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路尽见北玄!(第五更,五千字大章)


小说:重生之都市修仙  作者:十里剑神
  “不会败?”
  踏天神君冷笑,他一脚踩下,亿万丈的神躯,仿佛远古天柱般耸天而立,陈凡在他脚下,真的比蚂蚁还要弱小,刚艰难重组的肉身,被一脚生生踩成肉饼!
  “你再不会败又如何?不依旧在我脚下,被本神君踩着,如同踩蝼蚁般踩着。”踏天神君淡漠低头,声音冰冷。
  “放开我老师!”
  阿秀激动着,直接冲天而起,冲向黑袍青年。
  这一次,连蛟尊者都没拦住,让阿秀直接冲出了地球,运起真武神拳,轰向踏天神君,整个人几乎化作一轮耀日的金色神辉,撼天动地,如同太阳神的战车般,滚滚而来。但她虽修成神品金丹,但终究只是一个金丹修士罢了,才距离踏天神君百里范围内,就被无形威压,直接压趴在虚空中,一根手指动都无法动弹。
  “这就是你的弟子吗?陈北玄,我会当着你的面,把你每一个弟子都会仔仔细细的碾碎掉,从头到教,从神魂到肉身,从气海到紫府。此女就是第一个,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踏天神君淡漠说着。
  “老师,不要屈服他,不要管我!”阿秀颤巍巍的说着,她整个肉身,被强压着跪在虚空中,头低向踏天神君,背部仿佛有万丈大山般。
  但阿秀依旧艰难的抬起头,哪怕仅仅只有一分,为此复出半个肉身崩溃,无数骨骼破碎的代价,但依旧坚强的向上抬去。她眼眸中全是一片坚毅,九死不悔。
  “信念可嘉,可是,信念若有用,还要力量做什么?我等苦修十万载,每一日水滴石穿,吐纳天地元气,参悟法则,历经漫长悠久岁月换来的力量,若能被信念轻易大败,又有什么意义呢?”踏天神君淡淡一笑,手掌轻轻一压。
  “嘭。”
  阿秀娇小的身躯,就轰然崩碎掉,爆成一团血雾。只有一个纯净闪耀着淡淡金芒的灵魂,被踏天神君抬手招入手中。
  “不!”
  那一刻,地球上无数北琼派弟子眼都红了。
  “阿秀姐。”
  “秀秀。”
  “秀姨。”
  无数人叫着。
  唐姨、祁秀儿、陆燕雪、姜初然、高百胜,所有人眼都彻底血红,滔天杀意在他们身边酝酿。年龄最小的陈夭夭,更是差点哭成泪人。
  “没事,阿秀还活着,她的神魂还在,只要小凡能胜,就一定能将她肉身重塑,重新救活的。你们要相信小凡,小凡一定能做到的。”
  陆燕雪抿着惨白无血色的嘴唇,一字一句说着。
  其他人,都默默站在陆燕雪身边,抬头望向天空,尽管他们知道,陈凡胜利的几率渺茫,甚至可以说,陈凡距离覆灭也说不定只有咫尺的距离了,但他们依旧愿意相信陈凡,相信最后的奇迹。
  “怎么样,陈北玄,你最好最宠爱的弟子,现在神魂在我手中。你若不听从我的命令,乖乖束手就擒,跪地求饶奉上仙法的话,本神君只好将她彻底碾碎。啧啧,这小丫头的天资不错,如果在十万年前,连本神君都会动心,将她收为徒弟的,你就这样铁石心肠吗?”踏天神君低头,啧啧说着,脸上挂着笑容,但眼眸中一片淡漠。
  “凝。”
  陈凡第十次艰难凝聚肉身,为此付出头发彻底半灰半白的代价,让肉身法力重回巅峰。当凝聚肉身的那一刻,他猛地一伸手,口中吐出二字:
  “岁月!”
