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9章 谁是蝼蚁?(第一更)


小说:重生之都市修仙  作者:十里剑神
  宇宙中。
  亘古而立的太阳高高耸立,如同一座巨山般,光芒照耀整座太阳系。比起身高亿万丈,与月亮平齐的踏天神君,太阳就强太多,庞大太多,体积是月球的无数倍,就如同巨人和矮子的区别。太阳的能量养活整个太阳系,月球只是反射它的光芒,显然是那尊巨人。
  踏天神君虽拥有比肩星辰的力量,但只是最普通的卫星,并没有撼动太阳的强大威能。
  但此刻。
  当那尊脚踏日月,肩当星河,身高无法想象,把整座太阳系当做脚盆的恐怖强者降临的时候,强如踏天神君都僵在当场,浑身僵硬的愣在那,一动不动,只是呆呆的从脚下望着那尊与日月比肩,自己仿佛泰山之下凡人,浑身笼罩在无尽混沌之中的至强仙王。
  “这是谁,他怎会如此强大?”
  踏天神君浑身颤栗。
  他想把那尊从陈凡体内跃出的强大存在,当成一个幻象,一种幻术。
  但那尊存在周身散发出的气息,震慑的他从头到尾,连一根小手指都无法抬起。踏天只感觉,在这尊身高亿里,脚踏星河的混沌仙王面前,自己就像小时候,第一次接触修仙者的年幼时代。就像修道未成,面对高高在上,法力深不可测的老师般。根本无法反抗,不可反抗。
  ‘但这怎么可能,我是堂堂神君,化神大能,君临一个星域十万年的存在,什么人能露面后一丝法力没施展,仅凭气息就能震慑我,我不服啊!’
  踏天心中狂吼。
  他周身,恐怖的神圣气息疯狂涌动,周身表面,就如同煮沸的开水般,剧烈波动起来。九条黄泉大河汹涌而起,在踏天方圆百丈内,化作九条黄色的铁索,发出刺啦刺啦,粉碎虚空。让空间都为之破裂的声音。但哪怕这样,在‘陈凡’面前,依旧渺小如尘埃。
  相比之下。
  太阳系内的其他修士,如同观战的星海散修,从诸多星辰汇聚而来的域外修士,以及地球本土众人和北琼派弟子,此刻已经不是惊讶,而是惊骇了!
  他们与踏天神君一样,都没有丝毫防备,就被那尊凭空浮现的至强者震慑住。
  那笼罩在混沌中的仙人,屹立虚空。周身气息撼动日月,席卷整个太阳系,他一呼一吸之间,都吞吐无尽的星辰精元,仿佛能把星辰都吞如其中,让太阳的光芒都暗淡一些。
  ‘这...这是谁?北...北玄仙尊?没...没听说过啊。’
  ‘是啊,他怎么出现的?怎么会容貌与陈神君如此相似?陈神君不是要败了吗?会什么会突然现出这样一尊强者。它是法相,还是真人啊。’
  ‘北玄仙尊,难道这才是陈神君真正的身份来历?’
  无数人心中惊骇。
  整个太阳系的时空,都仿佛被凝聚成一部画卷。北玄仙尊傲立在画卷正中间,他的力量,仅仅单单站在那,都让时空为之凝结住。
  许多人虽然没法动弹,连一根小手指都无法抬起,眼球只能轻微转动,心中更被那仿佛至高无上,恐怖浩荡到极点的威压给死死压住,但终究忍不住心中忍不住想着。
  尤其是一些了解多的,更是心中骇然更深。
  陈凡的名号,他们虽然没听说过。
  但仅仅看他,以‘仙尊’为名,就知道这位‘北玄仙尊’是多恐怖的存在。他们虽不知道,仙尊到底指什么,但连化神也仅仅只可号称神君,可见这位‘北玄仙尊’在化神中,也是至强者。
  ‘虽然法相的巨大,并不能真正衡量一个修仙者的法力与神通。但踏天神君的法相,也就亿万丈高,与月球平齐罢了。这尊号称‘北玄仙尊’的存在,竟然将踏天神君都化作脚下蝼蚁,甚至比地球都要庞大的多,差点可与太阳相媲美,这就太恐怖了,这样强大的存在,绝对是化神中的顶级人物,甚至可能...化神之上!’
  蛟尊者只要想着,浑身都在颤抖。
  那可是化神之上!
