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暴风雨前(二)


小说:火影之水遁最强  作者:观水楼
推荐阅读:三千世界鸦杀尽 
  鼬眼里的猩红只是一闪而逝,黑色的瞳孔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没人说话。
  绝望着鼬,后者脸色波澜不惊,只是垂下眼帘,把一切都藏在心底。
  一时间,只听得到篝火中树枝燃烧发出的啪啪响声。
  良久。
  “宇智波佐助……”鬼鲛突然发出的声音打破了沉默,他转头望向鼬,“鼬,他就是你当初唯一放过的亲人吗?”
  鼬头也不抬,只是冷冷地望着眼前欢歌悦舞的火焰,嘴唇像是黏住了一样,许久都不发一言。
  鬼鲛一直望着他,等待着回答。
  过了很久,直到他快失去耐心的时候,鼬才缓缓地点了点头:“是的。”
  “是这样吗?”鬼鲛咧嘴冷笑一声,“想不到像你这样铁石心肠、将自己出身的一族屠戮一空的人,也会有心软的时刻!连父母都杀了的人,却放过了弟弟,你一定很爱他吧?”
  “不。”
  鼬的声音如同严冬里的冷风般寒冽。
  “我与佐助之间……”他抬起头,眼眸里看不出一丝感情,冷冷地说道,“只有憎恨。”
  气氛突然冷了下来,杀意悄然间弥漫着。
  鬼鲛把大刀插出一个深坑,驻在地上,眯着眼睛寒声说道:“那么,到时候遇上他,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哦!”
  鼬仍是沉默。
  倒是绝插了一句:“鬼鲛先生,那个冰遁女孩要交给你,鼬的弟弟你也要对付,你是要同时对上两个人吗?”
  “哼……”鬼鲛冷哼一声,扶着鲛肌大刀说道,“有一点你说错了,根据最新的情报,春野樱最擅长的不是冰遁,而是水遁……”
  “难得遇上一个水遁高手,我可是很想会会她呢!”
  “至于鼬的弟弟宇智波佐助,他毕竟不是鼬先生这样的天才,十四五岁的年纪,再怎么厉害也有限……”
  鬼鲛自信满满地说道。
  “我怎么觉得你会被打得落花流水呢?嘻嘻……”绝讥笑着说道,“春野樱可是很厉害的,而且比以前更厉害了,我看得出来……至于佐助,也不可小觑,他毕竟是宇智波一族的人!”
  两人的话语有点针锋相对的味道。
  “好了,别争这个了。”眼见火药味渐浓,鼬微微提高了声音说道,“我们这次来是为了回收七尾的,不是为了挑衅木叶忍者的!回收七尾的任务,尽量避开这两个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节外生枝……”
  “无论是春野樱还是佐助,都不是好对付的敌人。我们已经在春野樱身上吃了那么多次亏,如果还小看她,那就真的是愚不可及了!至于佐助……永远不要小看拥有写轮眼的对手!”
  鬼鲛和绝就安静了下来。
  鼬的智慧和万花筒写轮眼,让鬼鲛一直保持着对他的敬意。
  “鼬,我就听你的好了,”鬼鲛舔了舔嘴唇说道,“但是说好了,如果遇上佐助,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鼬眼里的神情毫无波澜,仿佛鬼鲛在谈论着与他完全无关的陌生人。
  “随你便好了。”他说道。
  鬼鲛拔起鲛肌,站起身来:“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休息去了。”
  夜色此时已经笼罩了整个大地,繁星镶嵌在夜幕上,星光烨烨,天边一轮圆月高挂在空中。
  银色的月华洒在大地上,将林间的小小营地照得雪亮;鬼鲛就着光,走到一旁铺好的床铺上睡下,不一会儿,便响起了轻轻的鼾声。
  篝火旁只剩下绝和鼬两人相顾无言。
  “鼬先生也认为那两个人很棘手吗?”沉默了许久,绝又加了几块木柴,突然问道。
  “我的弟弟佐助现在实力如何,并不清楚,”鼬凝望着自己的掌心说道,“不过春野樱确实是一个强敌。虽然鬼鲛很自信,但是我看得出来……鬼鲛未必会是她的对手。”
  绝随意地拨弄着篝火,瞥了鼬一眼,说道:“看来上个月发生的事情你也关注到了啊……”
  “有新的情报吗?”
  “有。已经查明,当时与春野樱交战的对手很可能是大蛇丸。”绝缓缓说道,“而且,他使出了秽土转生这个术。”
  “他把谁召唤出来了?”
  绝站起身来,看了一眼鼬,他似乎对大蛇丸的情报有兴趣……
  “是二代火影千手扉间。”绝慢慢地沉到地上,一边说道,“他很擅长水遁,但是显然被春野樱的水遁压制住了。”
  “春野樱以一敌二,打败了那两个人。所以……你们也要小心了。”
  “是吗……?我明白了。”鼬垂下眼帘,轻声说道。
  从他淡漠的眸子和平静的表情中,绝看不出宇智波鼬心底的想法。
  这个男人永远把自己藏在一团迷雾当中,谁也看不透他的想法。
  鼬是彻底背叛了木叶,与之完全割裂了呢?还是仍然跟木叶藕断丝连?