  刺啦。
  当陈凡口中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整个虚空,方圆万里的空间,猛地都停滞了。风停了、雨停了、人停了、元气停了,甚至连法则能量都停顿。每个人的发丝都凝固在虚空中,他们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起伏,甚至连眼珠都没法动弹,彻底如凝聚在琥珀中的蚊子,无法转动。
  甚至有一尊万丈高大,峨冠博带,衣着古朴的青色身影,仿佛从太古神话中走出,屹立在陈凡背后。那个身影,比起陈凡当年在雪狼谷,在昆墟界中招来的,身形更加凝练,气质越发古朴威严,仿佛真是称雄太古的无上皇者。
  大神通‘岁月’!
  太古青帝赖以横压两世,踏足光阴的无上神通,更是陈凡一直以来,最强大的底牌之一,不到生死关头,几乎不会动用。
  这么神通,也确实强大到不讲道理。
  哪怕是强如踏天神君,神躯高大亿万丈,此刻也凝在半空中,整个身形仿佛陷在泥潭里,一举一动,都无比艰难,仿佛背上背着一座太古神山般,只能用既惊讶又贪婪的目光望向陈凡,仿佛震惊于,他手中竟然有如此恐怖强大到不可渡测的神通。
  那一刻,甚至连地球上的众生,似乎都被时间禁锢住,无法动弹分毫,这就是大神通岁月的力量。
  “刀来。”
  陈凡伸手往虚空中一握,仿佛真握住什么东西。
  紧接着,背后那尊峨冠博带的太古青帝虚影,也抬掌握住他威震太古的无上仙宝之上。随着陈凡手掌向前,缓缓抽出一柄薄如秋水,没有任何性状可言,更没有刀身可以看到,几乎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一柄长刀。
  那柄长刀,每出鞘一寸虚空中的杀意就凝结一寸,虚空也随之坚固一分,同时,陈凡的头发灰白一分,到最后当‘岁月刀’只剩一截末尾,踏天神君彻底被凝固在虚空里,连一根汗毛一颗眼球都无法动荡,无数见到的人,正心中欢喜以为陈凡要胜的时候。
  突然。
  “咔嚓。”一声
  仿佛玻璃破碎,水面被打破,虚空就像一副画轴被撕碎了般。整个世界突然就破裂开来,方圆万里内凝聚的时间,再次恢复原来的流淌。而所有人,包括踏天神君,则重新恢复行动。
  “怎么回事?”
  无数人惊讶。
  就差最后一步,陈凡就要赢了,以无上岁月神通斩杀这个邪恶的踏天,怎么突然崩溃了。但许多人却敏锐发现,此刻陈凡头发彻底化作花白,灰白一片,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黑色,整个人身上的气息,更垂垂老矣,如同苍老的老者般。皮肤枯燥,瞳孔浑浊,甚至连身形都有些佝偻。
  那背后高大万丈,峨冠博带的太古青帝虚影,都发出一声隐约几乎无法感触的叹息,随着手中的岁月刀,缓缓消逝。
  “为什么会败了。不是要以时间神通斩杀踏天吗?”有人不解。
  蛟尊者已经叹息一声,低头道:“那么掌控时间的神通,虽然无比霸道,连时空都能凝结。但是,踏天神君太强大了。就像你站在河道中,手持叉子去叉鱼,若叉中普通河鱼自然无所谓,但若叉到一条大白鲨,甚至远古霸王龙呢?自然只有叉破人亡。陈神君就是这样,自身力量不足以支撑他斩杀踏天神君啊!”
  蛟尊者一边说,一边感叹。
  也只有陈凡这种出自无上仙宗的大宗子弟,才能施展出如此恐怖,几乎匪夷所思的神通吧。
  ‘可惜,就差一步,一步啊...’蛟尊者摇头。
  而地球上,许多人也都想明白这点,无不瞬间脸色惨白,有些人甚至恨得捶胸顿足。
  连踏天神君都有些惊骇,脸上冷漠更胜,眼眸中几乎全是呼啸而过的冷酷狂风,死死盯着陈凡:“陈北玄,没想到,你竟然还藏着这样一手压箱底的手段。刚才那个力量,是仙法神通,还是你身上携带的时间秘宝。但不论哪一种,本神君都发了,立刻交出来,否则本神君立刻捏碎你这个女弟子的神魂,并且血洗整个地球。”
  “陈北玄,不要挑衅本神君的耐心,我的耐性已到尽头了。”踏天神君一边说着,眼眸中的贪婪越来越深,几乎压抑不住。
  时间神通啊!
