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小说:重生之我是大明星  作者:向晚非雪
  燕京近郊的一家私人会馆,这里平时很少有人过来,能来到这里的人基本上非富即贵。
  一辆奔驰停在了会馆门口,立刻有侍者上前,打开车门,将车的主人迎了进去,这个主人赫然正是苏江华。
  “到了吗?”苏江华一脸轻松的问道。
  “苏先生,已经到了,正在里面等您!”侍者连忙答道。
  苏江华点点头,将车钥匙扔给了门童,迈步走了进去。
  走到一扇门前,苏江华停住脚步,轻轻的敲了下门,也不等里面的人回答,便推门进去。
  在房间里等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苏江华的继母,听到开门声,这位养尊处优的贵妇人不禁皱眉。
  “苏江华!你不知道什么是礼貌吗?”
  苏江华淡然的一笑,走到沙发前坐下,虽然两个人名义上是母子,但是在苏江华的脸上,可看不到一丁点儿对这位继母的尊重。
  “我敲过门了,夫人,这可不是你现在应该有的态度,我可是刚刚帮着~~~那个人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苏江华说着,点燃了一根香烟,惬意的抽着,打量着继母的脸色,显得非常得意。
  “苏江华!你也别忘了,当初你要创立院线公司的时候,是谁说动了你父亲,让你拿到许可证的!”
  苏江华一耸肩膀,刀:“没错!你是帮了我,我现在也帮了你,这下扯平了,我也不欠你什么了,还有,陈婉清,你最好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美妇人的名字就叫陈婉清。
  “你~~~~~~”陈婉清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怒色,但很快就散去了,“说吧!你让我来这里,究竟是什么目的!”
  苏江华刚要说话,响起了敲门声。
  “不着急,我这里可是藏着不少好东西,平时也没什么孝敬夫人的,难得来一次,尝尝我这里的好久!”
  苏江华说着话,对着门口的方向说了一句,很快有侍者走了进来,手上捧着的是一瓶红酒。
  “苏先生,现在要打开吗?”
  苏江华笑着点了下头,侍者打开了红酒,到了两杯,放在了两人的面前,苏江华挥了挥手,侍者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了这关系奇特的母子两人。
  端起酒杯,闻了一下,苏江华一脸陶醉的说道:“就是这个味道,夫人不尝尝吗?三万美金一瓶,而且还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
  陈婉清寒着脸,道:“我现在没心情,苏江华,有什么事,你就尽管说吧!”
  苏江华轻轻的抿了一口,放下了酒杯,道:“好!夫人既然要开门见山,我自然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的公司现在正打算拓展一下业务,不过有些事情很麻烦,需要有人来支持,老爷子那边,我说话自然没有夫人那么大的分量,所以,还是要请夫人来帮一个忙!”
  陈婉清冷笑了一声,道:“苏江华!你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帮你!”
  苏江华显得非常自信,笑道:“夫人当然也可以拒绝,但是,我相信到了最后,夫人一定还是会点头答应的,您和那位的关系,老头子到现在可还蒙在鼓里呢,而且,我记得,当初您和我父亲结婚的时候,可是交待过自己的过往,只不过,您所交代的和现实情况,好像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陈婉清闻言怒道:“苏江华!你不用总是拿这件事来威胁我,没错,我当时确实骗了你父亲,但是,你别忘了,我和你父亲结婚这么多年,还有了小天,我就是当初对他有所隐瞒,他难道真的就能和我离婚吗?倒是你,你这些年背着你父亲都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我也很清楚!另外还有,你父亲是个什么性格,不需要我和你说吧,你心里还能不明白,要是知道你背着他做过那些事,他能不能饶了你,你自己去想!”
  天底下大概再也没有比这对母子更加奇葩的存在了,两个人的关系本身就透着诡异,还彼此都抓着对方的把柄。
  苏江华闻言,面色也变得有些阴沉,道:“夫人是在威胁我!”
  陈婉清道:“我没想威胁任何人,包括你,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是你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我的底线,如果你要把一切都告诉你父亲,无所谓,大不了鱼死网破!”
  苏江华盯着陈婉清瞪了好一会儿,突然笑道:“夫人的情绪好像太激动了,难道就不想问问我打算让夫人帮的是什么忙?”
