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你可不要再忘了


小说:主神大道  作者:古月居士
  多元末法,造化终结。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太古鸿界之中,从来没有一刻的大起大落。
  当着所有的人的面,天焉峰上的那位一剑削落天下太平,光暗主神一一陨落湮灭,神魔两族完全打落尘埃,所有种族的超凡力量一一泯灭。
  而在世界被玉晨道人一剑挑翻之后,万兆亿年都不曾出现过的“平衡”法则也不得不出现再次平衡世界法则。
  可结果方方一出现,竟然就有一位人族的至高主神,跨越漫漫的无垠时间线。自未来降临到了现在,当真整个星河大次元所有生灵的的面,一瞬间拉着“平衡”在这时空的真正具现物,一起沉溺在了时间长河之中!
  在那位人族主神从时光长河的深处,发出的那声欣慰与遗憾一起交织的袅袅余音之中。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突然间发出了一声声怅然若失的叹息。
  随着那位玉晨道人的挥剑削落,以神魔两界无数生灵,曾经至高国度之中二十四位至高光暗主神,甚至是鸿钧天下,开辟万象的平衡法则的祭品。
  曾经的旧时代,已经真正湮灭在浩渺不可揣测的“过去”之中,再也没有可能重新出现。
  没有的一次次的神魔高压政策,也没有了光暗主神们的虎视眈眈,更没有了所谓的层层枷锁,他们人族在此刻,真正的自由了……
  可惜在在这个世界上,从玉晨灵宝天尊一剑终焉的时空造化,强行将世界拖入末法时代之后。所有世界之中的生灵也再也没有办法以他们的超凡力量,俯览无数次元世界。
  不仅仅是神魔,亦或者是其他的杂鱼种族。就算是人族本身也要重新适应这种崭新的环境,超凡再也不是主流……
  相比较起,他们曾经足可以毁灭天地,再塑世界的恐怖力量。
  在这新的时代里,他们一位位的力量,已经开始无限的衰弱卑微,一道道曾经的超凡之路被一条条的堵死,力量的提升,超脱的可能也是无限的缥缈,几乎为零!
  这两个时代之间,也不会再有一丝的可比性。
  “不依人主,难成法度。不依秩序,难以超脱。”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在一个个世界之中,种族,集体,文明,人道,集众,王朝,帝朝,气运,龙气……这些被天焉峰玉晨灵宝大道尊所不经意间遗留下的超凡之力,也会渐渐形成另一种世界主流。
  也许在以后随着漫长时间的再次演绎,那些曾经旧时代之中的神魔们,也依然会随着人心气运的再凝结,从各种人道愿力的气数,甚至是人心幻想之中,重新演绎出来。但毫无疑问的,在此刻他们的力量将是毫无意义。
  无限辉煌的力量缓缓逝去,曾经的高高在上现在跌落云霄。两个不同时代的落差,叫无数生灵根本就没有办法止住自身意志的崩溃。
  无数生灵在天焉峰下匍匐跪地,他们痛哭也好,大声滥骂也罢,甚至是嘶声诅咒,都无法阻拦天焉峰上那位道者的意志。
  世间末法,超凡晦涩,造化黯淡。这是赵奇的意志,也是灵宝天尊的意志。
  他们要公平,赵奇给予了他们公平。他们要自由,赵奇也给予了他们自由。
  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废话的!?
  世界在开始有条不絮的渐渐演化,不论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星河大次元多元时空,旧的时代已经结束,崭新的时代即将来临……
  …
  “咳咳咳……青龙,这一切都是已经结束了?”
  这此刻,在太古鸿界的暗面之处,那纠缠于真实与虚幻灵界之处,一直努力把自己作为透明人,努力不叫自己也卷入阳面世界里,那场末法劫末之灾的“幽冥罗酆北蝄阴土神域”之中。
  在神域的中央最高处,在一方连绵不绝的恢宏帝里,良久才亦是发出了衰老与疲惫至极的叹息。
  “嗯,是啊,结束了。我们人族自由了。”
  罗酆神天黄袍在身,十二天梳帝冠在顶,端坐在六天阴閪天宫御座上的帝鸿氏,看着自己记忆之中的意气风发,世界都不望在眼中的老友,良久亦是同样发出了一声叹息。
  “呵呵呵,天焉峰上的那位一剑削平世界,无有任何阻拦者,把我们人族从泥潭之中拉出。那我所做了一切又有什么意义?看来我错了…我是真的错了。作为“人族血戮”计划,手中血腥无法计算,我是万死难责其咎啊~
  青龙,你告诉我吧,天焉峰上那位天尊准备如何处置我。你不要想着怎么减轻我的罪孽,你要多多的给我加罪,就算人族所有的罪果都加在我的身上也无妨。
  我的罪一定要越重越好。
  我的罪孽越重,我所受惩罚越重,就是代表着灵宝大道尊对我人族的怒意减削。
  你如果选择庇佑我的话,那我们人族与他的情分就真的消磨殆尽了。如果我们和他连这一点点的联系都没有了,那以后的后果不堪设想。
  青龙,你是我人族的至尊,这件事你绝对不会不知晓到,所以你绝对不能在这件事上犯错误了!”
