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冰雕


小说:美食供应商  作者:会做菜的猫
  系统现字:“本次生啤在营业时间内不限量供应。”
  “不限量?难怪。”袁州这下明白了。
  “价格呢?”袁州继续问道。
  系统现字:“生啤302/杯。”
  “不对,系统你平时的价格不都是什么八啊六之类的结尾,这次怎么变二了?”袁州一看价格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然而对于袁州的疑问,系统并未理会。
  看完啤酒,袁州直接去了二楼,顺便还搬了一桶酒上去,毕竟不能让申敏来搬酒,要知道这一桶少说也有六十斤,加上木桶都快七十斤了。
  一上楼,袁州一眼就看见吧台里多出了一排玻璃杯,都是下细上粗,属于细长型的杯子,一个能装六百毫升。
  “这个啤酒杯倒是很不错。”袁州放下酒桶,拿起一个杯子若有所思。
  袁州拿着的杯子不小,但就是这样的杯子才能更好的体现啤酒的味道以及泡沫,还有它独特的香味。
  但这杯子确实比较大,一杯六百毫升都比一个大的瓶装啤酒还多些了。
  “302一杯,不限量,看来还得斟酌一下。”袁州轻轻的放下杯子,然后回了厨房。
  心里装着事,袁州早上也就没雕刻,而是好好的整理了一下酒馆的一楼,哪怕系统在奖励的时候已经清扫过灰尘,但洁癖如袁州还是重新清理了一番。
  一个早上就在袁州的打扫中过去,午餐时间按时到来又按时结束,到了下午,袁州拿出昨晚准备好的冰块准备进行雕刻。
  是的,袁州还准备练习冰雕,毕竟这样能让他的雕工更进一步。
  为了冰雕能够雕好最近袁州还找了不少冰雕达人的视频来看,想从中受点启发。
  但启发倒是没有,袁州倒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
  首先来说,袁州能够在网上找到的视频,大多数都是国外的,并且这些冰雕的视频主角,还都并非厨师,有画家,有雕塑家,调酒师,还有其他职业。
  雕工,有好有坏,但好像袁州一样用菜刀完成这项工作的是没有。
  没有错,袁州已经进化了,从专业刻刀,回归了菜刀,绝对是冰雕界中的奇葩。
  言归正传,并不是说华夏冰雕没有高手,准确的说,冰雕的起源地就是华夏。网上找不到视频,是大多数民间高手喜欢留一手,把好东西藏着。
  反正袁州记得很清楚,那骑三轮车的老头就说过一个能够雕出冰龙的人。
  这位冰龙老人据说是获得过两次冰城冰雕比赛冠军,但宁愿饿着,也不把本事露出来。
  不上手不知道,最近一段时间的刻苦练习,让袁州十分明白,要完整的雕刻一条冰龙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作为一个成功人物,是不是必须保留一个底牌?留一手绝活。”袁州喃喃自语,随即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先别想留绝活了,好多好东西,都是因为留一手而失传。
  袁州想法或许偏激了,他认为“技艺入土,不如烂大街”,说法很夸张因为很多技艺的难度就注定不可能推广,但多点人会不好吗?
  “目前这冰雕总算可以拿出来见人了。”
  袁州说话的时候,手上已经开始行动了,砂锅大小的冰块,刷刷刷,在菜刀的雕琢之下逐渐成型。
  冰雕的手法比起雕刻蔬菜,大不相同,雕刻蔬菜讲究“细、精、巧”,要多运用巧劲儿。
  但冰雕是讲究“稳、准、收”,袁州将手中的刀微微一抬,将刀尖下坠的力道收回七分,犀利的虎眼刻了出来。
  蔬菜是巧劲,而冰雕就是要收劲,很多冰雕失败,并不是因为雕刻者力气不够,而是下力太大,太狠。
  如果要将冰雕师排个等级的话,能雕出鹿是一级,再来雕出龙头又是一级,好像之前所说,完整雕刻一条龙,就可以称为大师。
  袁州本身雕刻萝卜蔬菜就已经炉火纯青了,虽说技巧不同,但底子是在的,所以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苦练下,技术水准已经相当的不错了。
  第一次冰雕,不但被计乙看见了,还有其他几个食客,看见了失败的雕刻,所以袁州已经策划了很久要找回来。
  他是准确的记下来了,排除计乙和柳章之外,看见他第一次冰雕的食客有五位,而这五位分别是谁谁谁,就不说了,反正袁州是终于等到这五个食客同时到场了。
  必须要雪耻。
  于是乎,袁州买来了一大块的冰块,他要雕刻,冰雕难度最大的“双龙夺珠”象。
  这双龙夺珠不光是难在雕龙的技术上,还难在这夺字上,要做到这点至少得雕的栩栩如生才行。
  袁州把冰块架上桌,拿起菜单然后细细的观看,找寻着下刀的位置。
  而边上观看的人则按耐不住的讨论了起来。
  “这袁老板是打算雕冰了?”
  “好像是。”
  “不过这次这么大的冰恐怕不好成功吧。”
  
  “可不是,上次雕的还是小的,这次怎么直接就整了个大的了?”
  
  “才不是,我记得上次是脸盆大小的,直接雕了个池塘,里面的鱼感觉都和真的一样。”
  “不知道这次袁老板打算雕什么。”
  “这么大估计是个大件。”这话是一个带眼镜的男人,一脸煞有介事的样子说的。
  
  “废话。”
  
  这就是听了这人故弄玄虚的回答的人的回复。
  这边食客吵吵嚷嚷的,倒是不影响袁州的发挥,在下刀前袁州特意回头看了一眼。
  “很好,人都还在。”袁州心里暗自点头,这才开始下刀。
  菜单的刀刃很锋利,每每挥舞一次就好似有一丝银线划过冰块的似得,被划过的地方直接应声而断,切口整齐而平整,没有一点的刀痕。
  “唰唰唰”袁州的菜单挥舞,手下的冰块却慢慢的脱壳而出,现在已经能看到这是什么样子了。
  冰雕还有一个难点不在与如何下刀而不使冰块断裂,还有一个难点是要动作快,要不然还没雕完时间就结束了,这就很不好看了。
  而袁州现在的技艺基本能满足有神和动作快这两点。
  ……
  
  ps:求票求票,月初的菜猫来求票了,月票、推荐票都需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