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谁吃亏


小说:韩娱之崛起  作者:我们大家
  男人和女人打架,最后能有个什么好结果?无非就是两败俱伤嘛,只不过是哪一方更加吃亏的问题罢了,当然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男人比较辛苦而女人比较享受。m.。
  不过这并不适用于少女们和李梦龙间的战争,这次虽然说倒不至于下狠手,但是李梦龙没有手下留情是一定的了,总说狠狠的收拾一下这帮丫头,结果却一直狠不下心。
  现在好了,新仇旧恨加在一起,那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啊,战况多激烈已经没有办法形容了,反正半个小时后把刘志浩哄睡着的徐贤又被声音给吸引了下来,她不敢不来啊,否则天晓得明天早上会不会是她给九个人一起收尸。
  楼下的场面已经极其混乱了,地上散落着一堆堆的杂物,各种靠垫、坐垫、书籍都在半空中飞舞,不过仔细看过去,就会发现地上没有玻璃之类的碎片,更没有什么电脑、手机这类贵重的物品。
  这就说明了这帮人还是有那么丝理智的,否则几个手机飞出去,少女们就要破相了,不过这个发现也只是让徐贤放松了那么一丝丝罢了,因为场面依旧严峻的厉害。
  少女们现在真的是衣衫不整,很多人都露着半个肩膀、内衣或者内裤的边缘,至于头发早就披散了开来,李梦龙这个贱人怎么可能不用揪头发这一招。
  要知道少女们平日里头发保养的很好,所以很是稠密,哪怕是短发的李顺圭都一抓一个准,而且关键是李梦龙不怕她们学这招啊,就李梦龙那比秃头长一点的头发少女们能抓住,他也认了!
  既然能上升到揪头发并把少女们弄得如此狼狈,可想而知李梦龙这次是来真的了,至少是真了一半!所以少女们一时间吃了大亏,毕竟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疯狂。
  不过少女们这都在一起多少年了,随着金泰妍一声令下,大家开始有组织的防御了起来,甚至少女们一个个都有意无意的把胸口往李梦龙身上蹭。
  这道不是在暗示什么,而是往日里李梦龙会特别注意这些的,哪怕是打闹也不想发生大规模的亲密接触,不过今天他李梦龙怕谁?找两件T恤把手包裹了起来。
  随后还在乎什么?李梦龙能做的都做了,所以能躲开的就成了推肩膀,躲不开的就直接推胸口怎么了!有能耐过来咬死他李梦龙啊,今天非要分出个胜负。
  既然这是李梦龙的强烈渴求,少女们自然不能拒绝,所以李梦龙算是如愿以偿了,也就是现在徐贤看到的画面了:李梦龙躺倒在地板上,四周围着一圈的少女们不停的在下嘴,甚至允儿在最后面都挤不进去。
  至于李梦龙也没闲着,虽然身上各处都疼,但是那裹着衣服的手却不停的在拍打着少女们的后脑勺、戳着她们的腋下甚至不经意间戳向一些限制级的所在。
  不过李梦龙坚决不承认自己猥琐,试问有人尝试过这种感觉吗?同时被七八个女人咬着,还能享受的去想着占便宜?李梦龙只能表示这么想的人心真的大,现在他疼得要死啊!
  只不过战争就是这样,开战了之后就停不下来了,所以现在李梦龙算是骑虎难下,这算是教训成功没啊?如果再咬下去李梦龙真的有点吃不住了,于是乎把手上的T恤结了开,他打算用手刀了,把少女们劈晕了算逑。
  好在这时作为和事佬的徐贤终于缓过神来,这一幕实在是超出了她的想象了,毕竟她的印象中欧尼们虽然调皮捣蛋但是却极其有分寸;李梦龙就更不用说了,脾气好的吓人。
  所以眼前这一幕让徐贤有些无从下手呢,好在徐老师的嗓音尚在,于是先是一个无意义的海豚音,随后大声吼道:“不要打啦……”
  忙内发飙的后果还是比较严重的,少女们一个个讪讪的坐了起来,擦着口水、整理着头发、重新固定着内衣、揉着后脑勺;至于李梦龙就有点惨了,身上一块块或青或紫、或大或小的牙印真的能逼死强迫症。
  徐贤小跑过来扶起了李梦龙,先是气愤的拍打了他两下,不过看到他身上的咬痕后就惹不住心疼了起来:“oppa很疼吧?”