  这在哪怕中央星河大世界,也是无比稀罕的超级神通,甚至有机会跻身‘宇宙奇功榜’的顶级功法。以前踏天神君不要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呢。至于时间秘宝,那更珍贵。这类宝物,虽然不归在神宝、圣宝之中。
  但每一件时间秘宝,都是神宝中最顶级的存在,甚至比圣宝还要稀少,普通化神大能连摸一下都不够资格,只有那些站在宇宙顶点的大强者,才有能耐掌控它们。
  ‘发了,这就是中土的大仙缘,就在这里!’
  踏天神君此刻只有一个念头。
  他脸上贪婪之色更胜,但眼眸中的冰寒越来越多,显然打定主意,只要陈凡告知功法,立刻灭掉陈凡乃至整个地球,以防走漏风声,这类神通或宝物之珍贵,足以让星海大教诸多教主亲自出动,不惜深入遗弃星域,也要和他做过一场的。
  “咳咳。”
  陈凡颤巍巍站在那,神通破碎,肉身衰朽,竟然连普通的法力都支撑不住了。但他依旧强行挺直脊梁,身形笔直如标枪,直面踏天神君。
  化神终究是化神。
  他虽然修成半元之力,更掌握无数大神通,但终究无法弥补化神与元婴之间那巨大到无法想象的鸿沟。这尊踏天神君,更是陈凡有史以来,重生面对的最强大敌人,甚至连陈凡底牌尽出,博尽全力,也依旧无法战胜,但陈凡依旧背脊挺直,脸上没有半分惧色。
  “怎么,不说?”
  踏天神君冷笑。
  不用他做什么,背后一大群追随者就已经一涌而来。
  “你这蝼蚁,神君大人能赐福于你,让你只是献上一个功法,就将你收入麾下,这是你和整个地球的莫大荣幸,竟然还敢抗拒,简直找死!”
  “不错,陈北玄,你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你一定会为今日的过错付出代价。”
  一群修士指责。
  这些追随者,都是踏天神君从各个星球搜刮而来,略加指点培养。每一个都是元婴修为,其中甚至有元婴巅峰的修士。虽然这点修为在陈凡面前不值一提,但面对地球众人,却如泰山压顶般。
  其中有一尊元婴巅峰的血族大修,背负双手,俯瞰地球道:
  “有将北琼派弟子擒来,交到神君面前者,一缕赐予天丹。若生擒北琼派高层乃至陈北玄弟子者,赐顶级天宝一件,更可收入神君麾下,作为追随者,征战诸天!”
  “给你们一个时辰考虑,如果不从,就将整个地球,彻底血洗掉。”血族大修声音冰冷。
  那一刻。
  地球上,无数人心冷如冰,寒彻透骨。
  北琼派弟子,更是又悲又怒,他们能感受到,周围那些天荒和域外元婴,如安珀天君,邢虎,黄金族老祖等人,目光游移的望来,其中的恶意让他们愤怒到极点,又悲凉到极点。
  姜初然抬头望去。
  整个北琼阁大殿内,一群人各怀鬼胎,每个域外修士的眸光中,都似饿狼盯着北琼派弟子看。失去陈凡后,北琼派彻底化作一只大绵羊,根本无力抵抗这些背叛者的侵略。甚至邢虎天君,更嘴角狞笑的,一步步踏了上来,目光不怀好意的望向祁秀儿和陆燕雪。
  ‘完了,整个地球和北琼派都完了...’
  姜初然悲哀的闭上眼。
  当陈凡战败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北琼的没落与毁灭。陈凡就是北琼乃至整个地球的根基,别人败掉,还可以等他站出来挽回天倾。如今,连陈凡都败了,还有谁呢?许多人无数次依赖陈凡翻盘,大家仿佛认为,还要陈凡在,就一定不会败,但今日到这种局面,甚至连最乐观的祁秀儿等人,心中也只剩下一片绝望。
  ‘老师,我们真的要死了吗?’
