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4章 斩剑皇!


小说:仙域天尊  作者:金玉
  横扫诸天无尽星河的霸道力量肆意席卷,所过之处,剑皇的一切力量纷纷崩溃,九天十地黯然失色。
  实际上,之前众人并没有说错。
  剑皇的这一式剑荡诸天的确可称得上功法之术的巅峰。
  说起霸古天尊的这一式‘霸古’绝学,它更注重的是对大道奥义的领悟,以及那股无敌霸气的驾驭。
  否则,以当初雪十三的仙帝修为便不会连入门都那么的艰难了。
  这一式禁忌神术,虽破了剑皇的剑荡诸天,但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纯粹攻伐之术。
  而比剑荡诸天威力更强的术法,也并非没有。毁灭天尊的,便不见得比对方的术法弱。再加上古今第一强者仙府主人仙祖的,但这些攻伐都着重于对奥义的领悟。
  可称之为最强之术,却非纯粹的攻伐之术。
  喀喀喀!
  星空中四面八方,不知有多少处的时空裂开,风暴肆虐,席卷的这片星域的星辰时高时低,起伏不定,有些更是被卷碎了。
  这便是上古第一神霸古天尊的风采,此刻的雪十三,再现了他当年的神威。
  突破仙尊之后,他对于这一式‘霸古’的领悟,已经达到了三成的地步,威力远非当初可比。
  “不,不不……”
  剑皇在疯狂地嘶吼着,他感受到了浓烈的死亡危机,眼中有着恐惧的情绪。
  这股席卷无尽星域的力量,仿佛完全以雪十三的意志为中心,自称法则,一切都要在他的一念之间毁灭。
  根本无法抗衡,无法抵挡。
  眼看,前方一股浩瀚的洪流便要淹没而来,剑皇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
  “霸古,霸古……怎么可能是霸古?”
  邻边的星域,那些其他异宇宙的至高无上强者纷纷惊呼。
  他们虽然是异宇宙的天尊,但有些也曾在上古时期降临过此界,见识过霸古天尊的恐怖。
  因此,对于这一式禁忌之术,他们有种源于灵魂深处的恐惧。
  这一切都要从一件古老的是事情说起。
  据说上古时代的异宇宙天域之主,才情绝艳,雄心壮志,想要一统几大残破宇宙。
  经过多方面推衍,找到了一条天域通向圣域的通道,大概就是之前被雪十三击杀的天域传人天恒仙帝过来的那条。
  大概谁也不知道,当年的天域之主带领了足足两千万的大军浩浩荡荡而来,其中天尊层次的存在便不下十人。
  不幸的是,那时候的人族正是春秋鼎盛之时,实力处于巅峰。天域的两千万大军几乎一个照面,便被人族的九大战神带着一群战仙与仙兵仙将冲散了。
  天域之主则被霸古天尊的一式‘霸古’打成重伤,匆忙逃回天域,自此再也不敢提入侵圣界一事。
  那一式‘霸古’,几乎击溃了天域之主的心神,据说到现在回忆起当年的一幕时,还会浑身颤抖,汗水密布。
  此事不胫而走,异宇宙的强者进入仙域以及圣域很难,但他们其他的几域之间在修为处于一定限制中,还是能够相互贯穿的。
  这也就导致霸古天尊的威名威震其他几座异宇宙的原因。
  “该死的,那个人居然有传人了。”
  有人脸色阴沉地说道,眸子中不时绽放冷光。
  其他人则盯着前方的星空,沉默不语。
  他们明白,那位剑皇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
  天山秘境中,短短半天不到,之前浩浩荡荡强势降临的一群异宇宙强者,已经所剩无几。
  那些仙帝,被杀的杀,逃的逃,狼狈无比。
  金魔神猿与齐天妖圣正抡着大铁棒子,到处追杀着那些逃窜的仙帝,威猛的一塌糊涂。
  另外,还有一只壮硕无比的大黑头,所过之处,躯体遮蔽了一片又一片天,嗷嗷叫着,也加入了追杀仙帝的行列中。
  而此刻,宋灵玉等女已经离开了天山秘境。
  司徒烟秋刚出来的一刻,便是俏脸剧变。
  “怎么了?”
  宋灵玉奇怪的问道。
  “司徒家不在了……”
  “什么?”
  “说清楚些。”
  宋灵玉跟顾冰儿急切地问道。
  司徒烟秋看着手中的传讯玉简,那是危机之时,司徒家的高手传来的求救信息。但之前在秘境中,根本无法收到。
  “是那些域外强者吗?”
  紫烟问道。
  司徒烟秋点了点头,具体是谁做的并不清楚,因为司徒家的那些武道强者还没资格知道对方的身份,也认不出来。
  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又怎么了?”
  顾灵儿问道。
  司徒烟秋的俏脸很凝重,看着顾灵儿道:“你忘了,那位还在我的冰皇宫。”
  “你是说……”
  顾灵儿瞪大了眼睛,后方大长老等人也是想到了,脸色齐齐大变。
  “会是谁?希望不是那个剑皇……”
  人们心中希翼道。
  ……
  哈哈哈……
  突然,剑皇大笑起来。
  “仙尊,你睁大眼睛看看她是谁?”