  问了一句后徐贤怒目圆睁的瞪着少女们:“打闹也要有个限度吧?你们自己看看这都咬的什么样了?搞不好是会落下疤痕的!”
  少女们到没有觉得徐贤这语气不对,毕竟大家都公认的——不要和发火的忙内一般见识,就当是做姐姐的让着她了。当然更深层的原因是徐贤发火时一般都是少女们翻了大错误的时候,这时候再摆长姐的威风不是找罪受嘛。
  所以少女们只是尽量在给自己找着可以站得住脚的理由,不过随后就发现又被李梦龙给阴了,她们留下的都是肉眼可见的外伤,俗称证据;但是李梦龙用的都是阴招呢,后脑勺倒是都挺痛的,但是和李梦龙这挂彩相比就差了不少呢。
  好在少女们很快就找到了新的证物,把地上掉落的好多头发都归拢了起来:“看,这就是证据,这个男人揪我们头发!”
  “强词夺理!你们的头发哪天不掉这么多?”李梦龙靠在徐贤的怀里挣扎着坐了起来:“不服气的话你们把我头发拔光,让我咬你们几口”
  “凭什么?”“色狼!”“变态!”“恶心……”
  少女们仗着人多,开始疯狂的输出着李梦龙,而李梦龙也来者不拒,一对八的开始狂喷,事情变得越发的复杂了,于是乎徐老师再次开始强势控场。
  问题出在谁身上这绝对是一笔烂账,数也数不清的那种,虽然说算是自家人,但是徐贤也懒得把这个烂摊子理顺,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强势维稳,把这个夜晚过去就好。
  不过事实可不是按照她的想法走呢,既然徐贤可以做法官,少女们和李梦龙自然开始控诉着彼此,从最最开始的缘由也就是那个视频开始,逐渐把一年前的旧帐翻了出来,而后又快速转到了刚刚打架的事情。
  “你还不承认你是变态?你刚刚还摸了我的胸口呢!”允儿也算是自爆了,不过这并不丢人,反而少女们纷纷附和,表示自己也遭受到了某些色狼的强势骚扰。
  在少女们的陈述中,李梦龙就是全天下最奸诈、最狡猾、最无耻的大色狼了,平日里就觊觎她们的美貌,但是一直不敢下手,结果就强行挑起了这场战争,以图在争斗中占便宜。
  李梦龙差点没一口吐沫吐她们一脸,还故意占她们便宜?李梦龙承认平日里是觉得她们很好看,但是就没有其他了!李梦龙要是想占便宜,那机会多的是啊,最简单的,少女们几乎每天都会用一楼的洗手间洗澡的,他只要装个微型摄像头不就什么都解决了?
  当然这些话不能现在说,因为只要说出来,少女们绝对会顺着杆子就向上爬,直接把李梦龙钉在耻辱柱上,所以现在要用事实说话:“你们是不是瞎?没看到我手上裹着衣服吗?这么厚的衣服我能感觉到什么?”
  群体攻击范围虽广但是具体威力不够,所以李梦龙直接瞄上了允儿,谁让这个死丫头跳的最欢:“还有你林允儿,我那怕不用裹着这么多东西,我能摸到你的胸吗?谁知道我是不是怼在你后背上了!”
  这一句话算是直接ko了允儿,虽然往日里也会拿这个话题调侃,但是哪有这么赤裸裸的鄙视过,所以一时间允儿只是愣在原地颤抖着嘴唇,那眼泪秒秒钟就大滴大滴的砸在了地板上。
  少女们顿时围了上去,当然安慰的同时也不忘记鄙视下李梦龙,嘴里没个把门的,什么都乱说,这下算是得罪人了吧,连徐贤都不能站在他那边了,因为徐贤觉得李梦龙过分了。
  李梦龙是真的委屈,指着那头的允儿大声的质问着:“她百分之百是装的,你们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吗?让她随时哭出来比让她随时尿出来都容易,不要上当啊!”
