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2章 视野之外


小说: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作者:索斯
  Z虫永远是一个整体,这不仅仅是说说而已。m.。
  赵迈在环之联盟总部出没,通过元素穿越网络到处刷“存在感”,并不是单纯为了给琪琪做一个“自食其力好爸爸”的榜样。他一直很清楚自己最大的敌人是耐括斯,自己的所有行动都要为击败这个敌人而努力。每一次通过元素网络穿越,赵迈就抓住机会对目的地的世界意志和本源力量进行观察和适应,与神灵或者超脱者打好关系,整合当地Z虫的力量。
  他在每个世界都会留下脑虫,布置好侦查耐括斯、防范耐括斯和研究耐括斯的命令。刀锋女王实际上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只是她制造脑虫的效率远不如赵迈更高。他们将脑虫和空间门捆绑在一起,形成一个个信息中继站,就像灯塔一样照亮多元宇宙各个角落。
  环之联盟也有相似的计划,但效果一直不好。他们有主要世界的分部,建立了和世界意志对话的机构,他们还有四处旅行的摆渡者,但是他们无法深入“无人区”。每一个世界都有广阔的宇宙,大到令人发指。本源力量的确是根基不假,抓住本源力量就能事半功倍,但每个世界都还有难以计量的未知空间,海量星系和星球,而这些都是环之联盟到不了,Z虫却可以到达的地方。
  对付耐括斯肯定没有便捷的办法,指望着一战定乾坤那纯粹是做梦。赵迈知道自己并不聪明,但他也清楚自己的长处从来不是投机取巧,而是积累数量以求形成质变的效果。Z虫在他的努力下不断扩张,在早已成为宇宙数量最大的种族的基础上不断增加,已经成为排名Z虫之后十个种族的总和。
  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就算是在一些狂人最疯的梦境中也没有出现过,更不要说实现了。随着“地图”被不断点亮,多元宇宙各个地方的信息时时刻刻都在汇总,而赵迈第一次对自己所处的世界有了总体上的直观认识。
  时间流速、空间距离、本源力量,它们在不同的世界呈现不一样的状态,但是在多元宇宙总体上却有着自身的规律。就像是一个个人在地球上有着不一样的生活,各个世界也在多元宇宙中有着多姿多彩的命运。他们的生死兴衰,总是在互相关联和影响,这个只有从整体上统筹观测才能发现。
  “环之联盟的元素穿越通道是点对点的系统,更是一个短暂开启就会迅速关闭的系统,因此根本不能和保持开启的Z虫传送门网络相比。”赵迈越想越是开心,“以前我和联盟属于井底下最大的两只青蛙,看着头顶圆圆的天,而现在我终于是跳出来了。”
  其实赵迈也有所不知,环之联盟一直都很清楚多元宇宙测绘的重要性——他就是吃交通这碗饭的,怎么能不重视地理?环之联盟很早就有技术来检测是否有新的宇宙产生,怎样将元素通道修过去,以及在之后的时间内怎样维持和运营,但是也仅止于此。本身的数据就不够,再加上多元宇宙不断的变化,任何试图在数学系统上建立的宇宙模型都会失败,而没有一个存在拥有足够的脑力与情感,来承载对多元宇宙的感性认识——直到今天。
  “自然原力的野性沟通可以帮助德鲁伊理解野兽,体悟它们的生活;加上心灵异能的领域力量之后就能沟通世界意志,起到同样的效果。”赵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我要借助Z虫,沟通整个多元宇宙会怎么样?是否能够听到多元宇宙的心声?”
