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小说:重生之我是大明星  作者:向晚非雪
  第七百四十五章
  黄金大劫案当初立项的时候,宁皓满心要通过这部电影,将自己的想法完完整整的表达出来,用来跟着那些大导演争霸贺岁档,可谓豪情万丈,可是现在电影已经拍出来了,就差后期制作了。
  可以说临门一脚,就差最后的蓄力,结果真的到了要出成品的时候了,作为导演的宁皓却坐不住了,他开始慌了。
  当初宋铮就和他说过,想要在120到150分钟里,将他那么多的想法,统统表达出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时宁皓还不服气,现在看起来,宋铮是对的!
  “我这两天把拍摄的所有镜头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宁皓说着,不经意的露出了一丝苦笑,“铮子!你是对的,并不是什么都能通过拍摄手法来解决。”
  冯晓刚在旁边,听得是满心好奇,道:“什么意思啊?说说呗,说不定我还能给出出主意呢!”
  出主意?
  出什么注意?
  这又不是八卦新闻,也不需要找人来一起讨论。
  再说了,黄金大劫案这部戏纵然在宁皓看来,也一样十分不满意,可对于一个导演来说,作品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哪容得别人来品头论足。
  宋铮说说也就罢了,毕竟宋铮是投资人,而且这些年来一直对他不遗余力的支持,冯晓刚的话,还是算了吧!
  “不说了,没意思!”宁皓喝了口酒,接着便顺势差开了话题,“今年贺岁档,可是够热闹的。”
  听宁皓又说起了贺岁档的事,宋铮笑道:“可不是嘛,你的黄金大劫案,我的老炮儿,橙天娱乐的墨攻,还有”
  冯晓刚接道:“张仪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
  没错,满城尽带黄金甲,老谋子的第三部大片,也可以说是,国产武侠大片的谢幕之作,在满城尽带黄金甲之后,国内的导演,制作人虽然依旧在不遗余力的追求大制作,但毕竟要理性了很多。
  至于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质量,宋铮的评价是,烂出了一个新的高峰。
  作为中国电影的忠实观众,宋铮一直都不明白,能够拍出那么多优秀作品的张仪谋,为什么非要别着劲儿的折腾出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出来恶心人。
  当初宋铮和冯晓刚联手制作的天下无贼与张仪谋的十面埋伏撞车,虽然也爆发了一番冲突,可那不过是意气之争,算不得什么大事。
  对于张仪谋,宋铮还是非常佩服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这是他第一次看张仪谋的电影,“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为当时思想禁锢下的中国民众人性释放作了最好的注释,这部电影在各大电影节获奖无数,让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并契合和引领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文化浪潮,不管当年有多少“卫道士”恶语相加,历史证明,谁也阻挡不了张仪谋为中国电影艺术创新和改革所作的尝试和贡献。
  历数张仪谋早期的电影,无不与民族情结、女性解放和劳苦大众呼唤自由平等有关,有人说黄土地不是张仪谋的功劳,事实是既使名导陈恺歌忆起当年,他都得佩服张仪谋的艺术天才,是当时作为摄影师的张仪谋成就了陈恺歌和黄土地,同时也让世界认识了中国也有最好的摄影师,他就是几年后在现身柏林电影节斩获金熊奖的张仪谋。
  张仪谋的艺术成就、在中国电影界,乃至世界电影界的地位,是谁也否认不了的。
  张仪谋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始终立足于民族文化的最深处,靠不断创新艺术表现形式,探索尝试中国电影的表现手法,靠一点点积累成就了他的今天在世界电影界的地位。
  不要以西方人不想拍民族的东西,电影工业发达的美国,难道不想拍植根于民族的能引起自我批判的电影吗?
  不是不想,是他们的文明是建立在工业革命基础上的,他们的民族文化能用来艺术再现的东西少之又少,所以,他们只能拍体现越.战、拍体现个人英雄主义、拍科幻、拍战争,拍都市爱情等题材。
  但这些电影能传世吗?
  只能在公映后进入库房,无人问津。
  但张仪谋的电影,可以成变历史教材,他拍的经典影片,能为西方人认同和赏识,能为中国民众所认同,一个都不能少、活着、秋菊打官司等哪一部不是经典,哪一部不是中国民众与命运抗争的历史写照?
