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白玉门


小说:穿越从山贼开始  作者:怒笑
  并州,云中郡,咸阳城!
  这一个地方陆海空并不是第一次过来,几年前,陆海空还没有彻底崛起的时候,曾经在这里抗击鲜卑族人。
  时隔几年的时间,当陆海空再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早已经不复当年的破败了,比起当年来,这里繁华了不知道多少倍。
  几年的时间,同一个城市,截然不同的变化,让陆海空以及跟着陆海空一起过来,参加过当年那一战的元老们心中不禁涌现出一种自豪感。
  因为事实在证明着,他们是正确的,陆海空是世上最贤明的明主。
  而在简单的感慨感叹一下,陆海空就带着他的这一支副本小分队向着那一个副本进发了。
  那一个副本就在咸阳城外十几里地的地方,陆海空来到那里的时候,一支摸金校尉的小分队正在那里挖掘着,陆海空的到来正好能够看到一个被挖掘了一般的遗迹。
  那是一个巨大的宫殿的遗迹,而且宫殿看上去似乎有被大火焚烧的痕迹。
  陆海空这家伙对于历史和地理并没有太过关,他只是在看到这一个遗迹,联系它们附近的咸阳城,简单粗暴的把这一个遗迹和先秦的联系了起来。
  这一个猜想简单粗暴,不过还真有那么一点意思来着,当然,不管陆海空的猜想正确与否他都是需要在进入那一个副本当中才能够验证。
  陆海空到来的时候,负责这一个遗迹开发的吴老三已经在等着陆海空了,一看见陆海空过来,这家伙挂着他那招牌的谄媚笑容,引导着陆海空一行进入遗迹中心。
  那一个遗迹的正中心,有一扇门,一扇用白玉打造的门。
  门上没有半点特殊的花纹的,有的仅仅只是一个一个钥匙孔,而那一个钥匙孔的形状正好和陆海空交给贾诩的那一枚钥匙的形状一摸一样。
  看到这一个白玉门的时候,陆海空的耳边一阵系统提示随之响起。
  ,您的任务完成,您获得神话宝箱一个!】
  这一道系统提示响起,陆海空的眼中顿时精光一闪:“找对地方了!”
  说话间,陆海空的直接用了出来,直接把眼前的这一个的属性鉴定了出来。
  白玉门
  物品分类:神秘之门/传送之门
  物品说明:门内是神秘之地,传说在门后可以得到超越限制的力量,可移动!
  使用条件:任一属性达到被限制的极限
  看到这一个白玉门的属性的时候,陆海空直接愣住了!
  看样子这一个白玉门稍稍有些强啊,貌似能够无视破百任务直接武力破百,这样的一个副本绝对是相当强力的存在。
  不过陆海空在看到的属性的时候,却也息了立刻想要挑战的心了。
  一方面是很明显这一个白玉门只是一次性使用品,所以陆海空就算是要用的话,也要把利益最大化了,他现在的他现在武力达到即将破百的存在仅仅他、黄忠、典韦、戏志才四人,就算是把程咬金三人加上去也仅仅只有七人,这样里副本最大进入人数还差三人陆海空这可不想就这么浪费掉。
  还有一方面是,陆海空也在琢磨着这所谓的超越限制的力量。
  从目前来看,这里这一个所谓超越限制的力量很明显绝对是一百的,但会不会实际上在破百之后还会有新的力量限制的呢?会不会宇文成都带着这一枚钥匙过来,就是打算利用突破瓶颈的呢?
  当然,后一条仅仅只是陆海空猜想,无从证实,不过仅仅是第一条,也给陆海空足够充分的理由,让他等待更多的人武力值达到界限在来突破。
  “算了,不管它什么破百之后还有没有界限了,只要凑足了十个即将破百的存在,我们就立刻开启挑战,只要能够挑战白玉门成功,那就能有10个武力破百的存在,这样的一股力量相信就算是在域外也是一股恐怖的势力!”
  陆海空很快的下定决心,随后这家伙直接下令典韦和黄忠他们抬着这一个白玉门走了,反正这一个白玉门的属性上写着可以移动,搬走应该也是没事的。
  这一扇门通体由白玉打造而成的,重量大概有两吨多重,一般人根本就搬不动,不过典韦这家伙可不是什么一般人,这家伙简直就是妖孽,两吨重的白玉门对于他来讲简直就是毛毛细雨,根本就不用黄忠搭手,这家伙直接就抱起了白玉门走了。
  不过抱起这东西容易,想要把他送回洛阳城可就不容易了。
  特别是陆海空发现这一个白玉门不能用传送门运送之后,典韦那边就倒霉了,他需要一个人扛着这一个两吨多重的走上万公里回到洛阳城。
  当然,这家伙其实也可以选择使用各种交通工具运输,比如船而马车,不过这家伙显然是把扛着当中一种修行了,拍着胸脯表示他能够扛着白玉门到洛阳去。
  对此,陆海空也没有异议,反正白玉门强度很恐怖,也不怕折腾坏了,而且典韦抱着这白玉门速度未必就比用马车慢,所以陆海空就完全把这事扔给了典韦,他自己转身先用传送门回到了洛阳城了。
  而几乎就在陆海空回到镇北楼的同时,陆海空的脸色突然一变,紧接着,陆海空不由自主的抬头向着长安的方向忘了过去。
  几乎就在陆海空抬头的同时,天下各地都有人在这时候抬起了头望向长安。
  当然,如今陆海空他们都不在长安,所以他们也都看不到长安城上空那一股黑如墨的光柱,也感受不到那一股光柱当中的恐怖力量。
  陆海空他们这时候能够察觉到的,是两股正在融合当中的恐怖气息。
  “该死,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这时候一种心悸涌上陆海空心头,隐约间,陆海空有一种事情偏离了他预计的那一种感觉,或许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