  鼬对他的弟弟,究竟是嫉恨极深,还是深爱着他?
  谁也不得而知。绝暗中执行着监视他的任务,已经快十年了,却始终没有得到答案。
  这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
  甚至连带土都忌惮他!
  绝心里不动声色地转着这些念头,接着又试探地问道:“你也拿她没办法吗?斑说过,你的万花筒写轮眼所向披靡,连大蛇丸之流的人物都败在你的一个眼神之下,可谓当世无人能挡!”
  鼬的表情仍然保持着平静,没有因为绝的话而泛起一丝波澜。
  “你们高看我了……”黑发青年缓缓地说道,“写轮眼的力量,还远远称不上无敌。”
  他心里藏着一些话,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说出来。
  假如写轮眼真的有这么强,止水何必自杀取义?用万花筒控制住三代和团藏,让他们把权利交给宇智波;又或者是控制住富岳和族中长老,制止他们的政变计划,不就能实现和平了吗?结果却是止水左右为难,被逼得跳河自杀。
  鼬很能理解止水的心情和无奈,因为不久之后,同样的事情便发生在了他的头上。
  只是那个时候,事态已经无可控制,即便是他选择自杀,也没法把宇智波这支离弦之箭挽回。
  否则他又何必亲手将自己的一族屠戮一空?
  世人对宇智波的力量总有误解,包括宇智波一族自己在内,也时常高估自己。
  写轮眼的力量看似无敌,却仅仅是看似无敌,这就是宇智波被灭族的原因之一。
  宇智波一族缺乏真正的器量,那就是正确认识自己、正视自身缺点的器量。
  “你的天照、月读呢?”绝不死心地问道。
  “忍术的力量,并不是绝对万能的……”
  “这样啊……那么,我先走了。”绝知道再问也不会得到更多的答案,他便沉下去,直到地面上只露出一个脑袋。
  “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可能会有激烈的战斗呢!”
  消失到大地之前,绝最后说道。
  没等鼬回应,他便沉到了大地深处,不知去了哪儿。
  四周失去了人声,一片寂静中,虫豸鸣叫的声音越发清晰起来。
  ……
  ……
  春野樱没想到泷影决断得还挺快的。
  也不知道芙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第二天,泷影就把她的名字加进了这次参与中忍考试的班级名单当中。
  “这次参与木叶举办的中忍考试的班级,是白石凉子带队的三人小队,队员分别为亚瓦罗、黑塚……以及芙。”泷影在台上朗声宣布道,“希望你们能发挥出泷忍村的精神,在各忍村和大名面前展现出泷忍忍者的实力和风采!”
  穿着性感服装的芙安安静静地坐在台下,温娴舒雅,念到名字时才站起来向众人鞠躬示意,不复昨天的活泼好动的模样。看起来她应该是早就知道了结果,所以才这么平静。
  “似乎是临时组起来的班级。”佐助扫了一眼被念到名字的三个下忍,从他们坐得相距甚远、彼此也缺乏眼神交流中猜测道。
  “大概是吧。”樱耸耸肩膀,无所谓地说道。
  临时组的队伍可以把各小队的强者凑成一个队,大大提高下忍班的实力,这是小忍村对抗大忍村不成文的惯例。
  但是个人实力最强的三个人组队实力未必最强,因为他们缺乏长期训练、做任务以及战斗培养出来的默契。
  更不用说,中忍考试本身就会特别设置考核团队合作的考题。
  团队精神和默契不足的考生,很容易掉进坑里。
  考核团队合作的题目一般都放到前两场,空有个人实力而没有队伍默契和组队精神的队伍,甚至连前两关都过不了,更不用说跻身最后一场考察个人实力的战斗比赛。
  樱目光一直盯在芙身上,泷忍村唯一让她吃惊的地方在于居然真的敢把人柱力派出去。恐怕他们是对自己的尾兽封印术自信过度,相信芙不会泄漏出尾兽查克拉,所以木叶分辨不出她是人柱力吧。
  某种程度上,他们几乎做到了这一点。如果不是芙部分尾兽化飞行的场景被新晋影级忍者春野樱看到了的话,木叶还真看不出芙是人柱力来。
  “看,她又在偷偷看你哦。”春野樱用手肘捅了捅佐助的腰,悄声说道。
  樱在报告书上说芙的性格开朗但有点轻浮,并不是因为她的穿着比较前卫。只要不是暴露狂,芙爱穿什么衣服是她的自由,而且她这样穿也挺性感挺漂亮的——除了胸小了一点以外。
  真正轻浮的地方在于她很容易就被一个颜值高的小哥哥吸引住了。
  当然,这个年纪的姑娘有喜欢犯花痴的毛病很正常。
  但是作为人柱力,泷忍的最高战力,芙没有任性的资格。
  泷忍村或许在封印尾兽方面做得很完美,但是在人柱力的心性培养方面,就不够完美了,明明他们可以做得更好的。
  与其他村子相比,是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