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 汇报演出


小说:相声大师  作者:唐四方
  相声行讲究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
  白定堂算是把这几个字记在心里了,在考试当场就敢涮薛果,他胆子是真的算大的了。
  不过实话实说,他这个包袱设计的还是很巧妙的,现场这些考官也全都笑了出来。
  白定堂真不愧是从歌舞厅里面混出来的人物,张嘴就是,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啊。
  薛果也没介意白定堂拿他找包袱,白定堂站在舞台上表演,那就是在说相声,不管他拿谁找包袱,谁都不能生气,这是行规,干这行就得守这行的规矩,你要是受不了,那就干脆别干了。
  白定堂最后还是走了,带着放松和一丝惴惴不安走的,因为他也不知道有没有考上,何向东最终也没给他答案,就是让他回家等消息。
  出门的时候,他又遇见了陶方白,和两年前一样,陶方白也问了他一模一样的问题,问他考的怎么样?
  这一次,白定堂的回答却不跟两年前一样了,他说很好。
  陶方白笑了。
  白定堂也笑了。
  五天后,白定堂收到消息,他考上了。
  ……
  山字科招生结束了,何向东原本的打算是只招收五十人的,可终于他还是招了五十五个,好苗子确实不少,何向东真是不忍放过啊,所以他又扩张了。
  好在现在向文社能赚钱,多几个少几个,何向东都能负担的起。向文社每年盈利的百分之三十,何向东都会拿出来放到相声研习社里面。
  这百分之三十可是一笔不少的钱啊,每年都有几百万呢,而这里的学员却只有这么几位。
  所以他们得到的教育肯定是最好的,何向东为了培养这些孩子,可是真正花了大心思和大力气的。
  除了园子里面这些老师对他们的日常教学之外,何向东还跟中国京剧院那边联系上了,让这些孩子们能去学习戏曲,相声艺人就得会的多。
  包括其他曲艺名家,何向东也会请他们来给这些孩子们上课,让他们学习到更多更好的东西。
  这花的都是钱啊。
  一年几百万,将将够花而已。
  全国这么多曲艺学校,论及资源,恐怕还是向文社的相声研习社最好吧,毕竟普通学校不可能像何向东这样花这么大力气投入啊。
  ……
  招生结束,接下来就是南字科学员的汇报演出周了。
  向文社在北京有四家场子,天桥、三里屯、湖广会馆、大栅栏,这四家场子都会有南字科学员演出。
  所以不管买那个场子的门票,都能看到这些孩子们的演出。当然了,这些演出压场的还是老演员们,孩子们可压不住场子。
  何向东和薛果也会在这几天里巡回在四家场子里面演出,算是给观众一个小小的惊喜和回报了。
  向文社的演出都是开两厢的,下午一场,晚上一场。
  一般都是下午人少,晚上人多;工作日人少,周末人多。大体上是这样一个规律,不过现在向文社很红火,四家场子都能坐满,也就无所谓人多人少了。
  只是在周末晚上的时候会更加火爆一点,他们需要加座儿,才能满足这么多观众的观看需求。
  今天就是周六的晚上,一场人满为患的演出,倒不是因为这些小屁孩的汇报演出,他们可没这么大的号召力。
  只是因为何向东和薛果今天空降天桥四方茶馆剧场,所以才会出现这人满为患的场面。
  四方茶馆门口也都挤满了倒票的黄牛了。
  同样的,今天还有不少同行过来观看,他们不为看何向东,只为看向文社这些孩子们。
  年轻人永远都是一个行业的希望,下一辈的优秀与否,也能决定一个行业的命运。
  向文社这些老一辈的人已经够优秀的了,他们也很想看看他们培养出来的年轻人,看看这些年轻人的水平。
  以前曲艺团是有学员班的,也招收学员学艺,这叫团带班制度,薛果和郭庆就是从学员班里面出来的。
  只是这制度后面就取消了,但是现在这些文工团跟曲校还是有联系的,曲校毕业的孩子也是会优先报考文工团。可以这样说,曲校就是他们文工团的人才培养基地,就是他们的后备力量。
  曲校毕业的孩子,他们见得多了,优秀不优秀的都有。但是向文社的孩子,他们还真没看过。
  当初何向东开办相声研习社的时候就弄的沸沸扬扬,现在是展现成果的时候了,若是研习社的学员比曲校的孩子们还差的话,那何向东也就没脸见人了,闹这么大阵势,还弄得这么差,可够主流相声界好好嘲笑他们一番了。
  可若是研习社的学员比曲校的孩子们还优秀的话,那何向东是真有本事了,向文社又压他们一头了。
  现在正是向文社和主流相声界竞争激烈的时候,双方都憋着劲呢,这种场合也是他们必须竞争的地方。
  今晚来了不少主流相声界的人士,还有曲校的老师和学生,他们都等着看学员们的水平呢。
  后台,何向东也知道了今天来了不少不速之客,但越是这种场合,越是不能丢了面子。
  何向东特地把向文社里面最优秀的学员都找来,就为了今晚上这一场。
  学员们站在了一排,何向东给他们训话。
  何向东看着他们说道:“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外面有的是等着看你们笑话的人,你们要是演砸了,丢的不只是你们自己的人,丢的还是我们向文社的人。”
  “按理说,你们都要上场了,我不应该给你们这么大压力。但是你们都是南字科学员里面的佼佼者,也上过很多次场了,都是有经验的演员了,你们要是连这点压力都受不了,那也就别说相声了,都不够丢人钱的。”
  陶方白说道:“师父,您就放心吧,有我们呢,我们保准能吓掉他们的眼珠子。”
  何向东看他,冷笑一声:“牛皮可不是吹的啊。”
  陶方白嘿嘿一笑:“我们要是演的不行,您就把李耕往死里揍,我们绝不喊疼。”
  李耕怒骂:“去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