  祁秀儿抬头,望向九天之上,身形颤巍巍,不堪一击的陈凡。
  林舞华面对步步紧逼而来的邢虎天君,更是哐当一声拔出背后的黑色长剑,面如寒霜,手握剑柄,显然决议战死。
  那一刻。
  当整个地球,所有人都陷入绝望中。
  当北琼众人,拔剑只为誓死一战,再无后顾。
  当所有围观者,都摇头叹息,认为此战再无翻盘,陈北玄这个神话终究落幕...
  当踏天神君都彻底对陈凡判死刑,手中捏着阿秀的神魂,准备直接捏爆,警告这个苟延残喘的陈北玄的时候。
  陈凡忽然笑了,笑的如天真孩童般,仿佛重新得到了什么失去已久的珍贵宝物。
  “你在笑什么?”踏天神君皱眉,冷眼望着他,就像看着一条砧板上的鲶鱼,根本无法蹦跶。许多围观者,更摇头叹气,不再认为陈凡有任何一丝一毫翻盘机会的时候。
  陈凡收敛笑容,缓缓抬头,眼眸中深邃到极点,轻轻道:
  “我在笑,你以为击败我,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叫什么吗?”
  “哈哈,你叫谁,是什么人,本神君又何必在意,莫非你叫太古青帝,是古老圣地的圣子,又或者九大仙宗弟子不成。”踏天神君哈哈大笑。
  他背后站着的诸多随从,更是爆笑如雷。
  无数围观者,同时心灰意冷的摇头。陈凡已经彻底放弃希望了,否则怎么会说出这么愚蠢的话,恐怕已经被逼疯了。以为靠着一个陈神君的名头,就能吓阻堂堂一尊化神吗?不要说一个遗弃星域的准神君,就算陈凡真是古老圣地的圣子,此刻踏天神君也不会让步分毫的。
  他们爆笑,但陈凡却丝毫未理会,只是背负双手,仰头望天,眼眸中越发深邃:
  “自我重生以来,他们叫我陈大师,陈将军,陈仙师,陈真君,陈六国,陈丹王...但是,这都不是我真正的名号,我寻找‘它’,找了很久,甚至我一度以为,我已经失去了‘它’,甚至当我把那半枚大道之果融入体内时,都没寻找到‘它’,已经绝望决定不再寻‘它’、直到刚才,挥出岁月刀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它’一直都在...”
  “哦,那你是谁?”踏天神君好笑道。
  “你想真正见识?“陈凡转头,似笑非笑望着他。
  “不错,给本神君看看啊。”踏天神君脸上讥讽笑容越来越盛。周围的追随者也笑着望来,如同看着一个白痴般。
  “好。”
  陈凡点头。
  他轻轻闭上眼睛。
  刹那间,陈凡周身气息衰落到极点,宛如一个凡人,所有人正准备哄堂大笑的一刹那。忽的,一道仙光自陈凡丹田紫府,自陈凡肉身魂魄,自陈凡神魂印记最最深处,一个无法描述,无法形容的地方,突然跃出。
  “轰!”
  那一瞬。
  所有人的笑容都僵在脸上,瞪大眼睛,不可思议望去。
  只看到,一尊无法想象,撑天动地,身高亿亿万里,周身环绕在无尽仙辉中,把整个太阳系当成澡盆,太阳成他掌中弹丸,月亮化作尘埃的仙人,凭空出现在踏天神君面前。那位仙人身穿一袭黑衣,面容笼罩在混沌之中,隐约露出的一丝,赫然与陈凡相差无几。那仙人强大到无法理解,威能到无法形容,仿佛抬手就能撑破宇宙,一抬脚就捅破九天的混沌仙王般。踏天神君在他脚下,几如蝼蚁,就如同陈凡面对踏天时一般。
  下一秒。
  在无数人惊骇,在诸多追随者瞠目,在踏天神君骇然失色的目光中,那尊混沌仙王缓缓开口,一出声,震动十方宇宙,大千世界:
  “吾名...”
  “北玄仙尊!”
  ps:五更完毕,这章是五千字大章,求下月票和推荐票呢。顺便推荐下作者菌的公众号,十里剑神本尊,每天都在更新书中的秘密呢,大家下次催更,可以去公众号催,作者菌一定看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