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容光焕发


小说: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众人相互又聊了一会,方向提议道,“我想扩大机械部门,之前你给我不少苏联地区的研发人员,再加上收购了温格尔的印刷设备厂,我们也算有不错的技术储备,印刷设备这一块我们可以再突破一下。”
  他被李和几句话整的也亚历山大,看来是不扩张也不行了。
  李和问,“你是什么想法?”
  “东北地区是重工业基地,有许多非常不错的厂子,现在都面临困境,不是亏损就是濒临破产,我们想去收购,重新整合,具体的方案我会拿给你。”方向说完就满怀期待的看着李和。
  “想都别想。”李和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绝对不会有在东北搞开发的意思,“烂泥窝子,万万别去。保证富翁进去,叫花子出来,杨百万进去,杨白劳出来,欲投资进去,想投河出来,满怀希望进去,满腹辛酸出来,奥迪进去,奥拓出来,老板进去,民工出来,黑发进去,白发出来,笑着进去,哭着出来……”
  他在东北地区也有产业,那是因为之前他用在苏联地区的设备和人员入股的,算是合资,属于地大集团管理,可是很少插手经营。
  大家被李和的话逗得哈哈大笑。
  只有方向苦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李和耸耸肩,“那你就去试试吧。”
  皖北是他的老家,他的老巢,他的根,他都不敢乱碰,何况是东北地区。
  即使是他亲兄弟李隆,他也只敢让其在县城里窝着,毕竟有何军等人照应着,敢跑远,他也是一个闷棍下去,老实了。
  李和这态度,反而让方向犹豫了。
  大雨过后,太阳特别慷慨,淡薄的阳光洒在人身上非常的舒服。
  李和搬了把椅子,坐在酒店顶层的天台上,不冷不热,恰恰好。
  手里抱着茶壶,仰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心情出奇的好。
  肩膀突然一紧,然后就放松了下来,这是有人在给他捏肩膀,不用回头他都能知道是谁。
  “不用你捏,怀着孕呢。”李和把她的手拿到一边,站起身道,“你坐吧,挺着肚子是挺累的。”
  “不用,你坐。”付霞微微低着头,在太阳底下,满面红光。
  “听我的。”李和把她小心翼翼的按在椅子上,然后背着她点着一根烟,呼出一口长气。
  “你是不是很生我的气?”付霞坐在椅子上,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她曾经拿到化验单那一刻的兴奋也越来越少,更多的是许多莫名的不安。
  她曾经以为自己会很坚强,肯定能够养活孩子,照看孩子,把孩子培养的好好的。
  但是,一想到她没有男人,她要面对流言蜚语,孩子没有爸爸,要面对歧视。她自己都没想到,她会一时间考虑这么多的问题,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问题。
  他以为自己可以足够强大,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感觉她的那幅盔甲已经布满锈迹,随时会腐蚀开来。
  她想大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矫情起来,她其实不想这样的。
  “我怎么可能生你的气。”李和摇摇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她穿的是那种宽大的孕妇裙,领口很大,她坐在椅子上,李和站在那里很清楚的从领口看到里面,一件宽松的白色小背心,
  顿时感到血直往头上涌,听不进她在说什么,只是一直盯着她看。
  “你乱看什么。”付霞脸更红了。
  这时突然“哎哟”了一声。
  李和马上问,“怎么了?”
  付霞抚摸着肚子说,“这个小东西在揣我呢。”
  李和配合着说,“辛苦了。”
  其实他很清楚,都是女人的假象,何芳怀孕的时候,也是这样大惊小怪的。
  “他揣我时在外面就可以摸到他的小脚丫。”付霞说的很认真。
  “真的?”
  “那我让你摸摸。”说完她起身来到李和面前指着她那挺起的大肚皮,展示她快要做妈妈的自豪。
  李和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她那挺起的肚子的上半部分。
  付霞拍掉他的手,道,“不是这儿,是这儿,这儿。”
  她拉着李和的手放在她肚脐眼的旁边说,“这小东西最爱揣这里,你放在这儿,他一会儿就会揣你。”
  “要儿子还是要女儿?”李和知道是躲不过这关了,不管怎么样都是要认的。
  而且对方怀着孕,他都不想让她受到刺激。
  他双手搂住付霞的腰,当他的眼睛与付霞的眼睛对视的一刹那,她很不自然的把目光移开,这时他发现她的脸蛋很好,而且很美。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脸颊,当他试图去亲她的嘴唇时她躲开了。
  “你干什么?阳台的铁门没关……”付霞还没说完,李和又亲了她一口,更显娇羞。
  “儿子!”付霞回答的很肯定,没有一丁点的犹豫,抬起头问李和,“你喜欢什么?”
  “我都一样,生闺女生儿子我都喜欢。”
  “哦,对了。”付霞意兴阑珊的道,“你有儿子,也有女儿。”
  她突然有点想哭的感觉。
  “什么傻话,我都一样。”李和看她情绪不对,赶忙道,“当然是闺女更好。”
  “真的?”
  “比真金还真。”
  “嗯,那就生儿子,气死你。”付霞哈哈大笑,她突然又觉得,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个时候,又重新有了盔甲,及至她同李爱军等人从机场回去,一直都是满面笑容。
  看到她这容光焕发的样子,跟来那会是完全的不一样,所有人都有点不解。
  仰勇站在李和跟前道,“李先生,美国AMC的代表团后天就到,我们明天走不走?”
  他现在是归心似箭,李和所有的产业里面,只有他的汽车公司毫无建树,李和那天的话更使得他心如乱麻,连睡觉都不安稳。
  “那就买机票,明天出发”李和把玩着茶壶,不管是为了再会会沃特,还是真的为了汽车厂,他还是要去看看的。
  “那我现在就去。”仰勇一溜烟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