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二十章 老君下凡尘(一)


小说:校园之护花兵王  作者:苏烟南
  苏南对于大红尘中真正的神仙的境界总算是有了一丝了解,想不到紫薇境才算是真正的位列仙班,杨念贞是紫薇境小通天,那老君是大通天?
  两人又是洋洋洒洒的聊了一些之后,苏南的对于太上老君便是更加的敬佩了,不断地刷新这个世界的记录,不断的突破修为的极限,如此之人,才算得上大能仙人,若是有朝一日能够亲眼目睹老君的风采,那该是何等的兴奋之事。更新快无广告。
  三天后,天空中猛然间出现彩云,一整片的彩云,遮天蔽日,一丝微风吹过,五彩斑斓的云层开始在空中盘旋,凝聚成彩云旋涡,苏南脸色陡然大变,直接纵身一跃离开此处,因为那彩云旋涡,正是在苏南的头上。
  刚跑出去几步,杨念贞忽然脸上露出一丝惊喜,“苏……那谁,你放我出去,这好像不是天兵天将,应该是我的朋友。”
  苏南闻言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将杨念贞放了出来,再三提醒她一定要小心,若是遇到什么危险,第一时间回来进入苏南的空间,苏南靠临场发挥的能力,演戏什么的,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杨念贞此时忽然觉得苏南有些粘人,但却感觉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甜蜜,这种被人呵护的感觉,真好。
  “知道啦。”
  杨念贞看到那团彩云飞入刚才他们落脚的山洞之中,赶紧再次进入,素手一挥,将这山洞封了起来,整座山都原地消失,洞中气息有些熟悉,不知道来的人是不是他啊?
  杨念贞怀着激动的心情,走入山洞之中,之间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穿着一身洁白的道袍,手中拿着一把拂尘,盘坐在空中,庄严肃穆。
  杨念贞脸色大喜,“老君,真的是您!”
  杨念贞正准备跟老君叙叙旧,结果猛然间发现老君周身的法力散乱,时强时弱,这分明是要突破的预兆,杨念贞脸色大喜,赶紧行跪拜之礼,恭敬的说道。
  “恭喜老君突破法力无边!”
  老君缓缓的睁开眼睛,叹了口气,“念贞啊,你这丫头真是不让我省心,又闯祸了吧?”
  杨念贞噘着嘴,冷哼一声,“闯祸又怎么样,让他下来收拾我啊?他弟弟给他戴绿帽子都没事,我就多说了几句就给我贬下凡间,我……“
  “好了!”老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越说越过分,天帝戴绿帽子的事情那是能随便说的吗?
  “丫头,别看你跟我什么都能说,那是因为我不是君主,天帝执掌三界,你顶撞他,他的面子上自然过不去,对你略施惩戒也不算什么,就别放在心上了。”
  杨念贞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她之所以对天帝不满,当然不止是因为这点小事,谁让他那么对待父亲……
  老君也知道这丫头脾气倔,劝也没用,幽幽的说道,“本来应该让你呆在我身边,不过我这一闭关,恐怕又不知道是多少年,天帝那边我给你略微求了点情,你去鬼婴红躲一躲吧。”
  杨念贞叹了口气,低下头,“是。”
  老君在心中感叹,这一次,真的摸到了修行的边缘,法力无边,便是这个世界上修仙的极限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能否安稳渡过。
  这次突破,老君暂时不想告诉别人,这个世界上达到紫薇境大通天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君,一个是天帝,若是天帝得知老君即将突破法力无边,再次成为天下第一人,会作何反应?
  就算老君知道他不敢,也不愿意冒这个风险,活到老君这个年级,即便是能看穿人心,也不愿点破。
  走出这山洞,杨念贞心情十分低落,不知道为什么,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应该很开心,但此时心里竟然有了一丝牵挂,抬头望去,之间苏南在一片树丛中,正满脸担心的看着她,一瞬间,那个眼神仿佛刻在了她的心里一般。
  一步一步走到苏南跟前,眼神飘忽不敢直视他,轻轻说道,“我要走了。”
  苏南微微一愣,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相聚的时候,两人都不愿意搭理对方,甚至还互相有些憎恨,可如今面临分离,谁也不敢保证今后会不会再见面,此时的两人,谁也不敢说再见,那种感情的联络就仿佛一个泡影一般,看起来很美,但如果一旦触碰,就会破掉。
  杨念贞攥紧了拳头,良久未曾说话,犹豫了几刻,最终将手腕上的一条手链摘下来,只是普通的绳子,上面绑着一颗菩提子,这个手链算是她最重要的东西,蹲下身子,亲手为苏南戴上。
  苏南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和杨念贞接触,身上那种缥缈的仙气沁人心脾,看着呼吸有些急促的杨念贞,苏南忽然将手,轻轻的搭在杨念贞的手背上,肌肤相亲的一瞬间,杨念贞猛然一个激灵,赶紧将手抽了回来,扭过头去背对着他,但却无法掩饰两腮上的绯红。
  苏南看着这精致的手链,忽然笑了笑,“念贞,大红尘,我会去找你的。”
  听到苏南称呼的变化,杨念贞有些嗔怒也有些羞涩,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站在那里好像回头看一眼他,因为下一次见面不知何时,可她生怕看了这一眼,就走不动路了。
  终于,杨念贞迈出艰难的一步,一朵灵云虚空飘来,杨念贞踏上云霄,衣衫飘摆,随风而去。
  苏南痴痴的看着杨念贞的背影,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终有一天,他要站在这个世界的顶峰!不再被迫分别,而是拥有选择的权利。
  杨念贞越走越远,站在小红尘的边缘,回头望去,这一眼,饱含秋波,可凭苏南的眼力,却看不到这里。
  沉吟片刻,杨念贞一道法音传入苏南的耳中。
  “相伴紫薇知何日,鬼婴红府等君来。”
  传音入耳,杨念贞从小红尘中飞升离去,恋恋不舍的看着这小红尘,眼角流露出罕见的柔情,也不知是对苍天说道,还是对自己喃喃自语。
  “我杨念贞一辈子逢赌必输,希望这一次,我赌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