  他面孔狰狞地说道。
  其手中,多了一道倩影,那是一个女子,很年轻,面孔精致,大眼水汪汪的。
  她的修为有限,看不到亿万里之外的雪十三。
  然而,剑皇却施展了无上手段,让得她能够见到。
  女子怔住了,忘记了剑皇的大手捏的她脖颈窒息的痛苦感觉,美眸复杂无比。
  她哭了,哭得梨花带雨。
  她笑了,笑颜如花。
  “舞阳……”
  雪十三怒吼,目眦欲裂地看着前方的少女。
  她还是如同八百年前般,文静间带着一丝妩媚,肌肤白皙,身段高挑,那看向自己的目光,还是那么的贴心与温柔。
  是的,她是舞阳,当年因意气之争,奇葩地将自己输给雪十三的少女侍女。
  当年她一直默默地服侍着雪十三,无微不至,哪怕跟着他经历过无数的凶险,再苦再累,再危险,也是毫无怨言。
  对于自己的这个侍女,雪十三又怎会吝啬?
  他离开之前自然也留下了一部分生命之泉给舞阳,让她活到了如今。
  “公子……”
  舞阳轻声呼唤着。
  她之前被剑皇关在空间储物器内,但对方并没有屏蔽对外界的一切,她模糊间听到了一些对话。
  却没想到,真的是公他,是那个人回来了。
  自己朝思暮想,以为此生再难相见的公子回来了。
  “公子……”
  舞阳再一次呼唤,不过这次的声音喊得很大,整个人无比激动。
  与当年相比,雪十三的变化很大。前方星空的那个伟岸的男子,身上被亿万光霞环绕,那是仙道主宰,是盖世君主,一举一动的神威,都震动古今未来。
  这种力量,是舞阳无法想象的,她更加无法理解八百年的时间,公子何以拥有了这么可怕的力量,让诸天都在他的脚下颤栗。
  可是,她还是一眼认出了,那个人就是公子。
  “剑皇,你找死!”
  雪十三怒声说道。
  舞阳虽是自己的侍女,可对于她的感情,与自己的师兄师姐们并不差多少,同样是自己亲近的人。
  雪十三绝不允许她发生意外。
  撕裂万古的霸道力量汹涌而来,眨眼就到了剑皇面前。
  “哈哈,仙尊,你还不住手,想要她死吗?哈哈哈……”
  剑皇大笑,将舞阳挡在自己面前。
  他之前早已了解过雪十三当年的一些事情,得知此人是他的贴身侍女,对此女极好。想必他不会忍心看着此女就此香消玉殒,而一旦他在这种关头撤功,势必会引起反噬。
  那么到时自己不仅可以逃过一劫,还能反败为胜,镇杀此人,一雪前耻!
  “剑皇,你卑鄙!”
  雪十三怒吼道,眸子瞬间弥漫了道道血丝。
  不过,他也没有丝毫由于,当下便要作出决断。因为再迟疑的话,就来不及了。
  哈哈哈……
  剑皇大得意地大笑着,眼中闪烁着疯狂的神色。
  “哪怕成为仙尊,你也注定只是一只强壮的蝼蚁而已,逃不过这悲哀的宿命。”
  他说道。
  “公子,不要……”
  舞阳声嘶力竭地大喊着。
  正在撤功的雪十三忽然神色一怔,他见到前方的少女浑身肌体血红起来。
  “舞阳,住手!”
  雪十三咆哮,可是根本来不及。
  大概是因为舞阳的修为太低,剑皇不屑于封印她修为的原因。
  然而此刻发现了少女的举动,哪怕近在眼前,也是来不及了。
  舞阳在笑着,笑容凄美,惹人怜爱。
  她精致的面孔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水。
  “舞阳本是一介凡女,有幸得公子宠爱才拥有了漫长的生命,见识过世间繁华与岁月沧桑。公子,舞阳已经历过最美好的年华,此生无憾,我虽没有公子般的惊天之学,却也从未拖累过公子。”
  她的躯体在燃烧,很迅速,她的面孔已经梨花带雨,哭泣的让人怜惜。
  “公子,来生再见,舞阳还要服侍公子……”
  噗!
  刹那间,舞阳的娇躯爆裂,香消玉殒。而这道声音也是在她的躯体消失之后才传出的。
  “轮回,给我收!”
  雪十三爆喝一声,他身后的轮回之门轰然一震,紧接着星空八荒一股无形的力量无处不在,将剑皇都包裹在内,但由于他并非亡灵,因此不受这股天道轮回的神秘力量影响。
  但他想要对舞阳的魂魄做什么,却也做不到了。
  “你死吧!”
  雪十三嘴角流淌着血迹,面孔狰狞地单核道。
  刚才的一刻,他已经收住了部分功力,自身受到了一些反噬。否则的话,舞阳也来不及说那几句话。
  啊……
  时空大范围的裂开,剑皇再也无法阻挡,整个人被那汹涌而来的力量包裹住,那不朽不灭的天尊法体轰然炸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