  对整个遗弃星域乃至小南天境来说,化神已经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一人就可踏灭一宗,如踏天神君般,哪怕是一尊伪化神,依旧横扫无敌,寿元十数万载。化神之上,根本无法想象。那是太古圣地的古圣一流存在。
  蛟尊者活了三万年,也就听闻,在古老星河深处的紫霄圣地,有圣人坐镇。
  紫霄圣地,统御诸多星域,就算强如太阳神朝,庞大如小南天境,比起紫霄圣地统御的疆域,也渺小如尘埃般,根本不值一提。而紫霄圣地之所以如此至高强大,除了教中强者如云,道统传承数以百万年来计算外,归根到底,还是有圣人存在。
  可想而知,这样镇压星河,撑起一个古老圣地的镇教一般的人物,得有多强大,多至高,此刻竟然出现在地球,出现在只有元婴之境的陈凡身上。
  ‘发了。’
  蛟尊者此刻只有一个念头。
  他有些隐约明白,陈凡的来历绝非区区一个仙宗弟子可形容的,绝对是仙宗大能转世,而且,这尊大能的来头,也不是什么普通化神,说不定,就是真武仙宗中的某位不知道什么时候陨落的高层。那身份来历,说不定比一般的古圣还要高。
  不止是他。
  神陨王秦简,此刻笑容也僵在脸上。他刚才还哈哈大笑,准备看陈凡笑话,但此刻,笑容就如同雕塑般,深深印刻在他的容颜上。而秦简此时内心更是翻滚如惊涛骇浪般。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强大,这不符合常理。没有任何一种法术,任何一种神通,能够把一个元婴修士,突然变得比肩化神,甚至比化神还强。’
  ‘除非...’
  ‘他是大能转世?’
  想到这,秦简眼眸已经五味陈杂,带着三分惊恐,三分愤慨,三分畏惧,以及一丝丝悔恨的目光看着那屹立星河的‘陈凡’身上。如果知道陈凡是一位大能转世,来头如此惊人的话,他或者太阳神朝,哪会这么高傲自大,兴师冲冲的杀入地球来?
  要知道。
  任何一尊能够转世的大能,都非普通神君可比,就算是他的父亲,太阳神朝的金乌大帝,比起这样的大能,也要稍逊分毫。而从陈凡身上显现出的恐怖威能,金乌大帝更是远远不及。秦简这一生七万多年下来,曾经阅变整个小南天境的诸多化神存在,甚至曾遨游星河,离开小南天境,去周围的其他星域遨游,最远更到过中央星河世界外围。
  而如‘陈凡’这般强大的存在,他也不曾见过。
  此刻,秦简心中,几乎被悔恨充塞住,越来越恨,甚至都流出泪来,他知道,自己和父亲这一步棋,终究是走错,太阳神朝踢中了铁板了。
  而与陈凡的一众敌人相反。
  北琼派众人,祁秀儿、姜初然、陆燕雪、老青龙,甚至包括踏天神君掌中的‘阿秀’魂魄,则是既惊又喜。
  他们抬头。
  迅速确定,这尊身高亿万里大小,比地球都大不知道多少倍,整颗星辰在他手中都如同弹丸的‘北玄仙尊’,绝对就是陈凡,因为他们的容貌太相似了。
  那北玄仙尊的容颜虽然笼罩在混沌中,只隐约露出三分来,但他们对陈凡如此熟悉,几乎一对比,就能判定两人的关系。只不过相比起此时略微稚嫩的陈凡,那尊‘北玄仙尊’,显然更加古老,更加深邃,仿佛历经无数岁月沧桑的洗礼,双瞳无喜无悲,似日月高悬般,经历过无尽时空。
  ‘老师怎么变成这样?难道这就是老师的秘密,等等,他身上好多伤痕啊,这到底是经过什么样的大战,才有这么多伤痕?’
  阿秀一时都忘了自身,痴痴望向陈凡。
  很快,她发现,那尊笼罩在混沌中的‘北玄仙尊’,仔细看,高耸亿万里的仙躯之上不知道大大小小,有多少道伤口。大的伤口,足有数千万里长,横亘陈凡胸前,几乎要把陈凡劈成两半,小的伤口,最小只有丈许深。
  刀、剑、斧、戟、钩、锤...
  各种各样的伤痕,数都数不尽,许多伤口上,闪耀着不同的能量,哪怕相隔不知道多少年,依旧依附于其上,丝毫没有消失掉。更有诸多青黑相间的‘混沌之雷’,环绕在陈凡身上。那混沌之雷,虽然离了数十万里,但许多人依旧能感受到,其中恐怖到极点的威能,仿佛一丝丝,就能崩毁日月,轰杀元婴,甚至化神存在,就像天地宇宙间,最为至高的刑罚般,让人发自内心的颤栗。
  如此多的伤痕。
  可想‘陈凡’当年,经历过何等可怕的大战,那种辉煌古老的战争,必然比史诗中最传说的神战还要激烈,还要传奇的多。陈凡的对手,也绝非现在的踏天神君乃至元婴金丹可比。
  不过虽有诸多伤口,每一道都能让人重创乃至蕴落,更被青黑相间的‘混沌之雷’萦绕,生生灭灭,永恒不休。
  但那北玄仙尊依旧傲立星河,背负双手,仿佛身上一切伤痕都不存在般,依旧是这片宇宙星河的主宰者。他此刻低下大如星辰的头颅,目光望向脚下蝼蚁般的踏天神君,眼眸满是讥讽:
  “现在,你说谁是蝼蚁?”
  踏天神君面色铁青,身体都在颤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