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洞内奇论


小说:射雕之正气歌  作者:子矢
  没过多久,就见几个黑衣人押着两个人走进洞来。
  被押进洞的是朱七跟琴儿,琴儿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儿。
  他们本来跟着杜南、解二上山,可就在最后一节山路,他们中了埋伏。他们本来就是为了躲避沽月楼才拼命的往小路跑,可他们却不知道那小路恰恰就是沽月楼苦心经营好几天的地方。
  解二跟杜南虽然武功不错,但面对人数众多的沽月楼还是抵挡不住,失手被擒。
  四人被抓后便被带到这个奇怪的山洞,说这山洞奇怪主要是因为这地理位置。这山洞离山峰只有一小节的距离,可一般山上的路就是走个十八个来回也发现不了这个地方。不仅洞口隐秘,连洞穴里面也是错综复杂,要不是有任平生带路,钱城要找只怕三辈子都找不到。
  此时朱七跟琴儿被带进山洞,他们两人脸色惨白,身上带着血污。钱城见二人进来,咧嘴笑道:“姑娘多日不见,可还安好?”
  琴儿听到这个声音,就像见了九幽恶鬼,低着头,也不敢看钱城。后面的朱七也是瑟瑟发抖。钱城见她没说话,又看向她怀中的小孩,伸出手要去摸小孩,嘴里还笑着道:“好漂亮的孩子。”
  他手才伸出,琴儿就紧紧的吧孩子捂在怀中,又侧过身去。也许是琴儿捂得用力,那小孩被捂得哇哇直哭。
  旁边的任平生上前道:“钱公子,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既然要他们探路,就让他们走在前头就是。何必如此?”
  钱城饶有趣味的看了看任平生,而后笑道:“仙医说的是。”而后对着押着朱七、琴儿的两个黑衣人打了个眼色。两人会意,押着两人往甬道走去。
  到了甬道口,就见其中一个黑衣人用手肘顶着琴儿的背,要她先进甬道。琴儿无法,就要向前走。还没迈出步伐,就见朱七不知怎么的,伸手拦住琴儿,说道:“你在这等,我去探。”
  说完,便迈步走向甬道。他在黑衣人那拿过一个火把,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着。
  这甬道本不长,他通过甬道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等他到了甬道的那一头,众人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钱城见状,也不心急,对着琴儿道:“姑娘先请。”
  琴儿又抱着孩子往甬道走去,之后是两个人黑衣人,再后来是任平生,任平生之后才是钱城以及一众沽月楼弟子。
  甬道后面是一个巨大的山洞,这山洞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在山洞中间有一个圆形的石台,石台上面雕着各色神秘的图案,沿着石台的边缘还有八个突起的半球。整个石台都有着厚厚的一层灰,许多都看不清楚。
  钱城见了这石台,激动得冲了上来,伸手慢慢的抚摸着石台的边缘,他的眼神满是狂热。任平生见状开口道:“钱公子,这东西,您不解释下么?”
  钱城看着这石台,一点点的擦拭,他抹开其中一个半球,只见那半球是一个有拳头那么大的晶莹剔透的珠子。这石台灰尘太厚,要不是钱城擦开,还真看不出这灰尘下还有这么一个明珠。
  钱城擦完一个,便悠悠的说道:“天地玄黄,各分阴阳。”他一边说一边擦,没一会就擦了三个珠子。
  他眼神慢慢的迷离了起来,身形自然的走到第四个珠子前面,伸手拂拭,一边喃喃说道:“任仙医医术天下无双,想必也知世间有许多人力不能及的事情。”
  任平生道:“生老病死,时光荏苒,人力不及的事情可多了去了。”
  钱城慢慢的点着头,手里也继续的拂拭着珠子此时已经是第六个珠子,他继续道:“是啊,太多了,太多了,人生死有数。可仙医想过没有,为什么人,世间生灵皆有寿数?可天地日月却亘古不变,纵然我钱城可活百年、千年,可对于这永恒不变的东西来说,又是何等的渺小?”
  任平生听了笑道:“钱公子,这是要‘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啊?”
  钱城笑道:“仙医见笑了,说来仙医可能不信,钱某自认事以来,一直喜好探讨一些寻常人天天面对,却没人去探讨的问题。”
  任平生饶有兴趣的“哦?”了一声。钱城便继续道:“就如方才所言,时间的长短,天地的浩瀚,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叫我深深的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任平生又问道:“于是钱公子在探讨这些问题的过程中,发现了这天地奇物?”
  钱城点头道:“不错!”这时他的眼睛已经变得狂热,这石台的八个珠子也已经全部擦拭完毕,仰头看着洞穴的石壁。悠悠说道:“任仙医可曾想过,如果。。。如果我们都是。。。”他说到一半,就听洞穴外传来巨大的吼声,这吼声如平地惊雷!洞内众人都被这惊天一吼惊到!
  钱城忙叫人出去看看,那人急急忙忙的的跑出去,没多久,就见另一个人回来,着急的对着钱城道:“禀少主,那吼声是华山山顶传来的,几个监视山顶的兄弟说,山上不知怎么聚集了一团乌云,而且,而且天眼已经开了八成,少主!”
  钱城一天天眼开了八成,喜得无可无不可!
  可他还没开心多久,就听外面杀声大作!钱城惊道:“外面又怎么了?”
  这时又有人跑了进来,急忙报道:“少主不好了,郭靖黄蓉不知怎么竟寻来了!”
  钱城闻言大惊,只见他身形一闪!闪到琴儿身边,将他手里的婴儿一把抢过!而此时任平生正摆好架势,准备配合郭靖他们在洞内拿下钱城。谁知道钱城先一步下手,还抢了婴儿为质!
  任平生自认武功低下,不能在确保孩子安全的情况下拿下钱城,再加上他这洞里人手不少,任平生更不敢轻举妄动了。
  琴儿本不会武功,钱城突然出手抢走她孩子,吓得她连连惊叫,声泪俱下的求着钱城。
  钱城不为所动,只道:“琴姑娘放心,钱某不会对一个孩子怎么样,可若郭靖黄蓉不识相,这孩子可就难说了。”
  任平生忙道:“你想怎么样?”
  钱城笑道:“郭大侠跟黄帮主之所以会寻到这里,只怕是为了任仙医,还请仙医前去说明,不要因为一些误会,害了无辜的孩子。”
  任平生听了心中奇怪了起来,这钱城这是要他出洞?难道他不用自己解接下来的机关了?
  就在任平生迟疑的时候,外面的打斗声越来越近,钱城这时又掐住婴儿的咽喉,说道:“任仙医?可想好了?”任平生还未答话,就见琴儿厉声道:“别伤我孩子,我,我也可以去,我也可以去找他们,找郭靖,找黄蓉,我去找他们解释清楚!”说着又连连叩首,朱七在一旁看了心疼,开口道:“少主,朱七心知百身莫赎,但请少主饶过孩子,朱七原意出洞,拦住郭靖黄蓉!”
  钱城不为所动,只看着任平生,手上也渐渐开始用劲。
  孩子憋得哭不出声,任平生急忙道:“好!我去!”说着就要往洞外走,才走两步,就听钱城道:“若是郭靖黄蓉进洞口一步,我就杀了这孩子!”
  任平生听了,便急忙忙往洞口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