  可是从英雄开始,张仪谋的电影变得让人看不懂了,或许那些知识渊博的影评家,能够通过他的电影阐述出很多发人深省的哲理,但是对于,走进电影院,只是为了放松两小时的普通观众而言,看张仪谋的电影,好像除了盯着大银幕数明星脸,就剩下了看张仪谋故弄玄虚了。
  其实说满城尽带黄金甲是烂片有些偏颇,这是一部难以一口定其好坏的作品,一方面作为一部走出国门的商业大片,它已经具备了几乎可以和好莱坞相媲美的影像水准,不管是精美的构图、震撼的场面,还是富满东方色彩的功夫打斗和气氛营造,都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自英雄以来,古装功夫大片经过多番探索和改良,取得的成效是明显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基本摆脱了幼稚的情节和蹩脚的台词,剧情生动顺畅,某些场景也能给人带来由衷的感动。
  另一方面,这部片在张仪谋的作品中只能算是平庸的一部,没有多少突破和改观。
  服饰华美、场面铺张,比之冯晓刚的夜宴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张仪谋的导演水平要比冯晓刚高明许多,错落有致的镜头,以及压抑的气氛营造,让这部片相对紧凑和动人许多。
  影片也具备不少商业片所应有的噱头和动作场面,沿袭着英雄和十面埋伏的传统,在为数不多的打斗场面中刻意经营,用心用力。
  最经典的一幕当属开头王与元杰比武的那一场,这场打斗和以前武侠片中恣意发挥、凌空挥洒的场面有所不同,而是相对写实和稳重许多,兵器相撞的火花四溅,以及人物眼神的特写,让这场动作戏别开生面许多。
  在武器和装备上也让人大开眼界,不管是浮华威武的黄金甲,还是飞索武士们独特的套索镰刀,都体现着创作人员们优秀的想象力和原创水平。
  恢弘的战争场面,以及兵种克制等等细节,都能看出导演对于提高影片观赏性和娱乐性所做的努力。
  不过这里面的问题也就出来了,在影片商业元素的控制和把握上,张仪谋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影片开头的宫女起床场面和王的军队回归的平行蒙太奇叙述,似乎很难让人把它们联系在一起,铺张到极致的场面,给人的感觉倒有些索然无味了。
  在天福栈屠杀蒋太医一家的情节是惊心动魄的,但逃脱不了古装片仇杀与逃亡的陈规,张仪谋在很多场面上极尽炫耀,譬如药房里成百上千御医的流水作业,成千上万的太监清理战场以及合唱之类,但这事实上对影片的叙事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只是单纯沦为卖弄的场面。
  影片最值得商榷的,无疑就是后面那一场镇压反叛的战争,在皇城里积压得密密麻麻的黄金甲武士,以及王的银甲军队交织在一起,局促的画面中人头攒动,战争的惨烈已经荡然无存,这一场战争已经沦为一种噱头,一个准备让人震撼和快意的场面。
  前世,这部电影上映之后,相信很多人都注意到这场战争基本上没有关于单兵死伤的特写,张仪谋或许相借此告诉人们,这场战争无关庶民,只是皇室家族的内斗,不过渲染战争的惨烈,不是更能体现出封建强权之下血淋淋的残酷吗?
  像黑泽明的影武者最后那一场殉葬式死亡的战争场面一样,在悲怆的小号声中,挣扎赴死的士兵,不是更能体现影片出的气氛吗?
  张仪谋无疑是一个形式主义大师,他对电影形式的探索,已经达到如痴如醉的地步,从为陈恺歌的黄土地担任摄影时,那种厚重张扬的影像风格就令人惊讶不已。
  红高粱更是带着一种浓烈的活力与激情,独特的色彩运用,从此成为张仪谋电影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张仪谋的电影带着鲜明的北方色彩,一种赤.裸裸的感性和激情。色彩选择方面,以红、黄、蓝、白特别是红为主,这种艳丽刺激的颜色,与李桉的卧虎藏龙营造的色调截然不同,表达的意蕴也大相径庭,李桉的影像中透出来的,更多时一种儒雅恬淡的气质。
  英雄应当属张仪谋电影形式的又一次突破,罗生门式的故事叙述方式和色彩分段手法,可以说把张仪谋的电影语言推向极致。
  然而到了满城尽带黄金甲,色彩运用上就值得怀疑了,虽然影片仍被拍得艳丽而富有质感,但是通篇都是宫闱的红黄相间,同波长色彩的不断轰炸,很难不让人产生审美疲劳之感。
  这一点满城尽带黄金甲要比张仪谋之前的两部大片英雄和十面埋伏逊色许多。
  在造型空间上,满城尽带黄金甲更谈不上创新,把主要时间和人物活动局限在一定空间之内,集中表现各角色之间的矛盾冲突,张仪谋以前早已做过,而且做得比满城尽带黄金甲要紧凑和深刻许多。
