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八节 河西!河西!(3)


小说:我要做皇帝  作者:要离刺荆轲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宠婚撩人:椒妻带球跑 偷心狂后 带着鬼姬闯战国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盛夏彼岸独掩泪 卡卡重生带系统 世界修仙 犀利农家俏娘亲 仙走一步 
  长安,未央宫,温室殿。
  御前军事会议正在召开。
  与会的皆是大汉帝国在京大将!
  卫尉兴宁候卫驰、细柳将军成安侯秦牧、北军护军使建信候许牧、灞上军都尉信候张旭、宗正领棘门军都尉事青阳候刘敬等等,皆是大汉帝国近年来崛起的新星!
  也有部分老将在列,如周亚夫、郦寄、韩颓当等特进元老端坐于刘彻左右,拱卫着大汉天子。
  一副巨型地图,则摊开在众人面前。
  这是汉室目前所绘制的最全最详细的河西走廊地图。
  而在坐诸将,包括各位老将,都已经对这个地图上的每一个山川河流,都能倒背如流。
  这也是当前汉家将军必须掌握的一项技能——背地图!
  连地图都背不了,还当什么将军?
  做什么一军之主?
  回家种田好了!
  这样至少不会害死人!
  作为外戚,卫驰担任今日御前军事会议的主讲人。
  他拿着指挥棒,在地图前道:“陛下、诸位元老、诸位同袍,河西之地,狭长而险要,控扼东西战略要道,乃我军前出西域、幕北的咽喉,非取不可!”
  “今,西匈奴内部生变,根据情报显示,西匈奴左大将且渠且雕难两月前遇刺,月前,故匈奴左大将呼衍当屠又率部于祁连发动忽然政变,控制了于单单于,并向我朝发出了求援书!”
  “据我军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河西之地目前已经分为三个不同的敌对势力所控制!”
  “一者,盘踞于居延之地的左大将且渠且雕难及折兰王骨荼所部……”
  “一者,乃是效忠于呼衍当屠,目前占据了祁连山的数部……”
  “一者,乃是暗中摇摆不定,保持中立的诸部……”
  “根据陛下圣谕,我军要痛打且渠且雕难及折兰部,轻轻放过中立者,对于呼衍当屠所部则尽量以怀柔之策……”
  随着卫驰的介绍,众人也都是微微点头,纷纷觉得正该如此。
  河西之地,地势复杂,情况也比较复杂,当地胡羌混杂,其西部马鬃山、星星峡一带,与幕北、西域相通。
  汉军倘若行动过于粗暴,很可能赢了战争,输了战略。
  一旦,诸部恐慌,纷纷趁乱逃亡北匈奴,则等于放虎归山!
  这河西诸部,可是有许多都是从前的匈奴单于庭的附庸甚至是本部部族。
  这些部族精于放牧,世代为孪鞮氏仆从。
  其中,折兰、卢候、若卢等部甚至是匈奴单于庭过去的忠实走狗。
  要是这些人跑去北匈奴未来可能成为汉军西进路上的障碍,还是要尽可能的想办法将他们留在河西,留在汉室的控制下。
  现在,郅都在幕南的作为已经证明了一个事实——只要教化得当,政策得当,管理得当,夷狄也是可以成为汉家良民。
  成为大汉帝国战争机器的一个零件!
  “陛下……诸位元老……”细柳将军成安侯秦牧站起身来,微微屈身拜道:“末将有一言……”
  “讲……”刘彻微笑着道,秦牧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年轻将领。
  他是马邑之战成长起来的大将,去年接了卫驰的班,担任升格为汉军第一个常备将军级主力野战军细柳营的指挥官。
  严格算起来的话,他应该属于义纵的嫡系。
  也是汉军之中目前最大的山头周义军事集团之中的后起之秀。
  在周亚夫致仕,义纵又担任安北都护府都督,开始转职为文职的当口,他成为了这个集团地位最高的几个现役将军之一。
  未来说不定,这位秦开将军的后人,可能会开创一个新的显赫武将世家。
  对于年轻人,刘彻总是很鼓励的。
  迎着刘彻鼓励的眼神,秦牧微微理了一下思绪,然后拜道:“启奏陛下,末将愚以为,圣意乃是要围歼西匈奴左大将所部和右大将所部,争取在居延打一个歼灭战……”
  刘彻听了,微微点头。
  地图上就已经标明了,现在的局势就是,西匈奴的主力,包括且渠氏族、折兰部以及其他数个大部族的兵力,都盘踞在居延,作为应对汉军攻势的兵力。
  其总兵力介于五万到七万之间。
  这支兵力是西匈奴最后的老婆本棺材本。
  只要歼灭了这支力量,那么,河西走廊就唾手可得!
