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 黄金搭档


小说:调教大宋  作者:苍山月
  此时,殿中各家将门虽都有自己的算盘,可是没办法,王德用这尊老神出面,不应也得应。
  但是,大伙儿都表态了,老爷子还是不见高兴,哀然一叹:
  “大郎不容易,大伙儿要多理解。”
  众将门不知道这是个套儿,勉强点头。
  “对嘛,咱们是自己人,要多帮大郎分担。”
  大伙儿还是不知道这里面有坑,纷纷点头,这不是已经分担了吗?
  “大郎主政,官家年幼,将来还要革新强宋......这一步步,都是难关啊!”
  大伙儿还是附和,这回倒是很认同。
  潘丰忍不住接话:“革政,确实不容易。”
  看向唐奕,“放心,咱是一头儿的,我们一定支持你。”
  结果,老爷子一听乐了,朝着赵祯的灵位大礼落下。
  “先帝听见了吗?咱们将门和大郎是一头儿的,是忠的!定会帮他实现您的宏愿,您泉下可安了!”
  潘丰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把我架那么高干嘛?
  然后....他就知道哪儿不对劲儿了。
  拜完了先帝,老爷子猛一回身,“潘国为!!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啊...啊?”
  潘丰感觉非常不好,这是个坑,可能还是大坑!
  果然!
  王德用腰板一挺,“革政之事迫在眉睫,且军制之改时机已然成熟,咱们将门要做一个表率,要走在前面,要帮大郎打响这第一炮!”
  老爷子环视全场,只当已经发绿的一张张面容都没看见。
  “农垦和兵权......”
  “这两样好处,咱们不能都占了。都占了,人家是要说闲话的。”
  “所以......”
  “所以当着先帝的面儿,大伙儿说吧,兵权、农垦......”
  “你们要哪个?”
  ......
  牛!当了半天隐形人的贾相爷差点没高声喝彩。
  而石进武登时就要炸了,你大爷,这特么不是割肉,这特么是分尸,老爷子这是以老卖老了啊......
  要么交权,要么交钱,选一个,而且是在先帝灵前,逼你选一个!!
  就没这样儿的,咱们可是赢家啊,特么还不如输了来得痛快。
  他哪知道,王德用就是在逼他。
  老爷子是趁着自己的威望还在,趁着自己的人还在,最后帮唐奕铺平一点道路。
  选这个时机,选这个地方,就是要让这些将门不答应,也得答应。
  ......
  不光石进武不干,潘丰也不想交啊,连杨怀良都有点画魂儿,“这也太......太狠了吧?”
  唯独曹佾......
  “放!!”曹佾答应的极为痛快,而且不光痛快,还彻底。
  “我曹家全放,兵权、农垦,一样不要!!”
  “.....”
  疯了!!这是石进武的第一反应。
  不对,随后他又反过味儿来了,特么曹家还有观澜呢,那才是大头儿。
  想到这儿,石进武全身一凉,一股寒气从头到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里面的人全都有观澜的股,他们...他们不会是合起伙来专坑他一个人的吧?
  按说不至于,可是......也很至于!
  因为将门不光这几家,还有呢。
  王德用这一弄,他石家就跟着那些不在人家观澜圈子里的将门一起倒霉了。
  老爷子狠啊,石进武心里哇凉哇凉的,万没想到,第一个拿来开刀的,会是他!!
  ......
  曹佾的一句话,把潘丰和杨怀安都说愣了,他们也没想到曹佾会这么表态。
  随后,二人也明白了曹佾的用心,知道有这位国舅在这比着,不割不行了。
  可是,割哪呢??二人做不到曹佾这么绝,兵权和农垦都不要了。
  潘丰左右思量,心说,还是兵权吧!潘家这一代没出过什么将才,要兵权也要有能力带得起来才行。
  而杨怀良则是另一番计较,杨家要兵权,不要农垦。有父亲杨文广和二弟杨怀玉这两员将星,杨家就倒不了。
  石进武还在发懵,他在想,如果不答应会是什么后果。
  这是王德用的意思,还是唐子浩的意思,又或者是几家将门联合起来的意思??
  抬头看向唐奕,直到现在,这个疯子还没说话。
  他肯定要说话,只不过......
  石进武实在想不出,唐疯子一开口会是什么话。
  ......
