陆昌平面色一变。
  “他入门才三个月,从至尊境提升至尊域境六重,这……怎么可能。”
  陆昌平眼中满是惊骇之色,但很快就镇定下来。
  虽然陈阳进阶极快,但尊域境六重,他还不放在眼里。
  任你天赋再高,还是只有被杀的下场。
  不过,当陈阳一道破虚掌释放出来,陆昌平的镇定消失,脸上的惊讶表情变成了惊恐。
  因为陈阳破虚掌的力量,完全将他的掌影碾压。
  一名尊域境六重的修者,战力堪比九重,这简直是逆天。
  砰轰。
  陆昌平的掌影被击溃,破虚掌发出轰隆隆的巨响,直奔陆昌平抓过来。
  “哼!”
  陆昌平冷哼一声,虽然被震惊,但并不认为陈阳能战胜自己。
  他刷的取出宝剑,一件十二纹尊器,打算使出全力一战。
  虽然他是弑剑宫大弟子,并且和剑阁阁主关系匪浅,但他终究没有属于自己的神器。
  不过十二纹尊器,足以把他的战力发挥出来,杀陈阳肯定没问题。
  可没等他出招,破虚掌突然穿梭虚空,到了他的面前,把正在凝聚星能的他一掌抓住,然后狠狠地拍在了山崖上。
  陆昌平浑身鲜血淋漓,只觉自己的骨头散架了,疼得撕心裂肺。
  “怎……怎会如此……”
  他看向飞过来的陈阳,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自问也见过许许多多的天才,可像陈阳这样,面对高了三重小境界的对手,当能举重若轻击败对方的人,整个即摩界也没有。
  “咳咳咳……”
  陆昌平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猛地挣扎,想要挣脱破虚掌的束缚,却把破虚掌死死地抓住,不能动弹。
  他沉默了下,眼中闪过绝望之色,看向陈阳,狞笑道:“陈阳,我认输,你的确是不世出的天才。”
  “这和天赋没有关系,你输的不是实力,而是你邪恶的心。”
  陈阳摇了摇头,道:“我想,阁主之所以不收你为徒,便是看穿了你的本质。如果你品行端正,现在的成就,绝非如此。”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指指点点。”
  陆昌平嘶吼一声,狠狠地瞪着陈阳,冷声道:“你杀了我吧。”
  “人倒是硬气,就是人品不行。”
  陈阳眼中杀意浮现,右手凭虚而握,破虚掌就要把陆昌平捏碎。
  “住手。”
  不料,就在此时,山林中嗖的飞出一道人影,速度奇快,瞬息把破虚掌撞碎,然后抱着陆昌平穿过爆裂而能量乱流,腾空而起。
  从那人的能量波动来看,丝毫不比狂澜、南宫浑天逊色,必然也是合星境一星七重中顶尖的人物。
  “不好。”
  陈阳面色一变,以为陆昌平还有同党,如此实力,绝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逃肯定逃不掉,只能躲进小世界。
  不过,就在他打算打开苍穹之怒小世界的时候,突然看清楚,空中那人的装束,也是浩气剑阁的白衫。
  浩气剑阁的弟子?
  “唉。”
  令夏抱着重伤的陆昌平,叹息一声,道:“陆师弟,你这又是何苦呢?”
  “令……令师兄。”
  陆昌平愣了下,脸上惊讶、羞愧、不甘的表情交织。
  令夏是修莫远的大弟子,在整个浩气剑阁地位特殊,实力超卓,一直让陆昌平心里感到嫉妒,恨不得取而代之。
  可以说,陆昌平最怨恨的,除了修莫远,就是令夏。
  可是,他没料到,竟然是令夏救了自己。
  陈阳从令夏的话中听出来并不是陆昌平的同党,稍稍松了口气,对令下拱手道:“陈阳拜见师兄,敢问师兄名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