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重叠


小说: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中华界,与霓虹差别巨大。m.。
  单单说体量,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霓虹美食界势力大体为‘一寺一寮御四家’,一句话就足够概括了。
  准确说,只有食林寺和远月茶寮料理学园,才算是初步摸到顶尖美食门阀的门槛,知道一些深层次的秘密。
  然而中华界呢,先不提光明界,原先黑暗料理界一百零八麟厨的后裔,就算有一半多的传承断绝和消失,但剩下来的将近五十家传承,分散在大陆各处,就是一个个强横的美食门阀啊!
  派系林立吗?
  这个词远远无法概括水很深的中华界,“龙头”一职神似武林盟主般的存在,所以,朱戟要比任何人,都懂中华界平静水面下的复杂。
  大的、远的不说,就挑白玉楼说吧。
  三张阁主椅子,一张给圣人之后的孔氏,无论谁在龙头位置,都要尊孔,这是一种习俗和规矩。
  另外两张,也与美食界局势息息相关。
  魏安的魏氏,是帝都的“皇党”,要想在帝都走的正行的稳,这张椅子照样动不了。
  而第三张,曾经黄鹤的位置,某种意义上却是安抚和招安之用。
  过去十几二十年,黄鹤和他的白云阁,在荆楚之地经营得声势浩大,邻省其它门阀、厨师联盟感到威胁,开始想钳制的对策。
  如此,为了平衡,且考虑到中华界整体的安宁,这时候龙头只能居中斡旋,将黄鹤召进帝都,把他按在那张椅子上。
  没了头子的白云阁一脉,当然就此在荆楚一域,安心经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所以说,龙头的“皇权”并非想象中,强势得离谱。
  “哼,这个黄鹤,在京十几年越发老态,回到地方上还不肯服老吗?”
  啪!
  又拿起棋谱的朱戟,突地皱眉,棋谱被他甩在棋盘上,黑、白子四散而落。
  室外,两名把门的弟子,气都不敢喘一口。
  “再看看,再看看吧……”
  朱戟低声念叨,又把棋谱摆正了,并伏低身子,一枚枚拾起棋子。
  ……
  兰氏的府邸,在锦官城郊外。
  这里原先有一片名为‘凤雏瀑布’的名胜,不过自兰飞鸿后,他的后人以守护之名,在此圈地,建立府邸,于是百年过来竟渐渐有了万人小镇的规模。
  最核心的主宅,兰氏旁支无资格踏足,不过,今天主宅意外迎来两位访客。
  族长兰凤贤早早地,就在大门候着,亲自接待访客,足见他对访客的看重。而当主宅的家眷们看到两名访客,一个比一个年轻,就更为惊讶了。
  不是某某老妖怪?
  “啧,我可算是知道什么叫贾府和大观园了!”夏羽进宅,边四下打量,边称赞。
  “贾府?这里是兰府!”朱青道。
  这是在说兰府堪比红楼的官府园林呢!真是的!
  夏羽瞪一眼,朱青回瞪。
  兰凤贤亲自引路,将两人带到一个较为幽静的偏厅,而非大厅。
  这个偏厅坐落在竹林幽深处,夏羽屁股刚坐下,风拂来,清爽之气顿时让人忍不住地闭眸去感悟。
  兰初寒早就在这候着了,在以炭炉烧水,烹茶,并充当侍女的角色,给客人斟茶倒水。
  一路上,早就多次寒暄了,夏羽入席,也没多客气,径直道明来意:“其实,我此次来,有一事要拜托兰老。”
  “但说无妨——”
  兰凤贤笑道,在主位微微坐正了,并没有因为夏羽的年龄而轻视。
  “是这样的,我打算请您替我主持一场食戟,以您的威望……”
  叮铛。
  金属水壶掉落在炭炉的声音。
  夏羽言语被打断,无奈地对不远处的兰初寒看去,兰初寒忙低头,将水壶摆正,努力作出一副我很淡定的样子。
  其实,朱青、兰凤贤表现也好不上多少。
  兰凤贤的笑容,冻结在脸上,“食戟?要我主持?那食戟对象是……”
  说到这,兰凤贤忽地闭嘴。
  他面色变了。
  兰凤贤明显的想到了什么,在蜀地、锦官城这一亩三分地,稍微大点的动静,是瞒不过这位兰氏之主的。
  这少年,竟是这样的刚烈?
