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回家


小说:草根仕途  作者:深夜的抽烟者

   当天晚上,贺嘉华还是在尚水酒店宴请了自己的心腹嫡系,分别是梁竹镇党委副书记黎远峰、常委副镇长舒华光、组织科长伍长春和纪委书记牛成功,还有他的表弟贺嘉明一起作陪。
   酒过三巡以后,黎远峰端起酒杯说:“贺大哥,我再敬你一杯,祝贺步步高升,别忘记多提携兄弟们啊。大家说是不是呀?”
   其他人连忙应声:“是啊,大哥,我们可都跟着你混呢!”
   “大家放心吧,我大哥什么人啊,怎么会忘记弟兄们呢?”贺嘉明一脸的笑容。
   贺嘉华听后哈哈一笑,说道:“我家小弟平时说话办事不怎么着调,但刚才那话却说得很对,只要有我贺嘉华一口,就一定少不了兄弟们的。来,干了!”说完冲着大家一举杯。
   干完杯中酒以后,黎远峰叹了口气说:“大哥啊,以后我们就只跟着潘县长了,算是看出来了,张建东也就是胆小怕事的主。”
   贺嘉华从黎远峰的话中听出了一些怨气,笑着说:“远峰啊,话也不能这么说啊,张书记为你的事还是出了力的,为此还吃了武大老板的一顿批。我不是告诉过你嘛,这事潘县长和张书记有过沟通,你要想如愿的话,那就必须在张书记身上多下功夫。”
   黎远峰听后却不以为然,这次他在张建东身上可下了大本钱,那个信封里面可是足足一个大巴掌,到今天还没有半点消息呢。
   贺嘉华仿佛看出了黎远峰的心思,接着说:“兄弟,你就放心吧,等我的任命一下来,到时候你的事就水到渠成了,常委会上现在还不是潘县长和张书记他们说了算。”
   黎远峰听了这话,紧缩的眉头才有所松动,贺嘉华冲着自己的表弟贺嘉明说:“家明啊,你明天为你黎大哥准备点物资,让他再去活动一下。”
   “好的。”贺嘉明答道。他只不过是贺嘉华在商界的代言人,全嘉建筑公司也是贺嘉华的产业。
   黎远峰听后,立刻满脸堆笑,连声说:“麻烦贺总了,那怎么好意思呢!”贺嘉明则连连摆手。
   贺嘉华虽然自己的文化程度不高,但他深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道理,要想手下人为你做事,不给人家点甜头,傻子才愿意呢。
   在自己上调莲里以后,全嘉公司少不了需要在座一群人照顾,这就是他愿意帮黎远峰运作,想要把其推上书记宝座的根本原因。
   贺嘉华心里很清楚,叶根水和自己不是一路人,现在他虽隐忍不发,不过是蛰伏一时,坐等机遇而已。
   如果他一旦上位了的话,那梁竹镇就绝对不会再是贺家的天下了。
   贺嘉华扫视了其他一眼,说道:“另外,各位老弟啊,嘉明也为你们各自准备了一份薄礼,明天让他给你们送过去。”
   其他人听后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假意推辞了一番,也就坦然接受了。他们在全贺建筑公司里面都有干股,类似这样的所谓分红,也不是第一次拿了。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周六,由于临近周末,大家显得都比较懈怠。
   陈俊照例帮武刚泡好了茶,把分成三类的文件,放在他的老板桌上,退了出去。
   刚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定,就听到了呼机震动的声响,拿出来一看,竟是刘斌的留言,让自己速回电话。
   陈俊拿起电话就回了过去,“刘斌啊,是我,陈俊。有事吗?”
   “陈俊,你上次说要做花木生意的,还想不想做了?”刘斌问。
   “当然想了,有钱不赚是呆子啊。怎么,这次你们那需要些什么树啊?不过还不知道我们这有没有货呢。”陈俊回答道。
   刘斌一听见陈俊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连忙说:“不是的。近阶段,我们公司准备扩大规模,想找几家花木场专门为我们供货,我一听这个消息就想到了你。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陈俊听后,很是高兴,看来这次要玩大的了,而且要形成规模经营了,不过这可是个大事,自己可得慎重,于是对刘斌说:“刘斌啊,这事有点大,你让我好好思考一下。我现在工作有所调整,时间上面受到了比较大的限制,这样吧,我下周给你答复,怎么样?”
