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二十一章 老君下凡尘(二)


小说:校园之护花兵王  作者:苏烟南
  杨念贞离去之后,苏南心情也是极其复杂,回头看了一眼空间,留下了二十几片仙叶,杨念贞的仙牌还在苏南手里。m.。
  摸着这不知什么材质制作的金色仙牌,苏南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念贞,这块仙牌,我会亲手还给你的。
  正在苏南准备离去的时候,只见对面山洞中忽然出现一个穿着白色道袍的老者,老者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见到苏南五指一张,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苏南避无可避,直接被那老头吸进山洞之中,看到这老头盘膝而坐,漂浮在半空中,倒是惊讶了一番,看来这老头应该也是天上的神仙,而且是杨念贞的朋友,不过不知道这家伙厉害不厉害。
  老君将一把扫帚扔在地上,还有十片仙叶,淡淡的说道。
  “我要突破了,你来帮我护法,十片仙叶作为报酬。”
  报酬?
  这倒是个好差事,虽然不知道这个仙叶值多少钱,但是杨念贞也给他留下了几十片,看来这应该是个宝贝,给神仙护法苏南倒还是第一次做。
  “我需要怎么做?”
  老君淡淡的说道,“我脚下空地扫干净,一尘不染,扫吧。”
  原来就是扫地啊,这还不简单?
  苏南刚想说捡了个便宜的买卖,结果一伸手捡扫把的时候,居然发现这扫把重至少上千斤!
  靠,有没有搞错?
  一个扫帚,虽然苏南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的,但也不至于这么重吧?将扫把勉强的抱在怀里,苏南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扫了一下,地上的灰尘不但没有少,反而还更多了一些。
  “靠!”
  苏南一下子就累瘫在了地上,差点骂娘,这是护法吗,这是玩我呢吧?要不是看在这十片仙叶的份上,苏南才不搭理这个老头呢。
  老君眼睛睁开一点缝隙看了一眼苏南,冷笑一声,“玉帚扫地是那么简单的么?若是扫不动了,就含一片仙叶。”
  苏南翻了个白眼,心想这老神仙还挺能装逼,比杨大姐还能装逼,不就是扫个地么,瞧不起谁啊?
  拿起一片仙叶放入口中,苏南到是也很好奇杨大姐会给他留下什么宝物,当仙叶入口的一瞬间,整片叶子直接化为一股清流涌入喉中,瞬间一股极其暴躁的能量直接将苏南差点撑爆。
  噗!
  一股血水从苏南的鼻子里喷出来,躺在地上瞬间奄奄一息,这是什么东西!
  苏南就像是被人关注了几十倍的法力一样,周身紊乱无法散去,猛然间,他看到了老神仙的那张似笑非笑的面庞,这才想起来什么,死死的咬着牙站起来,将玉帚握在手中,开始扫地。
  一下!
  就是这么一下,久旱逢甘露一样的感觉,真是太舒爽了,识海丹田全都要被冲爆了的那一瞬间,将法力通过这玉帚直接施展了出去,那种感觉简直比旗鼓相当的人大战一场还要酣畅淋漓。
  一瞬间,苏南感觉到了修为的神速进步,这大红尘的东西果然就是不一样!
  几天过后,苏南一直在这里扫地,体内暴躁的法力终于是舒服了一些,但苏南只要将这扫把放下,体内那种力量就立刻要将他撑爆一样,也不知道这一片仙叶究竟是蕴含了多大的能量,苏南只能不停的扫地,期间顶多能休息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就受不了了。
  老君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这小子还行,挺有毅力,倒是可以放心突破,随手扔出来一块仙牌,淡淡的说道。
  “我突破期间不能有任何人来打扰我,若是有人来找我,就把仙牌给他们看他们就会相信你。”
  “哦,那他们若是非要见你我怎么说?”
  老君有些不耐烦,“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即可,你也不要打扰我。”
  说罢,老君就闭上双眼再也不肯说话了,苏南撇了撇嘴,心想这逼让你装的,都快赶上我了,牛逼哄哄的,不就是神仙吗,老子又不是没见过神仙,老子还摸过神仙的手呢。
  拿着老君的仙牌,看着上面写着李耳二字,不禁撇了撇嘴,这俗气的名字,加上这破破烂烂的木质仙牌,估计这老头在天庭也不是什么太高的地位,否则怎么突破境界连个护法都没有?
  不过不管人家是什么神仙,苏南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安安心心的扫地即可,又能提升自己的修为,又能赚这个仙叶,倒是不错。
  转眼间,一年变过去,当苏南再一次放下玉帚的时候,已经被深深的震撼了,因为他已经顺利的突破到四品武皇境。
  这仙叶……实在是太恐怖了,虽然这一年的扫地让他遭了无数的罪,不过境界的提升把这一切苦难都抵消了。
  正在他准备休息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苏南皱了皱眉,想不到还真有人来找这个老头?拿着扫帚走出山洞,看到两个长相十分清秀漂亮的小道童站在外面,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见到苏南出来赶紧问道,“可曾见到仙师?”
  “仙师?你们问的可是李耳?”
  两位道童吓了一跳,心想此人究竟是谁,竟敢直呼老君的名字……当下不敢怠慢,恭敬的说道。
  “没错没错,就是仙师,仙长可知道仙师在何处?”
  苏南笑了笑,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叫他仙长,清了清嗓子故作云淡风轻说道,“你们的仙师已经离开,去别处找吧。”
  两个道童瞬间又开始叽叽喳喳的,“不可能,我亲眼看见仙师落在此处!”
  “对对对,仙师的气息就在这里,不可能走远。”
  “仙师前几天还说要给我换一身羽毛呢,结果说走就走了。”
  “胡说八道,你那一身羽毛已经够漂亮了,我这羽毛才应该换呢,我跟了仙师多少年?排队你也应该排到后面。”
  “放屁,我就比你晚出生了半个时辰,你少跟我在这里摆资历。”
  “……”
  听这俩人叽叽喳喳的,苏南一个头两个大,而且两个道童反应过来之后一直追问苏南仙师是如何来的,又往哪里去了,为什么要往那边去,你可看清仙师的表情了?
  气的苏南是机器不耐烦,半个小时过去,他一句话都没插上嘴,而且体内的法力已经开始波动让他有些难受,心想反正这老头让我把他们打发了就行,当下大喝一声道。
  “闭嘴!你们的仙师死了!临死之前把仙牌都给我了,我是他的传人,有什么事你们跟我说吧。”
  两个道童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看着苏南手里那天下独一无二的仙牌,不禁大脑一片空白。
  老君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