  这个近乎疯狂的念头并非无源之水,那本就给了他很大的启发。既然将耐括斯作为对手,那么所有的行动都应该是多元宇宙层级的,如此才会“旗鼓相当”。如同德鲁伊,来到陌生环境,首先就会和当地的自然原力沟通。赵迈想要在多元宇宙中找到耐括斯这种级别的危险,自然要做相同的事情。
  遥远的星空深处,一个崭新的世界,创世的力量海啸刚刚过去,物理规则出现不过几百秒的时间,周围还是基本粒子沸腾的海洋。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在紫色闪电形成的爪子撕扯下越变越大,随后一艘海星母舰飞了进来。
  这是刀锋女王的旗舰“虫群”号,是Z虫最强大和最坚固的飞船。就算是按照Z虫生物排名,它也仅在赵迈、刀锋女王两个人身后,位列第三。只有这样的飞船才能够顶住创世之后的严苛环境。
  整艘船都在剧烈晃动,如同树叶在惊涛骇浪当中。内部的Z虫们如同骰盅里面的骰子,上下翻飞碰撞。好在绝大多数Z虫都具有飞行能力,再不济也可以漂浮着,大大减小了冲击力。唯一不会飞的炸牙们,也只当这种经历是一次难得的狂欢,一边想炮弹一样飞行,一边哈哈大笑。
  刀锋女王稳稳站在飞船神经核心区域,通过脑虫控制着船体的姿态,调配能量,来渡过最危险一分钟。“虫群”号依靠巨大的体量,在不断“受损-再生”的过程中,能够快速适应周围环境,一分钟之后肯定能够稳定下来。在这一分钟之内,刀锋女王要保证她切开的空间裂缝一直开启,这样“虫群”号就有近乎无限的后备力量以及安全的退路。
  “赵迈真是开车开疯了,居然让我们到这种地方来,还偏偏是这种时间?这破地方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可看的?”
  如果以人类的眼睛来看,这里的确没什么可看的。物质还没有凝聚,化学得等到物理学进行到一定程度后才会起作用,整个新世界以光波的形式存在,而人类的可见光谱范围实在是太窄。但是在刀锋女王眼中,各种各样的波和粒子形成的绚烂图案,怎么也算不上“没什么可看。”她只是觉得已经理解不了赵迈现在的思维,自己被“自己”超了过去,满腹牢骚罢发泄发泄了。
  “如果我也有那么多脑虫可供使用,一定也能做到相同的事情,说不定能做到更好!”
  刀锋女王捏着拳头,那副充满热血的形象简直就是赵迈特意中二时候的翻版。她自己也发现了这一点,正要吐槽的时候,赵迈通过传送门以及心灵网络和她连接上了。
  “我的预计是不是很准?那个新世界刚刚生成吧?”
  刀锋女王觉得自己应该谦虚,吹捧和自夸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做为好,因此特别客观地说道:“只有最多两秒的误差,还得继续努力。”
  “嘿!那两秒不叫误差,而是安全冗余。万一你进去早了,被混沌的能量直接烤糊了怎么办?虽然你留下了心灵水晶,但是我这么懒,估计你得很久之后才能复活。”
  “我没那么容易死,只是我不明白,这种有可能送死的事情,不该是你来做最合适吗?反正你死不了。”刀锋女王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好了,不说废话。虫群已经稳定住,你想要做什么就做吧。”
  刀锋女王话音刚落,就发现自己已经断开了和虫群的链接,整艘飞船的控制权已经到了赵迈那边。“对Z虫的绝对掌握,似乎比之前还要强得多,真是很好奇那家伙是怎么做到!”
  “只要你将自然原力的感悟持续提高,一直到能够重新与心灵异能建立平衡,同样可以做到我现在的水平。而且,下次自言自语的时候别忘了断开心灵网络,否则我都听到了。”
  赵迈从很远的地方遥控海星母舰,通过它感受这个崭新的世界,来验证自己的一些想法。刀锋女王和环之联盟都在找耐括斯,整个Z虫都在找耐括斯,但是到现在为止,只是发现了一些耐括斯圣堂的存在,耐括斯本体的位置依旧成谜。
  已经成为“唯一者”的奥萨卡早就被记忆抽取复制过了,但只是增强了大家对耐括斯圣堂技术水平的了解,与消灭耐括斯还不是一回事。耐括斯圣堂的研究人员可以通过祈祷得到耐括斯物质来进行各种改造,但却不知道黑色油泥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大家都相信有一个巨大的耐括斯本体存在,所有的黑油应该都是它分裂产生的。
  索卡相信只要坚持下去,随着不断积累努力,总会找到耐括斯,但赵迈和她的看法有所不同。他不否认努力与积累,只是觉得联盟的方法可能有问题。Z虫的广泛分布给了他多元宇宙的总体图景,也给了他不同的感悟。那是种没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确实另外一个方向。
  他开始怀疑耐括斯并不在多元宇宙任何一个世界之中。
  “刀锋女王,好了,这个世界我看的差不多,可以去下一个地点了。”赵迈将飞船的控制权又还给刀锋女王。“你得更加小心,因为会更加靠近世界诞生的时刻,比这一次提前一秒。我马上将位置给你,你的空间跳跃能力比我强得多,但依旧不能掉以轻心。”
  “反正是虫群号承受伤害,我不会有事的。”刀锋女王皱了皱眉头:“我怎么觉得你想要继续向前探索,直到某个世界诞生的瞬间?先说好,我恐怕没能力到达那样的时间和地点——空间撕裂不是那样用的。”
  “我知道,我只是希望尽可能向前。”赵迈对刀锋女王道:“你可能还要多次前往类似的时间和地点,辛苦了。”
  “辛苦了?为什么这么严肃和客气?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的确有些事情,但是现在还不好说。你先前往我给你的地点,帮我多做几次试验。然后你也不用在外面跑,尽快回家。”
  “可以回去啦?这真是好消息。”刀锋女王立刻干劲满满:“说吧,下一次去哪儿?”
