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3章 给个眼神,自己领会


小说:暴风法神  作者:余云飞
  托里姆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不光是他,所有的守护者的神情都变得黯然。
  “怎么了?”麦格尼注意到,他们的反应并不正常。
  芙蕾雅说出一句让联盟强者们感到震惊的话:“放跑了尤格萨隆,我们等于是渎职,观察者奥尔加隆来到之后,或许会当场解除我们的守护者资格吧。顺便一提,解除资格,就是毁灭。”
  托里姆接口:“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如果奥尔加隆判定艾泽拉斯星球已经被彻底污染,他会发出净化、也就是毁灭整个星球的信号给万神殿。”
  对于托里姆这番话,联盟强者个个忧心忡忡,但对于穿越者杜克,他只能又一次发挥戏精本色,一副斟酌了很久才说出这番话来的样子:“如果……我们这些并不统属于万神殿的家伙跑去揍,哦,跟奥尔加隆交流一番,让他放弃发出信号给万神殿呢?”
  杜克话音落下,加文拉德和麦格尼等几个家伙已经在起哄了,连希女王都握紧了一下自己神器长弓的握把。
  呃,只怕真让这些家伙成立一个帝国什么的,那个帝国的名号一定特么是吧?
  面对这群胆大包天的凡人,又或说是凡人封神的家伙,托里姆翻了翻白眼:“身为奥杜尔的守护者,我们会果断击杀任何对奥杜尔做出有害行为的存在。另一面,我们也无权阻止你们跟万神殿的使者进行交流。但万一你们跟奥尔加隆发生冲突,而奥尔加隆命令我们净化你们时,我们会毫不犹豫地服从命令。因为这是我们的职责。”
  托里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杜克龇了龇牙:神他喵的,托里姆你也挺鸡贼的嘛!说得好像拖了奥尔加隆那么久的家伙不是你一样?
  既然托里姆明着打官腔,也几乎是明示杜克他们,杜克也心领神会。
  杜克手一扬,马上在他的奥术能量操纵下飞了回来,他端详着自己的神器法杖:“我们跟奥尔加隆的交流必定是隐秘且绝对不会对外公开的。希望各位守护者恪守自己的保密原则。”
  哥给你一个眼神,你自己体会!我们一定会揍得奥尔加隆他妈都不认得他,也保证会让他叫破喉咙都没谁听到的,你们就安心装懵逼吧。
  米米尔隆的机械眼闪烁不止:“泰坦当年留下我们,并不是指望我们一成不变的。他们同样渴望着看到变化和新的可能,否则就不会安排我这个创造者了。”
  这也是一句暗示,好几个守护者或者看守者跟着点头。
  杜克忽然有点佩服万神殿那群死鬼了。
  不得不承认他们的伟大。
  泰坦们居然可以凭空创造出这么一群拥有自我意识和自我价值观,却又有坚定意志恪守职责的强大造物。
  在正常情况下,守护者们绝对不会逾越泰坦设定的职责。
  但他们的意志又能在自我渴望与职责之间取得一个完美的平衡。
  创世者之名,泰坦们绝对当得起。
  “你们应该在钢铁议会那里弄到一个白金圆盘。”米米尔隆提醒道。
  “这个么?”加文拉德把东西掏出来。
  “这叫!”米米尔隆仿佛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然后再也不肯说话了。
  杜克笑笑,拍拍加文拉德肩膀。大家都懂了,这玩意就是奥尔加隆降临之地的钥匙。
  不过,守护者和看守者们不可能帮杜克他们怼自家的钦差大臣,这就是最大的削弱。
  大家的心里面其实有点惴惴不安的。
  杜克也不能说破,毕竟这码事相当禁忌。
  “好了,我们先速度把尤格萨隆的收藏品给分了,然后跟奥尔加隆好好聊聊!时间有点紧,这次就我擅自做主了。”杜克再次充当黑手团团长,分装备去了。
  “好,没意见。”
  “就这样吧。”
  这一回,没有部落强者参战,都是自己人就没啥不好意思的。作为一个活了几万年的古神,特别是黑暗帝国时期,尤格萨隆作为一个神灵,享受着无数信徒的朝贡与献祭。
  很多珍藏,它自己绝对不会用,带在它的随身空间里,随着尤格萨隆核心的生体组织毁灭,这个随身空间也崩溃了。
  杜克赶在这个小空间崩溃前,把东西抢救了出来。
  这一波其实还是挺肥的。
  吉安娜弄到了匕首。这把造型像双头大剑,实则相当小巧的匕首,中间有着近似于“”的绿色符文能量流淌着。不知是否来源于当年为泰坦征战的某个勇士,因为这是纯粹的泰坦符文魔法剑。
  因为跟奥术能量有着相通的构造,它能给吉安娜提供大量的额外魔法回路,直接让她的法术强度、施法速度和法术暴击都有不小幅度的增量。
  凡妮莎弄到了一枚戒指,这不光给她提供大量的敏捷增幅,同样也是屠神的明证。
  埃德温*范克里夫捞到一把,虽然名字不好听,但这把锋锐的匕首,给他带来的攻击力提升是实实在在的。
  麦格尼没有争议地拿了,这个防御性的饰品,不知来源于哪个朝代的国王,上面沾满了无法洗掉的血渍,哪怕过了无数年月,依然仿佛在证明着当初那位国王守护自己国土的决心。
  尤格萨隆的掉落,大部分是散件。基本上,大家看到有什么合适的,举个手,那就当场分配装上了。
  如果担心有什么诅咒或者不安全的暗影能量残留,让旁边的芙蕾雅净化一下就好,完全是举手之劳。
  杜克也久违地换了装备。
  到了半神这个地步,一般来说,除非是神器,没什么东西值得杜克去拿的。
  值不值得是一回事,想不想要就是另外一回事。
  杜克弄到的是,这靴子本来不是叫这个名字的。史书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既然尤格萨隆跪了,那么它就是伪神了。
  这鞋子没什么特别。
  重点是后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