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 二弟


小说:圣墟  作者:辰东
  石砬子下方顿时安静了,落针可闻,石棺仿佛是一具生命体,直挺挺的僵硬在那里,纹丝不动,毫无声息。
  “二弟!”楚风站在天坑边上,小脸上笑那叫一个灿烂,如同早春的迎春花,那小模样金灿灿。
  石棺内的九幽祇确信自己没有听错这个声音,如同噩梦般的感觉涌上心头,接着哐当一声,他一个没留神,吓的从石砬子上滑落下去。
  “啊,救命,又……掉下去了!”
  九幽祇急了,就这么一走神,他身体一颤,导致石棺下坠,在哐哐声中,不断跟沿途的石壁碰撞在一起。
  还好,他离出口不远,天坑上半部分有很多藤萝等,石棺坠落,砸断密集的藤蔓,最终又停下来。
  当!
  石棺带着颤音,被九幽祇折腾到一片石崖上,他真想的诅咒,想破口大骂。
  “天杀的小王八蛋,你居然在这里等了我……四年!我@#¥%……”
  此刻,实在是无法形容他的心情,爬了四年多,这才一露头,又碰上那个那个小崽子了。
  这是多么大的毅力啊,难道一直在这里等着他呢?他真的是无语问苍天啊。
  简直没天理,专门守候在此,还要将他一脚踢下去?
  此时,九幽祇有种想哭的心情,感觉自己太倒霉了,遇上一个极品小崽子,实在是让他无语凝噎。
  楚风老气横秋,背负一双小手,道:“二弟,你这是怎么了?情绪为何如此激动,老夫等你很久了,咱们应该多亲近一些。”
  见鬼的二弟与亲近,当年就是你把我踹下去的,现在装什么神圣,九幽祇真想活吃了他。
  但是,沉寂片刻后,他妥协了,放低姿态,在石棺中开口道:“尘舟兄,你到底想怎样?”
  楚风昂首,背着一双小手,看向远空,并未低头看天坑下面的石棺,一副很深沉的样子,道:“你可知道我为何等在这里?”
  “不知。”九幽祇道,其实他心中则在诅咒,你这坏到头上长疮脚下流脓的混账小子,守在这里,不是为了老夫吗?
  楚风叹道:“我是为了苍生啊,为了拯救阳间,站在此地,品味万古的寂寞,咀嚼红尘万卷。”
  九幽祇:“……”
  他其实想说,请说人话,你豆丁那么大,断奶了吗?也好意思胡说八道,老夫都不好意思这么装。
  楚风轻轻咳嗽一声,又道:“二弟啊,你在这里生活很长时间,是否看到过孟婆汤,去给我盛两碗。”
  突兀的,他就这么转移话题了?
  九幽祇心头一跳,但却没有吭声,总觉得这孙子就是冲他来的,现在图穷匕见。
  楚风很严肃,道:“二弟啊,这很重要,为了苍生,我需要两碗孟婆汤。”
  装什么大尾巴狼!九幽祇很想这么斥责。
  楚风感觉到他的沉默,低下头来去观看,也吓了一跳。
  那口石棺侧翻,露出一片可怖的区域,石棺上有一道又一道爪痕,力道极大,险些抓透棺椁。
  这种石质棺体,连九幽祇自己都打不破,出不来,居然有生物将它抓成这个样子,这是险些裂棺吗?
  “二弟,这几年你到底经历了怎样可怕的事,连自己的床板都差点断裂,真是受苦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楚风一副很关怀的样子。
  而九幽祇则想喷他,更想拿鞋底在他脸上盖章,怎么回事,你心里没数吗?四年前将我扔进天坑,猫哭耗子假慈悲,现在也好意思关切?
  “二弟,大哥很关心你,那阴府中到底都有什么,你竟落魄到这般地步,没受到大的伤害吧?”楚风嘘寒问暖。
  九幽祇磨牙,真希望咬死他,可是听到在阴府中的经历这句话,他还是打了个冷颤,那种地狱般的煎熬让他现在还头皮发麻。
  沉入阴土中,有各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哀嚎声,还有浓郁的血腥与土腥味儿,更有可怕的利爪在土壤中抓来,差点将他这口材质惊世的棺椁生生挖穿。
  至今想来,他还毛骨悚然,那种可怕的遭遇他真不想再经历一次。
  “二弟为何这么沉默?”楚风问他。
  寂静很久,九幽祇开口,粗着声音道:“你也别二弟了,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咱做个交易吧。”
  “说!”
  九幽祇道:“这四年来,我收集了所有出土的孟婆汤,可以给你一些,但你发誓不允许下黑脚,必须任我离去。”
  这次轮到楚风安静,很长时间都没有声音。
  直到一阵山风吹来,他才突兀的发出一声大喝。
  “王八蛋,居然是你,让我白等了四年,虚耗光阴,原来孟婆汤全都被你给取走了!”
  这次轮到楚风发飙,两人的角色对调过来,楚风气急败坏,如果没有六道轮回血炼成的半颗宝丹撑着,他还真没辙了。
  “小王八羔子,现在终于清楚是你有求于我,赶紧放我上去!”
  这一刻,九幽祇反倒淡定了,在下面威胁楚风。
  嗖嗖嗖!
  十几块神磁石飞落,呈现特别图形,落在石棺数丈外,然后九幽獓大叫起来,因为整座棺椁剧烈摇晃,天翻地覆。
  “还真有?!”
  楚风愕然,发现棺椁另一侧,挂着几个粗糙的石质器皿,还封上口了,他用场域震动那片地带,生生给震落下两个器皿。
  “小王八蛋,你敢!居然……抢老夫的东西!”