  “虫群”号先退出了这个崭新的宇宙,抓紧时间修复受创的部位,记录这一次新产生的进化,然后补充能量并为下一次出击做准备。
  现在Z虫探索的目标已经超出了环之联盟的能力,完全是崭新的领域,是依靠元素通道无法到达的时间段。赵迈通过不断开车、穿越、扩张Z虫,终于看到了元素通道的极限,也就是环之联盟的极限:只有成型并且稳定的世界,环之联盟才能架设通道。对于未成形世界,比如刚刚创世的世界,联盟是无法到达的。
  如果再向前推,世界还没诞生的时候,那是什么样子的呢?世界消亡之后呢?会不会两者是一样的?这个问题类似于“时间诞生之前和时间消亡之后是什么景象”,非常难回答。赵迈自己也想不明白,他只是隐隐约约感觉耐括斯就隐藏在其中。
  “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刀锋女王说道:“我向你打开思维,你传给我具体的目标。记住,别偷看其他东西。”
  “每次都说一遍,你不啰嗦啊?我不会偷看的,放心。”赵迈将信息和“注意安全”的嘱咐传到,然后便从刀锋女王的思维中跳出来,绝不多看。她需要一段时间来切割时空,而这段时间赵迈就可以休息休息。
  “又有了四个小时的空闲,可自己干什么呢?”赵迈就在自己家中的庭院里,坐在用脑虫构建的沙发上,面前是清澈的池塘,泉水冒着泡泡,溪水慢慢流走。在这种环境里,实在太容易进入发呆的状态中。
  车子就停在院外,已经成了家人前往食堂和学校的代步工具。开了一段时间的车,按照地球的时间流速是一年,可是按照环之联盟的标准时间算,则是三十多年。能产生九个超脱者王位的本源力量非常“庞大而沉重”,因此时间过得相对慢。琪琪不过只大了一岁,但赵迈在外面东奔西跑,去了无数地方,自己感觉却有三十年的时间。
  他在摆渡者中已经声名赫赫,太多慕名而来的乘客,已经总结出一整套识破赵迈的方法,再怎么化妆掩饰都没用。“见到摆渡者,先识别是不是龙皇陛下”,已经成了门必修功课。在这种饱受骚扰的情况下,赵迈更多时候就待在家里,研究研究星空图,琢磨琢磨关于耐括斯的道理。
  他还是会出去露露脸,故意让别人发现。在地球上一年、联盟三十年的时间里,他遭受了两次耐括斯圣堂的“创世纪”炸弹攻击,全都避了过去。虽然两个世界被“格式化”重来,不过这数量对于多元宇宙不算什么。看来这种炸弹确实如奥萨卡所说,制作不易、数量稀少,威胁的效果远比毁伤效果更好。
  “过段时间老头子,回来地球就更稳了。”赵迈闲极无聊开始刷手机,看看这些年去过的地方,再回忆一下当时的感受,加深领悟。他不断向前翻页,直到……
  “咦,这个地方好久没关注了,终于有变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