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二十三章 老君下凡尘(四)


小说:校园之护花兵王  作者:苏烟南
  在漫长的修炼过程中,十年不过是一闪而过,让苏南没有想到的是,这十年来,他的修为竟然无形中提升了这么多,若是按照正常的来算,武皇境每一品的提升都几乎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就算是苏南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聚灵粉,也要五六十年才能达到九品武皇境,可如今就靠着这一片仙叶和一把扫帚,苏南居然将这修炼时间压缩了这么多。m.。
  神君境的门槛就在眼前,苏南此时终于挺直了腰杆,想当年从城主的时候,苏南的修为就一直跟不上地位,比同级别的城主差,到了府主又比同级别的府主差,如今苏南总算是将修为追了上来,只差一步便是神君境。
  而且这一次修为的积累可以说是坚如磐石,玉帚扫地的功效比当年在鲲腹之中还要吓人,否则苏南也无法顺利的将这片仙叶消化干净。
  举个例子来说,别人都是吃一顿饭,上一次厕所。而苏南每天吃十顿,拉十顿,长出来的身体自然是和其他人有所差距。
  十年的时间,老君也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不过睁眼的一瞬间露出了一丝不悦和茫然的神色,可以看得出来,这一次的闭关不怎么成功,周身的法力游离散乱,似乎不太理想。
  老君抬起手来,对着苏南身后的一块石头一招手,那石头凌空浮起,向着老君飘去,然而石头却在半空中掉落,仿佛失去了法力的控制一般。
  苏南在旁边看的有些心疼,看来这老头应该是没突破成功,或者是掉境界了?
  这种事情是最让人郁闷的,尽管这老头的修为很显然比他高了很多,但苏南也能感同身受,遇到这种情况,谁都会难免有点负面情绪。
  苏南走到老君跟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哎,别灰心,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老君正在纳闷,为何突破了法力无边之后,这法力时好时坏呢?方才都能隔空取物,但是半路物体却掉了下去,这让老君真是颇为不解。
  苏南这一拍他肩膀,把老君的思绪拉了回来,看着这个年轻人果真是在这里扫了十年的地,倒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你叫什么名字?”
  仙缘这种东西,是无从解释的,缘分到了,自然就会相遇,既然和他在这小山洞中共度十年,就说明有缘,若是此人仙根不错的话,倒是可以点化一番。
  苏南一看这老头问他名字,当下心生警惕,这老家伙在这突破没成功,不会怪我护法没护好吧?当下毫不犹豫,“我叫孙海洋。”
  “恩,你这是……在炼丹?”
  老君猛然看见苏南的旁边有一个小炉鼎,正是老君炉的迷你版,老君平日出门携带所用,威力比真正的老君炉差点,但也足够笑傲群雄了。
  苏南吓了一跳,赶紧将这炉鼎收起来,这东西是妖妖灵和妖妖奴给他的,如果不出所料应该是眼前这老头的玩意,不过到了苏南的手里的东西,岂有奉还之理?给这老头扫了十年的地,拿点东西也不为过。
  老君看到苏南的小动作却是笑了笑,鼻子一嗅,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丹药的味道,倒是有些错愕,想不到这叫孙海洋的凡人如此年纪就能有这样的造诣,倒是个炼丹的天才,炼制丹药是老君最大的爱好,看来果真和此人有缘分啊。
  正在老君准备和苏南聊一聊,指点他一番的时候,苏南忽然感觉杨念贞的仙牌一阵震动,当下拿出来一看,这金色的仙牌被笼罩了一层黑色,显得庄严肃穆,不知为何。
  老君皱了皱眉,脸色凝重,解释道,“此乃仙人吊唁,说明有位列仙班的大罗金仙或者是天王仙逝了。”
  苏南哦了一声,这事儿跟他也没有关系,不过能当上神仙的都是有功德之人,生前也做过很多善事,死了的确是有些可惜。
  正在苏南感慨的时候,忽然从外面一直伴着彩霞的千纸鹤飞了进来,明明是纸折叠起来的千纸鹤,竟然被赋予了灵性,仿佛真的鸟儿一样,让苏南眼前一亮。
  千纸鹤悠悠的飞了进来,落在杨念贞的仙牌上,便再也不动了。
  苏南打开千纸鹤,看到上面写着的字条,瞬间脸色变了。
  “太上老君死了?”
  噗……
  在旁边的老君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谁死了?”当下伸手一招,直接将苏南手里的字条吸了过来,眉头紧锁极其无语,这天帝搞什么鬼?老夫什么时候死了?
  沉吟片刻,老君猛然想到苏南,回头看他冷冷的质问,“刚才可有人来过?”
  苏南很心不在焉的说道,“恩,刚才有两个道童,妖妖灵和妖妖奴来过,我给他们打发走了。”
  老君狠狠的咬了咬牙,苏南是怎么打发走的显而易见,若不是见到老君的仙牌,若不是妖妖灵和妖妖奴亲口所说,谁敢相信老君死了?
  不过这个乌龙让老君好奇的是,眼前的这个孙海洋似乎露出了一丝悲伤的神色,而且看这家伙的态度,貌似不知道自己便是太上老君,忽然似笑非笑的问道。
  “怎么,太上老君仙逝,你很伤心?你认识他?”
  苏南叹了口气,“我听朋友说过,太上老君雄姿勃发英武不凡,乃是世间最顶尖的大能神仙,年轻时除魔卫道,功德无量,后沉浸修行,一次次突破极限,成为世间至高,如此神人,岂能不敬佩?”
  这种马屁的话若是放在平常,老君连理都不会理,但今日不同,今日这个凡人并不知道他就是老君,从一个凡人口中说出来的赞扬,真是让人受用。
  老君笑了几声,有些谦虚的说道,“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那老家伙不过就是活的比别人长一点,在修行一途上给大家趟出一条路来,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哈哈哈……”
  老君的言谈举止当中,掩藏不住的高兴,这就仿佛皇帝微服私访,遇到个老百姓一个劲儿的赞扬皇帝英明神武似的。
  然而苏南闻言却是脸色一冷,斜着眼睛对老君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你懂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