  九幽祇暴躁了,气坏了,还没有人可以虎口拔牙呢,现在一个孩子居然洗劫他,而且还这么的明目张胆,赤裸裸的抢!
  嗖嗖!
  场域震动,两个石质器皿远离石棺,在哧哧声中,楚风投下去神磁石,绽放光辉,组成小型场域,保护两个密封的器皿。
  轰隆!
  棺椁发出赤光,血雾腾起,九幽祇想要发难,夺回那滚落出去的两个石质器皿。
  然而已经晚了,他鞭长莫及,被场域阻挡。
  而且,这片地域天翻地覆,地势剧烈摇荒起来,石棺随时会被掀翻到天坑下。
  “居然还有六罐孟婆汤?再来!”楚风喊道。
  “你做梦!”九幽祇怒道。
  被夺走两罐,它已经暴跳如雷,现在这小王八羔子还想再要?
  “你到底给不给?”楚风威胁。
  “不给!”九幽祇跳脚,其实他想讨价还价,现在直接给了的话能有什么好处?
  然而,楚风相当果断,站在天坑边上,抱起一块数千斤的大青石,然后对着下面就砸落下去。
  “咚!”
  一声剧震!
  “啊……小王八稿子,老夫要杀了你!”
  九幽祇大叫,石棺被砸中后再也稳不住,从那悬崖上坠落下去,向着天坑深处而去。
  “我才爬上来啊,四年了,刚刚重见天日,可转眼间又要一朝回到解放前,你懂不懂谈判啊,都不带讨价还价的吗?!”
  它在大声诅咒,彻底凌乱了,也充满恐惧。
  楚风低头看着天坑,喊道:“放心,下边还有一个石质大平台,能接到你,估计半年后你还能爬上来,慢慢爬,咱们半年后再谈。”
  “混蛋啊!”九幽祇气到要炸裂了。
  楚风慢慢爬下去,在一处山石堆间,将两个石质器皿捡起,摇晃了一下,发出水声。
  当打开后,一股浓郁的圣洁光泽映照出来,清香弥漫,液体晶莹,斑斓光华流转,吸引人的心神。
  楚风快速合上盖子,怕药效流逝。
  这可是孟婆汤,他不敢随便在这地方喝下去,万一临时失忆,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二弟你好好反省,咱半年后再见!”
  楚风喊完话后,嗖嗖爬上天坑,转眼没影了,他迫不及待,要跑回神庙中饮下孟婆汤。
  当一轮红日升起,将缭绕的雾气的山林照耀的红彤彤时,楚风站在神庙前,迎着朝霞做好了一切准备。
  他已经在地上刻写了一些文字,怕万一失忆后,提醒自己做什么。
  然后,他凝视孟婆汤,晶莹透亮,内蕴光华,不时喷薄出来,并且伴着惊人的阳气,简直要将人焚烧。
  楚风找了一头山狼做实验,喂下去一丝,结果它明显强壮起来,凶性毕露,连眼神都凌厉了。
  最后,他感觉没什么问题,放走山狼,开始自己喝。
  咕咚!
  当饮下去一大口后,楚风觉得浑身热浪滚滚,这是从骨髓中穿透出来的,浑身被一片光华笼罩,五脏六腑都透亮,同时魂光都在激荡。
  他赶紧运转呼吸法,调整自身状态。
  瞬间,他觉得一股莫名的能量,在体内滋生,充满惊人的生机,弥补向四肢百骸。
  “真的是大补啊!”
  楚风体会到孟婆汤的威力,在他体内化开了,没有激活他的潜能,而是汤汁自身化成一股神秘能量,滋补他全身细胞,并未引导出来特殊的潜力而让他进一步提升体质。
  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的潜能在激增,在变强!
  咕咚!
  楚风又饮下去一大口,然后他封住器皿,感觉晕乎乎,恍惚间,他看到了一条阴府路,旁边有一碗孟婆汤。
  “居然出现幻觉。”他用力摇头,不敢再喝了。
  到最后,他意识模糊,觉得记忆衰退,果然如同要失忆了般。
  直到后来,他各种印象朦胧,记不真切,这才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过去。
  直到第二天他醒转过来,发现姬狐、胖墩儿等人都守着他呢,很是担心。
  “你怎么了,我们看到你在地上的刻字,喝了孟婆汤?”
  “那是什么东西,是什么鬼汤,你不要命了?”
  “没事,很正常,回头给你们也喝一点,大补物!”楚风摇了摇头并站起身来,他的记忆回来了,并且神清气爽,浑身精力充沛。
  就这样,一晃眼半年过去了,楚风将两罐孟婆汤都给喝干净了,当然也分给姬狐、胖墩儿他们一些。
  这是可以增加潜能的东西,尤其是可以弥补身体亏虚,效果最佳,算是阳间最珍贵的宝液之一。
  楚风明显精气神旺盛到一个极点,全身细胞内都发光,如同点燃一颗又一颗星辰!
  随后,他又去天坑,因为半年过去了,他觉得九幽祇又要爬上来了,这次可以好好谈一谈了。
  事实上,他每天早上都会赶过去,探查这位二弟爬到哪里了。
  “嗯,这次悠着点,别一不小心真把他吓的掉进天坑最深处去,上次好险,幸亏被下面的藤蔓与石砬子接住了石棺。”
  天坑下,九幽祇吭哧吭哧,连吃奶劲儿都要用完了,才终于又要重见天日。
  最近更新不稳定,主要是感冒咳嗽持续到现在,压根就没好利索,反复发作,最严重的时候咳嗽一整晚都没法休息。终于,感冒不上头了,两更马上回归。准备开始锻炼身体,有啥别有病,身体好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