  ————————
  唐奕不是不说话,而是他被王德用和曹佾给搞懵了。
  谁能想到,老父子会在这样的场合直接了当的说出这些话,更想不到,曹佾这么绝然,想都没想,直接就全放了!?
  现在,他最好的选择就是不说话,因为只要他不说话,这事儿基本就成了,大宋军制改革也就算成了。
  因为王德用的地位,由不得他们不答应,现在这个地方,也由不得他们说出一个字的抗拒,老将军厉害就厉害在这儿。
  这里是先帝灵堂,这里有还新皇......
  这里说的话一定会传出去,谁是忠的,谁是奸的,全在你一句话里有没有犹豫和不满。
  但是,真的就成了吗?
  没有,在唐奕看来,治标不治本。
  固然可以消灭一部分山头,但后果是立起更大的山头,就算现在不出问题,以后也会出问题。
  大宋的军制根本就在于山头主义,不彻底灭了山头儿,还谈什么军改??
  “不用。”
  这个“不”字,只能唐奕来说。
  平静道:“王爷爷的心思,奕明感五内。”
  “可是,现在还没到军改的时候,第一个动的,也不会是禁军。”
  石进武一松,没想到唐奕会这么说,但唐奕这一句话却是把他救了。
  潘丰也是一喜,至少唐奕在紧要关头没有让他失望。
  擦了把冷汗,附和道:“这....这禁军的问题由来已久,确实不是几句话...就..就能解决的。”
  唐奕淡笑,不想和大伙儿绕弯子,“放心,就算将来要改,也一定会给大伙儿安排好后路,不会割肉。”
  ......
  唐奕这么说,大伙儿的心就真的放下了,之前对他的不满也是稍稍缓和。
  唯王德用有些错愕,没想到唐奕会“不领情”。,茫然道:“那....”
  “时候不早了,大伙儿都回去吧....”唐奕不给王德用说话的机会,直接赶人了。
  众人如蒙大赦,逃似的就走。
  最后,灵堂之内就只剩王德用、曹佾,还有老贾没走。
  三人知道,唐奕一定有他自己的打算。
  ......
  老将军有点急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你怎么就......”
  唐奕没回答,而是对堂前的内侍和宗亲道:“你们都出去吧!”
  大伙儿知道唐奕有话不能让他们听见,急忙唱诺往殿外走。
  曹皇后见此情形,拉起赵曙也要出去,却被唐奕拦下来了。
  “娘娘就别走了,咱们自己人说说心里话。”
  只一句,就让曹皇后心中一暖,那种小心翼翼的心态也是除去了一大半。
  等灵堂里只剩下唐奕、王德用、曹皇后和赵曙,唐奕率先看向曹皇后:“娘娘,奕不是一个要篡位的权臣....”
  “奕只是一个他宠坏的孩子....您明白吗?”
  “......”
  曹皇后登时愕然,瞬间明白唐奕话中之意,她这般小心作态,反倒让唐奕难做。
  要知道,皇帝和太后对一个顾命之臣如此顺从,有些过了......传出去,唐奕就算无心弄权,也是说不清了。
  ......
  立时一拂,“是本宫冒失了,子浩别介意。”
  唐奕则回,“您是我的长辈,是家里人。”
  “家人之间,是没有对错的,只有包容。”
  “所以....”
  “国事为重,陛下真的不能在此守灵,不理国事。”
  曹皇后点头,“那明日,本宫就带陛下上朝,不给子浩添乱。”
  唐奕淡笑,算是回应。
  又看向赵曙,说实话,小官家太像赵祯了......
  也是十一二岁即位,也是不能得权。
  但是,唐奕不是刘娥,他也不能让赵曙成为第二个赵祯。
  “你是皇帝,我是臣子,从今往后,我的责任是教你撑起这个大宋,而不是代替你治理这个大宋。”
  “陛下明白吗?”
  “我的意见你可以听,也可以不听。一味点头,不是皇帝应该有的品质。”
  赵曙抓着曹太后的衣角,虽然唐奕这么说,虽然他也听得懂,可是,还是有点怕这个疯子。
  壮起胆子,“那......那如果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你会不高兴吗?”
  唐奕笑了,“不会。”
  “那最后听谁的?”
  “好的意见,我们一定会想到一块儿,不对的意见....”
  唐奕犹豫了一下,“我会说服你。”
  边上老贾翻着白眼儿,无耻,太无耻了!这特么就是糊弄小孩呢吗?最后不还是要听你的?
