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八节 明主(1)


小说:我要做皇帝  作者:要离刺荆轲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宠婚撩人:椒妻带球跑 偷心狂后 带着鬼姬闯战国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盛夏彼岸独掩泪 卡卡重生带系统 世界修仙 犀利农家俏娘亲 仙走一步 
  有了一位右贤王的归降,还被正式册封为单于,这个单于反过来给大汉天子上‘天单于’的尊号。
  于是,刘彻也就顺理成章的谈起了石渠阁之会。
  “朕已命有司择吉日,于石渠阁大会天下诸子,届时文武百官两千石以上以及诸部有司、列侯勋臣将伴朕共观此盛会!”刘彻故意轻描淡写的说道:“今日,朕与诸卿,商量一下,这石渠阁之会上的讨论议题范畴……”
  群臣听了,纷纷难捱激动之色,俯首而拜:“臣等伏唯陛下圣裁!”
  这种盛会,身为臣子,哪里可以出主意?
  尚书和洪范说的清楚:臣不作威,不作福!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当然了,要是天子坚持要求大臣们出主意,这就又另当别论了。
  辅佐天子,共创大业,这是理所当然的!
  刘彻当然懂游戏规则。
  他微微笑道:“卿等皆朕肱骨也,当直言以论!”
  “且朕德薄才浅,无有先王之行,非诸卿佐之不可!”
  场面话是说的很漂亮。
  在实际行动上,刘彻也表现的很完美。
  他首先望向丞相周亚夫道:“丞相,先帝托孤元勋,朕素敬之,请丞相为朕规划!”
  这就是让周亚夫定调了。
  周亚夫闻言感动不已。
  要知道,此时的中国,每一个武将心里,都有一个文士梦,正如每一个文豪心里面,都藏着一个粗狂的武将梦一般。
  文能安邦,武可定国。
  这一直就是中国贵族的最高追求。
  周亚夫这辈子,武勋已经很多了。
  先帝之时,他平定吴楚之乱,有大功于社稷。
  之后,又受先帝遗诏,辅佐少主,勘定朝纲,稳定人心,为如今的元德之治,打下最好的基础。
  去年更是坐镇太原,以太尉职,将代上之兵,为高阙之战的胜利,做出了极大贡献。
  但在文章和思想上,他却是几乎没有建树。
  既无传世的大作,也没有令人发醒的诗赋,更没有什么有深远影响的奏疏。
  他在丞相这个位置上,一直都是跟着刘彻的节拍,被动或者主动的做事。
  要说没有遗憾?
  那是骗鬼!
  只是他装作不关心这些事情,对外以平阳懿候自勉。
  但实则……
  内心深处,他也有一颗文青的心脏。
  就像许多著名的大文豪的内心深处,藏着一颗武将的心一般。
  文人憧憬决战沙场,决胜千里,兴灭国,继绝世。
  武将幻想羽扇锦纶,谈笑文章,指点江山。
  这在中国一直是传统,是特色。
  如今,天子钦点他来规划石渠阁之会的议题范畴,实际上是将石渠阁之会的主持人身份交给他,让他为首,主持和约束诸子百家,引导话题和舆论。
  万世之后,后人谈起石渠阁之会,第一个想到的必然是他。
  青史之上,更是会明确记载:丞相长平侯周亚夫受命以制石渠阁之会。
  这一下子,就为他圆梦了。
  只是想想,都激动不已!
  于是,周亚夫几乎是颤抖的道:“臣谨奉诏!”
  当然了,在兴奋之余,周亚夫也没有忘记游戏规则。
  天子谦虚的授命一位大臣去做某事。
  这个大臣难道就会真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
  这不可能!
  就连地方上的郡守,受命陛辞之日,都会再三向天子请示,自己下去后,应该做什么,主要做什么,关键做什么。
  石渠阁这样的大事,自然更要请示。
  “臣请陛下,定石渠阁之章程!”周亚夫叩首而拜。
  凡事,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而石渠阁这样的诸子百家凑在一起的会议,若没有个具体的制度。
  那还不得乱套?
  刘彻自然早有计较,他道:“石渠阁之上,诸子百家,共论天下学问之长短利弊,朕已命尚书,制有章程……”
  说着汲黯就将一本薄薄的册子,呈递到周亚夫面前。
  “朕将在石渠阁之会前三日,将此章程,送抵诸子及诸侯大臣与会人之手……丞相现在就可以翻阅,根据此章程,制定议题范畴……”
  周亚夫恭敬的接过那本小册子,然后拜道:“诺,臣谨奉诏!”
  然后,他就跪在地上,将那本册子粗略的看一遍,然后再拜道:“臣三日后,便将相关议题,陈奏陛下!”
  刘彻笑着点点头,表示认可。
  类似石渠阁之会这样的大事,诸子百家一起开趴体。
  自然要由国家来规定,他们可以讨论什么?可以议论什么?
  毕竟,即使两千多年后的欧米,所谓的****自由,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便说话。
  更不可能让某些言论出现在主流的会场。
  在这西元前的封建社会,那就更是有着无数掣肘和约束。
  打个比方,性本恶,还是性本善,这样的讨论,就决不能出现在石渠阁之会上。
  又譬如,究竟是民贵还是君贵,这样大逆不道的讨论,更是连半个字都不能出现。
  这当然不是什么文字狱,又或者钳制言论。
  恰恰相反,是保护言论自由和思想学术的自由。
  不然,倘若有持性本恶,或者不恶不善理论的学者,在石渠阁之上当着天下诸子百家以及文武大臣诸侯王的面大放厥词。
  哪怕他说的再有道理,任是天花乱坠。
  他也只能说这一次了。
  不仅仅是他,整个天下,整个世界,都可能再也没有人能去讨论性本恶的问题。
  因为,统治阶级必然会全力封杀和镇压这种大逆不道,有悖公序良俗的话题。
  至于民贵还是君贵?
  在这个时代,这个时候,根本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讨论。
  私底下,随便说,甚至随便出书,宣扬。
  刘彻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若出现在石渠阁之会上,那就不能再装作看不见了,必须给个结论。
  而结论很显然,必定是君贵!
  而这个结论一旦做出来,思孟学派也好,杂家也罢,乃至于重民学派,黄老思想的某些派系,统统就成为了异端邪说!
  当然了,除了学术范畴,这一次,肯定也要拿几个不痛不痒的政务来给这些诸子百家的巨头来品评一下,讨论一下。
  让他们做出决定。
  这是了粉饰了汉家是非常亲民的。
  对于民间的呼声,重视无比。
  大汉王朝,是天下人的王朝,不是刘氏自己的私人产业。
  至于事实如何?
  那就……呵呵……
  …………………………
  微X信&公@众#号:
  要离刺荆轲
  求各位老爷关注!已上传平城之战的汉匈双方主要作战战场和进军路线地图和前后经过的简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