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患得患失


小说:调教大宋  作者:苍山月
  数年间,东罗马帝国不断的在利用宗教收拢虔诚信徒,是以,在欧洲战场,大宋虽然在战局上不落下风,但是真的想彻底瓦解东罗,占领欧洲全境,却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许多大宋官员还认为,东罗马在欧罗巴,塞尔柱人在西奈,加上北古关外的大辽,西南的三邦联盟,这四块战场已经和大宋形成了某种平衡,包括大宋在内,几方很难再取得什么突破性的进展。
  甚至有朝官上奏,要见好就收,就此收手,巩固所得,再图后进。
  ......
  可是,塞尔柱人这么一弄,要联辽宋反咬东罗......
  唐奕都纳闷了,他们是怎么想的呢?
  如今的东罗马占据东北欧到黑海西岸的大块疆域,西面是大宋和西撒克斯,南面和黑海东海则是塞尔柱人掌控的阿拉伯世界。
  北面......
  北面是横扫中亚的大辽。
  这三家要是联合起来对付东罗,呵呵,那东罗马必败无疑。
  可是,话说回来,迅速剿灭东罗马真的是好事吗?
  正如在西奈大宋刻意不继续向圣城推进一样,宋军进驻君士坦丁堡真的只有好处,没有麻烦吗?
  不论是唐奕,还是文彦博,都开始好好的琢磨起来,这么干到底值不值得?
  当然,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抛去唐奕的大战略不说,欧洲战场,大宋与东罗马的对抗,只论现今的原因,其实就是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对抗。
  汉学以德治世,以人为本,以理治教的理念,与正教的教义背道而驰。
  东罗马即使知汉人的理念比他们的教义开明得多,即使知道十一世纪汉人的文明比欧洲先进得多,甚至是即使知道打不过大宋,唯有败途,但是,正教是东罗马的基本盘,他们只有抗争到底。
  因为,一但臣服,那不单单是灭国,也意味着灭教。
  同样的道理,大宋想在欧罗实现完全掌控,根本所在就是灭教。
  这一点都不用唐奕用后世的思维去洗脑,赵曙也好,相公们也罢,看的比谁都清楚。
  说白了,汉学的根本在哪儿?
  就是用仁德礼法取代了宗教图腾。
  儒家的厉害之处,也就是抛弃了玄学建立起来的道德体系。
  法以治身,德以治心。
  律法就是规矩,用来约束行为,这一点不论古今中外,皆是如此。
  可是,法律总有灰色地带,总有教条无法碰触的地带,怎么办呢?
  以德警之。
  这也是世界大同的真理。
  只不过,绝大多数族群选择用宗教的手段建立道德体系,用信仰的力量约束法理所不及的人心。
  几乎没有哪里像汉人一样跳出宗教,规避狂热带来的负面危害,奇迹般的建立起一套合情合理,近乎完美的道德体系。网首发
  而当这种全新的道德体系进入欧洲,颠覆宗教统治下的白人世界,可想而知,正教笼罩下的东罗马除了御敌,更多的,则是恐惧,是绝望!!
  寄生在正教之下的统治者,又怎么可能允许汉学存在呢?
  同样的道理,大宋以学为本,以兵为器,既使没有唐奕,在这样的局面之下,君臣上下也都清楚得很,只要拿下东罗马,整个欧罗巴即如囊中之物,唾手可得。
  此番诱惑,不可谓不大!
  ......
  赵曙清楚这一点,文彦博也清楚这一点,甚至贾昌朝也清楚这一点。
  而唐奕现在所犹豫的,则是在十全之外保持一丝清明,哪怕是违背本心的质疑,也要给大宋保留一分理智。
  如果从上面的思考来看,塞尔柱人的这个举动无疑正中大宋的下怀,求之不得,雪中送碳。
  但是,走一步观十步,唐奕在想....
  五年!!
  五年间,大宋可谓稳扎稳打,防大辽,稳西南,示弱西奈半岛,只在欧洲徐徐图进。
  对外战略可谓是慎之又慎,所有的重心都集中在内部改革,突然在欧洲失去对手,甚至增减大片占区,真的是好事吗?
  要知道,东罗马一但覆灭,意味着大宋要投入比之前更多的人力、物料到新的占领区域,同化宗教,维持民生百业。
  可是,大宋现在有没有这个能力顷刻之间吃下半个欧罗巴呢?
  “宽夫以为,依我朝目前的状况,能不能吃下整个欧罗巴!?”唐奕开始征求文彦博的意见。
  说起来,文扒皮内可安邦治国,外可周旋万国,这个问题结合内外形势,他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了。
  只见文扒皮略一沉思,断然道:“颇为吃力!”
  别看老文这些年主理外事,可是内政形势一直看在眼里,那是国事在心,从无滞怠。
  “大宋这些年正行精兵之策,兵源有减无增。”
  “四方战事,除了六万涯州军可机动支应,再无冗余支援欧罗巴。”
  “即使联合塞尔柱与大辽拿下东罗马帝国,只凭几万马木留克,还有西撒克斯,咱们能占到的便宜也一定是三国之中最少的那个。”
  “况且......”文彦博顿了顿。“宋境之内正在大张旗鼓的施行官制新政,大批赋闲官员流入九部属衙。”
  “占了东罗马,咱们也没有人手去接管,更没有能力去教化蛮众,施行儒教。”
  “可是....”章惇闻之,忍不住插话。“放弃了这个机会,又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平定欧罗巴了啊!”