  陈婉清站起身,道:“苏江华,我没兴趣,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现在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和你之间已经扯平了,我们谁也不欠谁的,以后你要作什么事,都和我没有关系,我也不会再帮着你在老头子面前说话!”
  对苏江华,陈婉清早就受够了,她也不知道苏江华是从哪里知道了她的秘密,为了不让老爷子知道,她只能被苏江华要挟,不断的帮他做各种事。
  但是到了现在,陈婉清是真的受够了!
  上次因为电影院线的事,老爷子已经训斥过她了,让她不要总插手这种事,虽然最后老爷子还是给办了,但是,陈婉清能感觉到,老爷子对她已经有些不满了。
  陈婉清根本就不想问苏江华这次到底又有什么事,既然苏江华把他约到了这里,那么这次的事,肯定有难度。
  陈婉清实在是不想再管了,在这个家里,要是老爷子也不护着她的话,她和苏小天可就真的没有依仗了。
  再说了,帮着苏江华做了这么多事,她又得到了什么好处?
  除了让老爷子对她越来越不满之外,她什么都得不到。
  说个现实点儿的问题,老爷子现在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可苏小天的年纪却不大,真要是有一天老爷子不在了,他们母子两个怎么办?
  与其帮着苏江华,倒不如趁着现在,老爷子还在的时候,多为自己打算打算了。
  陈婉清说完就要走,苏江华见状,心里顿时升腾起一股怒火,道:“陈婉清,你现在从这个门出去,以后会怎么样,你可就别怪我了!”
  陈婉清身子一顿,转头看着苏江华道:“你在威胁我!?”
  苏江华冷笑道:“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
  苏江华说着,站起身,走到了陈婉清的面前,道:“你刚才说的没错,你和我父亲也是多年的夫妻了,当初你隐瞒的那些事,现在就算是和老头子说了,或许看在多年夫妻的情分上,老头子也不会把你怎么样,但是,小天呢!?”
  听到苏江华提起苏小天,陈婉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道:“你想要干什么?苏江华,小天可是你的弟弟。”
  苏江华又抓住了陈婉清的痛脚,得意的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对小天怎么样,你说的没错,他是我弟弟,可是,我不对付他,却也没有义务照顾他吧!?”
  陈婉清一愣,没明白苏江华的意思。
  苏江华接着道:“老头子的年纪也不小了,小天才多大,老爷子就是有心将来扶持小天继承他的一切,恐怕也看不到那一天了,一旦有一天,老爷子要是有个什么不好的,小天将来怎么办?我做哥哥的可没有义务,对吗?指望你?陈婉清,据我所知,这些年你虽然也有不少积蓄,但是那点儿钱够干什么的!?”
  陈婉清不是一个多有城府的女人,她那点儿事,苏江华是一清二楚。
  “还有,夫人不是一直都说我卑鄙吗?我要是真的给逼急了,可不管小天是不是我弟弟,他现在这个年纪,要是出点儿什么事,那可就把一辈子都给毁了。”
  陈婉清听着,脸色一瞬间变得有些苍白,她明白苏江华的意思,一个人要学好不容易,学坏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京城里有多少官二代,富二代为非作歹的,她不是不知道,特别是苏小天对苏江华的崇拜程度,苏江华要是真的带着苏小天去干点儿什么事,毁了一辈子,可不是玩笑话。
  “苏江华!你可真够卑鄙的!”
  苏江华占据了上风,得意的笑道:“我刚才说了,我这个人确实很卑鄙!我对付不了那一个,要对付一个小孩子,那简直太容易了,所以,陈婉清,你可千万别逼着我动手!”
  陈婉清怒道:“你别得意,老爷子还在呢,你真要是对小天做了什么,老爷子也不会饶了你!”
  苏江华双手一摊,道:“是吗?夫人尽管来试试!”
  陈婉清还是不想妥协,她心里对老爷子还抱有希望呢。
  想着,陈婉清抓起沙发上的包,转身就走。
  苏江华也不拦着,只是在陈婉清临出门的时候,说了一句:“我的话,夫人最好还是考虑一下的好!有些事,我不想做,可千万别逼着我做!一旦我做了,有什么后果的话,我可不负责任!”
  陈婉清头也不回,打开门,快步离开了。
  苏江华看着,淡淡的一笑,转身回到沙发前坐下,端起酒杯,享受的喝了一口,闭上眼睛,细细的回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