  偌大的河西,将再无可以阻拦汉军前进脚步的力量!
  而一旦这支部队逃出居延,散落入河西群山之间,那么汉军恐怕就得做好在河西与敌人纠缠的准备了。
  到时候,什么牛鬼蛇神都可能跳出来。
  毕竟,汉军的补给线太长了!
  从北地郡出发的辎重,至少要一个月才能送抵合黎山,然后可能需要半个月的转运才可能送到前线军队手中。
  在河西,汉军是耗不起的!
  数万大军,每日吃喝拉撒,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若再算上民夫和牲畜的消耗……
  战争一旦拖延日久,少府卿恐怕就要上吊了。
  秦牧走到那地图前,指着一个远离居延的地点,道:“既是如此,末将愿意请缨,亲帅细柳轻骑,突袭此地,断绝西匈奴主力逃亡之路!”
  刘彻定睛看过去,发现此地乃是位于河西走廊中段籍端水、冥水流域的冥泽。
  所谓冥泽,因其湖水看上去有些发黑而得名,后世名为黑海、哈拉湖,是疏勒河最终注入的湖泊。
  也是青海地区第二大湖。
  也是后来的酒泉郡的战略要地,历史上汉室在此地设置了西部都尉所和西部障塞城。
  一旦汉军夺取此地,则可以控制住整个北山、疏勒河流域。
  更妙的是,从疏勒河溯源,可以直抵祁连山,甚至关闭星星峡通道,将整个河西变成汉室的盘中餐。
  只是……
  哪怕是从合黎山出发,汉军要抵达冥泽,也需要跨越至少一千里的路程。
  骑兵突袭此地,确实可以立刻锁死西匈奴主力西逃的路线,将他们堵死在居延地区。
  汉军轻骑兵能否具备如此远距离的奇袭能力?
  占据此地的汉军骑兵,又能否真的阻挡那些一想要逃命的西匈奴骑兵?
  这就是一个问题了?
  毕竟千里远征,完全脱离后方,又是在一个完全不熟悉环境的异域,一旦稍有不慎,就可能全军覆没。
  旁的不说,一个高原反应,就可能让汉军损兵折将!
  而那些亡命逃亡的西匈奴骑兵,更会考验汉军轻骑兵的意志与耐力。
  微微敲了敲扶手上的龙头,刘彻问道:“将军想带多少骑兵?”
  “两个轻骑兵都尉部和一个龙骑兵都尉部即可!”秦牧长身拜道,信心满满:“五千到六千骑,一骑双马,带足箭矢与干粮、药物,末将便可保证不让西匈奴一兵一卒逃回河西群山!”
  刘彻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将军便去准备吧……”
  秦牧的计划确实是可行的!
  拿下冥泽、端籍水,则西匈奴主力无路可逃,他们将被包围在居延地区等待末日。
  这很符合刘彻一贯以来的战略——要嘛不打,打就要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目标!
  击败敌人,夺取土地,从来不是他的第一选择。
  他宁愿先放弃一些利益,也要优先歼灭敌人有生力量!
  “只是这样一来,被围的西匈奴主力可能会狗急跳墙,与北匈奴媾和,甚至直接带人逃往北匈奴……”刘彻颇为忧虑的道:“诸位将军有什么意见?”
  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特别是折兰部。
  且渠且雕难大约不会投降北匈奴,但折兰人就没有这个顾忌了,逼急了对方,带着兵马和牲畜、牧民,走马鬃山,经浚稽山前往幕北,托庇北匈奴。
  一旦放走了折兰人,就等于让北匈奴平白得到了一支一两万精锐的骑兵。
  更要命的是——居延地区和河西地区的羌人,可能都会紧随其后。
  这可是一股数十万人口的力量。
  未来汉室经略河西,若失去了这些劳动力,就要事倍功半。
  “陛下,可以请护匈奴将军在幕南沿着瀚海一带,做出要越过弓卢水的架势!”秦牧建议道:“吓一吓北匈奴君臣……哪怕吓不到,也可以吸引其部分兵力……”
  “至于居延之敌……”
  “末将建议,我军攻势应在末将所部出发后十日开始,如此可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秦牧的这个意见让刘彻和其他大将都是眼前一亮,周亚夫更是拂须得意,秦牧算起来也是他的学生之一,马邑之战后,他是第一批受训的武苑将佐。
  再没有比看到自己教出来的学生表现的如此优秀更让他高兴的事情了。
  “善!”刘彻抚掌道:“就依将军的办!”