  罗酆阴土御座之前,长发花白,面容衰老而疲惫的白虎至尊,看着自己死而复生的老友,言辞恳切至极的言语道。
  在一旁又有两个璀璨人影,闻到白虎的这声自语,顿时有玄武与朱雀的倒影涌出,在这帝殿上抖动不休,但在最后还是陷入沉寂。
  “唉~”又是一声轻叹,御座上的帝鸿也是不再言语。
  人间末法,造化终焉。阳世伟力万不余一。
  这样的多元大劫,就算是他的阴土神域,以自己的面子,躲过了这场灾劫,保存了所有鬼神的自身位格实力不失。
  但在灵宝天尊的意志下,与阳世一方方大世界的联系,也是开始渐渐被斩断。
  即使现在还没有诞生出“阴世不扰阳世”之类的铁律,但以帝鸿氏自己漫长的人生阅历,在未来诞生出这样的天律,也是早晚得事情!
  世间滔天大势就在眼前,他能否稳固自身阴土神域,在未来的时空之中占据绝对主动,也只看自己的选择,还有赵奇的意志!
  更何况,自家老友与赵奇之间的大因果……
  哎~这样的伤心事不说也罢。
  不过自己既然当着赵奇的面,救下了自己的老友,不叫他在赵奇的青萍剑下湮灭,自然也有了承受赵奇滔天怒火的准备。
  “灵宝大道尊一剑削的世界末法,圣殿尽数湮灭,想来应该是消气不少。
  白虎,你已经为人族流尽的最后的一滴血,我又怎么可能在叫你流尽最后一丝泪?”
  层层璀璨的幽冥神光之中,帝鸿氏微蹙眉一笑。“以后我阴土神域生存艰难,就艰难一点吧。
  人族再艰难,有我照看着,还能比过去神魔两界的碾压下,悲戚求存更艰难吗?
  如果连自己的战友都没有办法庇佑,那我做什么幽冥大神君!白虎,玄武,朱雀,你们该做的事情做的已经够多的了,安心在神域之中休息吧,接下来交给我就行了…未来的人族,还需要你们来指引的……”
  “你是认真的吗?”莫名之间在帝鸿的耳边,传来一声清冷杀伐的声音,遥远处似有一双如常人一般的眼眸,看向了这里。语声清冷,根本就听不出一丝神色。
  “是的,天尊。他的罪,我们一起来抗!哪怕万年,万万年,又是万亿年,他与人族的罪,我们一起帮他赎清!希望天尊成全!”听到这声音,帝鸿的脸色不由一正,显然已经是知道是谁在和他说话了,良久之后才又是极艰难的言语道!
  “嗯。那就这样吧,你莫要忘了你的言语了。”眸光闭下,平静的阴土时空隐隐闪过一丝丝的涟漪,但转眼间就消逝不见。
  但看在帝鸿的眼中,这样的无声举动,却是足以说明灵宝天尊的态度!
  逐渐的,他的嘴角上扬,脸上的笑意也是越来越大,最后真正发出了响彻了整个“罗酆天”的爽朗笑声!
  “多谢天尊成全!”
  ……
  灵宝罗酆天·XXXX时历·
  这世上有种人,生来就不平凡。即使世界末劫,超凡力量修行艰难,但这个世界上依旧有真正的天才诞生。
  “如果白日飞升便是世界的终点,那么我已经站在了这个终点之上。然而当我足世界的顶峰,我发现,一切才刚刚开始……”
  ……
  “欢迎来到灵宝大道尊所开辟的六故三灵天之一——罗酆天,下属时空单位。
  少年郎,这十年来,你是第17894564个飞升者了。啧啧啧,少年郎,这里的时空法则,与你的旧时空的一切都不同,你一定要好好的把握啊……”
  渡天劫的过程,已经耗尽了他体内所有的真气,这一刻从未有过的疲惫席卷全身,他甚至都懒的爬起来,这一切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的疲惫。
  “不是说世界末劫未过,能飞升者万无其一吗?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
  青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股远远超过他想象的灵宝元白轻灵灵气被吸入鼻端,令他不禁皱了皱呛头,忍不住大声的咳了好几声。
  “这里不是仙界吗?”带着一丝希望,他问着眼前高傲、绝美如朱雀凤凰般的火红少女。
  “是啊,这里就是仙界。灵宝天尊所开辟的仙界之一。”少女简洁而明了的笑着回答道。
  “你叫什么名字。”
  “无忌。我叫风云无忌。不知前辈叫什么名字。”
  “我可不是前辈哦……我叫凤妃,轩辕凤妃哦。无忌,你可千万不要再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