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刮来的台风(下)


小说:重生日本当厨神  作者:千回转z
  元宵节当天。
  锦官城某片繁华的街区,张灯结彩。
  上午,叶飞舟随刘老太公视察会场,这是一座四面开门的大型场馆,高三层,如宫殿建筑,气势恢宏。
  叶飞舟站在某个高台,四下观望,那些正在楼上楼下忙碌的刘氏族人和工作人员,给他一种在足球馆看人潮的感觉。
  这届刘氏遴选,不出预料,果然还是在这‘飞天阁’举办。
  其实‘飞天阁’并非刘氏一族的专属,蜀地朱氏也有一半的使用权,百年过来,同宗同源的两个氏族,不止一次因为此间殿阁的使用,产生摩擦和冲突。
  飞天!
  这两字,足够说明这座场馆的建设者,是昔日的‘飞天大圣’朱七,而非厨神刘昴星。
  叶飞舟所站的位置,立有一尊高几米的人物铜像,这自然是后人纪念朱七所立的。
  仰头再看看上空,视野所及,全是精致的灯笼!
  等夜幕降临,这些花灯所营造出来的元宵气氛,肯定能让到此的人们沉醉进去。
  “几十年前,这座飞天阁,是中华界最顶尖的名楼之一,承办了许多厨艺比赛、重要食戟,几十年后,哪怕本地人都已经忘记了它过去的荣华,眼睛只能看到紫禁城里那座高高耸立的白玉楼!”刘老太公叹息。
  叶飞舟只是笑笑,没搭话,心中却补一句:
  乌衣巷,不姓王。
  凤凰台,堆杂草。
  虽说他才二十出头的年龄,却在几位师父那,听了太多起起落落的故事,把中华界过去几十年的兴亡看尽了看饱了,有种饱经沧桑的从容之感。
  不过,视线落在面前这尊人物铜像上,叶飞舟不禁低吟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无数英雄在历史长河中消逝。
  然而,消逝前散发的光华已经足够耀眼,所以后人能记住他们。
  但真正能流芳后世的厨师,食谱,又有多少呢?
  叶飞舟对名留青史这件事,是十分憧憬的,从他闪烁的眼神就看得出来。
  这时。
  一名刘氏管事,匆匆而来,向刘老太公递出一沓厚厚的名帖,擦汗道:“太公,有一些未被邀请的业界权威到府交了名帖,说要到现场观看这一届的遴选。您看看怎么答复他们。”
  拄拐杖的老者,眉头一皱,看管事手上叠得老高的名帖,发觉事情并不简单。
  “这么多业界人士递交名帖?”
  这是一种礼貌性质的询问,毕竟刘氏一族是遴选的主办方,未受邀请就到场馆嘉宾区随意占一张椅子坐,刘氏虽不会赶人,但那些业界大佬也放不下架子啊。
  刘老太公翻看名帖,看一个个名字,“嗯?荆襄之地的业界人士,占了七八成,有二十余人,其中有两人是麟厨?”
  眉头更是皱成川字!
  “飞舟!”刘老太公看叶飞舟,“这是怎么回事?”
  叶飞舟苦笑了下:“太公,我也不知道!”
  “这不是你师尊安排过来观礼的?”
  刘氏族长所说的师尊,是黄鹤,叶飞舟听得出来,他摇摇头:“这几天,我与黄师没有任何联系。”
  “这就奇怪了,荆襄厨师联盟大半的权威都来了,如果算上递交名帖的两位长老,对对,还有卫忠,荆襄厨师联盟的三位长老齐至……嘶!”
  老人猛地抽了口气。
  “我来跟你说说为什么吧。”背后冷不丁一个声音。
  “兰凤贤?”
  刘老太公回头。
  兰凤贤走过来,双手搭在高台栏杆上,侧头认真瞻仰了飞天大圣的铜像,过一会这才环目观览足球场大小的场馆,“今夜,这座飞天阁,怕是又要让人们追忆起许多东西了。”
  嘴角的笑容显得意味深长。
  咚咚!
  拐杖敲击地面,急促的频率显示出刘老太公心情的不平静。
  谁知兰凤贤又补充一句:
  “飞天阁,已经很久没有承办重量级的食戟了吧?”