  文彦博点头,“确实,我等纠结所在正是在此,错过了,总有不甘。”
  唐奕不由一阵沉默,好事,却不敢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大宋还不够强!
  “子浩与文相想没想过另一个问题?”章惇打断二人思路,突兀开口。
  “什么问题?”
  “塞尔柱人为什么与东罗马好好的却要分道扬镳,且还要倒咬一口?”
  ......
  文彦博与唐奕皆是不言,这也正是他们疑惑的问题,塞尔柱人的这一举动确实反常。
  唐奕看着章惇,知道章子厚既然能提出来,说明这家伙心里肯定已经有了算计。
  开口道:“子厚有何猜测,直言无妨。”
  “嘿。”章惇一乐,唐奕说到他心里去了。
  他确实有猜测,只不过,如果没有唐奕这一问,他这个副相还真不好妄下论断。
  “还真有那么一点猜测.....”
  “二位且看。”
  “塞尔柱人在西奈与我大宋对峙也有七八年的光景了吧?”
  “这么长时间,他们应该已经摸透了大宋的意图,也应该明白,对于西亚,大宋是重守不重攻,无意突进,染指圣城吧?”
  “从这一点上来说,塞尔柱人的心态与东罗马就是天壤之别。”
  “东罗马是在和大宋死拼到底,可是塞尔柱人则是在和大宋演戏,明战实合,从根本上并不排斥联宋。”
  “再者!”
  “西奈战事虽然不紧,可是阿拉伯地贫人稀,即便是假打,七八年的消耗也够他们受的了吧?
  “你是说....”
  唐奕脑中灵光一现,似有思路。
  “没错!”章惇也不卖关子。
  “依惇之见,塞尔柱人是油尽灯枯,这是要搜刮一通,以备军用了!”
  唐奕无言,看似肤浅的图财之为,可正如章惇所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细思之下,阿拉伯世界的财源所在是什么?
  是依托圣城,借朝圣之名的欧洲和地中海贸易。
  如今,西奈和地中海南岸主要通过埃及的商路已经被大宋彻底截断,而亚平宁半岛和巴尔干半岛的地中海北岸贸易也被大宋截了下来,阿拉伯彻底失去了欧洲贸易。
  更可怕的是,因为大宋实行海贸,还有埃及和苏伊士运河这个跳板,连在东方的贸易阿拉伯人也失去了往日的荣光。
  可以说,大宋彻底把塞尔柱人的财路给堵死了。
  这种情况下,把心思用在君士坦丁,也就不是不可能了。
  甚至唐奕觉得,塞尔柱人是在借此来与大宋修好,以重新在东方和西方海贸之中分一杯羹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如此说来....”章惇随着这个的思路想下去,居然有所动摇。
  “如此说来,那还真不能答应塞尔柱人的联盟了。”
  在他看来,东西方海贸已经是大宋的重要财源,这几年逐年增长,从西方运抵大宋的财富几乎占据了朝廷年收的三分之一,说什么也不能让塞尔柱人染指。
  “东罗马可以慢慢打,但是海贸绝对要拿稳!”
  “不!!”
  唐奕猛的一声厉喝,吓了章惇一跳,连文彦博都是一怔。
  唐奕这一声否定,可是完全违背这个疯子唯利是图的法则了,难道......
  为了东罗马的那块地,这疯子要把海贸割舍出去?
  而且,文扒皮就不明白了,这唐疯子此时眼神里冒出来的绿光是什么鬼?
  好像又有了什么阴谋,占了多大便宜一般。
  ......
  “答应沙赫!”唐奕的话让二人十分意外。
  “但是,有条件!”
  “什么条件?”文彦博下意识出声。
  依文彦博来看,如果真是判断如斯,那这个条件是不许阿拉伯染指海贸,那赛尔柱统帅也没必要费这个周折了吧?
  怕唐奕没想周全,文扒皮还不由提醒,“如果真是如此所料,那海贸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子浩的这个条件恐怕沙赫是不可能接受的。”
  唐奕淡然一笑,“他们想要海贸?给他又如何?”
  “啊!?”二人傻眼,唐奕这是又起的什么幺蛾子?
  “那你的条件是....“文扒皮怔怔发问。
  依他对唐奕的了解,这家货是不会做亏本买卖的,既然敢把海贸这个巨利让出一部分,他就肯定有别的赚回来的门道。
  至于是什么门道,那就要听唐奕这个所谓的“条件”是什么了。
  “条件很简单。”唐奕语气淡然,可是眼神却尽是贪婪。
  “塞尔柱人想联宋不是不可能,即使想染指海贸,也没什么不能答应。”
  “但是,他们要把阿巴斯王朝智慧馆里所有的藏书全数献给大宋!!”
  “啊.......”文彦博傻了。
  还以为唐疯子这个条件是多么苛刻,结果......
  就要一堆破书?
  苦笑开口:“子浩,要不再想想??”
  “咱们大宋好像不太缺书吧?”
  “相信我.....”唐奕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文彦博。“那是一个宝藏.....”
  “其价值,即使用百年朝税来换,奕也心甘情愿!!”
  “何况是这点滴之利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