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立威


小说:最强炊事兵  作者:菠菜面筋
  新兵训练很简单,前期无非就是队列和军姿,至于后面具体的项目训练,这不在孟川的十五天规划内,搞多就很难搞精,孟川想搞好工兵营的风气,队列和军姿这两项,就必须精益求精。
  新兵训练第一天,孟川给大家规定的就是站军姿,一站就是一天,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必须给我站够时间。
  张副营长见到孟川这样粗暴的训练,导致战士们接连晕倒也不敢休息,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营长,咱们这个军姿已经站了三个小时,现在已经有十多个人晕倒了,咱们是不是可以稍微休息一会,不然我怕战士们身体扛不住。”
  孟川瞥了一眼张副营长,“工兵营谁是营长?”
  这还用说,肯定是你啊,“您是营长,我是您的副手。”
  孟川点点头,“明白这个道理就行了,命令只要下达下来,那就必须严苛执行,我不允许任何人偷奸耍滑,就算是死,你也得给我死在训练上,明白了么?”
  张副营长没想到孟川令行禁止的程度令人咂舌,没办法,只好去求一下教导员,教导员和营长是平级,教导员说的话,孟川肯定会听。
  王教导员在操场上看着战士接连不断的晕倒,也是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也没办法,抓战士训练这是营长的事,自己也没法管,于是只能去帐篷底下看看这些累晕的士兵,“卫生员,战士们都没事吧。”
  卫生员连忙回答,“报告教导员,战士们的身体情况还好,只要挂两瓶水,休息一会就能恢复过来。”
  “没大事就好。”
  此时张副营长小跑了过来,“教导员,您看看能不能劝一下营长,让营长别在这么训练了,我感觉这样下去会出事的啊。”
  王教导员见到孟川也在站烈日下,以极其标准的军姿给大家做着示范,叹了口气,“我怎么劝,人家孟川这个营长都站着军姿的,就算是底下的士兵全都晕倒了,我也没办法劝,还是先看看吧。另外让炊事班的做上一桶绿豆汤,等会军姿结束后,让每个人都喝点。”
  王教导员都没办法去劝,看来这个军姿还真的就得这样站下去,“行吧,我去让炊事班的做绿豆汤。”
  刺头班的班长,见到自己班的战士都晕倒了两个,怒火也是忍不住了,冲着孟川就大喊了一声,“这个军姿,我不站了,去特.么的营长。二班全体都有,带回。”
  操场很静,刺头班班长的声音很大,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这话。
  顿时操场上起了一阵骚动,居然有人敢违抗军令,公然叫板不站军姿了,这个人得有多大胆啊。
  不过当看到是刺头班班长的时候,他们倒是觉得正常了,这个刺头班班长大晚上敢带着自己班的人喝酒到半夜,那还有啥事不敢干的。
  孟川听到这话,眼神立刻盯过去了,刚才吼的正凶的二班长见到孟川那种杀人般的眼神,突然心凉了一截,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
  孟川吼了一声,“其他人解散,有序带回,一连二排二班留下。”
  孟川正愁没有杀鸡儆猴的例子,这个二班长倒是送上门了,小胡也给孟川讲过这个二班长,说这个二班长是营里典型的刺头,大半夜的带着战士们去村里买酒喝,结果被发现了,背了个处分,今年年底就要退伍。
  孟川可不管你今年年底退伍,还是明年年底退伍,只要是还没退伍,你就给我好好的当兵,不然出了问题,我一样收拾你。
  “警卫排,跟我走。”
  孟川带着三十多个警卫排战士呼啦啦的朝二班走了过去,副班长见到这个阵势,都快喘不上气了,“班长,这该咋办。”
  二班长刚才也是有些心急,才喊了出来,现在这么多人走了过来,心里也开始慌了起来,“你们别急,等会我会把所有责任都承担下来,有啥事,我抗住就行,跟你们没关系。”
  孟川快步走到了二班战士面前,左右扫了一眼,眼神死死的锁住了二班长,“你是这个班的班长?”
  二班长虽然心里没底,但嘴上还是很倔,“是。”
  “从现在开始,你不是了,二班副班长在哪?”
  副班长连忙上前两步,“报告营长,我是二班副班长。”
  孟川看着副班长下士军衔,点点头,“从现在开始,你是二班班长。全营军姿被你们班破坏了,你们必须要承担责任,二班全体都有,俯卧撑一千个。”
  下士班长听到俯卧撑一千个,差点晕过去,“营……营长,俯卧撑一千个,是不是有点太……”
  还没等下士班长把话说完,孟川立刻就瞪了过去,“一千五百个,做不完不准吃饭,立即执行。”
  下士班长听到这话,在也不敢跟孟川讨价还价了,这一张口就涨五百个,那自己要是在说两句,自己班里这些人的命估计就交待到这了。
  于是只能带头趴下,开始慢慢做起了俯卧撑。
  下士班长都带头开始做了,战士们现在也没了中士老班长的这根主心骨,于是只能纷纷趴下。
  解决了班里其他人的问题,面前就剩这个中士了,孟川看着这个二班长,问了一句,“听说你很犟,是么?”
  中士虽然能很明显的感受到孟川的杀气,但是依旧昂起了头,“反正我年底就退伍了,我怕你什么。”
  孟川听到这话,以无比迅速的动作掏出了腰间的手枪,推弹上膛,朝着中士头顶开了一枪,子弹贴着中士的头皮‘噌’的一声飞了过去。
  枪一响,全营的战士都愣住了,“这,这,这营长居然敢开枪。”
  二班的战士听到枪响,更是吓的都趴在了地上,根本不敢抬起头看孟川正在干什么。
  中士望着黑洞洞的枪口,头上的头皮就像是炸开了一样,仿佛那个子弹擦过头皮留下了焦糊味,抽尽了他肺里最后一点空气,‘自己,自己刚才是差点死么’。
  孟川看着中士已经开始颤栗的腿,果断的把枪收回腰间,“你,俯卧撑两千个,就算是累死在这,也得给我做完。”
  随后转身,离开了操场。
  中士在孟川转身的那一刻,心里最后的一点勇气也没了,就如一滩烂泥瘫在了地上,使劲喘着粗气,“两千个俯卧撑,你这是要做死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