  不禁对茶桌对面的少年郎,投以难以置信的目光。
  同时,兰凤贤心中也有一丝幸灾乐祸的恶趣味,汹汹燃烧了起来,那个黄鹤、卫忠步步紧逼,却估计从没想过被人反过来,占据主动吧?
  将军!
  吃!
  他听见了啪的清脆落棋声。
  片刻,兰凤贤细眯着眼,反而把之前一连串的提问,咽回去,只是深深地望夏羽,“……能稍微透露一下你的依仗吗?”
  “你是已经走在路上,快破除雾瘴了。”
  “但是,那个人,至少比你领先了几年,甚至是十年,哪怕你父母还在世,都不得不正视他的厨艺,视他为劲敌!”
  “你主动食戟一个父辈系的候补面点王,必胜的自信在哪里呢?”
  候补面点王。
  食戟对象,已然呼之欲出。
  朱青垂放在膝上的双手,攥紧了,她突然想到从墓园出来时夏羽的一番话。
  有输有赢。
  有生有死。
  输者,也是逝者亡者,只能叹自己实力不济。
  ……
  大致在午后,兰凤贤送走夏羽、朱青。
  在府邸大门口。
  “他也太大胆了!”兰初寒眼睫毛轻轻颤着,眼里残留着挥散不去的波澜,“打算主动提请食戟也就罢了,还想在候补面点王最擅长的领域,彻底击溃对手!”
  兰凤贤叹道:“所以我才没敢一口答应下来,而是说要考虑。”
  “再且,我这个食戟主持、主评审不好当!”兰凤贤目中透着无奈,“阿寒你想想,这个夏氏独苗假如战败了,不论食戟条件是什么,他才刚刚凝聚的名声就毁了,黄党再落井下石,那么他只能再次远走海外,回东瀛,怕是永远都难以踏足大陆了!”
  “这样的话,夏擎还有那位……”说着,兰凤贤都隐隐畏惧,“十年前的悲剧,都已经让那位龙颜大怒,陈定邦和他的势力,好大一个集团,好高的一座楼,说塌就塌了,甚至关乎中华界气运的麒麟子都因此殒命……哎,还是不要提了,别以为那位天性凉薄对亲情淡漠,黄鹤这是在试图拔龙鳞!”
  兰初寒沉默。
  片刻,两人转身,打算返宅时,一名管家似的老伯匆匆来报:
  “有贵客!”
  这次贵客是被带到主厅。
  负手正在欣赏大厅墙壁上一幅泼墨国画的卫忠,听闻脚步声,便回身施了个礼,对兰凤贤露出笑容道:“兰老,突然来访,得您接见鄙人深感荣幸。”
  “哈哈,堂堂候补面点王,岂有不见的道理?在面点上,我怕是不如你,正好趁着年后闲暇,多问你些面点的东西,希望卫主厨不吝指点迷津!”
  兰凤贤很好表演了,什么叫作老狐狸,什么叫八面玲珑。
  兰初寒对这个祖父十分无语,转身就要走。
  但是,有事上门的卫忠,也无多余寒暄的废话,甚至都没坐下,开口第二句就说:
  “此次我来,是请兰老去主持一场食戟……”
  闻言。
  兰凤贤表情立即微妙起来。
  而背对大厅的兰初寒,双眸更是泛起不可思议,捂嘴把低呼堵在了口中。
  这、这重叠的上门拜访,重叠的请求。
  岂不是在说,这一场食戟,无可避免了啊。
  另一边。
  刚回到老宅,夏羽就迫不及待点开个人资料面板。
  “,蓝色等阶,破阶晋升需要对应厨技经验卡*1,紫色进化水晶*1。”
  “已储存天赋点: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