  其实,唐奕也不想。
  他不想剥夺赵曙的权力,可是,他要做的事,不一定被所有人所认可。
  ......
  ————————
  安抚好太后和赵曙,唐奕这才看向王老将军。
  恭敬一礼,“王爷爷,奕在这里先谢过了。”
  而王德用根本就不领情,急声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么好的机会就放过了?
  而且,唐奕今天话说出去了,将来再想动军制,将门完全可以拿他今天的话当幌子,再动,可就难了。
  “老夫把自己家都搭进去了,你却不应!?”
  唐奕心中一阵感动,“王爷爷哪是把王家搭进去了,连您自己......”
  老将军一摆手,“不说这些,只说你是怎么想的!?”
  唐奕坦然道:“现在真的不是动军制的时候。”
  “那你要什么时候动!?”
  “等动过了观澜,再动军制。”
  “什么!?”
  王德用、曹佾,外加一个贾相爷,全都傻了。
  “观澜??”
  “这货要动观澜?”
  只闻唐奕似是怕他们多想,又急忙被了一句,“不是观澜商合,而是观澜书院。”
  “噗!!”
  “噗!!”
  “噗噗!!”
  “.....”
  这回连曹太后都喷了。
  “观澜书院?”
  范老爷不得和他拼命!?
  “你疯了?范公是不会答应的!”
  唐奕蹙着眉头,“会答应的....”
  “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观澜书院!!”
  环视众人,“相信我,十五年的准备......”
  “是时候了!!”
  ...
  ——————————
  大伙儿想破头也想不到,唐奕起动改革,第一个动的不是别人,是自己的老师!?
  此时,宫门已经落锁,众人都出不去了,尚食局准备了晚膳,过来叫官家用食。
  人是要吃饭的,就算再悲痛也得填饱肚子,众人从灵堂出来,准备一道用晚饭。
  曹佾和老贾把唐奕拖到最后面,一左一右就差架着他了。
  “你真要动观澜书院?”
  “为什么?”
  怎么想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是观澜?就算唐奕动得了观澜,可是一个书院于革政又有什么影响吗?
  唐奕道:“一句两句也说不清。”
  又对贾昌朝道:“明日把老师请进宫里,一同细说吧。”
  老贾皱着眉,“难....”
  “今日文彦博去观澜请范希文,结果你那个老师,躲了。”
  这一点才是老贾关心的问题,他留到现在也就是为了这个问题。
  范仲淹躲了,这让贾昌朝很是不安。
  “老夫可是丑话说在前面,涯州是老夫的,谁也别想动!!”
  唐奕看着老贾,淡然道:“这可由不得你,涯州您老呆不了了,老老实实回京吧!”
  “范师父...”
  “也躲不了。”
  老贾一听,顿时不干,“范希文出山,你还让我回来干什么?”
  随后又掰着手指头,生怕唐奕听不懂。
  “你看啊....”
  “文彦博你不打算放出京吧??”
  “他留下,我要是回来,我们两个人搭不起来台子。”
  “两个奸滑之辈凑一块儿,那朝堂风气不就全坏了?就得配一个富彦国这种镇得住场面的中正之士。”
  “你范师父正合适,比富弼还强!”
  唐奕不听他的,“你知道的,文扒皮不可能再当首相了。”
  不让文彦博出京,已经是宽容了,可是多多少少要做出一点姿态,否则不能服众。
  降个一级,任参知政事或者给事中,已经算是不错了。
  那首相和内相两个位置....
  看向远处,“真是十分期待范师父和贾相爷,您二位搭班子....”
  “那得是什么样儿?”
  “什么样儿?”
  贾昌朝一怔,心道,应该很美吧?
  不客气地说,这特么就是文富二人的加强版啊,纵论古今也找不出几个比这更牛的宰相班子了。
  这么说来...
  老贾还有一丝期待。
  ......
  “那老夫....明日去和范希文聊聊?”
  唐奕喜道:“聊聊!”
  贾相爷白了他一眼,“可别高兴的太早,范希文可不一定出山。”
  “而且,老夫还是觉得涯州比较好......如果请不来,可不是老夫没本事。”
  ......
  曹佾忍不住插话,“请不来,就大郎亲自去请呗。”
  ......
  没想到唐奕把脑袋摇的生风,“我可不去!半年之内,别想让我出宫门。”
  曹佾乐了,“还真要守上三年?”
  唐奕无语地瞪着他,“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我出得去吗?”
  “看看......”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