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九节 诸夏时代


小说:我要做皇帝  作者:要离刺荆轲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宠婚撩人:椒妻带球跑 偷心狂后 带着鬼姬闯战国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盛夏彼岸独掩泪 卡卡重生带系统 世界修仙 犀利农家俏娘亲 仙走一步 
  元德九年冬十二月甲辰。
  细柳营驻地细柳谷。
  嘹亮的军号响彻整个军营,秦牧带着他的军官团,阔步走入校场。
  细柳营如今已经今非昔比,经过元德年的改编,细柳营如今已经升格为细柳军。
  其将主也成为了汉家自卫将军和太尉官废弃后第一个常备将军。
  经过整编后,如今细柳军全军拥有两万七千人的战力!且是汉军第一支纯骑兵野战军!
  全军分为六部十二都尉。
  每部之下下辖两个骑都尉,每个骑都尉指挥两千骑。
  这样就保证了,细柳营任何一部兵力,都可以在战场上,压倒匈奴的任意一个万骑,具有战场主动权。
  除此之外,细柳军内部的组织结构也进行了重大调整。
  为了适应骑兵时代的作战需求,细柳军的骑兵组织,从过去汉军惯常的部曲仕伍之制,改成了如今的队团旅部之制。
  以百骑为队,两队为一团,五团为一旅,两旅为一都尉,两都尉组成一个作战单元。
  如此,军队结构和组织得到大大改善,尤其是有利于骑兵展开作战后的组织和指挥。
  经过这次改革后,细柳骑兵在战场上,将会以整团整团的组织作为作战单位,每一个团之间彼此守望、协同。
  在冲锋之时,气势恢宏,让人胆战心惊。而在细柳军内部,新的战法也被研究和探讨了出来。
  并在秦牧、卫驰和其他汉军名将、元老的主持下,编纂了一本。
  将军队大小事务以及各种临敌应对手段,统统用文字和条文的形势,强行灌输到每一个军官的脑子里。
  能不能理解、吃透,进行举一反三,那是一回事情。
  但能不能记住,能不能在战场临敌之时,产生条件性反射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
  反正,细柳军现在已经形成了早中晚都要背诵和复读的制度。
  每五天,各部上级都要抽查一次、考核一次。
  都尉考核旅校尉,旅校尉查团司马,团司马检查队率。
  根据规定,都尉考核校尉,校尉不及格,都尉要向将军请罪,甚至还要去未央宫谢罪,校尉考核团司马,司马不合格,校尉得写检讨书,还得在全旅当众宣读,深刻检讨,检讨自己督促不力,宣明不严之罪。
  至于团司马手下的队率,但凡出现不及格的人,那团司马就得被架起来当众抽鞭子了!
  之所以要罚上级而不是惩罚下级。
  这就与汉军,尤其是细柳营内部的气氛有关系了。
  汉军各部,皆是以子弟兵、生死刎颈之交等等足以托付生死、妻儿的铁杆关系组成的。
  一部骑都尉之下的各级军官,通常都是用兄弟昆仲、家臣家兵、结义兄弟、发小、同乡等等构成自己的骨干。
  这种关系导致了,作战之时,下面的士兵和军官,会因为同乡感情、兄弟义气以及恩义等感情而拼死作战。
  也使得,在实际上,处罚上级,远比处罚下级更有威慑力!
  自己的兄长、恩主因自己之故,而被处罚,受到惩处乃至于留下污点。
  但凡有点良心的,都会愧疚,都会悔恨。
  然后知耻而后勇!
  至于,要是下面的军官故意要给上级下绊子?
  堂堂都尉/校尉/司马,帝国的栋梁,却连自己下面的军官都拉拢不了,都笼络不住。
  这样的蠢蛋,上了战场,肯定是去送人头!
  所以,趁早回家种田吧!
  细柳军也丢不起这个人!
  如今,在集结的是细柳营最精锐的三个骑都尉部。
  六千健儿全副武装,抬头挺胸,一动不动的站在校场之中。
  仅仅是他们组成的这个庞大队形,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
  数千大军纹丝不动的站在寒风之中,不发一言,远比任何高昂的誓言和激情的演说,更让人心悸。
  毫无疑问,这是一支有着钢铁军纪的部队。
  更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
  秦牧看着这支部队,也是感慨万千。
  他虽非细柳营出身,属于空降而来的外来户,对细柳营的感情没有他身边的将佐们深厚。
  但能够指挥并与这样一支强军并肩作战,守望相依,秦牧感觉与有荣焉!
  作为将主,秦牧自然是彻底而全面的深入了细柳军的改革改制之中。
  他很清楚,这支军队的潜能有多大。
  假如说,改制之前的细柳军的作战能力是一,那么现在的细柳军作战能力是二甚至是三!
  特别是大规模的运动作战和奔袭战之中,这支部队是无敌的!
  不仅仅是因为装备和技战术,更因为组织,因为结构。
  而现在,他们将踏上战场,向世界发出自己的第一声碲鸣。
  这必将是石破天惊的!