  闻言,刘老太公惊住。
  食戟?
  叶飞舟在侧,面色震了震,“今天有食戟发生?谁和谁?兰老知道内情,荆襄的前辈们又来了一大批……”种种线索都指向他熟悉的两个人。
  一个,是同门师兄弟,近些年他的‘候补面点王’美誉已渐渐得到大众认同。
  另一个,是曾经击溃自己的魔王。
  当然,想到那场惨败,叶飞舟有不甘心,有一丝颓唐,但更多的,是对强大同龄人的叹服和尊重。
  这两个人,要撞在一起吗?
  叶飞舟匆匆离开飞天阁,不是去卫忠的下榻地,而是直接到夏氏老宅。
  ……
  另一边。
  近郊,白云阁一脉产业下的渡假客栈。
  “卫兄!”
  “段兄!”
  “王兄!”
  来自荆楚联盟的嘉宾团队,浩浩荡荡,在客栈落脚。
  领头的两名麟厨,一个叫段泓,一个叫王乾,在某间装潢精致的屋子,与卫忠见面,并坐下把酒言欢,气氛甚至轻松。
  这两人,皆是楚菜的高手。
  作为发源于千湖之省、鱼米之乡的楚菜,其实一句话就可概括其特点:以水产为本,鱼馔为主。
  段泓最为擅长的,是一种叫‘荆沙鱼糕’的传统名菜,相传这种名肴的历史能追溯到尧舜时期,食谱由女英所创,后来到春秋战国,这种鱼糕又被当成楚王宫殿筵席的“头盘”,于是宫廷菜之名就此流传到如今。
  联盟第二名长老、麟厨,王乾,则出身楚菜这个大系中的“北味菜”,代表作是有个人特色的传统改良名肴,如‘三镶盘’、‘武当猴头’。
  “卫兄,多的不说,在此就预祝你旗开得胜!”王乾举杯。
  “干!”
  卫忠、王乾都饮尽一杯米酒。
  段泓要向桌上一盘清蒸武昌鱼下筷,但筷子到了半空就蓦地停住,这个荆楚麟厨盯看美味的鱼肴,脑子里,竟浮现出一只金色大鱼的影子。他放下筷子,不由地开口笑笑:“同为麟级,厨艺却有高低。我和王兄都处于中流的水准,但卫兄不同,恐怕放眼中华界也就卫兄这些站在巅峰的麟厨,敢对那位夏魔王发一封食戟战书了。”
  王乾也感概:“是啊,那个夏魔王,小觑不得!”
  岂止不能小觑。
  说到魔王,这位麟厨目中充满忌惮。
  “荆楚虽大,白云阁也是家大业大,但能制住这头魔王的,也只有卫忠了!”
  段泓、王乾对了一个暗凛的眼神,在来时的航班上,两人对此次食戟交流了很多。
  中华界是广阔不假,但地域缩小到一省一区,实际上麟厨也就几个。
  譬如,荆楚一地的麟厨,就是卫忠、段泓、王乾,共3个!
  他们是荆楚厨师联盟的长老,所以中华界也流传一个说法,要知道哪个地区、菜系的麟厨多与寡,就看当地厨师联盟长老的人数。
  其实荆楚联盟还算好的了,有黄鹤在,担当大长老,影响力虽不如帝都联盟、尚海联盟、广舟联盟这些,但总体而言属于一流的档次,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这次的食戟,事关一个菜系、一个省盟的兴衰荣辱,段泓、王乾自是非常关心。
  两人对视一眼。
  “卫兄的食戟食谱是什么?有准备吗?”
  闻言。
  卫忠嘴角微微扬起一抹从容的笑,手指沾了些杯子里的酒水,在桌面,写了一个字——
  蒸!
  “蒸菜?”
  “不是面点?”
  段泓、王乾愕然。
  卫忠摇摇头,又沾酒水,在旁补上“面点”二字。
  这下子,蒸、面点紧挨着,不用想肯定直指食谱的核心!
  是烹饪的技法。
  面点,则规划了食谱的领域。
  会是什么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