   “好,不过你得快点,如果一旦公司确定下来了,我也没办法了。”
   “好,我知道了,我在下周一、二,就给你答复。”陈俊给了对方一个准确的时间,顺便也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刘斌。
   当挂了电话以后,陈俊的头脑里开始盘算起来。
   花木场有现成的,上次王贵一再请求自己,能不能把他那花木场接手过去。工人虽然可以聘请,但没个人在那负责,肯定不行,他又想到自己当初的计划上来,如果能把父母接过来帮助打理,那将是最好的选择。正好明天是周末,干脆回家一趟,自己从上班离开家到莲里,至今已经好几个月了,还没回去过呢。
   拿定主意以后,陈俊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去商店给父母、姐以及小妹分别买了一份礼物,还特意给梅肖华打了个电话,让他下班以后,弄辆车送自己回碧丽。
   梅肖华听后,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这段时间他刚学会开车,正上瘾呢,逮着个机会,好在陈俊面前显摆一番。
   陈俊准备打电话告诉父母一声,可从中午打到下午,始终无人接听,本来想给大姐打个电话的,想想也就算了,不就回个家,何必弄得兴师动众的。
   下午,将近四点钟的时候,陈俊好不容易打通了家里的电话,是母亲接的。
   原来父亲出车去了,上村有户人家办喜宴,母亲在那帮忙的,这时候先回来给家里的鸡鸭猪喂食,要不还接不到电话呢。
   一听说儿子今天回来,开心得不得了,连忙问什么时候到家,自己好给他准备点好吃的。
   当听陈俊说,要下班以后才能回来,估计到家要八点左右了。母亲一个劲地说没事,全家人都会在家等他。
   陈俊刚准备和母亲说再见,突然见武刚从里间走了出来,连忙放下电话,站起身来。
   武刚本来是准备出来让陈俊去叫刘昌的,无意中听到了陈俊正在和家人通电话,于是好奇地问:“小陈,你不是莲里人啊?”
   “老板,我是碧丽的,在莲里的南边。”陈俊回答道。
   “碧丽,地方我知道,以前我还去过呢。”武刚说,“怎么,今天准备回去?”
   “嗯,是的。”陈俊望了武刚一眼,见对方脸上满是关切之色,于是大着胆子说,“明天周末了,上班由于各种原因还没回过家,我想回去看看我爸妈。”
   “好啊,父母把我们养大可不容易啊,即使工作再忙,也应该多回家看看。”武刚夸赞了一句,“这样吧,快下班了,也没有什么事,就让尤达送你回去吧,到碧丽可能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吧?”
   “老板,不,不用了。等下班以后,我自己乘车回去。”陈俊很是吃了一惊,想不到老板如此地关心自己,当然,他不会傻到把自己已经找到车的事情说出来。
   “没事,就这么定了,你收拾一下,直接下去吧。我这就给小尤打电话。”说完,武刚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陈俊听后,很是感动,隐隐有种要哭的冲动,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受宠若惊,老板对自己太好了。
   下班后陈俊很快收拾好了,和武刚打了个招呼,就下了楼,到楼下一看,尤达已经把车开了过来。
   陈俊拉开车门上了车以后,连忙和尤达打招呼:“尤哥啊,真是不好意思,辛苦你了。”
   “你说的什么话啊,咱兄弟俩客气啥啊,坐稳了,我开车了。”尤达说道。
   他这倒不完全是客气话,两人一个秘书,一个司机,平时的关系确实挺好,再加上武刚亲自吩咐的,尤达怎么可能有想法。
   陈俊也不再客气,对尤达说:“尤哥啊,还得麻烦你一下,先回趟宿舍,中午给家里人买了点东西。”
   “好的。”尤达一打方向,一号车直奔县委办宿舍而去。
   到了宿舍门口,陈俊说:“尤哥,你稍等,我一会就下来。”
   “去吧,不急,我正好抽颗烟。”尤达本来不抽烟,但在武刚和陈俊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也渐渐上了瘾,但抽得不多。
   陈俊连忙向宿舍走去,一路上连跑带奔的。进了宿舍以后,没有忙着拿东西,而是先打个电话给梅肖华,告诉他尤达送自己回去了。
   梅肖华一听这话,羡慕不已,酸溜溜地说:“现在陈俊同志混得不错嘛,居然坐一号车回家,你这也算衣锦还乡了啊!”
   陈俊听了笑道:“你小子就别瞎说了,不过虽没要你送我,这份情我可记着了。以后有啥情况,你只管吩咐。”
   “现在哪还需要劳烦你啊,我们发展速度可快了。”梅肖华得意地说。
   他们说的是梅肖华和张倩之间的那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