  怀揣着这样的心情,秦牧登上将台,带着三位骑都尉以及十余位校尉,面朝着全军,敬了个军礼。
  随即,整个世界都是右手击打在胸前甲胄之上的声音。
  “诸君……”秦牧站到由青铜喇叭组成的扩音筒前,清了清嗓子,压了压手,顿时全场寂静。
  “本将与诸都尉、校尉,刚刚从未央宫宣室殿陛辞!”
  “陛下万岁!天子万岁!大汉万岁!”全军面朝未央宫方向,单膝下跪:“细柳军永忠汉室,永忠天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战必胜,攻必取!”
  这是由军法官和文职参谋们会同兰台宣达司的尚书郎们共同制定出来的细柳军的誓言。
  简单,但是朗朗上口,易记。
  对于一支军队来说,这样的誓言就已经足够!
  像虎贲卫和羽林卫那样冗长的誓言,对于其他部队来说,确实有些强人所难!
  毕竟,虎贲卫和羽林卫是作为汉军的教导队和新型装备实验部队的。
  秦牧扬了扬手,全军依次起立,然后,他接着道:“陛下一直送本将与诸校尉司马直至司马门前,圣意满怀期待,期待吾辈再立新功,不辱使命!”
  “万岁!”全军再次高呼,对于普通的底层士兵来说,天子,那是活在神话和传说之中的圣人,是生而神圣,至尊无上的至尊,也是信仰,只要想到天子在期待着自己为他杀敌拓土,很多人就已经幸福的说不出话,只想着拼死作战,不负期望!
  但,秦牧仍觉不够,他挥了挥手,一位带着獬豸帽的军法官捧着一卷帛书走上前来。
  无疑,这是诏书。
  在如今的汉室,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和制度依照,但在白纸全面普及后的今天,世人皆公认,独有诏书和圣谕、东宫懿旨方能用帛书记录。
  这军法官正是细柳营督军都尉,法家的张阳。
  他在细柳军之中以公平、严格和清廉著称,深受广大官兵信赖和尊敬。
  张阳捧着帛书,走到扩音喇叭前,打开那帛书,大声念道:“天子诏,诸将士听诏!”
  全军肃立,皆以右手击胸五次,表达对天子的尊崇。
  五是圣数,也是天子在数学领域的化身。
  自当今废弃军人跪礼后,击胸五次,就成为军人表达自己对皇室和君王尊崇的规矩。
  “朕闻之诗曰:嗟嗟臣工,敬尔在公。王厘尔成,来咨来茹……”
  ………………………………
  在灞上军驻地,霸陵东南的军营之中,数千灞上军将士亦肃然敬立,听着台上军法官宣读诏书:“……今西匈奴且渠氏灭德作威,以敷虐于河西百姓,河西百姓罹其凶害,弗忍荼毒,并告无辜于上下神祗!”
  在棘门军驻地,同样有着一个军法官在宣读着:“……天道赏善罚恶,福德祸淫,朕受命于天地,上帝嘉朕以佐**八荒,治日月之土,万民之念,百族之怨,皆入朕耳……”
  北军高台上,北军护军使高声念着:“朕欲问罪于西匈奴且渠氏、折兰氏,以彰厥罪,将天命明威,不敢赦!”
  在南军军营,南军护军使同样宣读着:“朕今昭告天下:敢用玄社,敢告上帝神明,列祖列宗:将诛有罪,将伐无道,将灭暴逐残!乃求天下仁人志士,忠臣义士,与之戮力!”
  在长安大街小巷的露布之下,无数官吏大声宣读着刚刚张贴上的诏命:“上天孚佑下民,罪人黜伏,天命弗僭,贲若草木,兆民允殖。俾予一人辑宁尔邦家,兹朕未知获戾于上下,栗栗危惧,若将陨于深渊。”
  “然诛无道,讨不臣,此天之道也!”
  “即予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朕躬有罪,无以万方!”
  “命将军卫驰为征西将军,都各部将帅,讨且渠氏、折兰氏……”
  “命将军秦牧为护西将军,率细柳将帅,征讨冥泽,至于籍端水……”
  “命将军徐敢为马鬃都尉……”
  “……书云:尚克时忱,乃亦有终!其与天下忠臣义士,志士仁人共勉……”
  无疑这是一道战斗缴文,更是一篇对全世界公布的战争宣言。
  中心思想其实就是一句话:中国世纪来了!
  顺者昌,逆者亡!
  服从诸夏文明,听从中国教导,主动纳入光荣的诸夏文明之中,可有生机,可享富贵,可保邦国。
  如若不然,负隅顽抗,死路一条!
  今天,刘彻可以用西匈奴内部的龌龊来征伐西匈奴,光明正大的打起上天的旗号,发正义之师,王者之师来灭西匈奴。
  明天,刘彻同样可以用某某不河蟹,某某不王道,某某不服教化,予以征讨!
  总之话语权和世界的霸权,在汉之手,在诸夏之手。
  不服者,要嘛死,要嘛滚!
  没有第三条道路可供选择!
  而这,寓意着一个全新时代,一个属于中国的时代,一个只有诸夏民族方能说话做主,制定规则与法度,确立价值观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已经无人可以阻拦这个时代来临!
  在长安的寒风之中,汉军诸部誓师出征。
  等待他们的将是一个长达数十年的征服与扩张的时代。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