  李梦龙是真的急了,什么**喻都用了出来,不过任他怎么说少女们也不信他了,或者说哪怕心里相信了也不能表现出来呢,毕竟现在占上风的可是她们,才不要给李梦龙任何翻盘的机会
  李梦龙真的是有委屈也说不出来,他要是真有这个心思也就认了,好歹也算是占到便宜了是不,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简直太冤了,堪比突然发现养了十几年的孩子突然姓王。
  在少女们的簇拥下,作为受害人的允儿一路痛哭着返回了二楼,至于到了楼上是欢呼的跳起来还是继续哭泣就和李梦龙没有关系了,在他这里这件事暂时就结束了。
  后续的问题就看看第二天少女们的态度了,如果翻页了的话那么自然你好我好大家好,但是如果非要再说道说道,李梦龙不介意身上再添上一些咬痕的,毕竟伤疤都是男人的勋功章!
  事实证明偶尔打一架绝对是有益身心的,毕竟可以舒缓不少压力呢,这一晚哪怕是最大的受害者林允儿也睡的很是香甜,当然眼角那几滴晶莹的眼泪就需要李梦龙过后再去弥补了。
  只不过心灵上的创伤弥补起来多快啊,尤其是对于允儿来说,但是李梦龙肉体上的创伤就比较惨了,总体来说吃亏的依旧是李梦龙,忍忍吧,谁让是他先挑事的呢!
  第二天一早李梦龙也没有早早的醒来,毕竟前一晚喝了那么多酒、第二天又受到了不菲的惊吓,现在正是补觉的好时候呢,只不过早睡早起这点是客观规律,改不掉的。
  所以当李梦龙熟睡的时候,整个宿舍昨晚最早睡觉的人现在起床了,而且人小鬼大的没有叫醒任何人,他刘志浩可是认路的呢,虽然台阶有些高,不过可以先坐在台阶上然后跳下来嘛。
  这就这么翻山越岭的一路走到了弟弟的门前,结果最后一个关卡明显对于他来说太过分了,那高高的门把手明显不是为他准备的,他就是跳起来也够不到啊。
  于是乎睡梦中的李梦龙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叫他,而且还挺恳切的,本以为是少女们的恶作剧呢,结果听到“弟弟”二字之后,他立刻一个机灵,毕竟刘志浩太小了,可别在家里磕了碰了之类的。
  好在打开门后刘志浩好好的坐在那边,李梦龙过去揉了揉他的脑袋:“大哥早上好啊!休息的怎么样?和徐贤阿姨睡觉是不是特别的香甜?你完全可以写一篇回忆录的,估计能卖不少钱呢!”
  李梦龙这番话中各种深意根本就不是刘志浩这三岁的孩子可以理解的,好在也没想着让他懂,否则刘在石不过来杀了他啊,不过一般人家的小舅子不都是扮演各种不靠谱的角色嘛,他真的不介意成为刘志浩这方面的导师的。
  “弟弟,快去给我做饭吧,否则幼儿园要迟到的!”刘志浩仿佛小大人一般的叮嘱着。
  “幼儿园?你刚多大啊?没事,今天你兄弟我当家,咱不用去的!”李梦龙豪气的说道,在他眼里幼儿园什么的都是渣渣,这个年纪在家里玩多好啊。
  只不过罗静恩的家教也不是开玩笑的,刘志浩竟然条理清晰的表明不去上学是一种可耻的行为,是会被所有同龄小朋友唾弃的,弟弟的思想需要进步呢。
  李梦龙算是彻底服了,只能一面给刘志浩冲奶粉,一面给刘在石二人打电话,那头手术已经没有大碍了,只不过病人因为麻醉还没有醒来,所以她们夫妇还要守上一天。
  于是刘志浩就只能托付给他了,至于幼儿园他也问清楚了,其实更像是半天的亲子课,是要家长陪着的,只不过“弟弟”作为家长去陪着哥哥上幼儿园,这关系老师能明白过来不?
  “行啊,今天我这一百多斤可就托付给你了,大哥!”
  “放心吧弟弟,我会照顾你的!”刘志浩似乎有了什么了不得的责任呢,还多吃了两片面包,毕竟男人就要有体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