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各怀心事


小说:大道无疆  作者:九天云
  这已经是第二次,有人邀请赵明瑞加入,比起怡红会馆,这一次似乎更为诱人,赵明瑞一手缔造了基金会,当然明白,只要运作得当,基金会的规模,会是何等的夸张。
  只是,风险与利益,从来都是对等的。
  对于周会峰,赵明瑞并不了解,但两人的地位,关系,人脉与资源并不对等,他即便投入一部分资金,也绝无可能占据主导地位,但出现问题的时候,他却难辞其咎,所以对于这样的合资,赵明瑞根本不会动心,“周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的身份,是不允许经商的!”
  “老弟没兴趣就算了,不过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对于赵明瑞的决定,周会峰似乎并不意外,他拿出一张卡递给赵明瑞,“这是翠玉阁的金卡,上面有我的私人电话,老弟以后在秦阳有什么应酬,或者需要老哥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老哥保你满意!”
  “那就谢谢周哥了!”
  赵明瑞这次倒没有拒绝,从容向周会峰道了谢,便以朋友久等为借口离去,周会峰望着赵明瑞的背影,不由得若有所思。
  刚才在赵明瑞与陈四冲突时,他就在站在楼上,赵明瑞身手超强,年轻,触变不惊,都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虽然现在赵明瑞只是区区的一名乡镇干部,但以基金会的发展形势,假以时日,赵明瑞必然能在政坛脱颖而出。
  所以,他愿意给赵明瑞机会,以他的身家与资源,给赵明瑞更大的助力,帮助赵明瑞尽快起飞,至于基金会的合作,不过是个借口而已,他身家千万,当然不会在意赵明瑞的些许资金。
  可是,赵明瑞却拒绝了!
  是赵明瑞看不透他的意思,还是赵明瑞另有想法?
  周会峰站在窗前,看着赵明瑞一行离去,不由得若有所思。
  “明瑞,周老板和你谈了些什么?”
  回程的路上,陈志强驾着车,却有意无意的将话题往周会峰身上拉,赵明瑞坐在后排,也只是淡淡一笑,“没什么,只是闲聊几句而已!”
  陈志强又在秦阳就职,若赵明瑞谈得过多,难保不从陈志强口中泄露出去,基金会是商业机密,又关系着周会峰,赵明瑞不愿多生口舌,只是以闲聊做为解释,听起来便有些应付,坐在陈志强身侧的谢晓霞不乐意了,不屑的道:“不就是个饭店老板吗?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嘛,志强,你何必这么在意他?”
  “不怎么样?”陈志强嗤之以鼻,“你懂什么,周会峰在秦阳经营了三家翠玉阁,都是集餐饮、娱乐、休闲为一体的大型饭店,保守估计身家千万,和美通也有生意上的往来,如果我能把翠玉阁的生意接过来,光是一年的提成就能让我发了!”
  “这么厉害?”
  谢晓霞吃了一惊,她虽然骄纵狂妄,但对千万资产还是有概念的,周会峰这样的身家,还要向赵明瑞了解情况,这岂非说明,赵明瑞同样有过人之处?
  至少,也是陈志强无法比拟的。
  谢晓霞想明白了这一点,再看赵明瑞的眼神,顿时就有些小心翼翼了,事关陈志强,就是关系她后半生的幸福,她想开口求赵明瑞,但话至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她可没忘记,她下午对赵明瑞的冷嘲热讽,各种看不起。
  谢晓霞左右为难之际,赵明瑞却望着窗外,周会峰的身家如何,财富几何,他并不看重,他认识的人,有太多资产在周会峰之上,但是,他却在想基金会的未来,乡政府办基金会,即使出现亏损,至少有政府这个主体在,但私人呢?
  比如周会峰,赵明瑞相信,周会峰看中基金会,绝不是为了运营,周会峰更看中的是那短时间聚拢起来的大额资金,以此来撬动更大的投资,一旦投资失败,周会峰拿什么来偿还这部分资金?
  而周会峰开了这个头,会有更多的人闻风而动,吃亏的,终究会是那些可怜的储户!
  而始作俑者,却是他发明创造的基金会!
  赵明瑞想的头疼,只是,这已经是他无法控制的了!
  回到宁山家具城,已经是夜间十点,窗外的东风,席卷着沙石打在窗上,发出沙沙的声响,赵明瑞看了会儿哥哥的日记,便想上床睡觉,但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却令他为之一愣。
  这个时候,只会是谢依琳,但两人刚从外面回来,谢依琳找他会有什么事?
  不过想归想,赵明瑞还是立刻打开了门,入目的是谢依琳清丽明艳的脸庞,不施粉黛,却肤若凝脂,清纯如玉。
  深夜,美女当前,纵使赵明瑞一向心止如水,这一刻也不由得怦然心动,但赵明瑞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温和的笑道:“找我有事吗?”
  “明瑞哥,你能不能帮陈志强一把?那周老板,好像对他真的挺重要的!”
  谢依琳似乎有些难为情,吞吞吐吐的说着,俏面上多了一抹粉色,赵明瑞一看便知谢依琳是鼓着勇气来的,当下笑道:“怎么,晓霞找了你?”
  谢依琳点点头,赵明瑞笑道:“好啊,我可以和周老板提提这事,但人家给不给面子,那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谢谢明瑞哥!我就知道,明瑞哥一定会答应的!”
  谢依琳大喜,道了句晚安,便欲转身离开,但在离开的一刹那,她忽然鼓足勇气,在赵明瑞的脸上吻了一下,然后才仓皇逃去。
  赵明瑞却呆了!
  温软,甜香,当那红唇袭来的瞬间,他心底筑就多年的防线,在刹那间忽然坍塌,谢依琳的温婉可人,如同毒药一般,迅速在他的身体里蔓延,延伸。
  原来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美妙!
  与赵明瑞近在咫尺的房间里,谢依琳无力的靠在门上,她的脸庞,犹如火一般滚烫,她做梦也想不到,她会在那仓促的瞬间,做出这么惊人的决定,并付诸行动。
  可是,她无力抵抗,更不愿意抵抗。
  酒店谈生意的初见,赵明瑞的严辞拒绝,曾令她无所适从,然而其后的种种,曾一度令她以为,赵明瑞与其他的乡政府干部并无二致,只是赵明瑞更为年轻,胃口更大。
  但是,赵明瑞对她一次次的帮助,将她带离谢家,从那桩该死的婚姻中解救出来,还有赵明瑞对铭雪的帮助,包括在今晚在酒店对陈四的一幕,哪怕是身家千万的周老板,都对赵明瑞另眼相看,都令她感觉到,赵明瑞是如此的可靠,可以依赖。
  这是自幼丧父丧母,在谢家饱受白眼与欺凌的她,最梦想得到的男人。
  夜已深,狂风渐住,谢依琳缓缓的回到床上,那一刻的她,似乎感觉到,窗外的微风中,有朵小花儿正在悄无声息的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