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棋王杜克


小说:暴风法神  作者:余云飞
  绝大多数地精只认钱,部落在大部分地精眼里就是死穷鬼,哪里有联盟来的有钱。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何况联盟最有钱的就是三家——库尔提拉斯、奥特兰克和马库斯家族。
  三家几乎共用一个荷包,得罪一家就是得罪三家,联盟老大还是杜克这个半神。热砂集团怎么选,自然不用说了。
  热砂集团的倒戈,直接让部落的南扩成了泡影。毕竟锈水财阀不可能为了部落跟自己的同胞开战。
  唯一的扩张之路只有西面——凄凉之地和菲拉斯。
  前者是无主之地,后者则被一群不受联盟庇护的中立势力所占据,比如之前把瓦里安卖去当奴隶角斗士的那些竞技场奴隶主。
  如果是以往,萨尔会更为审慎地处理这些中立势力的关系。可惜两百多万兽人带来的粮食压力,大得让萨尔完全透不过气来。
  部落不可能全靠联盟支援粮食,而且联盟的粮食基本以谷类为主,根本不合这些传统兽人的胃口。杜克倒是大度,不介意向部落输出养猪技术什么的。
  可惜,养殖业也是一个有门道的行业。要想养猪,最起码得有猪饲料吧?绕了半圈,实际上又回到了老问题上,土地太贫瘠,又没有工业基础和科学知识。联盟会给部落有限度输血,但绝不会教部落造血。
  萨尔一发狠,直接发动数十万兽人参与的战争。
  第一战就是在杜隆塔尔打响,部落直接用人海战术把盘踞在杜隆塔尔南部的半人马部族给灭掉。
  然后一南一北两条战线同时横扫凄凉之地和菲拉斯。
  值得一提的是,一个新人在部落当中崛起了。
  他就是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吼爷格罗姆的亲儿砸。
  加尔鲁什出生于德拉诺的兽人家园纳格兰,他的成长未曾受侵略艾泽拉斯兽人身上流淌着的恶魔之血所污染。
  虽然自身并未受腐化影响,但加尔鲁什始终活在身世的阴影之下:他的父亲,格罗姆是第一位喝下深渊领主玛诺洛斯之血而遭受腐化的兽人。
  加尔鲁什一直以父亲的行为为耻,直到遇见大酋长萨尔。
  这位复兴部落的创始人向年轻的加尔鲁什讲述他父亲是如何从黑暗之门大战开始,一直到灰谷当中英勇跟当年坑了部落的深渊领主玛诺洛斯战斗,在海加尔山之战大放异彩,然后如何横扫熔火之心,又在黑翼之巢击杀叛徒黑手兄弟,直到安其拉之战后终于打不动,退下二线。
  跟原来的历史不同,原来的吼爷功过各半,值得敬佩。但这一世的吼爷显然是功大于过。
  作为新部落的奠基者,吼爷用多活的这段时间,为他的英雄传说增添了更多英雄主义色彩。
  如果说加尔鲁什对父亲还有什么不满,那就是他发誓死后效力于一个人类半神。
  总的来说,加尔鲁什还算比较崇拜自己的父亲。
  接着,加尔鲁什以顾问的身分跟随萨尔来到艾泽拉斯。
  很快的,他被任命为清剿半人马势力的战歌氏族冲锋队队长。他在战场上展现勇气、韧性、热血好战,让部落其他成员印象非常深刻。同时又因为加尔鲁什漠视兽人以外的部落成员所提出的意见而感到担忧。
  更不要说,他深深厌恶着联盟。即便是联盟为部落提供撤离德拉诺的运输工具。
  这很显然跟部落现在主流的多种族融合、以及与联盟亲善的政策相悖。
  这一点,萨尔是看到的,但他没有理由去惩罚这么一个年轻气盛的兽人。事实上,从德拉诺过来的兽人大多有着这样的脾气。
  萨尔现在是焦头烂额的。然而他还要应付戈隆。半神强者格鲁尔也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主,唯一庆幸的是,他选择了以凄凉之地为主攻,而不是部落更看好的、草木茂盛的菲拉斯地区。
  当杜克把部落的情况略微跟双子一说的时候,双子脑补出很多的东西。
  “主人是想要奥蕾塞丝通过控制部落的术士,进而破坏整个部落么?”别说奥蕾塞丝,连萨洛拉丝也是跃跃欲试的样子。
  这种事,双子最拿手了。
  杜克举起食指,摇了摇:“这样做,太低端了。”
  一句低端,把双子的脸憋得通红。这岂不是说她们的手法不行?
  杜克沉吟了一下,还是直说了:
  “命运看上去是无常的,毫无规律的。其实命运的大势,早在领袖做出抉择的瞬间就决定了。联盟不会主动毁灭部落,这样做,开心的只会是燃烧军团。艾泽拉斯的力量不该被削弱,因为最多十年,一场全面战争就会打响。”
  “但是部落的分裂与矛盾,从萨尔接收两百万兽人来到艾泽拉斯那一刻就注定了。这裂痕只会越来越大。实际上,联盟根本不需要特地做些什么,只需要知道必需的情报,就能在最绝妙的时间点出手,获得最大的利益。”
  “就好像……伏击基尔加丹一样。”
  杜克说到这里,双子同时心中一凛。
  这一次,她们终于明白了,自己跟杜克的差距不是力量上,也不是操纵灵魂什么的,而是思维境界上的差距。
  就像这次,基尔加丹大费功夫,不惜放过伊利丹,甚至在联盟围攻外域时也沉寂下来,为的就是偷偷布置太阳井的传送门偷渡。
  搞了那么多阴谋,花了那么长的时间,到头来还不是被杜克关键一卡,直接卡出翔了?
  这种借敌人的阴谋和矛盾,顺手推舟似的以最小的力气取得最大的战果,这才是最最顶级的谋算啊!
  如果说基尔加丹是以宇宙为棋盘的棋手,那么杜克应该就是……棋王了吧?
  忽然间,有生以来,双子第一次对杜克有了某种自叹不如的畏服——难道杜克真是泰兰德所说的命运之神!?
  双子退下了,很快,杜克招来了第二批人。
  那是矮子王大队。
  铜须三兄弟、库德兰*蛮锤,以及大工匠格尔宾。
  杜克劈头就是一句:“联盟现在就像个战争机器。机器一旦停了,再想重开就麻烦了。所以机器可以转得慢,但不能停。我现在有个计划——那就是无畏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