  菊豆中的染坊,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的乔家大院就是此类,满城尽带黄金甲无非是把之前用过的场景无限扩大,再配上华丽壮观的宫闱景象罢了。
  影片的配音相对来说倒是值得称道,不管是奔放张扬的锣鼓声,还是忧伤哀怨的笛声,都带着鲜明的中国特色,当然,比起英雄中别出心裁的京剧呐喊、叫白之类,仍要逊色些许。
  总的来说,影片在视听方面还是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可以说,张仪谋给观众们呈现了一个带着神秘气息的东方奇观,这点或许正是西方人所愿意看到的。
  中国电影融入世界,开拓国际市场,在一定程度上是以加入西方后殖民主义价值标准为代价的,很多在西方获奖的电影都有意无意地延续了西方人对中国的刻板印象,即神秘、落后和有待开发,张仪谋的红高梁、菊豆、秋菊打官司等都是此类。
  李桉的卧虎藏龙让人们意识到西方人对古代中国,以及中国功夫的兴趣,因此古装功夫大片也开始兴起,这也是目前国外电影投资者愿意投资的主要项目。
  张仪谋就曾表示过,国产大片单凭国内市场很难盈利,因此寻求海外市场无可避免。
  正是这样,一部部的国产大片,都以一种西式的价值评判标准,描述着中国的古代,很大程度上也造成了影片本身和中国历史文化之间的反差。
  满城尽带黄金甲也是此类,五代十国只是一个噱头,至于服装、器械、建筑,事实上都带着一定的荒诞性。
  在叙事结构上,满城尽带黄金甲延续了张仪谋一贯以来的作风,即改编他人的作品,在优秀作家的肩膀上拍电影,这一点保证了张仪谋的电影具备基本的人文厚度,也让张仪谋的电影语言得到恣意发挥,形式与内容得以平衡。
  不过张仪谋对于文学作品的改编,一向采取的是删减方式,为了让作品视觉化,以及变得紧凑,对文学作品作相应的修改是十分必要的,但是这也造成很多文学作品被简单化,甚至丧失其原有的文化内涵。
  大红灯笼高高挂虽然不失为一部优秀的电影,把中的南方宅院,移植到山西的乔家大院更是张仪谋的一大创举,不过简单化的人物描述,让颂莲这个受过新教育的现代女性变得与老爷的其他妻妾无异,完全被纳入互相倾轧的程式中。
  活着经过张仪谋的改造,实际上也或多或少让原作中对生命历程的思考有所削弱,当然这无损于让张仪谋这些作品成为杰作,张仪谋独特的人生经历和社会关照弥补了这一不足,让他前期的作品有着一个厚重而充满激情的文化反思内核,而优秀的现代电影语言更是让他的作品熠熠生辉。
  这一点正是满城尽带黄金甲所缺乏的,虽然这部片改编自曹雨先生那部家喻户晓的作品雷雨,但是张仪谋把它移植到古代中国的五代十国时期,这一变动可以说让雷雨所本有的时代意义和文化反思丧失殆尽,把一个进步与落后交错并存的时代,移植到一个完全封闭和落后的混乱历史时期,雷雨也就徒有其形式了。
  虽然影片讲的也是封建权力对于家庭的腐蚀和人性的扭曲,但是性质完全改变,更致命的是,出于故事本身紧凑和叙述的容易和方便考虑,把鲁大海变成了片中的二王子元杰,可以说这一改变,让这部片变成一部苍白的家庭伦理悲剧。
  雷雨也因此变成一个噱头而已,如果抽出影片中各种炫目的特级和场面,可以发现,满城尽带黄金甲其实是一个十分贫乏的故事,甚至连英雄和十面埋伏都不如。
  当然了,所有的一切,现在就只有宋铮一个人一个知道,在别人看来,这部云集了周闰发,巩丽,刘烨,以及宝岛小天王周洁伦的满城尽带黄金甲,毫无疑问是今年贺岁档最大的看点。
  夜深了,酒也散了,看着宁皓上车离开,宋铮裹紧了大衣,燕京的天气变得越来越冷了。
  “铮子!你就不担心老谋子的那部片子?”
  “担心什么!?”
  冯晓刚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明知故问。”
  宋铮笑了一下,道:“有什么好担心的!”
  冯晓刚不禁好奇:“他那个戏大腕可不少,而且都是有票房号召力的,你可别轻敌了,到时候,真要是让老谋子给踩下去,媒体上还指不定怎么说呢!”
  有句话,冯晓刚没说出来,但是宋铮已经猜到了。
  那些媒体,现在都巴不得看着他倒霉呢!
  “他现在要是还能折腾出一部英雄,我或许还真的会担心。”
  老谋子的古装大片,在宋铮看来,也就英雄称得上优秀,剩下的十面埋伏和满城尽带黄金甲,不过是病态的意.淫罢了。
  “就他这部戏,比你的夜宴都不如!”
  “嘿!怎么说话呢!?”
  宋铮瞥了冯晓刚一眼,道:“怎么着,烂还不让人说了!?”
  冯晓刚一怔,还真没脾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