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欧洲?


小说:明末工程师  作者:米酿
  听到崔昌武的话,亚历山大七世脸上一白,整个人顿时都有些不好了。
  他站在那里,表情阴晴不定。他往前走了一步,身子往前摆了一点,又拉了回来,整个人的状态一下子变得十分不稳定,仿佛是一个赌徒面临轮盘的最后一转,马上就要决定自己是押对还是押错。
  他在犹豫此时这话要怎么说。
  崔昌武冷冷看着教廷教宗,看他究竟会作出什么反应。
  终于,徘徊了好久,亚历山大七世终于冷静下来,看向了李植。
  他没有看首相崔昌武,崔昌武显然已经洞察了他的心思,他现在希望拥有决策权的李植和崔昌武观点不同,希望李植对他亲善。
  崔昌武观察着教宗的表情,大声说道:“教宗大人这次不远万里从罗马赶过来,是想劝说天子允许天主教在中国传播吧?然而,教宗你这个念想,是不可能的!”
  “我中国奉道家为正统,敬鬼神尊祖先,岂会相信中东犹太人创造的天主教?外来的东西不是我大齐推崇的。莫说尊崇信仰,就是拿着你们的经文看一下,都会觉得荒谬可笑。”
  听到崔昌武的话,葡萄牙国王若昂四世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容。显然,他早就看穿了教皇这一行的意图,只是一直没有说破。教宗希望和李植密室细谈,但是崔昌武却当众把教宗的想法说破,这形势让葡萄牙国王觉得很有趣。
  日耳曼贵族的后裔是不会真正维护天主教的,若昂四世和他的家族虽然也是天主教信徒,但实际上并不虔诚,他现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亚历山大七世身后的两个红衣主教对视了一眼。
  他们是知道教皇的计划的,但是没想到事情还没有开始就被中国的首相当头棒喝。
  教廷这次联络李植的计划被法国国王阻止,是教皇强行要来才成行的。如果这次的行动失败,最后欧洲的王族和贵族会不会反扑教廷?
  亚历山大七世脸上十分阴沉,冷冷撇了崔昌武一眼。
  转头看了看李植,他发现这个权势滔天的汉人皇帝脸上波澜不惊。
  教皇谋划了几个月的事情,现在看上去局面很糟。亚历山大七世审视了一下形势,犹豫要不要把这一把残局继续下去。
  他又看了看李植,想从李植的表情上找到解开困局的钥匙。
  李植淡淡地看着教皇,脸上甚至有一缕淡淡的笑容。
  看到李植的笑容,亚历山大七世心里突然一颤。他突然觉得一切还有希望,忍不住又往前走了一步,说道:“恐怕欧洲的形势,和皇帝陛下想的是不一样的。罗马教廷掌握的能量,超过陛下的了解。”
  听到亚历山大七世的话,若昂四世眉头一皱。
  教宗这句话外人听不懂,但在皇极殿上几个当权者耳里,这话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
  现在中国人的实力一日强于一日,连不可一世的奥斯曼土耳其都惨败,那中国人侵略欧洲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五年后,或者十年后,李植一定会攻到欧洲去。欧洲人现在唯一自救的办法就是团结起来组成联军,而组成联军的关键就是罗马教廷的动员。
  欧洲人都信教,天主教或者新教,罗马教廷对欧洲平民有着巨大的号召力。如果罗马教廷反对发起圣战,欧洲人就会一盘散沙被各个击破。相反,如果罗马教廷全力支持欧洲的团结,恐怕欧洲会表现出超过十字军东征的凝聚力。
  但是教会有自己的利益所在,教会可能背叛欧洲。如果李植允许天主教在东方传播,罗马教廷就没有对抗李植的立场。
  罗马教廷素来是对信教者友善的。当初北欧维京人入侵西欧天主教世界,罗马教廷曾经号召欧洲教徒组织反抗。但后来维京侵略者选择了皈依天主教,教廷立即承认了他们的合法性,承认了他们占领的土地。
  教皇在这样的敏感时期来中国,所有人都会怀疑教皇是来和李植谈如何联合的。如果说之前教宗还可以说他是来中国看一看,他这句“罗马教廷掌握的能量非同凡响”一说出来,皇极殿上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他是要联合李植了。
  若昂四世无声地笑了笑,鄙夷地看向了亚历山大七世。他是在遭到英荷联军围攻才联合黄种人,而教宗却在所有欧洲王族和贵族都等着他的时候选择李植。在若昂四世的心中,教宗还不如他。
  崔昌武见亚历山大七世越过自己直接和李植对话,不好再发难,沉默了。
  李植看了看罗马教廷的领袖,没有说话。
  教皇猛地下定了决心,他大声说道:“我们罗马教廷需要的只有两点,第一是在欧洲坚持一夫一妻的制度,第二是在整个世界允许我们继续传教。”
  听到教皇的话,若昂四世眉头一皱,脸上的鄙夷表情更浓了。
  教皇的话已经说得很直接了,只要李植答应他的两个条件,罗马教廷就会站在李植一边。
  第一个条件是一夫一妻,这是保证欧洲平民教徒的利益,保证汉人统治者不会毁灭白种人的血脉。无论白种人地位再低,只要汉人在欧洲一夫一妻,那汉人就无法占领白人女子,能繁殖的子孙是有限的。过了几十年上百年,汉人的先进科技必然扩散,必然被底层的白种人掌握。到了那个时候,人数是优势的白种人就有翻身的希望。
  第二个条件则是保证罗马教廷的利益。
  显然,只要李植答应教皇的条件,罗马教廷就会反对欧洲国家组成联盟对抗李植的企图。欧洲的平民都是信教的,如果教廷对欧洲组成联军这件事作梗,恐怕贵族们的抵抗只能是各自为战,最后必然失败。
  只要李植现在答应教宗,可以说整个欧洲的臣服就是时间问题了。
  在若昂四世看来,教宗开出的条件是很有诱惑性的。只需要允许天主教传教,就能轻松征服分裂割据的欧洲。
  他忍不住看向了李植,怀疑李植会答应教宗的条件。
  一直站在一边不说话的钟峰突然喝道:“自大夷狄,尔等以为你可以用一个欧洲的财富和臣服,就换取我们信奉你们的经文么?你是小看我们的智商,还是觉得自己很聪明?”
  亚历山大七世诧异地看向了钟峰,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汤若望赶紧说道:“教宗,这是大齐的镇国侯,陆军元帅钟峰。”
  钟峰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华夏上下五千年,三教九流学说无数。就算我们大齐要面对整个欧洲联军的敌对,要和几百万欧洲联军开战,也不会选择你们的宗教。“
  亚历山大七世诧异地看向钟峰,又看了看李植。
  红衣主教克劳斯皱眉往前走了一步,阴恻恻地说道:“皇帝陛下!你知道整个欧洲如果联合起来是多少军队吗?你知道欧洲有多少火枪、火炮、盔甲、帆船匠人吗?且不说虎贲军这二十多万人,就是虎贲军扩大十倍,恐怕也无法战胜整个欧洲。没错,中国人是在不停扩张,但是如果皇帝你不和我们合作的话,恐怕虎贲军会在欧洲外围陷入泥潭一样的拉锯战。“
  罗马教廷的人终于忍不住,把话说得赤裸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