  北匈奴?
  在刘彻眼里,其实是一群在战场上被吓破了胆子的怂货。
  别看句犁湖天天喊着要复仇,要变法,要学习越王勾践。
  但实际上……
  这货就是一个根本没有面对汉军铁骑锋锐的怂包。
  不然的话,去年的幕南战事,北匈奴骑兵就该成建制的出现在战场上了。
  而不是悄咪咪的怂恿幕南各部,甚至在现在还主动派人联络汉室,暗示共同围剿蠕蠕马匪。
  这不就是等于在告诉刘彻——别来打我,我很乖的?
  都不需要去想,刘彻就知道,一旦郅都所部摆出一副打算跨越弓卢水和瀚海的架势。
  北匈奴十之八九会缩卵。
  哪怕句犁湖不愿意,其他人也会‘劝’他‘以大局为重’。
  至少他不会主动去掺和到居延战事之中。
  最多派点杂牌去居延搞事,或者在浚稽山摇旗呐喊。
  就像幕南之事一般。
  有了秦牧打开思路,其他人自然也不甘落后。
  卫驰就道:“陛下,臣以为,一旦开战,我军轻骑可以迅速越过驹衍峡,沿途一切不管,直插马鬃山!”
  “只要夺下马鬃山,那么居延之敌的北逃之路也将被切断!”
  “臣举荐虎贲卫左都尉徐敢担任夺取马鬃山之将!”
  徐敢也立刻出列拜道:“末将愿立军令状,十日之内夺取马鬃山!”
  徐敢也是一员虎将,他是武苑山长程不识亲手提拔的年轻将官,是汉军之中出了名的猛将,高阙之战中,他随程不识、义纵行动,奇袭梓岭他是第一个登山之人,夺取鸿鹄塞他也是冲在前面的哪一个。
  随后拿下高阙、占领榆林,他的部队都是排头兵,是尖刀!
  刘彻自然批准了这个计划,任命徐敢为马鬃都尉,率轻骑兵三千,突袭马鬃山。
  ……………………………………
  这场御前军事会议一直开到当日子时,最终确定了整个河西战役汉军的战略。
  以歼灭和围歼西匈奴有生力量为战略目标。
  整个战役,将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秦牧率细柳营轻骑兵突袭冥泽,然后徐敢率三千虎贲轻骑,穿插到马鬃山。
  这是最艰难,也最考验汉军执行力的。
  但只要成功,则居延之敌的西逃和北窜之路都将被堵死。
  除非北匈奴不要命了,拉出其主力,来到河西救援。
  那……就可能还有些棘手。
  但,倘若如此,北匈奴既然敢赌,那刘彻也愿意奉陪,他会将内库的全部黄金储备拿出来,同时下令关中和三河地区、北方郡国进入总动员。
  拉出灞上军、棘门军、虎贲卫、羽林卫和细柳营的全部主力以及北方郡国的代国、北地、陇右精锐,集结起一支超过二十万的庞大兵团,与之在河西决战!
  到那个时候,北匈奴来了,就不要走了!
  正好一劳永逸,解决匈奴!
  只是,匈奴人应该没有这个胆色。
  所以,排除了北匈奴全力来援的选项后,只要汉军达成第一阶段的作战目标,战役的第二阶段随之开始。
  卫驰将亲赴合黎山,主持战役。
  以虎贲卫和羽林卫的胸甲骑兵为中间,以灞上军、细柳营和其他各部精锐为尖刀,汉军将在广袤的居延地区,将敌人分割包围。
  最终全部歼灭在居延!
  这次战役的计划和作战部署,在刘彻眼中,已经有点像是后世的辽沈战役了。
  夺取冥泽和马鬃山,就是东北野战军拿下锦州,关门打狗的那一招。
  只不过,与东野相比汉军现在的优势和敌人都无法当年的东野对手相比。
  是故,战争是必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