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3章 黄泉的秘密【第一更】


小说:茅山之阴阳鬼医  作者:鬼哭老朽
  秘密?
  阎宁眉头一挑,对此他还挺有兴趣的。
  但他并没有就此放下昆吾剑的意思,而是依旧将昆吾剑悬在黄泉的眉心,淡淡地说道:
  “先说个秘密让我开开眼,如果你的秘密对我而言不值钱,那么你也没有必要说第二个秘密了。”
  隔壁邻居家的的狗狗叫什么,阎宁不知道,这也算是一个秘密,但秘密是有区别的,如果阎宁不感兴趣,那么这个秘密就一文不值。
  黄泉的性命也就一文不值了。
  黄泉似乎知道了阎宁没有那么容易糊弄,所以也老实了下来,低声说道:
  “我是九幽的孩子。”
  “这也算是秘密?”阎宁冷笑一声。
  但他并没有直接用昆吾剑贯穿黄泉的眉心,说明他虽然对这个秘密不算满意,但还有是有心情听下去的。
  和九幽有关的一切,阎宁都必须去注意,否则再有裴野那样的角色出现,阎宁不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黄泉也看出阎宁的心思,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他连忙趁热打铁道:
  “九幽一共有九个孩子,你认识的那个裴野排行第八,我是老七,像我这样的存在,还有七个!”
  阎宁沉默片刻,默默地举起了昆吾剑。
  黄泉慌了神,他不相信阎宁对九幽的孩子一点都不感兴趣!
  “别杀我,我已经将我知道的告诉你了,你还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的!”
  黄泉尖叫着,但阎宁的昆吾剑却没有半点迟疑,狠狠地刺进了黄泉的身体,随后
  狠狠划动,纯阳极火伤害着黄泉的身体,硬生生将黄泉的脑袋砍了下来!
  黄泉的脑袋离开身体,脸上的那些断肢残骸瞬间脱落,在地上没滚出几圈,一颗鱼脑袋便掉了出来。
  而地上的断肢残骸,也被纯阳极火烧成飞灰!
  即便与身体分离,黄泉的脑袋依旧没有立刻死去,而是不停地挣扎着,想要回到自己的身体上。
  阎宁跳了下来,一脚踩在黄泉的脑袋上,冷声说道:
  “以我地狱之力,还能够留你一条性命,但我要你永远服从我。”
  黄泉知道的秘密是不少,但告诉阎宁的,并不一定就是真的。
  若是黄泉给了阎宁错误的信息,让阎宁身陷危险,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他之前并不是对九幽的孩子不感兴趣,相反,阎宁想知道更多。
  所以,他割下了黄泉的脑袋,为了确保知道得更多,更准确!
  黄泉挣扎着,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弱。
  过去有那些源源不断的亡魂尸体作为养分,就算是酆都来了,也拿他没有办法。
  所以黄泉才被封印在黄泉水之下,这也是黄泉见到阎宁以后,还敢如此嚣张的原因。
  但却不想,阎宁拥有着连九幽都害怕的的本源之力,用这样的力量来对付黄泉,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黄泉在见识到阎宁的本事以后,也算精明,当下便跪地求饶,想要用那些秘密先稳住阎宁,在想办法逃脱。
  他再一次低估了阎宁。
  阎宁不再是十年前那个空有满腔热血的小年轻了,自从有了陈小凡以后,阎宁不论做任何事情,都会考虑再三。
  所以黄泉的所有阴谋,都在阎宁一剑之下化成泡沫!
  布满了纯阳极火的昆吾剑,不断地逼近黄泉的脑袋。
  黄泉终于服软了,大声地说道:“我愿意!只要你能让我活下来,什么我都愿意!”
  “好!”
  阎宁目光一凝,眉心处忽然飞出一道金光,打进了黄泉的脑袋里。
  黄泉根本不敢反抗,只能放下所有戒备,任凭阎宁处置。
  金光正是地狱之力的烙印,在黄泉脖子处的切口,光滑如镜的伤口已经开始复原,那股生命流逝的感觉,也逐渐消失。
  黄泉松了口气,至少自己不会死了。
  但与此同时,黄泉的身体里也多出了别的东西,正是阎宁的地狱烙印,如果黄泉胆敢做出什么欺骗或者违背阎宁的事来,地狱烙印会第一时间让黄泉消失!
  得知这个事实以后,黄泉长叹了口气,对阎宁彻底服软。
  阎宁伸手抓住黄泉的脑袋,将他提到面前,黄泉的脑袋实际上是一种人与鱼的结合体,长得极为怪异。
  “刚才的话题,继续吧。”阎宁淡淡地说道。
  黄泉不敢不答,只能老老实实地说道:
  “九幽性-淫,经常游历各个世界,化作俊男与女人勾搭,但能够帮助他生下孩子的女人并不多,至今为止,我只知道九幽有九个孩子。”
  “裴野,是他最小的一个孩子,我想你应该已经见过了。”
  阎宁眉头一皱,打断道:“你似乎知道我的很多信息。”
  如果黄泉一直呆在黄泉水里的话,不应该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应该知道阎宁见过裴野。
  黄泉答道:“黄泉水里有无数亡魂,当它们从我这儿经过的时候,经常会留下一些记忆片段,我所知道的大多数秘密,都是那些记忆片段给我的。”
  “继续说下去。”阎宁道。
  “我是九幽与修罗的后代,自小生活在修罗界,机缘巧合之下飞升仙界,出现在幽州冥府内,那还是两万年以前,酆都发现了我,却无法将我杀灭,只能把我封印在黄泉水之下,我本没有名字,所以便也起名叫黄泉。”
  这个黄泉来自于修罗界?那不是仙罚之城五帝当中莲帝的世界吗?
  见阎宁没有提问,黄泉继续说道:
  “九幽的其他七个后代,不全在仙界,根据我所知,至少有四个后代在别的世界里,但它们并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所以甘愿留在那些世界中作威作福,不管仙界和九幽之间的事情。”
  “裴野算是一个特例,但特例往往只会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自从我被封印到黄泉水下以后,我也在没有生出离开这里的念头,因为不管是你们这些种族,又或者是我的亲生父亲九幽,都不会接纳我们的存在。”
  “九幽生下了你们,却又不允许你们出现在它的视线里?”阎宁皱起眉头,有些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