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无心插柳柳成荫


小说:美食供应商  作者:会做菜的猫
  就在袁州纠结的时候,被系统称为网红菜的沥米饭更加红了。
  甚至就连庄心暮都特意打电话过来要一起去吃沥米饭了。
  “今晚一起去袁老板店里吃幸运饭吧。”庄心暮打来电话第一句就是这个。
  “幸运饭?”伍洲迷茫。
  庄心暮摇了摇脑袋,解释:“就是沥米饭。”
  “沥米饭不是米百做吗?为什么又是幸运饭了”伍州这几天在加班,所以没时间关注网络上的事情。
  然后庄心暮一点也不嫌麻烦的,把整件事来龙去脉全部梳理了一遍。
  伍洲听闻,拿着手机无语:“这个你也信?”
  “不是信,就是看大家都要去吃,所以我也想试试。”庄心暮的声音充满兴趣,高兴的说道。
  “萌萌你也认识的,我觉得就是她运气好,你别信,不然有落差就不好受了。”伍州还是很理智的,提前给庄心暮打预防针。
  “知道知道,我就是想去吃东西。”庄心暮应声,然后挂断电话。
  因为是上班时间伍州接电话的时间很短,也就没特意出去接,是以赵英俊也听见了一部分内容。
  “她也信了?”赵英俊好奇道。
  “看样子是的。”伍州一脸无奈。
  “袁老板还真是不走寻常路,每次出名都挺另类的。”赵英俊一下子想起吃烧鹅事件。
  那时候以点四分之一只为荣,现在又是沥米饭的好运事件,还真是挺与众不同的。
  而引发这一切事情源头的萌萌则是叼着饼干,观察这事情的走向,吞下饼干后嘟囔:“我这算是无意宣传了一波,效果还挺好,袁老板应该请我吃饭才对。”
  萌萌脸上的表情狡黠,停可爱。
  然而不管是被庄心暮惦记的网红菜还是被萌萌惦记的袁州,此时都正在无奈。
  “系统你是不是最近上网了?网红菜是什么鬼?”袁州深吸一口,这才开口。
  系统现字:“宿主可接受任务,即可查看。”、
  “呵呵,任务?我的奖励都还没用,怎么又有任务,看来春天到了系统你都高产了啊,最近都两个任务了。”袁州一脸怀疑。
  要知道,袁州可是有个旅游奖励还没用,但现在又突然来一个任务,而且看样子还是一个做到一半的任务,这就有点奇怪了。
  系统现字:“支线任务、隐藏任务、主线任务都是随机发放,并无规律可言,宿主可放心领取。”
  “嗯,那我考虑一下。”袁州皱眉并未立即领取。
  “不过,我觉得系统你可以先解释一下网红菜是什么意思?”袁州继续道。
  系统现字:“网红原本意思是指网络红人,是指在现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或者某个行为而被网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
  “而且他们的走红皆因为自身的某种特质在网络作用下被放大,与网民的审美、审丑、娱乐、刺激、偷窥、臆想以及看客等心理相契合,有意或无意间受到网络世界的追捧。”
  “本系统所说的网红菜也是如此,在机缘巧合下走红的菜肴。”
  “说了半天系统你貌似没告诉我我获得的网红菜是什么?”袁州突然想起这个关键的点。
  没错,系统说了半天也没说是哪道菜变成了网红菜。
  “难道是烧鹅?”袁州想起了那个小半只鹅的事情,不由猜测。
  系统现字:“宿主所做沥米饭现为网红菜,被网名叫做幸运饭。”
  “居然是它?还真是没想到。”袁州有些惊讶。
  毕竟沥米饭属于米百做里除了白米饭外最简单的做法,袁州确实没想到是它。
  “一会查查是怎么成为幸运饭的。”袁州心里暗下决定。
  系统现字:“宿主可领取任务。”
  “作为一个未来的厨神,谨慎也是必须的对吧,所以你这个任务的名字制霸网络的意思是说让我的店铺更加出名?”袁州不紧不慢的猜测道。
  系统现字:“宿主领取即可知晓。”
  “看来不是。”袁州自言自语。
  袁州现在还是很了解系统的,要是他才对了系统会直接承认,若是不对就会催促他领取任务。
  “那么是多出几个网红菜?”袁州转念一想,立刻道。
  系统现字:“宿主领取任务即可知晓获得方式,以及任务奖励。”
  “还真是这个任务。”袁州若有所思的沉默了。
  就在袁州拿着刀,坐在门前沉默的时候,楼上的乌海突然出声了。
  “袁老板你在发呆?”乌海站在二楼窗边,闲闲的摸着自己的小胡子,一脸惊讶。
  “没有,在思考。”袁州立刻抬头回答。
  “才怪,我看你这样呆着有好几分钟了。”乌海一脸不信。
  然而袁州却是说完直接低头,听见乌海的质疑也不出声了,就那么坐着。
  “袁老板,袁老板?又在发呆?”乌海一连叫了好几声。
  “没有。”袁州还是没抬头。
  “那你怎么不回答?”乌海好奇道。
  “抬头说话,累。”袁州淡淡的说道。
  “那行,你等我下来。”乌海说完,直接离开了窗边,不一会就从楼下,啪嗒啪嗒的走下来了。
  乌海向来是个说风就是雨的人,何况难得看到袁州坐门前没雕刻,在发呆,自然的下来聊聊。
  “你下来干嘛。”袁州这下直视乌海了。
  “不是你说抬头说话累,我就下来了。”乌海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没说要聊天。”袁州淡淡道。
  “这天气正好的,咱们聊聊晚上吃什么就行,或者你准备做什么新菜也可以。”乌海很是大度的表示,随便聊。
  “现在是雕刻时间。”袁州举起手上的菜刀。
  “总要歇会的,你说说你,袁老板你每天就知道雕刻,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乌海痛心疾首的说道。
  “有。”袁州这话说的很是肯定。
  “有个屁的区别。”乌海道。
  “咸鱼没有我帅,咸鱼不会做菜。”袁州一脸认真。
  “呵呵。”乌海看着袁州很是无语。
  有时候天就是这么被聊死的,乌海鄙视袁州不会聊天。
  ps:首先祝出门在外的书友都平平安安的。
  而僵头猫正在敷膏药,现在还是僵头猫,睡觉都不敢动了,那真的是不敢动不敢动了……
  所以菜猫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扭头有风险,得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